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章 第 5 章(捉虫)
    第五章

    顾淮良的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若无其事般地往回翻到今天刚拍的照片上。

    “顾老师,我……”傅南兮见他神色不明,忍不住想解释下。

    “行了。”顾淮良突然打断她,朝一旁的小唐招招手,“过来,帮我们拍个合照。”

    傅南兮:???

    顾淮良将她拉到一边,姿态随意地站在她的旁边。

    傅南兮还没来得及做出表情,一条带着炙热气息的胳膊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

    “笑。”旁边高大的男人淡淡吐出一个字。

    傅南兮的脑子来不及思考,脸上的肌肉已经先行做出微笑的表情注视镜头。

    “看这里!”

    “好嘞!”

    “对!就是这样!”

    “再笑一点,对!对!对!”

    “绝了!贼他妈好看!”

    ……

    听着小唐的声音,傅南兮恍恍惚惚地仿若置身杂志拍摄现场。

    “好啦。”

    随着摄影师小唐大叫一声,傅南兮肩膀上那股压力陡然消失了。

    双手接回小唐还给自己的手机,傅南兮是有些懵逼的。

    这……

    “好了,不用客气。”顾淮良见傅南兮都“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大发慈悲地摆摆手,一副“小事一桩”的样子。

    “我还要补妆,你自己慢慢看吧。”顾淮良说完,抬脚离开。

    小唐连忙跟在后面,走了一段距离后献宝似地告密:“哥,刚刚小满还偷拍你来着。她那个手机,拍得可近了!连你的手部特写都拍了。”

    顾淮良舌尖抵着下颚,轻笑:“我知道。”

    他刚刚翻照片的时候看到了。

    小唐有些不解:“不过哥,你怎么会主动和小满合照啊?”

    动作还有些亲密。

    小唐跟了顾淮良几年,没见他对哪个女演员这么和善过。

    顾淮良闻言,脚步一顿,眼尾微微下垂,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有点痞,“我宠粉不行啊?”

    小唐一怔。

    宠粉?

    大佬突然开窍了?

    小唐感动得要哭了,恨不能立刻打电话给经纪人汇报这个好消息。

    他们工作室的祖宗顾大佬洗心革面,重新做明星了!

    “那哥,我们的微博是不是可以营业一下了?自拍发两张?粉丝一直要求的直播开一波?工作室给你安排个粉丝探班?”小唐兴致勃勃。

    顾淮良睨了他一眼,小唐立刻住了嘴。

    “……打扰了。”声音委屈巴巴。

    *

    当晚,在酒店的傅南兮收到了一则新的微信好友申请。

    名字简单的是一个G,头像一片空白,看不出什么来。

    她只当是微商,没有在意。

    没两分钟,手机又响了。

    还是那个人,留言加了一句:【把今天拍的照片发我两张,我要发微博。】

    傅南兮这才意识到,是顾淮良的微信。

    她连忙选择了添加好友,在相册找了几张光影效果最好的照片发了过去。

    傅南兮:【拍得不好,顾老师多多包涵啊。】

    顾淮良仔细看了遍,确实拍得不错。

    这是技术吗?

    不,是粉丝对偶像的爱啊!

    顾淮良心情不错,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回了句【挺好】。

    他选了两张照片,又加上自己的一张自拍发上了微博。

    @顾淮良:在剧组过得很开心,希望你们也是。

    身为一个演员,顾淮良微博发得不多,大多都是宣传电影或是代言。特别是他进组拍戏的时候,微博可以几个月都不更新。

    眼下他刚发了自己的片场照和自拍,评论和转发立即以几何倍数增长。

    【啊啊啊啊!失踪人口回归了!我要哭了!】

    【哥哥好帅!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呜呜呜,你开心我们就开心了。】

    【看到你的照片就开心!】

    【这是剧照吗?期待!!!】

    【期待你带来的新角色,电影院不见不散。】

    …………

    在粉丝们纷纷舔屏夸赞的时候,只有陆思丹嗅到了一点不同平常的气息。

    她看着电脑的超清大图,越看越眼熟。

    低头翻翻手机上闺蜜发给自己的照片对比了一下。

    惊了。

    这他妈不是一、模、一、样、吗?!

