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0章 第 30 章
    第三十章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晚上傅南兮就做了一个梦。

    梦到她和剧里的男三号扮演者曾晓举止亲密,被吃醋的某个人强吻了。

    是不是舌吻她已经感受不到,只觉得很激烈,激烈到自己快喘不过气那种。

    她在梦里一边感叹这是什么偶像剧情节,一边被吓醒了。

    紧接着下面一热,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傅南兮脸上发臊。

    做梦做到把大姨妈都唤来了?

    她默默起床,给自己清理了一下,换上卫生棉条。

    演员拍戏常常日夜颠倒,作息十分不规律。自从进这个圈子以来,她的生理期就没有准时过,痛经也是常有的事。

    傅南兮给啾啾发了微信请她明天起床后给自己再买点卫生用品,躺回床上没一会儿,熟悉的腹痛和下坠感又来了。

    睡吧睡吧,睡着就好了。

    傅南兮在心里默默说。

    她蜷缩着身子,额头发梢冒出岑岑冷汗。腹部像是被人用力往下拽,绞得她难受。

    以往这种情况,她早就吃止痛药了。

    可偏偏这次忘带了。

    实在痛得厉害,傅南兮打电话给啾啾。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没有声音。

    “啾啾,你有止痛药吗?”傅南兮声音微哑。

    “你怎么了?我现在过去。”那头突然传来一道略显仓促的男声,然后是衣物摩擦的声音。

    傅南兮将手机放到眼前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在通话记录的页面按错了,打给了顾淮良。

    她扶额,快速道:“不用过来了顾老师。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还没有等到回应,她已经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没两分钟,自己的门铃响了。

    傅南兮起床,按着小腹去开了门。

    顾淮良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站在门口,皱着眉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之色。

    她对着外面的人虚虚一笑,轻声打招呼:“顾老师。”

    顾淮良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

    目光略过她苍白的脸、脸颊旁汗湿的发,慢慢下移到她微微弓着的身子和捂着小腹的手。

    “肚子疼?”他毫不客气地进来,手里握着一个药盒。

    傅南兮应了一声,小声道:“吃个止痛药就好了。”

    顾淮良四处搜寻,“有热水吗?”

    “有,我保温杯里有。”傅南兮没力气,几乎是气声在讲话。

    顾淮良已经看到了,在她走过来之前将保温杯和止痛药递到她眼前。

    傅南兮道谢,将药吞了下去,随手将杯子放到一边。

    下一秒,顾淮良突然弯腰,强壮的双臂直接穿过她的膝弯和背部,将她公主抱了起来,径直向床的方向走。

    傅南兮猝不及防地惊叫一声,看着他英俊深刻的五官结结巴巴,“我,我能走路的。”

    顾淮良侧头,对上她惊慌的红脸,淡淡道:“省事。”

    傅南兮:“……”

    顾淮良把人轻轻放到床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她贴在脸上的湿发拨开,她纤长的睫毛立刻颤抖起来,像一把羽毛扇。

    他不禁轻笑,眼尾微挑,又露出那副不正经的痞气来,“我又不会吃了你,紧张什么?”

    傅南兮和他对视了一眼,又立刻转开,心跳如鼓。

    “明天帮你请个假?”他不甚在意,也不离开,拉了张椅子坐在一旁,随意问道。

    傅南兮连忙拒绝,“不用了顾老师。我真的睡一觉就好了。”

    她的痛经来得快去得也快,也就第一天那会儿会疼一下。过去了就没事了。

    顾淮良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缓缓开口:“明天先拍的是我的戏,你可以晚一点去。”

    傅南兮点头,“我知道的顾老师。谢谢你。”

    不知道是止痛药起了效果,还是他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傅南兮腹痛的感觉已经好多了。

    “那你休息,我走了。”顾淮良恰到好处地提出告辞。

    “不用起来送我。”见她有起身的架势,顾淮良皱眉阻止,“不然我还要抱你回去,走不掉了。”

    傅南兮一顿,点了点头。

    看着顾淮良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她默了默,然后哀叫一声用被子蒙住了头。

    啊啊啊!

