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2章 第 22 章
    第二十二章

    什、么、意、思。

    傅南兮的大脑仿佛死机了,一片空白。

    他说的话像是被按了循环键,不停地脑海来回播放。

    温暖的车厢里寂静得可怕。

    傅南兮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以光速变热,心跳快得要蹦出胸膛。

    她握着安全带的手心微湿,睫毛颤了颤,沉默不语。

    顾淮良通过后视镜睨了眼旁边的人。

    她精致的唇抿得很紧,小手不自在地抓着身前的安全带。细瘦的身子裹在宽松的奶油色大衣里,恨不能蜷缩成一团将自己隐藏起来似的。

    显然,自己的话让她很是惊慌失措。

    顾淮良几不可闻地叹口气。

    话已至此,还不如说开。

    男人嘛,就是要坦坦荡荡。

    他现在不说,这个迟钝的小姑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

    “记不记得去年我出国前和你说过,等我回来有事要和你说。”

    顾淮良的声音再次在车厢里响起,低沉又清晰。

    傅南兮的肩膀抖了一下,想起了他说的这件事。

    当时他说有两件事要告诉自己。

    一件是不能炒c,还有一件等他回来说。

    可刚回国,他就忙着宣传电影,马不停蹄地跑了好多个城市,紧接着又是过年,这事也就一直没有开口。

    而傅南兮也早已把这句话忘到了九霄云外,这会儿听他提起,顿时想起来他确实这么说过。

    心里隐隐约约有了预感,傅南兮红着脸低头,轻声“嗯”了一句。

    “我现在没有女朋友,遇到你之前也没想过要找一个……”

    傅南兮听着他磁性的声音,脸越发红得要烧起来,手指搅在一块,掌心全是粘腻的汗。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他将车停在了路边,侧头,定定地看着她,说完下半句:“做我女朋友?”

    傅南兮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自己的楼下。

    她不敢看顾淮良的眼睛,动了动唇,紧张地声音都有些抖:“顾,顾老师。我,我们才认识半年多……”

    顾淮良挑了挑眉,“半年短吗?”

    傅南兮:“……可是我们在剧组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

    顾淮良轻笑一声,“然后呢?你想说什么?了解不深?”

    他顿了顿,接着道:“我今年25岁,身高18,体重75kg。平城人,家里还有一个哥哥,父母双全,我名下有3套房——”

    “你不用和我说这个。”傅南兮有些尴尬地打断他的自我介绍,她不是这个意思啊喂。

    她手指交缠在一起,思忖着要怎么说:“顾老师,我……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这个人,很难喜欢上一个人……我、我……”

    她结巴了两声,心乱如麻,想不出措辞来,最后只剩一句婉拒的道歉:“对不起……”

    顾淮良听完没有说话。

    半晌,他才将驾驶座的车窗打开了一个缝,来自冬日的冷空气立刻蹿了进来。

    顾淮良吸了一口冷风,淡淡道:“就是不喜欢我呗。”

    傅南兮:“……”

    顾淮良的手臂架在车窗上,眸光幽深暗沉,声音微哑:“就我喜欢你不行吗?”

    傅南兮眼睫微颤,艰难道:“不行啊……”

    她小声解释:“我还没有做好交男朋友的准备……”

    “对不起啊,耽误你时间了。”傅南兮丢下这句话,迅速地拉开车门跑下了车。

    一路小跑着上了楼,胸口处像揣了个小鹿,跳个不停。

    进门后,她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将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顾老师居然喜欢自己……

    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剧情?

    原来,以前那些暧昧的小亲昵,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傅南兮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轻手轻脚走到阳台,垂眸向下张望。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楼下,驾驶座的车窗开着,男人的半截手臂伸到车窗外,修长的手指间,有白色的烟雾缭绕。

    他在抽烟……

    作为合作过的演员,傅南兮知道,顾淮良平时是不抽烟的,偶尔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抽上几口。

    她的拒绝让他心情不好了么?

