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3章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这评论一出来,立刻受到了顾淮良粉丝“良药”们的围攻。

    【脑补太多了吧?】

    【今天是《梦月》两周年,发个电影微博就恋爱了?】

    【我和哥哥的恋情终于要公开了吗?没错我就是顾淮良女朋友!】

    【哪个对家的狗来我家门口乱吠?专注自家不行吗?】

    【又是哪家想拉着我家炒CP?不好意思我们不约。】

    那个粉丝连呼冤枉,说自己是自身良药,并给出了几点依据。

    1.顾淮良在《梦月》宣传期也只转发过官方微博,为什么在两年后突然发博?一周年时候怎么不发?

    2.“谢谢喜欢”是谢谢谁的喜欢?如果是粉丝的,不应该说“谢谢你们/大家喜欢”吗?省略掉了宾语,像是特指某个人的喜欢。

    3.最重要的一点!月亮在爱情里代表什么不言而喻吧?不觉得这张照片的意思就是——今晚月色真美吗?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顾淮良忍不住登录小号,给这位粉丝点了唯一的一个赞。

    其他良药们依旧在孜孜不倦地反驳。这几点在她们看来简直是一派胡言。

    【去年这个时候,我家还在深山老林拍戏。信号都没有怎么发博?】

    【我家学的是表演不是汉语言,抠文字有意思吗?】

    【发月亮就是表白?那中秋节满朋友圈都在示爱了!】

    【我倒要看看,哪一家女明星敢发“风也温柔”。】

    “今晚月色真美”是夏目漱石翻译的名句,意为“我喜欢你”。如果对方回复“风也温柔”,那就是在互相委婉表白。

    要是有女明星在这个时候发这句,再加上营销号的发酵,显然就是冲着炒CP去了。

    谁敢蹭这个热度,良药就敢撕谁。

    而唯一有可能回复的傅南兮,在收到陆思丹的微信后,早已兀自香甜地睡去,对这一场可能的撕逼大战丝毫不知。

    *

    第二天是周六,傅南兮回到家,陆思丹的男友秦戈已经不在了。

    看到自己房间里的皇马球衣,傅南兮知道,陆思丹肯定是知道自己回来过了。

    可两人还是心照不宣,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傅南兮委婉地问起秦戈,得知他今天见朋友去了。

    秦戈不是樱城人,如果决定在樱城发展的话,以后肯定会经常过来,留宿也会很正常。

    傅南兮昨晚已经想清楚了,决定搬出来自己找房子住。

    吃饭的时候,她和陆思丹提了一下这件事。

    陆思丹立即提出了反对:“兮兮你这是干嘛呀?秦戈他自己可以租房子住!”

    傅南兮摇摇头,“你们情侣两个人,我在这儿不太方便。”

    约莫是想起了昨晚被撞破的事,陆思丹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窘迫,随后又恢复了正常:“哎不是吧?就因为我昨天没出去开房被你听到了?”

    傅南兮没料到她这么大喇喇就说出来了,脸色微红,“不是嘛……”

    就知道闺蜜不会同意她搬走,傅南兮将昨晚想好的借口搬出来:“是我公司建议的啦,经纪人让我找一个安保条件好一点的小区。你知道的哇,我的工作不太方便……”

    她都这么说了,陆思丹也不好拒绝,只能同意。

    “那你钱不够用随时找我啊!”陆思丹拍了拍自己的大胸,“我可是小富婆。”

    “谢谢你丹丹。”傅南兮感动。

    “切~”陆思丹扬了扬眉毛,“我可不是白给的!我精明着呢!我就图你以后当明星赚大钱了连本带利地还我呢!”

    她说完嘻嘻哈哈地笑了。

    傅南兮也跟着笑起来,“没问题!”

