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9章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第二天,傅南兮从啾啾那得知两个消息。

    一是编剧尤念有事暂时不来了,过一段时间再过来跟组。

    二是之前在网上黑她的人找到了,是她的前经纪人王姐私人做的。梨花已经将她解雇了。

    听到王姐的消息,傅南兮不免惊讶。

    她和王姐除了解约那会儿有些语言上的冲突,并没有太大的矛盾。她着实没想到她这么恨自己,会发帖在网上黑自己,还雇了水军下场。

    好在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既然她已经被解雇了,自己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倒是编剧那里……

    尤念这个人,傅南兮也是知道的。

    明明是个编剧,知名度赶得上小明星了。

    原因无非是她令人惊艳的美貌和高调的行事作风。

    她突然不来了。

    那自己想改的吻戏怎么办啊?

    傅南兮皱眉看向啾啾:“我们现在有跟组编剧吗?”

    她昨天光顾着拍戏,完全没注意这件事。

    “有。”啾啾点头,“尤念那边的助理吧可能,是个新人。主要改一改台词场景。大改动还是尤念远程负责的。”

    傅南兮舒了口气,“那她来片场了你提醒我下,我想找她商量一下剧本的事。”

    啾啾立马点头,比了个手势,“ok!”

    傅南兮的下一场戏是和男二刘利树的对手戏,他在里面饰演夏橙的哥哥夏逸。

    夏逸不同意妹妹夏橙和靳白在一起,兄妹俩为此吵了好几次的架。后来夏家从云端跌落,夏逸不得已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为妻。他想靠着妻子家族的势力重新站起来报复靳白。两人一直斗到了最后,最后因为夏橙才停止了恶性竞争。

    这一场拍的内容是夏逸刚知道妹妹夏橙看上一个来路不明的穷小子,立刻提出反对,两人争吵了一番。夏橙气得跑出家门,想找靳白安慰又打不通电话。最后委屈地蹲在路上落泪。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事,刘利树今天显得有些不在状态。

    接连ng了几次之后,导演有些不开心地挥挥手,让他休息一下找找感觉。

    “南兮南兮。”啾啾趁此机会将傅南兮叫过去,“编剧来了,在化妆师那里。”

    啾啾朝片场的角落一指,“喏,那边没人。你去和她说吧。”

    傅南兮欣喜,点点头朝编剧走过去。

    跟组编剧也是刚毕业的新人,姓李。

    听完傅南兮的话,她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这个,我不能自己决定。要不等我和念念姐说一声吧。可能还要和导演讨论下。”

    “好。麻烦了。”傅南兮也没为难她,只说希望尽量快点。

    了结了这个心结,傅南兮心情舒畅,脚步都轻快起来。

    余下的戏发挥顺利,基本都是一条过。

    导演对她的表现很满意,调侃道:“哎呀,南兮只要不拍吻戏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导演你帮我删掉点吻戏吧。”傅南兮打蛇随棍上,笑眯眯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导演笑着摆摆手:“这个是编剧的事,我可不管。”

    混迹片场这么多年,他如果看不出来顾淮良的意思真是白活了。

    能和顾淮良这样的演员合作,也是难得。他也乐得送个顺水人情,反正把锅推到编剧那里就行了。

    再说了,偶像剧,没有吻戏像什么样?

    既然男主爱拍,观众也爱看。

    女主ng多点就多点吧,到时候剪个花絮又是一波的热度。

    反正自己在喊“卡”的时候问心无愧就行。

    看着高原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笑容,傅南兮心里一阵发毛。

    “那如果编剧同意的话,你可不要反对啊。”她提前声明。

    “行!”高原一口答应下来,“编剧同意我就同意。”

    傅南兮放心下来,心情越发好起来。

    ——直到下午和顾淮良拍戏。

    他昨晚说的“假戏真做”犹如一个巨型炸弹,在傅南兮的心口“轰”地炸开了一个大坑。

    她现在越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淮良了。

    她好想去某乎提问:“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一起工作是什么体验?如果还要拍亲密戏呢?”

    她还小,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嘤。

    因为剧组还要过段时间还要转场去樱城取景,所有在巫山影视基地取景的戏份都要在这段时间内拍完。

    是以拍摄并不是按照剧本的顺序从前往后拍的。

    比如这一场,拍摄的就是夏橙假死五年后,两人在美国相遇的场景。

    影视基地搭好了专门的国外景,剧里为数不多的国外戏份全都要集中在这几天拍完。

    别问为什么不去国外取景,问就是剧组没钱。

    工作人员准备的时候,傅南兮拿着剧本听导演给她和顾淮良讲戏。

    “一会儿你就这样冲过来抱着她,然后说台词……”

    “你呢,就要表现得平静一点。你要开始新生活了,不想和这个男人再有瓜葛了。对他越冷淡越好。”

    傅南兮点头。

    追妻火葬场嘛,越虐男的观众越爽。

    她懂。

    随着一声打板,拍摄正式开始了。

    傅南兮扮演的夏橙和靳白相遇在人潮汹涌的街头。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夏橙漠视地走过。

    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她的手臂被靳白抓住了。

    下一秒,她就落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怀抱。

    靳白紧紧地将她扣在怀里,声音低哑哽咽,“夏橙……”

    “放手。”夏橙冷冷地说。

    靳白将她搂得更紧,“不放。”

    一向骄傲的男人第一次向她低头,声音里透着哀求:“你跟我回去。”

    “放开,再不放告你性、骚扰。”

    靳白没有动作,声音坚定有力:“不可能。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

    夏橙平静地说:“靳白,不要逼我更憎恶你。”

