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章 第 20 章
    第二十章

    听着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傅南兮的心一紧。

    合影就合影,能不能不要这么凶巴巴?

    她甩了甩自己的手臂,试图挣脱掉顾淮良的禁锢。

    顾淮良察觉到她细微的动作,心里的躁意更甚,额头上的青筋凸起。

    “能不能老实点,嗯?”

    “可是这样我有点疼。”傅南兮为难道,声音绵软带着些许的委屈。

    顾淮良停下来回头,微微松开抓着的手腕。

    瓷白如玉的皮肤果然已经红了一圈。

    他心里一揪,顿时懊恼不已。还未细想,带着温度的指腹已经覆了上去,轻轻摩挲。语气和缓下来:“还疼不疼?”

    温热又酥麻的触感从接触的皮肤处传来,傅南兮一怔。

    眼前的男人俯着身,神色紧张,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焦急。那神情,有点像看到自己小时候被玻璃划道口子的爸爸。

    像是被电了一下,傅南兮猛地抽手。

    顾淮良一时不察,竟真的让她将手抽了回去,大手顿时僵在了半空中。

    他站直身子收回手,目光略带审视地凝视着她精致的脸。

    “我没事,我们快走吧。“傅南兮躲闪着他的眸光,先行一步走开。

    “我给我闺蜜打个电话!”她匆匆忙忙地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陆思丹。

    最后,四人约在了电视台附近一处日料店的包厢。

    陆思丹这个真粉不仅得到了和偶像合影的机会,还一起吃了饭!

    她高兴得不能自已,发了个朋友圈。

    “人生巅峰!”

    配图是她和顾淮良的合照。

    朋友圈一经发出,点赞和留言就以几何倍数增长。

    陆思丹陶醉在大家的点赞惊叹声中,晕乎乎难以自持,完全没有注意和自己同桌的三人神情各异,都不太自然。

    晚餐结束后,一行人回到酒店休息。

    与此同时,和他们住同一个酒店的苏沫却气得夜不能眠,对着经纪人破口大骂。

    “我就说上节目不要带她吧?这下好了,风头都被她抢了!”

    苏沫皱着眉头来回踱步,喋喋不休:“她一个十八线,凭什么和我们一起上节目?要是主演也就算了!她演的那个角色才几分钟时间啊!不是关系户我都不信!”

    “你说,傅南兮是不是和导演或者制片有什么关系?我记得她杀青前还送导演菜来着。”

    经纪人彭耀坐在椅子上听着她的抱怨,扶额无奈道:“祖宗哎,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她来上节目是顾淮良要求的。”

    苏沫有人气,背后也有人,在圈子里都是公开的秘密了。她早些时候说过不想宣传电影的时候和傅南兮碰面,彭耀也早就按照她的吩咐打点过。

    傅南兮的那个角色不是主角,宣传可去可不去,去掉她一个无伤大雅。

    娱乐圈打压新人的事情很常见,尤其是和自己有竞争力的新人。既然女主演苏沫发了话,剧组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今天的这场综艺,本来定的是四位演员参加。但是半途中,男主角那边却突然要求加上傅南兮一起做电影宣传。

    两厢对比,当然是听顾淮良的。

    彭耀也很无奈,他没想到傅南兮会在综艺上表现得这么好。

    漂亮又聪明不说,最后那个乌龙既戏剧性还很有搞笑效果。

    他已经预想到,这期节目播出,傅南兮一定会上热搜。

    他看了眼自家的艺人,轻轻叹气。

    苏沫在旁边对比起来,就像个不怎么聪明的花瓶。

    “所以她和顾淮良有一腿?”苏沫皱眉,“也不像啊!顾淮良那个人,油盐不进的。我知道好几个女明星想撩他都没成功。傅南兮怎么可能?”

    彭耀叹口气,“姑奶奶,您不是在节目上吗?顾淮良明显是把傅南兮当自己粉丝了。”

    这么真情实感的乌龙,也是醉了。

    “当粉丝就这么护着?我可没见他什么时候这么宠粉了。”苏沫撇了撇嘴角,“那现在他被傅南兮害得丢了这么大的脸,应该很恨她了吧?”

    彭耀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劝你先静观其变。你想打压傅南兮没事,但如果她背后是顾淮良就不能动!顾氏集团出手的话,谁都护不了你。”

    苏沫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蠢吗?”

    “我早就和她经纪公司老板的女儿联系上了。你看她现在除了宣传电影有别的工作吗?一个女艺人没有工作她还怎么混?”

    她随手打开一袋面膜,将纸撕掉敷在脸上,冲着彭耀不耐地挥挥手,“好了你走吧。”

    苹果台这边的综艺结束后,剧组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平城,举办电影的首映礼。

    电影定的是春节档,在正式全国首映前,他们要在14天内跑八个城市的宣传。

    傅南兮是第一次跟着剧组跑这么密集的宣传,身为一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她在宣传上以配合居多,很多专访和拍摄都不用参加。即便这样,几天下来也已经累瘫了。

    这期间,女主角苏沫借故缺席了两个城市的宣传以便休息,而顾淮良则是一个也没落下。

    作为大男主电影的男一号,他身上的宣传任务要重很多。除了常规的城市路演宣传,还要应付很多媒体的采访与拍摄。

    可他每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精神状态都十分的饱满,即使他的眼下已经因为睡眠不足出现了连遮瑕都遮不住的乌青色。

    傅南兮看在眼里,不禁对他又多了几分敬佩。事实上不止是她,整个剧组提起顾淮良来都是赞不绝口。

    然而,这其中要数小唐最有苦难言了。

    他私下找到傅南兮吐苦水。

    “我哥他就是,睡眠越不好起床气越大。你看最近,他有时候一天就睡3、4个小时,每次起来脸色都黑得像阎王似的。”小唐哭丧着一张脸,“兮兮姐,你帮帮我吧。”

    彼时的他们正在机场的休息室,要赶往下一个城市宣传。

    傅南兮知道他在说叫顾淮良起床的事,面有难色:“我怎么帮你呀?”

