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2章 第 32 章
    第三十二章

    傅南兮的目光定格在他的手机屏幕上。

    照片里,一桌聚餐的人中,自己和祝逸正在碰杯。

    如果她没记错,当时同去聚餐的演员发了好多张照片在《青橙飞雪》的剧组群里,这张好像也是其中之一。

    都过去一段时间了,不知怎么又被顾老师翻了出来。

    “这——”傅南兮抬头,“这是那天我们出去聚餐时拍的……”

    顾淮良眉头紧锁,嗤笑一声:“聚餐?我怎么不知道?”

    “你那天有事请假了,就没有和你说。”傅南兮小声,有些困惑,“而且这些照片当天就被发群里了啊。你可能没注意群消息……”

    她有些不懂他的兴师问罪。

    “那你再看看。”他滑动屏幕,更多的照片出现在傅南兮的眼前。

    她皱眉,倒抽一口气:“这……”

    这些照片不尽相同,有个唯一的共同点是里面都有她和祝逸。

    交耳讲话,对视而笑,举杯相望……明明是很普通的聚餐,可若是光看这几张照片,也足够“看图说话”给他们安个暧昧不清的定语了。

    顾淮良再次滑动屏幕,屏幕出现了另一张完全不同的照片。

    侧趴在椅子上女生闭着眼睛,睡颜恬静,睫毛纤长,长发柔软地垂下来,在阳光下泛着金光。

    这,这不是自己昨天的造型吗?

    昨天中午她太累了,就趴在椅子上睡了一会儿。

    傅南兮一怔,抬眸看向顾淮良。

    他手指一顿,面不改色地又滑回上一张。

    “没了。”他的声音淡淡,似乎自己和那张偷拍照完全没关,也不打算解释。

    傅南兮心里有些乱,“哦”了一声。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快速澄清道:“那个接吻的不是我,是姜江。”

    在刚刚那些照片里,夹杂了一张非常模糊的接吻照。照片只拍到了女主角的背影,她垫脚圈着男人的脖子在接吻。

    因为像素和角度问题,只能看到女生的长发和服装。两人的面容都看不清楚。

    那天她和姜江都是披发,身穿白色衬衫和牛仔裤。乍一看背影,确实有几分相似。

    “我知道不是你。”顾淮良皱眉,语气不耐。

    即便是这样,在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他依旧很不高兴,心里烦躁不堪。原本就算不上什么好脾气的人,当时差点把手机摔了。

    他深吸一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目光如炬地盯着她,进一步逼问:“你知道这些照片如果被媒体发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傅南兮被他语气里的严肃怔了一下,手指不安地攥紧了衣服下摆,有点难受:“可是那个不是我啊。”

    “那个不是你,其他的是不是你,嗯?”顾淮良严厉道,“只要照片发出来,就可以看图说话给你安一个男朋友。”

    傅南兮抿唇不语。

    她只是和同剧组的人一起吃个饭,怎么就会多一个男朋友了?

    他需要这么质问自己吗?

    傅南兮垂下眼,心里酸涩。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委屈是来源于照片还是他语气中的责问。

    “南兮!”身后突然传来了啾啾的叫声,在这种时候简直如救兵一般。

    傅南兮吸一口气,低着头小声道:“我知道了顾老师,我以后会注意的,谢谢你的提醒。啾啾找我,我先走了。”

    她转身离开,快走到啾啾那里,才放肆地吸了吸鼻子,将心里的委屈压下。

    “怎么了啾啾?”傅南兮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苏漫姐找你。”啾啾将手机递到傅南兮的手上。

    傅南兮接过手机,走到一旁接电话。

    “喂,苏漫姐。”

    苏漫问了下最近拍戏的情况之后,话锋一转。

    “对了。我发了几个综艺的介绍给你,都是6、7月的项目,那时候剧应该也拍完了。你看看想接哪一个。”

    “好的苏漫姐。”傅南兮点头。

    “还有一件事。”苏漫顿了顿,“你们剧组那个姜江,你注意一点。”

    “啊?”傅南兮的心底一沉,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她怎么了吗?”

    苏漫将事情大体讲了一遍。

    傅南兮脑海中乱糟糟的思绪一点点有了眉目。

    原、来、是、这、样。

    她转头,看向路口另一头的顾淮良。

    他已经回了自己的车,车门没关,他眉头微蹙,挺直的鼻梁下一张紧抿着的唇,看不清神色。

    小唐站在旁边说着什么,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

    剧组的工作人员在急匆匆地收拾器材,忙着转场。

    傅南兮抿了抿唇,也准备坐回剧组的车。

    “他喜欢你。”正要转身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句带着笑意的声音。

    傅南兮转头,只见尤念站在自己旁边,一身裸色的吊带裙加咖啡色针织衫,长发素颜,手指间夹着根细细的女士烟,脸上带着戏谑之色。

    “我……”傅南兮迟疑,不知道应不应该承认。

    “他吃醋了。”尤念朝顾淮良的方向扬了下下巴,脸上的神情可以说是幸灾乐祸了,“最好多虐虐他,哈哈哈。”

    尤念说完,拍了拍她的肩,摇曳生姿地离开了。

    傅南兮站在原地,又向顾淮良的方向看了眼,黑色的车门已经关上了。

    吃醋啊……

    在学校拍摄的行程安排得比较紧。

    今天的戏,一拍就拍到了晚上近12点。

    这期间,傅南兮除了正常对词和拍戏,和顾淮良并没有多说什么。

    好不容易到了收工的时候,傅南兮正要坐剧组的车回酒店,被小唐拦住了。

    “兮兮姐,能不能请你帮我去车里拿件哥的外套?我现在走不开。”小唐手上拿着咖啡,脸上堆笑恳求。

    傅南兮点点头,“好啊,你等下。”