    靳白闻言,浑身一震。

    傅南兮能感觉到身上的力道在一点点减轻,脖子处有洇湿的感觉。

    她抬眸,顾淮良的眼睛赤红,里面隐隐有泪光在闪烁。

    “对不起。”他沙哑着嗓子,艰难开口,声音颤抖不已。

    “很棒很棒!”导演在监视器后面高兴地大叫一声。

    影帝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能进入状态,将人物情绪拿捏得十分到位。

    导演趁胜追击,一连拍了好几条。

    在国外的戏份不多,大都是追妻火葬场的戏份。

    主要情绪点和戏份都在顾淮良那里,傅南兮要做的就是拒绝、拒绝、再拒绝。

    这些戏份对她来说毫无压力,顾淮良的演技也没的说。

    于是,两人提前完成了今天的拍摄任务。

    导演心情大好,提前收了工请大家在影视城吃饭。

    回酒店的路上,傅南兮心情愉悦,哼着歌发微信给编剧,问她吻戏的事情怎么样了。

    编剧很快就回过来,说自己还没联系到尤念,可能要等一等。

    傅南兮顿了顿,回了个【好】。

    反正最近都没有吻戏,等一等就等一等吧。

    与傅南兮相比,和她同车回去的顾淮良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回到酒店,傅南兮下了电梯正要和顾淮良告别,没成想他也跟着一起下来了。

    面对她惊愕的脸,顾淮良表情淡淡,“有事要问你。”

    于是两人一起去了傅南兮的房间。

    “顾老师,什么事啊?”傅南兮转身,面向身后沉敛高大的男人。

    顾淮良狭长的眼睛微眯,掩住里面的神色。

    “你今天好像很高兴。”

    在演完拒绝他的戏份后。

    傅南兮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明所以:“啊……”

    顾淮良嘴角一勾,似是自嘲,“你演拒绝我的戏倒是得心应手。”

    他默了默,低声道:“有时候我都怀疑,你现实中是不是也这么烦我?”

    所以才演得这么真实流畅。

    淡淡苦涩的低音瞬间就击中了傅南兮。

    她顿时沉默下来,动了动唇不知该说什么。

    见她不说话,顾淮良再次淡淡出声,声音里带着几分涩然和笃定:“你就这么讨厌我?”

    “没有!”傅南兮立刻反驳,真诚无比:“我没有讨厌你,真的!”

    其实按照她以前的经验,她是会有点讨厌对自己表白的人的。可是对顾老师,又好像不太一样。

    就比如现在,看到他露出无奈又苦涩的表情,她的心里就不舒服起来,急切地想解释清楚。

    “真的没有讨厌你。我就是有时候会觉得尴尬。”

    “嗯,那就好。”他的声音听起来放松了不少,“被你拒绝的人都不尴尬,你尴尬什么?我喜欢你,但不要求你现在就接受我。我们来日方长……”

    尾音处甚至带了淡淡的笑意。

    傅南兮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又提这件事了。

    自从表过白,就像洪水开了闸似的,他简直随时都可以再说一遍喜欢自己的话。

    “那个,顾老师。”她迟疑着,嗫嚅道:“你能不能不要喜欢我了?”

    和喜欢自己的人一起工作,还有大量的感情戏。她实在有些尴尬。

    顾淮良挑眉,“啧”了一声,“你不喜欢我就算了。怎么连我喜欢你也要管啊?”

    傅南兮的脸发热,“我不是想管你……”

    “你想管我也不是不行。”他拉长了声音,调笑的意味很浓:“做我女朋友就可以管。不做就不能管。”

    傅南兮:“……”

    这不是个悖论吗。

    傅南兮吐出一口气,第一次感觉到了招架不住。怎么顾老师就不能像之前遇到的男人一样呢?

    “顾老师,你这是耍流氓。”她简直是无奈了。

    顾淮良轻笑一声,“分明是你不讲道理。哪有人叫别人不要喜欢自己的?”

    “我……”傅南兮顿了顿,叹口气,“我去给你倒水。”

    她习惯喝热水,房间里常备着烧好的开水。

    转身倒了半杯,又兑了点矿泉水,傅南兮将杯子递给坐在沙发上的顾淮良。

    这短短的功夫,她倒是想通了点事情。

    “顾老师,你是不是因为一开始以为我是你的粉丝才注意到我的?”

    这件事,她从没有细想过。每当脑海里出现他喜欢自己这几个字,下意识就想回避。

    可就在刚刚,她却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当时的情况。

    顾淮良勾了勾唇,不置可否。

    傅南兮若有所思,喃喃道:“你以为我是粉丝,觉得我对你好、喜欢你。所以你喜欢的,其实是你的粉丝吧?你再好好想想,你基于的点就是错的,所以你的喜欢可能也不是真的。会不会是你的错觉?”

    刚含了一口水的顾淮良差点呛到,额头上的青筋都要凸出来,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我、分、得、清。”

    为了说服自己不喜欢她,真是什么理由都想得出来。

    “傅南兮。”他郑重地叫她,一字一顿地说:“你认为我现在在干嘛?”

    傅南兮不明所以,睁大眼睛看他:“在,在干嘛?”

    “在追你。”他面无表情地说,仿佛只是在陈述今天吃过饭了一样。

    傅南兮吸了口气,小声“噢”了一声。

    顾淮良将杯子放到桌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一声响。

    “再让我听到你胡说八道,我就——”他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站定。

    傅南兮忐忑不安地看着他,双手不自觉握成了拳。

    “亲你。”他灼灼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唇,一瞬即逝,又移向她明显被吓到的眼睛。

    似乎被她害怕的表情取悦,他低笑,胸腔微微震动,喉头上下滚动,离开前在她耳边丢下更有重量的两个字。

    ——“舌吻。”

    “咔哒”一声,门关上了。

    傅南兮站在原地,房间安静得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怦怦怦,怦怦怦……

    剧烈且清晰。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