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章 第 9 章(捉虫)
    第九章

    傅南兮一怔,还没说话就听到顾淮良继续说:“我怎么觉得你对导演都比对我好?”

    他顿了顿,在对面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嘴角微微上扬,“你不应该给我也做一份吗?”

    傅南兮恍然大悟:“啊,是!”

    两只手在小腹前不自在地搓了搓,“那个,这次没时间了。我定了下午的票……”

    她的声音弱了下来,眼巴巴地看着他:“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补上,行吗?”

    顾淮良沉默半晌,点了点头,“记得你说的话。”

    *

    和剧组其余几位相熟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告别后,傅南兮离开了剧组。

    到达夕城的时候,已是夜色将至。

    傅南兮的家住在城中一处老居民楼。

    楼房没有电梯,楼梯狭窄阴暗。

    爸爸的腰不太好,上楼经常会腰疼。

    傅南兮一直想等自己赚到钱了就换一套电梯房。

    路上遇到几个相熟的邻居,她笑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她一人搬着箱子,吭哧吭哧地爬上了5楼。

    打开门,她冲着里面叫了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傅昇闻言从厨房出来,大为惊喜:“兮兮你怎么回来了?”

    傅南兮笑笑:“我拍完戏了,回来看看。过两天再回去。”

    “哎,那好那好。吃了没有?爸爸给你做。”

    傅南兮看着爸爸脸上的褶皱,心里一酸。

    眼前的爸爸眉目间依稀可以看到年轻时风流倜傥的模样,却不复当年的挺拔身姿了。

    她摇头拒绝道:“爸爸,不用了。我自己下个面吃就好了。”

    傅昇摆摆手,“你坐车累了,休息会儿。正好家里有炸好的熏鱼,爸爸给你做熏鱼面吃,等着。”

    说完,他兴高采烈地回了厨房。

    傅南兮环顾四周,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小两室。

    干净,简单,陈旧。

    她抿了抿唇,回卧室换了身家居服,洗手去厨房帮忙。

    “爸爸,遥遥呢?”

    “和朋友出去玩了。”傅昇一边将面从锅里捞出来一边回答。

    傅南兮“哦”了一声,又问起妹妹报班学画画的事。

    得知妹妹过几天就去上课,她放心下来。

    将面端到桌上,傅南兮咬了一口鱼,咸鲜中带了丝丝的甜,是自己熟悉的味道。

    她抬头,笑眯眯地说:“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

    傅昇看着女儿,慈爱地笑了。

    女儿从小就在外学舞,现在好不容易毕业进了娱乐圈,还要为妹妹操心。每次想到这个,傅昇就对女儿充满了歉疚。

    傅南兮哪会不知道父亲的想法,随意扯开话题:“我和瑶瑶都大了,家里也没有什么负担。要是遇到喜欢的阿姨——”

    傅昇皱眉打断她,“我都这么大年纪了……”

    “你还不到五十哪里年纪大啦?而且就算你以后变成老头了也会是个帅老头,放心吧!”傅南兮调皮地眨了眨眼。

    “你啊你……”傅昇摇着头,无奈。

    正当父女俩聊家常的时候,客厅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两人转头看过去,只见傅南遥扎着两束马尾,嘴里叼了个棒棒糖,正在换鞋。

    十六岁的年纪,穿着校服的女生处处透着青春的气息。

    换好鞋子,转身见到姐姐也在,傅南遥不由一愣,随后不吭一声地回了房间。

    “遥遥。”傅昇皱眉,训斥道:“你姐姐回来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里面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没有回答。

    “爸爸,算了。”傅南兮站起来劝道。

    傅昇长长地叹了口气。

    当年离婚的时候,傅南遥还在小学,接受不了父母离异的事实。她气离开家里的妈妈,也气提出离婚建议的姐姐。

    这么久了,姐妹两在家始终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境地。

    傅南兮只当妹妹在耍小孩子脾气,并不太在意。

    可是傅昇的心里却是更加难受,他一直想让小女儿和姐姐好好相处。

    但每次一说到这个她就不耐烦,到现在依旧未果。

    *

    晚上洗漱好,姐妹俩照例睡在主卧的高低床上。傅南兮在上面,傅南遥在下面。

    “遥遥。”傅南兮叫妹妹。

    没有回应。

    傅南兮习惯了,继续道:“我在家呆两天就走了。你平时自己注意身体,劳逸结合。学画画也挺好的,我们家比较自由,不要求成绩多好。以后你能自给自足不让爸爸操心就好了。其他学费什么的不用你担心……”