    她虽然有助理,很多事情还是习惯了自己做。对小唐的要求虽然有些意外,却还是习惯性地答应了。

    傅南兮走出拍摄的房间,往顾淮良车子的方向走。

    平日里,他都是坐着这辆黑色的保姆车来回,不和剧组其他人一起。

    拉开车门,傅南兮一眼看到后座上的那件黑色风衣。

    她在外面伸手试了下,够不到。

    于是只好上车,手指刚抓到衣袖,只听“砰”一声,车门关上了。

    傅南兮惊慌地回头,见到身后眉眼沉沉的顾淮良,更是吓了一跳,直接坐了下来。

    她抓着手里的外套,又瞥了瞥眼前的男人,终于明白过来,这是小唐故意的。

    受到惊吓的心跳依旧剧烈,傅南兮尽量让声音保持平稳:“顾老师,有事吗?”

    顾淮良定定地和她对视,眉眼在黑暗中越发浓重深邃。

    半晌,他低低开口:“对不起。”

    傅南兮一怔,下意识就反驳:“不用……”

    “我语气不好,对不起。”顾淮良坚持道歉。

    他明明是有些生气的。生气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不告诉他,生气她被有心人拍到了照片。他明知道这些不是她的错,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找了她告诫。

    可是,当她真的和他道谢,说以后会注意后,他的心脏却是更加难受了。

    她离开后,那双委屈难过又蒙着雾气的眸子就一直在他的脑海挥散不去。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他的身体里来回地揪扯,将他的心搅得天翻地覆地疼。

    顾淮良发现,比起一开始看到照片的不高兴,自己更难以接受她委屈,尤其这难过还是自己带给他的,他一晚上都没办法忍受。

    听他一说,傅南兮也想起下午他说话时的严厉语气。

    心头的委屈一闪而过,她很快换上了轻快的语气,“我经纪人和我说过了。你也是为我好嘛,不用和我道歉。”

    苏漫在电话里说,照片是相熟的媒体发给公司的,说是有人发过去想炒傅南兮恋情这个新闻。还好媒体和和煦传媒的关系一向很好,知道傅南兮是和煦的艺人,就先发过来问经纪公司的意见。公司连忙把这消息截了下来,并给媒体发了感谢的红包将这件事压了下来。

    “你不生我气?”顾淮良的目光沉沉,带着审视的意味。

    傅南兮被他看得绷紧了神经,缓缓开口:“不生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顾淮良似乎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快速打断她:“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不是为了你,我是在吃醋。”

    低沉的声音近在耳边,傅南兮听完他的话,明显感觉到自己接近他那侧的耳朵变热了。

    她的目光无措地在前方椅背上来回移动,不知道该看哪里。

    虽然已经听尤念说过,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顾淮良会自己承认。

    傅南兮直觉顾淮良在等自己说些什么,可是她的脑子一团乱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顾,顾老师。我,我和祝逸师兄没什么的。”

    沉默了半晌,她干巴巴地解释了一句,声音轻而颤。

    “以后呢?现在没什么,以后会吗?”顾淮良似乎并不想放过她,追问道。

    以后?

    傅南兮顶着发热的脸,不解地看着他。

    他一脸的郑重其事,眉心微蹙,薄唇几乎抿成了一道线。

    “不会。”傅南兮摇摇头,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其实她完全可以说不知道或者以后的事说不准之类的官方回答,可是在对上的他的眼睛后,“不会”两个字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车厢里沉默了半晌,顾淮良的声音又淡淡响起:“那和我呢?以后会有什么吗?”

    傅南兮:“……”

    她撇开眼,脸一阵阵的发烧,心跳不断加速,手心慢慢沁出了汗。

    这让她怎么回答啊?

    她的沉默似乎是取悦了顾淮良,他低笑了下,胸腔也跟着颤动。

    下一秒,傅南兮感觉到一根带着温度的手指划过她发烫的耳朵尖,将她的头发固定到了耳后。

    温热的酥麻感从他碰触到的耳尖向外蔓延,她忍不住颤了下,嗫嚅着说要下车,请他让一让。

    顾淮良坐着没动,身高腿长挡在那里,她被困在车门座椅与他的身体之间,更加得窘迫。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你下去。”顾淮良懒懒散散地晃着腿,声音愉悦了几分。

    傅南兮渐感不妙,头皮一阵阵发麻。

    果然。

    “在你接触的所有的异性里,现在好感度排第一的,是我吗?”

    …………

    傅南兮要崩溃了。

    这什么问题。

    “你不回答就别下去了。”他勾着唇,“一会儿就坐我的车回酒店吧。”

    那她还要不要混了?

    傅南兮无语。

    “是不是?”他又问。

    傅南兮顿了顿,摇头,“不是。”

    顾淮良的笑僵在了脸上,身上的轻松与散漫一瞬间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越发萧肃与冰冷的气场。

    “是我爸。”她平静地说。

    顾淮良被吊起的心瞬间又落了地,神色复杂,一时不知道这是不是她回避的托词。

    “那,顾老师排第二吧。”傅南兮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眼睫低垂,轻声细语地补充。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