    *

    傅南兮洗完澡出来,发现手机上一下多了好多的微信消息。

    点开一看,全是陆思丹的。

    【这是什么情况????】

    接着是顾淮良的微博截图和自己发给她的照片截图。

    【你不是说偷拍的吗?我爱豆怎么会有?】

    【你给他的?你们这么熟了?】

    【你给他他也不用发微博啊!】

    【快告诉我!!!!】

    【我强烈的求知欲在向你发出疑问!】

    …………

    傅南兮能想象得到那头陆思丹抓肝挠腮的样子,轻笑一声。

    什么求知欲,是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吧。

    也不是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就是偷拍被抓包了,还像个小学生似地把手机上交了一下。

    傅南兮于是简单地将事情概述了一遍告诉陆思丹。

    【啊啊啊啊!要死了!他还找你要手机,好萌啊!】

    【呜呜呜他还和你合照了!他怎么这么好呀真是天使。】

    【我好想来探班啊啊啊啊!】

    【可惜我要出差了,好恨!今天也是辱骂领导的一天。】

    【垃圾领导,影响我追星。】

    陆思丹进的公司是父母安排的,典型的事少工资高。

    她对工作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有个和自己不对付的领导,才入职没多久就跟傅南兮抱怨好几回了。

    傅南兮陪着陆思丹聊了会儿天,有些困了。

    和陆思丹说了晚安,正要睡觉的时候,经纪人的电话来了。

    “南兮,进组还习惯吗?电影拍得怎么样?”

    傅南兮一时受宠若惊,王姐什么时候有精力关心自己拍戏情况了?

    “王姐,我在这里挺好的。工作人员也很亲和。我还没有正式拍,目前还是以练舞为主。”

    “嗯,你加油。公司对你的期望可是很大呀!当年我们在那么多学生中选了你,就是看中了你能行!”

    王姐夸了傅南兮几句之后,终于进入了正题,“对了。肖总的女儿你知道吧?她之前就挺看好你的。过两天她想来探个班,没问题吧?”

    傅南兮一愣,婉拒道:“可是导演不太喜欢外人来探班……”

    王姐打断她的话,“这个你放心,肖总都和你们导演说好了。我就是提前和你打声招呼。萌萌不会打扰你们拍摄的,她就是来慰劳慰劳你。”

    慰劳她?

    一直到挂断电话,傅南兮都不清楚王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以前在公司,她远远地见过一次肖萌萌。

    她是梨花公司老板的独生女,20岁出头的年纪,年轻漂亮,一头亚麻绿的长发,打扮得很潮。

    傅南兮有自知之明。像自己这样的十八线,肖萌萌根本就不认识。

    那她来干什么?

    傅南兮带着丝困惑睡着了。

    她没有为这件事纠结太多,因为明天就是她正式拍戏的日子了。

    为了配合舞蹈老师和舞蹈团的时间,剧组决定提前拍傅南兮跳舞的场次。

    电影里,小满有两场跳《梁祝》的戏份。

    一场是和路空甜蜜恋爱时期,她凭着这支舞拿了舞蹈比赛的第一名。

    颁奖后,她拿着奖杯一路小跑,兴奋地直接跳到了路空身上。

    还有一场发生在后期。两人的恋情败露,遭到小满父母反对。

    在一次成功的演出后,小满谢幕的时候到处搜索路空的影子,可是无果。

    小满很伤心,以前自己的每次演出,路空都不会缺席。可这次,他却不见了。

    她不知道的是,路空没有缺席。他只是躲在了观众席的角落,看着舞台上光芒四射的小满,内心痛苦又纠结。

    电影中和小满合作跳舞的舞蹈男演员来自知名舞蹈团,基本功很扎实。

    这几天,两人已经磨合得差不多了。

    《梁祝》是中国传统的古典爱情故事,音乐和古典舞结合在一起,将梁山伯和祝英台之间唯美的爱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电影中只会截取最后两人化蝶部分的舞蹈,所以他们重点排练的也是这一部分。