    “——你好啰嗦的。”傅南遥打断她的话,语气有些不耐。

    傅南兮顿了下,安静下来。

    黑暗的房间里顿时一片静寂。

    傅南遥睁着眼睛盯着上铺的床板,良久,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转身面对墙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傅南兮早早起床为家人煮了粥,煎好鸡蛋,又下楼买了妹妹爱吃的小笼包。

    回家时傅昇和傅南遥都已经起床了。

    傅南遥坐在餐桌前,正在喝粥。

    傅南兮将小笼包放在桌上,回厨房将醋倒入小碟,轻轻放在傅南遥的旁边,笑着说:“趁热吃。”

    傅南遥撇了撇嘴,“我都吃腻小笼包了,你怎么像个外地人似的。”

    小笼包是夕城特产,是外地人来旅游时最喜欢买的小吃之一。

    傅昇恼了,“你怎么说话的?!你姐姐难得回家,特意给你带小笼包,你就这个态度?”

    他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给你姐姐道歉!”

    傅南遥耍起了脾气,将面前的碗一推,站起身来就走。

    “去哪?”傅昇厉声问。

    傅南遥咬唇,赌气说了句:“上学!”

    随后背上书包摔门而出。

    傅昇看着关上的门,气得手都颤抖,“太不像话了!”

    傅南兮抿了抿唇,拍了拍爸爸的背,“别气了爸爸。”

    她叹了口气,无奈道:“她是在气我当年让你们离婚。”

    爸爸妈妈离婚时,傅南遥不过小学。她宁愿要一对貌合神离的父母也不想成为单亲孩子。

    离婚的决定虽然是父母做的,但如果自己当时不开口,也许他们不会那么快就办好手续。

    傅南兮这些年也在思考,自己当年是否太过于“理智”,忽视了妹妹的感受。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再怎么想也已经晚了。

    她的眼睛暗下来,压下心里的那抹酸涩,希望妹妹再大一点能理解自己当时的做法……

    爸爸上班后,傅南兮将家里整理了一遍,出门去超市添置了不少日用和食物,又留了些现金在爸爸的床头柜里作为家用。

    *

    晚上睡觉前,主卧照旧安静地只有手机发出的声音。

    傅南兮斟酌良久,还是轻声开口:“遥遥,我明天就回樱城了。”

    傅南遥按手机的声音停了,没有出声。

    “爸爸妈妈离婚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事,可即使我不说,他们也坚持不了太久的。你那时候小,生气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不要太久了。”傅南兮顿了顿,“我等你想通的那一天。”

    傅南兮说完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听着上铺传来均匀又绵长的呼吸声,傅南遥的鼻子一酸,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她吸了吸鼻子,打开微博,登录自己的小号“别扭的小笼包”,进入傅南兮的超话。

    随后,熟练地做起了数据。

    *

    回到樱城后的傅南兮又变回了“放养”的状态。

    公司暂时只给她安排了学习表演的课程。

    8月初,傅南兮从网上得知,电影《厨王攻略》正式杀青了。

    一转眼都过去大半个月了,可在剧组的生活似乎还在昨天。

    傅南兮想了想,发了个微信给顾淮良和几个熟悉的演员,祝他们顺利杀青。

    也没想着会有回复,发完后傅南兮就做起了其他事。

    等她再次拿到手机时,距离顾淮良的回复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顾老师:【一周后我会在樱市踢球】

    这么快!

    那丹丹肯定开心死了!

    傅南兮连忙回复他,自己和朋友一定到场。

    随后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陆思丹,等着迎接她的土拨鼠尖叫。

    没料到,陆思丹那边隔了好久才发了一大串省略号过来。

    【………………】

    【下周我男朋友回国啊啊啊啊啊啊!!】

    【艹了】

    【我该怎么选?!!!!】

    【啊啊啊啊!疯辽!】

    傅南兮笑了下,刚要回复,屏幕上又接连跳出两条信息。

    【爱豆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你一个人去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