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第三十三章

    在傅南兮说出“排第二”时,顾淮良的表情一瞬间变得五彩缤纷、十分精彩。

    随着一声嗤笑,他的五官都舒展开来,在黑暗中越发好看。

    车里的气氛也变得融洽轻松起来。

    后来两人又说了些什么,傅南兮已经记不清具体的话题了。

    只记得,她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一个不平等合约。

    ——在拍戏期间,有什么单独的外出活动都要告诉顾淮良。

    他的理由很充分:傅南兮一个新人,对娱乐圈的水深凶险都不了解。和他报备一下,他可以从前辈的角度给她提出合理的建议。也可以避免类似上次的事情发生。

    这事情听上去似乎很对,但显然也不是那么合乎逻辑。

    只是顾淮良言之凿凿,说的一板一眼、有模有样,将傅南兮唬得一愣一愣。

    再加上美色误人,傅南兮一时被他的颜值和声音蛊惑,就这么答应下来。

    但其实,傅南兮一直吃住在剧组,实在没有什么单独的外出活动。

    这条合约也就一直虚虚悬在空中,并没有用上。

    这天,拍完一场戏的傅南兮走回啾啾的太阳伞下,接过她手里的矿泉水补充水分。

    “尤念姐来了吗?”傅南兮随口问道。

    尤念昨天说要和她一起吃午饭。眼下已经12点多了,她还没有在片场看到尤念的身影。

    “尤念今天还没来。”啾啾摇摇头。

    傅南兮“哦”了一声,“那就再等等吧。”

    和尤念工作了一段时间,她依旧觉得尤念有些神秘。

    她几乎每天都中午才坐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来片场,有时素颜有时浓妆,随意得很。

    在片场呆到下午,那辆迈巴赫又会每天准点来接。

    傅南兮一直以为那辆车是尤念家里的司机在开,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看到尤念下车前吻了下司机。

    那司机的面容看不清楚,可尤念一直说自己是单身,那司机也显然不是她的男朋友。

    这个困惑在傅南兮的心里存了一段时间,只是她向来不喜欢追问别人的,所以也从来没有问过尤念。

    “南兮,尤念来了。”正想着,啾啾提醒她尤念来了。

    傅南兮转头,果然看见尤念从那辆熟悉的迈巴赫下来,手上还拎着一个外卖袋。

    紧身的薄款针织衫,将她上身的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搭配一头长卷发,成熟又妩媚。

    “南兮,过来吃饭!”尤念将袋子放在一旁的桌上,将里面打包好的食物一样样拿出来。

    “来了!”傅南兮走过去坐下,帮着一起收拾。

    新鲜精致的日料,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

    “这个鳗鱼饭给你。”尤念朝她挤挤眼,将打开盖子的炒饭推到她面前:“有点甜,符合你的口味。”

    傅南兮笑笑,“谢谢啦。”

    说话间,尤念将她的头发撩到背后,傅南兮无意中看过去,微微一怔。

    她的锁骨下方,有一圈不太明显的牙印。

    尤念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了看,顿时一愣,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看到傅南兮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她玩心顿起,调笑道:“不好意思啊?”

    傅南兮也不是不好意思,她只是因为撞破了尤念的而有些尴尬。

    她既然没有男朋友,那这个事情多少不方便讲。

    傅南兮摇摇头没有说话。

    尤念思忖了下,了然:“我没有男朋友,你觉得奇怪?”

    傅南兮见她似乎没有避讳的样子,张了张唇,“送你来片场的人——”

    尤念眨眨眼,送出一个眼波,用口型说:“炮、友。”

    傅南兮一噎,差点被呛到。

    尤念拿起一个寿司,“算啦不说这个话题了,回头顾淮良怪我把你带坏了。”

    她将寿司塞进嘴巴,继续道:“其实我找你吃饭是有事问你。你会游泳吗?”

    傅南兮摇摇头,“不会。”

    尤念露出惋惜的神色,“我还打算想加几场游泳的戏份呢。”

    她简单解释:“原本有几场因为场地问题取消了,我想用游泳来替换。”

    拍戏就是这样,因为预算或是场地演员等各种问题,剧本也要常常根据需要修改。

    “这样吧。”尤念歪头托腮,朝着傅南兮挑了挑眉,“让顾淮良教你。稍微学点就行。”

    “噗。”

    正在喝汤的傅南兮是真的呛到了,低头咳嗽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太麻烦顾老师了。”傅南兮红着脸摆手,“我自己去找游泳教练就行了。”

    教游泳……

    湿发、泳衣、精壮肌肉、麦色皮肤、肢体接触……

    光是想想就要不能呼吸了。

    她还是去游泳馆找一个女性教练吧。反正最近都是在樱城拍戏,交通很方便。

    尤念笑笑,“随你。”

    趁着傅南兮低头,朝另一个方向的某人使了个眼色。

    看到那人暗下来的脸色,尤念眉眼弯弯。

    这可真是,太好玩了。

    傅南兮说到做到,当天就让啾啾联系了附近的游泳馆,很快就定好了教练。

    导演知道她要学游泳,大方地将她下午3点到晚饭的时间都空了出来,为期一周。

    这些都定下来后,傅南兮才想起自己和顾淮良的那个口头“合约”。

    秉持着“说到做到”的风格,傅南兮给顾淮良发了微信。

    【顾老师,我最近要去游泳馆学游泳,没关系吧?】

    顾淮良很快就回了过来。

    顾老师:【有关系。】

    南兮:【?为什么?】

    顾老师:【不安全。】

    ……

    不安全?

    哪里会不安全啊?

