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5章 第 25 章
    第二十五章

    《青橙飞雪》里,少女夏橙对校草靳白一见钟情,对他发动了攻势,很快两人就谈起了恋爱。两人蜜里调油地过了一段时间,后来夏家破产,夏橙才得知这背后一切都是靳白做的。靳白是为了报复夏家才接近她的。

    夏橙得知真相后很崩溃,立马提出了分手。可是靳白不让,用夏橙父亲的安危威胁夏橙继续做他的情人。夏橙无奈,只能被迫和靳白在一起。中间,她试图逃跑了几次,都被靳白抓了回来,遭到了加倍“暴力”的对待,强吻和各种y的戏码轮番上演。

    夏橙于是学乖了。她一方面假意和靳白和好,另一方面暗暗和自己在国外的朋友联系上试图解脱。靳白沉浸在虚情假意里,还以为夏橙是真的收心了。他已经渐渐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仇人的女儿。

    在两人恋爱的纪念日,夏橙撒娇让靳白带她出去玩。靳白开心不已,同意了。他策划了一个浪漫的表白,想向夏橙求婚。谁料,这不过是夏橙的计谋。他的戒指还没拿出来,夏橙已经借着换衣服的机会逃跑了。

    靳白得知后立马追了出去。然后眼睁睁看着夏橙的车撞向了围栏,瞬间起火。

    带着火光的汽车掉入江中,好不容易才被打捞上来。而夏橙早已不见踪影。

    所有人都说夏橙死了,夏家也为她举办了葬礼。只有靳白不信。

    靳白这才真正意识到,夏橙对自己有多重要。他只有说服自己夏橙没死,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直到五年后,靳白无意间在电视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刻放下工作飞到美国去找人。

    后面就是追妻火葬场的套路了。

    经过虐心的纠缠,最终两人he了。

    剧情紧凑,肉又香,原著书粉非常多。看过书的人对靳白这个狗男人都是又爱又恨。他渣起来让人恨得牙痒痒,深情起来又让人欲罢不能。

    尤念本人也很喜欢这部,一直到前一段时间才松口同意改编拍摄,条件是男女主的演员要自己把关同意才行,剧本也要亲自参与改编。

    有她本人的操刀,加上和煦的制作保证,让大家对这部电视剧都充满了期待。

    原本原著粉对于男主的扮演者都持很大的怀疑态度。毕竟靳白这个人设在文字里看非常带感,拍出来就不知道能不能行了。男演员光有一张帅脸是不够的,演霸总也是需要演技的。

    大家讨论过很多人选,都觉得不是最佳。

    如今官宣了顾淮良,大家将他代入靳白发现竟然毫无违和感。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人!

    啊啊啊!你们快拍吧!我们想看顾淮良在屏幕上正经谈一场恋爱啊!

    一时之间,电视剧官博、作家尤念、还有两位主演的微博下面全是粉丝们期盼催促的声音。

    很快,青橙飞雪吻戏、顾淮良荧幕初吻等词条又上了热搜。

    大家都想知道:顾淮良的荧幕初吻是不是要贡献给这部剧了?!

    官博神秘兮兮,对这个热搜视而不见。顾淮良工作室那边更是避而不谈。

    只有编剧尤念看热闹不嫌事大,发了微博。

    尤念:我知道,但我不说。

    【……编剧了不起啊?】

    【对对对!您最了不起了!拜托务必把书里的吻戏床戏全部还原!!】

    【只要你写,我立刻下单你的全套书!】

    【念念你最美!求你了!写!让他们亲!】

    …………

    在粉丝的万众期待下,两位主演进组了。

    电视剧的拍摄地点在巫山影视基地,离樱城不算远。

    这一次,和傅南兮一同进组的,还有公司给她安排的助理啾啾。

    第一天,剧组举行了开机仪式。

    傅南兮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不免有些新奇。

    在主创们上香拜神之后,导演掀开了摄像机上头的红布,宣布电视剧正式开机。

    现场,高原导演还给大家每人发了个红包。

    傅南兮笑眯眯地接下来,开心不已。

    身边的顾淮良见她这样,轻笑一声:“收个红包这么开心?”