    傅南兮的心莫名又拧了起来,一揪一揪地不舒服。

    这就是她不想谈感情的原因。

    光是拒绝别人,就会让两个人都产生不舒服的感觉。真的在一起了,相互之间对对方情绪上的影响只会更加深刻。

    也许是受父母的影响,她对感情的态度非常悲观。总觉得两个人现在即使再相爱,以后还是免不了会分开。只要一想到以后分手的痛苦,她就觉得没有开始一段感情的必要。

    长这么大,喜欢她的男生其实不在少数。可每当有人对她表示了喜欢,她就会感到莫大的压力和害怕。甚至,原本对那人的好感也会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逃避和远离。而一旦那个人对她表示了放弃,她会如释重负,立刻放松下来,能够继续以朋友的方式正常相处。

    傅南兮身边的朋友都对她的心理不能理解,她自己也很迷茫。

    青春少女,谁还会没有幻想的白马王子呢?

    小时候的傅南兮也会想,自己的盖世英雄,有一天会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到自己身边。

    可是当自己有好感的男生真的来表白了,她却还是因为潜意识的恐惧和逃避拒绝了。

    对不起,我对你有好感,但是请不要喜欢我。

    后来,她偷偷在网上搜索过,才发现自己的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见。

    这种心理叫“lithroantic(性单恋)”,或者说是逃避依恋型人格。

    慢慢地,傅南兮也就释怀了。

    她渴望亲密关系,却又逃避进入到一段亲密关系中。

    有这么“作”的毛病,大概是要注孤生了。

    更何况,她目前的目标就是好好赚钱,感情的事实在是无暇考虑。

    傅南兮叹口气,再次看向窗外。

    绿荫旁的道路上已是空空荡荡,像无人来过似的。

    第二天,正在拍杂志封面的顾淮良接到了一通电话。

    电话来自和煦苑传媒的总裁霍之洲。

    和煦传媒位于南城,背靠霍氏集团。早先以投资电影起家,现在涉足电影、电视、综艺、艺人经纪等各个娱乐产业。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娱乐公司。

    顾淮良先前演电影的时候和和煦传媒合作过几次,那时候的和煦还远没有现在强大。双方合作的过程很愉快,效果也很好。

    虽然后来顾淮良拒绝了签约和煦,选择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但他和和煦那里至今还保持着很好的交情。

    “喂。”顾淮良朝工作人员示意了下,走到一旁接听了电话。

    “你认识肖萌萌?”霍之洲开门见山。

    顾淮良皱眉,“谁?”

    “梨花老总的女儿,现在在国外念大学。”

    听到霍之洲的话,顾淮良的脑海中隐隐浮现出了一个女生的形象。

    那个绿头发的?

    “该不是你惹了什么风流债吧?”霍之洲揶揄的话从手机那头传来。

    顾淮良嗤笑一声,“我不喜欢头上戴绿的。”

    霍之洲闻言一噎,顿了顿道:“你想怎么做?看样子,她只是想雪藏你的意中人。”

    顾淮良想也不想地说:“你帮我个忙。”

    都是聪明人,霍之洲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怎么不签你自己工作室?”

    将人早早握在自己手里,不是更好吗?

    顾淮良抿了抿唇,低低开口:“不想让她觉得我在潜规则。”

    傅南兮目前的情况,解约势在必行。

    市场对于女演员很残酷,一个年轻女演员的黄金年龄也就这么几年。

    梨花文化这么拖着不给她工作,等她合约到期,娱乐圈早已查无此人,白白浪费大好时光。

    他固然也想把人签到自己旗下好好护着,可这也有乘人之危的嫌疑。

    南兮这么一个单纯的人,光是拒绝自己的示好这件事都会觉得抱歉。假如知道自己动用工作室的关系帮她解约,恐怕心理上对自己更加歉疚。

    他顾淮良喜欢就喜欢,追求也坦荡,但绝对不愿意委屈她分毫,更不要勉强来的感情。

    所以,还是以和煦传媒的名号出面更加妥当。

    霍之洲一怔,爽快地答应下来。

    “好,等我消息。”