    傅南兮的手指按在屏幕上,想解释一下是女教练。

    还没打好字,顾淮良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顾老师。”傅南兮按了接听。

    “你要学游泳?”顾淮良磁性的声音从听筒传出来。

    “嗯,我已经找好老师啦。”傅南兮轻松地说。

    顾淮良:“我教你,找什么老师。”

    傅南兮下意识摇头,想到他看不见又停下来,出声拒绝:“不不不,不麻烦了。”

    顾淮良:“免费。”

    傅南兮扶额:“不是钱的问题……”

    顾淮良:“我人有什么问题?”

    傅南兮:“……你没有问题……”

    啊啊啊啊,她要怎么说比较好?

    “你要学几天?”他突然问。

    “暂时定的是一周。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学会……”

    傅南兮是个十足的旱鸭子,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一周里学会。

    “我教你,两天。”

    傅南兮顿了顿,有些心动。

    如果能节约时间,那是最好不过了。

    “可是你没有时间的吧?”她轻声问。

    “那就这么定了,你去把定的课退了,周末和我回家。”顾淮良一锤定音,挂断了电话。

    傅南兮:???

    回什么?

    回什么家?

    啊啊啊啊!

    什么鬼啦?!

    怎么就定了?她什么时候答应他了哇?

    第二天,傅南兮终于搞明白,顾淮良所谓的“家”指的是顾家在樱城郊区的一处别墅。

    “平时没人去。”

    “离这里不远。”

    “不会被拍到。”

    在顾淮良再三保证仅用一个周末就能教会她的前提下,傅南兮答应了。

    得到导演的允许后,傅南兮拍完周五的夜戏就回房间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一会儿偷偷上顾淮良的车。

    傅南兮给啾啾放了假,啾啾乐呵呵地接受了,提醒她小心不要被拍到。

    “嗯嗯。”傅南兮满口答应,“顾老师说他开另一辆车来接我,我一会儿偷偷过去,放心。”

    啾啾眼睛眯起来,“哎呀顾老师对你可真好啊。”

    傅南兮假装听不懂她语气里的揶揄。

    “南兮,你真的不激动吗?”啾啾捂脸,“他可是顾淮良啊啊啊啊!你忘了他那张有名到出圈的照片了吗?!”

    傅南兮的脑海里瞬间回忆起那张半裸的照片,利落干净的肌肉线条,轮廓分明的腹肌,散落在肌肤上的点点水珠……

    她眨了眨眼,脸色发热。

    怎么会忘,她还拿着那张照片找他签过名……

    “嘤嘤嘤,你一定要把持住啊!”啾啾顿了顿叹气,“算了,把持不住也没关系。毕竟应该没有女人能拒绝顾淮良。尤其只穿着泳裤的顾淮良……”

    “好了啾啾。”傅南兮听不下去,“你不用担心了。我就学个游泳。”

    “如果我天赋异禀提前学会,我会早点回来的。”

    啾啾:“那你还是笨点好了。”

    傅南兮:“……”

    这什么助理。

    正说着,她收到了顾淮良的微信,于是晃晃手机,“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啾啾挥手,“希望你回来还是单身。”

    傅南兮回头,无奈地看了啾啾一眼,拎着行李下楼了。

    她戴着帽子和口罩,从酒店后门偷溜了出去,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一辆打着双闪的黑车。

    确认是顾淮良之前开过的那辆,她走过去,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然后飞快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你带一个行李箱是打算住我家了吗?”刚上车,顾淮良戏谑的声音就在车里响起。

    “我很欢迎,你住吧。”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笑意。

    “不是。”傅南兮有些囧,“女孩子东西多嘛。”

    她本来也只打算带一个简便的包就好,可收拾收拾,东西就越来越多,最后只好装了个小行李箱。

    顾淮良轻笑一声,又说起别的话题。

    从他的表情和语气,傅南兮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愉悦。

    是因为自己吗?

    她胡思乱想,心里在多了几分紧张忐忑之余,那种细小而微弱的开心隐隐又冒了出来。

    确实如他所说,别墅距离酒店不远。

    顾淮良驱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他家所在的别墅区。

    10点以后的樱城郊区一片漆黑。傅南兮来不及看清周围的环境,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到了。”顾淮良熄火,下车。

    拎着傅南兮的行李带她进了别墅。

    房间的面积很大,一眼望过去,是很传统的中式装修。也许是长期没人居住,显得略微空旷少了些人气。

    “这是我爸妈装的。”顾淮良出声解释。

    傅南兮“嗯”了一声,她看得出来这里家具和古董的贵重。

    顾淮良领着她上了二楼,打开一扇门,“你住这里。”

    “嗯,谢谢。”傅南兮接过行李箱,道谢。

    “你先收拾,我给你放水。”

    “好。”

    傅南兮环顾房间,一样的中式装修,低调大气。

    她打开行李箱,将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拿出来。

    洗好澡后,回房间正在护肤的傅南兮又听到了敲门声。

    她轻悄悄地打开门,趴在门边问:“顾老师?”

    顾淮良难得的哽了一下,看了她几秒才低声道:“我就睡在你隔壁,有事或者害怕你就叫我。”

    傅南兮轻笑着点头,“我知道啦。”

    “那,那……”顾淮良定定地看着她清澈的眼睛,喉头滚动两下,声音微哑:“晚安。”

    傅南兮顿了顿,轻声说:“嗯,晚安。”

    “咔哒”一声关上门,傅南兮背靠着门,长长地舒了口气。

    明天才学游泳,她怎么现在就开始紧张起来了?

    嘤。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