    傅南兮眉眼带笑,“是啊,我还是第一次收到开机红包呢。”

    顾淮良勾了勾唇,“那我送你个大的,你多冲我笑笑行不行?”

    傅南兮一愣,张了张口刚要说话,旁边传来啾啾的声音:“南兮,我们要去拍定妆照了。”

    今天第一天进组,剧组没有安排什么拍摄工作,只需要把定妆照和海报拍了就行。

    傅南兮抿了抿唇没有出声,跟在顾淮良身后去了摄影棚。

    摄影棚里,造型师给两人各安排了两组造型。

    一组是校园时期少男少女纯真无邪的造型。

    还有一组是都市时期虐心虐身的成熟造型。

    单人的定妆照拍得很顺利,校园造型的合照也很快就拍完。

    只是在都市造型的合照上,傅南兮却有些找不到状态。

    “南兮,你对着他不能害羞啊!你现在对男主的感情是恨居多。”摄影师想拍出两人两人爱恨纠葛的眼神,有些着急。

    “抱歉抱歉。”傅南兮连连道歉。

    她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顾淮良一盯着她,她就浑身不自在,总是找不准那个情绪点。

    再次开始前,傅南兮深呼吸了几次。

    我是夏橙我是夏橙,他是靳白他是靳白。

    傅南兮默默念了几遍,对着摄影师点了点头。

    她转过身,准备面向顾淮良。

    刚一动作,对面的人却猛地推了她一下。

    傅南兮躲闪不及,后退着踉跄了两下。

    她抬眼,诧异的看向顾淮良。

    对方却是一脸严肃逼近过来,将她逼退到墙角,然后长臂一伸,将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头一低就要吻下去。

    傅南兮惊叫一声,伸手要挡。

    顾淮良一手同时控制住她的两只手腕,反剪到她的身后,另一只手臂依旧撑着墙,低下头就要从另一个方向吻过来。

    男人英俊的五官近在咫尺,傅南兮怎么也挣脱不掉他的控制,她把脸瞥向一边,恼了。

    顾淮良定定地看着她,眼底的情绪复杂,又要从另一边吻下去。

    傅南兮简直气炸,胸口不停起伏,瞪大眼睛忿忿地看着他。

    “很好!有了有了!”摄影师突然出声,高兴不已。

    傅南兮一怔,来自顾淮良的桎梏已经不见。

    “抱歉。”他低声说了句,退到一边。

    傅南兮顿时明白,刚刚他是在帮自己找状态。

    摄影师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脸上的表情欣喜不已,不停和旁边的助手说着什么。

    而顾淮良已经坐到一边,脸上又挂着漫不经心的笑,眼睛盯着她看。

    傅南兮一时羞愧,走到顾淮良面前小声说:“谢谢你啊顾老师。”

    不然,他们可能没这么快完成吧。

    “那你怎么谢我?”顾淮良歪头,用口型一字一顿地说:“以、身、相、许。”

    傅南兮看懂了,跺了跺脚,懊恼地走了。

    顾淮良盯着纤细的腰肢背影离开视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掌心处,还残留着她肌肤的触感。

    细腻,嫩滑,带着些微的冰凉,胳膊细得似乎自己一用力就会断。

    半晌,他微阖手掌,低低地笑了。

    下午,剧组一起在视影城聚了个餐,算是庆祝正式开机。

    聚餐结束,回到酒店的傅南兮匆匆洗了个澡,准备早点睡觉。

    刚做好护肤,助理啾啾发来了明天的拍摄计划。

    傅南兮打开,找到剧本对应的片段,眼前一黑。

    第一场居然就是吻戏的吗!

    今天拍海报时,顾淮良的唇离她很近,近到她一下就可以回忆起来。

    唇形漂亮,唇线清晰,色泽健康……

    傅南兮呜咽一声,将剧本扣在脸上,向后方的床上一倒。

    啊啊啊!

    疯辽。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