    好丢脸啊!!!

    囧死她算了。

    第二天,啾啾一早就买好了卫生棉送过来,还给她带了热早餐。

    “谢谢你啊啾啾。”傅南兮已经不痛了,精神好多了。

    “不用。”啾啾摆摆手,“这个早餐也不是我买的。是顾老师的助理给的。”

    傅南兮拆早餐的动作一顿,“小唐给你的?”

    “嗯。”啾啾皱眉,嘟囔:“说是顾老师今天想吃那家的早餐,顺便给剧组每个人都带了一份。”

    这个包装,一看就是特意去几公里外那家店买的。

    糯糯的赤豆元宵和秀气的小笼包,还有一小盒醋。

    傅南兮夹起包子咬一口,皮薄汁多,顺着小口轻轻一吮,馥郁的汁水就进了嘴里,鲜咸中带着丝丝的甜,典型的夕城口味。

    她眼底一热,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顾老师不喜欢吃甜的,哪里会想吃这个……

    她拿出手机,斟酌着发了微信道谢。

    【顾老师,谢谢你的早餐。很好吃。】

    后面打上了一个可爱的小脸。

    到了片场,剧组的演员说起早上顾老师送的早餐,夸他大方。

    傅南兮附和地笑笑。

    一种隐蔽又细小的快乐从心底冒了出来。

    还来不及深究这喜悦来自哪里,傅南兮的电话响了。

    是祝逸的电话。两人自年前宣传电影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了。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傅南兮不禁有些意外。

    “喂,师兄?”

    “南兮。你还在巫山吗?”

    “对!我在巫山。”

    “巧了,我现在也在巫山拍戏。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祝逸的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

    傅南兮顿了下,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她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姜江一直在看着自己。

    见被发现了,姜江也不避讳,笑着问:“男朋友?”

    傅南兮摇摇头,没有多言。

    自从得知姜江和刘利树的事情后,她面对姜江就有些别扭。

    戏里,她们是大学的舍友,感情不多。可戏外,两人的交情很浅,用不着解释那么多。

    哪成想,她的懒得解释在姜江看来,却成了另一番意思。

    姜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转过头继续看剧本。

    今日的午饭也是顾淮良特意从外面定的,比剧组平日的盒饭丰盛清爽很多,营养且不油腻。

    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人忍不住问顾淮良:“今天什么日子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生日呢。”

    顾淮良淡淡道:“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吃腻了盒饭,换换口味。”

    他这个说辞没有大错,非要这么说倒也是没错。

    姜江眼睛一亮,“顾老师不会连今天的晚饭也要包了吧?”

    顾淮良的目光在桌上扫过一圈,略过傅南兮的时候停了两秒,又很快移开睨着姜江。

    “可以。”薄唇吐出两个字。

    “哇!”其他人欢呼起来。

    “顾老师真大方。”姜江笑着夸赞,“不过南兮就不用了,哦?”

    她话音一落,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落到傅南兮的身上。

    傅南兮:“……”

    “你有事?”顾淮良蹙眉,狭长的眼睛望过来。

    “我——对,我晚上要和一个朋友出去吃。”傅南兮无奈,想想说出来也没什么,便如实道。

    她话音刚落,同桌的人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男的吧?”

    傅南兮顿觉旁边一道凌厉炙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她一时如坐针毡。

    “不要误会啊,是我大学的校友,正好在这里拍戏。”傅南兮连忙解释。

    “我们懂的。”姜江笑了笑。“放心,不会说的。”