    顾淮良将手机扔给小唐,垂眸沉思了会儿,嘴角微勾。

    这个肖萌萌,倒是歪打正着了。

    于此同时,傅南兮正坐在经纪人王姐的办公室,一向温和的小脸染上了些许怒气。

    “怎么可能没有合适的工作?”她微微提高了音量,“光是我收到的私信就有很多适合的啊!”

    她拿出手机,试图将微博打开。

    王姐摆了摆手以示拒绝,“南兮,工作的事情公司还在考量中。年轻人不要急嘛!”

    傅南兮的动作一顿,声音微冷:“王姐,我已经几个月没有接到新工作了,这不是理由。”

    年前零星的小工作都是之前就定好的行程,而新工作的安排迟迟没有着落。对于一个刚有些知名度的女演员来说,这实在不正常。

    傅南兮的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目光灼灼地盯着王姐:“我得罪谁了?”

    梨花文化是业内很一般的公司,手下出名的明星寥寥无几。它没有理由放弃刚有些热度的自己。

    唯一的理由,是自己被谁故意整了。

    王姐被她的目光震得有些心虚。

    没想到平时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眼神突然变得这么凌厉强势。

    还没等她开口,只听傅南兮冷静的声音传来:“我要解约。”

    她目光坚定,一字一顿地重复:“我、要、解、约。”

    傅南兮自觉一向与人无冤无仇,只想好好拍戏赚钱。

    可自己不找麻烦,并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门来。

    不管那头的人是谁,这个公司都没有必要呆下去了。

    没想到,王姐闻言却是冷冷一笑:“解约?哪有那么容易?”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同扔到桌上,“你付得起解约金吗?”

    傅南兮自然是付不起这天价的解约金。

    她定了定神,冷静道:“我没有犯任何错误,却被无缘无故雪藏。明明是公司违约在先,我有权利解除合同。”

    “雪藏?”王姐露出惊讶的表情,高声道:“这从何说起啊?你可不要乱说啊南兮。公司只是在给你挑最合适的工作而已。”

    合同里规定了公司一年要提供多少的工作给艺人。而现在摆明了就是故意拖延,等到年底随便拿几个工作应付,也算履行了合同。就算打起官司来,傅南兮也占不到便宜。

    更何况,真要到了打官司那一步。光是时间上,公司就能拖死她。

    王姐笑眯眯地看着傅南兮,语重心长:“南兮啊,还是回去好好等公司的安排吧,啊?”

    傅南兮看着面带笑容的王姐,突然对这张脸陌生起来。

    温暖的空调房里,她却遍体生寒。

    一个人回家的路上,傅南兮还是不免产生了些微的沮丧。

    生活啊,明明已经渐入佳境了,却偏偏要横生枝节,给她致命一击。

    回到家里,她忍不住把这段时间的行程和工作又捋了一遍,隐隐猜到了一个人,但是不能确定。

    事到如今,解约是必然的了。

    可是,自己到哪去筹这一大笔的解约费呢?

    傅南兮在纸上圈圈画画,将自己认识的人全都列了出来,试图算一下能否借来这几百万的巨款。

    怎么算都不够。

    她叹口气,将纸推到一边,仰着头怔怔地看着房顶上的灯发呆。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思忖间,桌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傅南兮抓过手机放在耳边,清了清嗓子:“喂,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清新甜美的女声:“你好,这里是和煦传媒有限公司,请问是傅南兮小姐吗……”

    “我是。有什么事吗?”傅南兮应着,心中诧异。

    “是这样的……”

    她听着那头的声音,脸上的表情越发惊喜起来。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业内的翘楚——和煦传媒居然向自己递来了橄榄枝!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