    小唐看了眼在那边闭目养神的顾淮良,凑到傅南兮耳边小声说:“你帮我叫他起床吧!”

    傅南兮倒抽一口气,立马拒绝:“我不要!”

    “兮兮姐。”小唐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我哥肯定不会对你发火的,你试试嘛!”

    傅南兮皱了皱眉,“那是因为之前他以为我是他的粉丝。现在他对我没有这层滤镜了,我不敢。”

    跑宣传的这段时间以来,顾淮良对她的态度恢复了正常,没有一点超出正常同事的行为举止。

    傅南兮已经更加确定,之前的那些都是因为他在“宠粉”。

    小唐捂着脸摇头,“求你了!就一次好不好?”

    傅南兮见小唐这么害怕,心中更是犹豫。

    “兮兮姐,你看啊。咱们马上就是宣传的最后一站了。然后大家就各回各家过年去了。你就帮我叫一次,万一我哥不高兴了,你们也见不着了是不?”小唐双手合十,面露哀求之色,“你就帮我一次吧!我一定铭记你的大恩大德。”

    傅南兮权衡了一下,轻轻叹气,“什么时候?”

    “你答应了?太好了!”小唐开心地差点要蹦起来,“明天上午宣传前,你帮我叫他一下。”

    傅南兮无奈地点头,“好。”

    一行人达到新城市的时候是半夜时分,等坐车到了酒店已经到了凌晨两点。

    而第二天,6六点不到他们就要起床继续工作。

    这种高强度的宣传工作已经进行了十几天了,剧组的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疲惫之色。

    好在,这种工作终于要进入尾声了。

    第二天早上,傅南兮早早起床,做了几组运动给自己提神。

    刚换好衣服,小唐的电话就来了。

    “兮兮姐,你好了吗?”小唐压低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嗯,好了。现在要叫顾老师了吗?”傅南兮柔声问。

    “对。你现在就来吧。我们在2608。”

    傅南兮应好,带着包出了门。

    到了2608,小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兮兮姐,我真的太感谢你了!”小唐边说边刷卡开了门,示意傅南兮进去。

    2608是套间,小唐进门后就留在了外面的客厅等他们。

    傅南兮小心翼翼地进了卧室,遮光窗帘挡着,里面一片漆黑。隐隐约约中可以看到床上的那个黑影。

    她站在那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种光线,床上的轮廓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傅南兮定了定神,告诉自己不要紧张。

    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床边,她突然听到“啪”地一声,接着整个房间的光线大亮。

    顾淮良坐起身来,一脸阴沉,眉眼间都是挥之不去的躁意,唇角抿得很紧。

    傅南兮的腿一软,下意识就想逃跑。

    “过来。”床上的人在闪过一丝惊讶之后开口,声音很低,还带着刚起床时的哑。

    傅南兮慢吞吞走过去,尴尬地打招呼:“顾老师,原来你已经醒了啊。呵呵。”

    尬笑两声之后,房间就安静下来。

    顾淮良叫她过来,却只半眯着眼打量她,话也不说。

    就在傅南兮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不躲我了?”

    傅南兮一窒,收回了要溜走的脚,轻声抗议:“我没有躲你啊顾老师。”

    顾淮良轻嗤一声,反问道:“没有吗?”

    “没有。”傅南兮摇头,坚决不承认。

    “那我让你站我旁边你怎么不站?”

    “你是c位啊!我怎么能站?”

    “那吃饭的时候呢?你不是故意离我最远?”顾淮良盯着她,咄咄追问。

    傅南兮的头皮发麻,看着他义正言辞地说:“顾老师。我不能和你离太近的。”

    “为什么?”顾淮良蹙眉。

    “你忘了吗?”傅南兮微微睁大眼睛,“你告诉我的,不能炒c!”

    她说的很认真:“我和你太近被拍到就不好了。别人会说我贴着你炒的。”

    顾淮良:“………”

    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叹了口气,“算了。”

    “我问你,你宣传完准备做什么?”

    “回家过年。”傅南兮诚实地回答。

    “你——”顾淮良还想说什么,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小唐的声音传过来,“哥,要来不及了。”

    顾淮良一顿,“知道了。”

    “那我出去等你。”傅南兮连忙告辞。

    坐在客厅,小唐高兴地问:“我哥没有冲你发脾气吧?我就知道!”

    “那是因为我去的时候他已经醒了。”傅南兮解释。

    “不管。”小唐一挥手,“对了兮兮姐,今晚苹果台的综艺就要播了,记得看啊!”

    “你放心吧。你表现很好。播出后会涨很多粉。”小唐继续道。

    傅南兮点头,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涨了粉,还上了热搜。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