    虽说决定要走了,但找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为了长远考虑,确实找一个安保好的高档小区比较好。可是目前,她又没接到什么新的工作。

    傅南兮在网上搜了一圈,没找到特别合适的,打算明天出门直接找中介咨询一下。反正她一个十八线,中介也认不出来她是谁。

    不知是不是心灵则成,晚上临睡前,傅南兮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有一个电视剧的女N号给她演,剧本已经发给她了。一周以后进组。

    能接到工作就会有薪水,找房子也就没什么问题啦。

    傅南兮开心起来,睡意全无,起来草草将剧本读了一遍。

    她要演的角色是一个恶毒女配,还是出场蹦跶没多久就被女主收拾了的炮灰。

    这种脸谱化的角色,她从出道至今已经演了好几次了。

    像《厨王攻略》里的小满,已经是她演过的角色里人设最好的一个了。

    但不管怎么说,能接到工作就是好的。

    傅南兮怀着愉悦的心情入了睡。

    第二天她去找了中介。

    说明自己的要求后,中介很快就找了几套符合她要求的房子。

    剩下的时间就是看房。

    傅南兮是想在进组前把房子订好,于是在看了几家之后,她选择了一家价格合理、地理位置也方便的单室套。

    中介很快就拟好了合同,入住时间就定在下个月。

    傅南兮很满意,只等拍完戏就搬过去。

    可天有不测风云。

    就在傅南兮觉得一切都很顺利时,王姐的电话又来了。

    “南兮啊,那个戏你不用去了。”

    傅南兮一愣,直觉反问道:“为什么?”

    王姐一副痛心疾首,“哎呀我也争取过了。可是制片方那里突然插了个关系户,公司也没办法啊。”

    犹如一盆冷水浇头,傅南兮浑身冰凉,冷得发颤。

    这种被抢角色的事在娱乐圈并不少见,可当她真的遇到了,还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特别是在她刚签了租房合同等着钱用的时候。

    傅南兮久久没有说话,那头的王姐快速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给你争取到了一个综艺。综艺赚的钱多,时间又短,很划算的。”

    “什么综艺啊?”傅南兮低声问。心里估摸着也许是舞蹈一类的,那她还比较擅长。

    “一个网综,狼人杀。”王姐安慰道,“玩得不好也没事,那节目没多少人看。”

    傅南兮:“…………”

    “好了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王姐匆匆挂下电话,掩饰掉自己的心虚。

    傅南兮一个从小学舞的,看样子就不会玩这些。狼人杀节目的观众又以玩家居多,她这种不会玩的花瓶,上去基本就只有挨骂的份。而且,那个网综虽然播放率不是top,但在同类型的节目里还是遥遥领先的。估计骂的人还会不少。

    王姐叹气,只能祝她好自为之。希望观众到时手下留情,不要骂的太过分了。

    *

    放下手机的傅南兮皱着一张脸去旁边房间找了陆思丹。

    “丹丹。”

    正在玩手游的陆思丹头也不抬:“嗯?”

    “我经纪人让我去上狼人杀节目。”

    “啊?”陆思丹“嗖”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她fong了吗?”

    傅南兮抓了把头发,烦躁不已,“她疯不疯我不知道,我要疯了。”

    “卧槽你经纪人这不是纯粹让你去挨骂的吗?”陆思丹站起身来,不满道。

    “那节目我知道,杠精超多的。你这种漂亮花瓶最容易被鄙视了!”她忿忿不平,“上次有个女艺人就是这么被活生生骂上热搜了。”

    傅南兮苦笑,“能上热搜是不是也不错?”

    陆思丹将手机一扔,“不过你别担心,包在我身上!有我这个老师,你一定没问题的!”

    于是狼人杀补习战正式打响。

    经过陆思丹几天的教导,傅南兮又恶补了一堆视频,终于将自己变成了狼人杀入门初级选手。

    简单点说:如果她拿到的好人牌,她可以发挥得不错,但如果拿到的狼人牌,她就很容易因为紧张而露馅。

    陆思丹下了精准的评价:“抿人水平不错,骗人水平太烂!”

    傅南兮发了张狼牌照片在朋友圈,发文:“希望一周后不要看到这张牌QAQ”

    朋友圈发出来后,下面立刻多了好多评论。

    得知她要去参加《明星狼人杀》,大家都毫不留情地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一溜的“哈哈哈哈哈”中,只有两个评论是不一样的烟火。

    爸爸:“这是什么东西?不认识。”

    顾淮良:“别担心。”

    傅南兮只当他在安慰一般的朋友,并没有在意。

    直到录节目的一天,她看到后台那个被众星拱月的男人,才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顾淮良一身黑色的休闲装,闲适松散,靠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修长手指把玩着一个黑色的打火机。

    见到一脸错愕的傅南兮,他勾了勾唇,疏懒一笑:“又见面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