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6章 第 26 章
    第二十六章

    有的导演喜欢先拍男女主的吻戏,因为这样可以让不熟的男女主演迅速进入到戏里的状态中。

    傅南兮以前在片场的时候,也听到过不少这种说法。

    可是,和她演对手戏的人不是不熟的男演员,而是顾淮良啊。

    她还记得他表白的样子,记得伸出车窗的那只烟,记得他来家里让自己做好做好准备的样子……

    唉。

    傅南兮捂着“砰砰”跳的小心口,辗转难眠,第二天顶着两个淡青色的黑眼圈去了片场。

    片场,剧组的工作人员在旁边忙自己的事,顾淮良还没来。

    傅南兮坐在椅子上边看剧本边化妆。

    她记性好,剧本其实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此刻不过是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罢了。

    不过好像没什么用。

    说真的,她觉得这剧里的吻戏好像有点多了。

    青涩的,甜蜜的,嫉妒的,愤怒的,吃醋的……

    简直十八般武器轮番上场的感觉。

    唉。

    傅南兮微微叹气,想着要不要和编剧商量一下,取消一些。

    她一个连初吻都没送出去的人,一下子要挑战这么多吻戏,实在是太崩溃了。

    “啾啾,编剧什么时候来啊?”傅南兮将剧本放在自己的膝盖,问坐在一旁的助理。

    “过两天来。”啾啾打开手机备忘看了眼,“我好期待她啊。”

    傅南兮笑笑,“你是尤念的书粉啊?”

    啾啾摇头:“不是。听说她本人是白富美,为了写交过好多男朋友。我很好奇。”

    傅南兮抿了抿唇,不甚感兴趣。

    将腿上的剧本拿起来,继续细细看起来。

    这一场要拍的吻戏,发生在男女主的大学校园时期。

    靳白是故意接近夏橙的,所以很快就和她确立了恋爱关系。可是内心深处,他并不觉得自己喜欢夏橙,对她也比较冷淡。

    夏橙虽然没有谈过恋爱,隐隐也感觉到了靳白对自己的异样。

    暑假,又一次约靳白出来未果,心情烦闷的她和几个朋友跑去喝酒。

    喝到微醺的夏橙跑去靳白家找他,靳白发现她和异性喝酒,一时吃醋吻住了她。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初吻。

    傅南兮看着剧本,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工作这是工作,要专业一点。

    好在,这“吻”的部分是靳白主动,自己只要被动接受就好了。

    至于后期的n个吻……

    就,到时候再说吧!

    “南兮,给。”

    正想着,坐在一旁的啾啾突然递过来一个东西给她。

    ——口香糖。

    傅南兮迟疑两秒,接过来。

    “我买早餐时顺便买的。”啾啾笑了笑,一副“不用感谢我”的样子。

    傅南兮露出皮笑肉不笑的一个笑容,拆开包装将糖塞进了自己嘴里。

    这时,化妆师已经把脸上的妆容画好了。

    “好啦,夏橙小仙女。”化妆师定好妆,笑吟吟地看着镜子里的傅南兮,接着绕到她后面做发型。

    夏橙大学校园时期的妆很淡,皮肤清透,近乎素颜。

    “谢谢。”

    傅南兮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种身处自己大学时代的错觉。

    正在她们做造型的时候,化妆室的门口突然传来几声嘈杂。

    下一秒,顾淮良带着小唐大步迈了进来。

    傅南兮顿时一怔,莫名地尴尬起来。

    顾淮良一进来,目光和就傅南兮的在镜子里相撞了。

    他走过来,眼睛里透着点点笑意,意味深长:“看来你已经知道要拍什么了。”

    傅南兮一哽,差点将嘴里的口香糖咽下去。

    相比较傅南兮的紧张,顾淮良显得自如多了。

    他大喇喇地坐在她的旁边,等着另一个化妆师过来帮他化妆。

    “兮兮姐,我们又合作啦!”跟在后面的小唐开心地和傅南兮打招呼。

    傅南兮点头,笑了笑:“是啊。”

    “兮兮姐,别紧张。我哥他也是第一次,你不亏。”小唐没心没肺地说。

    他话音刚落,顾淮良警告的眼神就射了过来。

    啾啾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来。

    傅南兮默了默,这安慰真是够清新脱俗的。

    谁还不是第一次了呢?

    “对个词?”顾淮良侧头,微微扬眉。

    傅南兮顿了顿:“嗯,好。”

    造型做完,两人的词也对得差不多了。

    傅南兮放下剧本,揪着裙摆有些忐忑:“顾老师,一会儿我们尽量一次过啊。”

    顾淮良垂眸看她半晌,淡淡“嗯”了一声。

    正式开拍的时候,顾淮良扮演的靳白坐在自己的房间,正在看书。

    为了和都市造型有区别,大学时期的靳白穿着规整的衬衫黑裤,头发自然垂下,清冷中又带着一丝少年气。

    夏橙推门进去,脸庞上是喝酒后的红晕。

    她径直走过去,趴在靳白的背上搂住他的脖子。

    靳白没有回头就知道她来了,微微侧头,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夏橙听到他的话,连日来的委屈上涌,一下子就恼了,“我不能来吗?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靳白动作一顿,没有说话。

    夏橙喝得微醺,被他一激,嘴巴胡乱地在他的脸上乱蹭,想要证明自己确实是他的女朋友。

    靳白皱了皱眉,下意识地站起身来躲开了,低声问:“你喝酒了?”

    夏橙理直气壮:“对啊!”

    “和谁?”靳白眼睛一眯,表情也沉了下来。

    夏橙低头,掰着手指数道:“就是可可,丁晨,沈霄,刘康……”

    她每说一个名字,靳白的脸色就暗了一分。

    当听到刘康的名字时,他终于忍不住,低头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

    正在叨叨的傅南兮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上已经多了一个温热的触感。

    她震惊地瞪大眼睛,四肢僵硬。

    男人好看的轮廓近在咫尺,下颌线清晰流畅,喉结微微凸起,眼里是化不开的复杂感情。

    傅南兮的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控制住,下巴也被不耐的男人抬起,温软的唇在她的嘴上来回吮吸、摩挲。

    来自他身上的清冽味道瞬间席卷她的所有感官。

    一股热气由下自上而来,傅南兮的脸越来越红,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高导的一声“卡”。

    傅南兮睁开眼睛,只见顾淮良勾着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似乎觉得她的表现很好玩。

    心跳声剧烈无比。

    她兔子似的后退两步,转过通红的脸不再看那个坏笑的男人。

    顾淮良却是欺身过来,安慰似拍了拍她的肩膀,“多拍几遍就习惯了。”

    下一秒,高导的声音从监视器那里传来:“南兮有点太紧张了,再保一条吧。”

    傅南兮:!!!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