    在正式拍摄前,两人和舞蹈团的群演又集体彩排了一次。

    看着台上翩翩起舞的两人,台下的小唐自言自语感叹:“舞蹈真好看啊。”

    顾淮良双臂抱胸,眼角微挑,“你看得懂?”

    “看不懂。”小唐摇头,“我哪看得懂这个?就是觉得小满跳得挺好看的,身体轻的像飞起来似的。难怪人家说学舞蹈的女孩子气质好。这腰这腿……”

    顾淮良默默看着台上的人,不言不语。

    他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别人跳舞。

    傅南兮身姿轻盈,跳起舞来动作流畅,抬手投足,一颦一笑间都是情绪,轻易就能将观众代入到情景中。跳舞的时候,她宛若一个精灵,周身散发着强烈的光芒,令人挪不开眼睛。

    顾淮良似乎能体会到了一丝,电影里路空的心情……

    *

    彩排结束没有问题之后,傅南兮被带到化妆室化妆换衣服。

    等她正式拍完舞蹈这一段,已经接近中午了。

    导演趁热打铁,要将小满和路空抱在一起的戏也一块拍了。

    傅南兮和顾淮良简单地对过台词之后,顾淮良示意她跑跳一遍试试。

    傅南兮点头,在离顾淮良几米远的地方往他的方向小跑。

    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她张开双臂,脚尖轻点地面,轻松跳起。

    起跳的时候,傅南兮清楚地看到了顾淮良张开的双臂和嘴角翘起的弧度。

    下一秒,自己就被一双强壮的额手臂稳稳接住了。

    随之扑面而来的,是他身上强烈又特殊的味道。

    傅南兮不确定这是不是就是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她也从没有在别的男人身上闻到过这种味道。

    这味道很难形容,很浓烈,却不难闻。像是某种树木散发出来的,神秘且悠长。

    她甚至不自觉地想深吸一口气。

    很久之后,傅南兮看了篇研究文章才明白,她闻到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费洛蒙。

    “喂,你的胳膊呢?搂我。”顾淮良突然出声,声音低沉带着点哑。

    傅南兮猛地抬起头,撞进一双狭长深邃的眼睛,眼神里是显而易见的笑意。

    她连忙听话地伸手缠住顾淮良的脖子,肌肤相触的一瞬间,手臂上的温度好像瞬间就升高了。

    感觉到他的凝视,傅南兮低头,鼻尖又瞬间被他身上的味道充斥。

    她不自觉吸了一口,那种特别的味道瞬间入侵到她的四肢百骸,淡淡的酥麻感从鼻尖散发出去,蔓延到她的神经末梢。

    傅南兮连忙屏住呼吸,十分不争气地,红了脸……

    尴尬。

    她跳舞的时候也会和男伴有些肢体接触,却从不会这样……

    “很好。一会儿就这么跳。”导演突然的出声打破了傅南兮的窘境。

    她赶忙松开手臂,从顾淮良的身上下来,借着补妆的名号要溜。

    “诶。”顾淮良突然出声,叫住傅南兮。

    “嗯?”傅南兮的脸还有些热,只想快点走开调整一下。

    顾淮良一脸痞坏,带着角色人物的吊儿郎当,俯身凑近她的耳朵,“别补腮红了。”

    他微微侧头,对上她清透不解的眸子。

    感觉到她的紧绷,顾淮良意味深长地轻笑一声。

    他的目光落在傅南兮的脸上,一瞬就离开,声音似笑非笑地暗示:“已经够红了,再补要超标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