    傅南兮还想解释,可其余人已经开始讲别的话题了。

    也是,剧组这么多人,大家对娱乐圈男男女女的关系早已司空见惯,其实并不怎么感兴趣,尤其还是一个没有名气的新人。

    傅南兮低头,默默吃着午饭。

    吃饭间隙,她偷偷瞄了一眼顾淮良。

    他面无表情地吃着饭,脸色似乎比刚才稍显暗了些。

    吃完午饭,顾淮良一言不发地回了自己的保姆车,没有像往常一样呆在片场休息。

    傅南兮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唇。

    她能感觉到他的不高兴。

    想到他的不高兴可能是来源于自己,她又为这小小的可能性而感到不自在。

    虽然她心理上觉得,自己并不需要为此负责。

    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当顾淮良和小唐过来时,片场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眉宇间的戾气。

    瞧见他身后助理哭丧的脸,大家更是确定了。

    ——这位大佬肯定又是生起床气了。

    片场的工作人员不自觉都提着一颗心,和他沟通时的态度不能再小心翼翼了。

    化妆师一边给傅南兮补妆,一边皱着脸诉苦,“顾老师的气场太可怕了。我给他化妆时手都在抖。”

    正说着,和顾淮良对戏的演员又一次ng了。

    他对着顾淮良连连道歉。

    “你看吧,真的很吓人。”化妆师叹气,“还好你一会儿不用和他对戏。”

    傅南兮闻言沉默。

    她一会儿要拍的都是家庭戏,确实对不上顾淮良。

    可是……

    傅南兮眼神暗了暗,不自觉握紧了拳。

    等她拍好戏,顾淮良已经不在了。

    傅南兮是在外面的空地上找到他的。

    他穿着戏里的衬衫西裤,背对着傅南兮而站,背影高大挺拔,宽肩窄腰长腿的好身材显露无疑。风吹过来,他背后的衬衫鼓起又落下,紧贴着他的身躯,将背部肌肉和中间那条脊柱沟勾勒得十分清晰。

    傅南兮迟疑了下,走过去叫了一声,“顾老师。”

    顾淮良的身子一僵,垂眸看她,不言不语。

    “你,中午没睡好吗?”她轻轻问。

    她不想提午饭的事,怕话题会走向尴尬的方向。

    顾淮良沉默半晌,低声“嗯”了句。

    见他承认,傅南兮的心里似乎是舒了口气。

    “那,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她一双水润清澈的眼看着他,得到肯定的点头后,慢条斯理地说:“有一对玉米相爱了,于是它们决定结婚。结婚那天,一个玉米找不到另一个玉米了。这个玉米就问身旁的爆米花:‘你看到我们家玉米了吗?’爆米花说:‘亲爱的,人家穿婚纱了嘛!’”

    傅南兮说完哈哈笑了起来,抬眼看到顾淮良一脸沉默,顿时停下来,尴尬道:“很冷吗?”

    顾淮良用表情回答她:是的。

    她不好意思地双手交握,“那我再讲一个吧!”

    顾淮良挑眉,示意她继续。

    “一只猩猩经过树林,不小心采到了长臂猿的粪便。好心的猩猩帮猿打扫了粪便。过了不久他们相爱了,别人问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啊?”她顿了顿,望向顾淮良,“你猜猩猩怎么说?”

    还没等顾淮良开口,她就笑嘻嘻地公布了答案:“猩猩说:是猿粪(缘分)!”

    “哈哈哈。”

    傅南兮笑了两声,发现顾淮良的嘴角抽了抽,那意思似乎是……无语。

    她不由收敛了表情,抿了抿唇,轻声道:“不好笑啊?”

    呵,尴尬。

    顾淮良凝视了她一会儿,蓦地笑出声来。

    傅南兮一怔。

    顾老师您这反射弧太长了吧?

    她动了动唇,刚想嘲笑他两句,男人磁性的声音就落入耳朵:“你是在哄我开心吗?”

    傅南兮抬头,撞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脸上一热,撇过眼去。

    她是看他不高兴,想说两个笑话让他笑笑的。不过显然失败了。

    “那你过来点,我教你怎么哄。”顾淮良弯唇,伸出食指勾了勾。

    傅南兮慢吞吞移到离他更近的地方,看到他嘴角越发明显的弧度,心里陡然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