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章 第 3 章(捉虫)
    第三章

    听到声音,两人俱是一愣。

    小唐更是被吓地抖了下肩膀,转过身来露出几声干笑:“没什么哥,我们在讨论佛经呢。”

    顾淮良挑眉,向前两步:“哦?”

    他一靠近,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就扑面而来。

    炙热,潮湿,强大,浓烈……混杂着汗水和夏天特有的味道,有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和入侵感。

    顾淮良打量的眼神在傅南兮心虚的脸上停留两秒,然后转向自己的助理:“我看你的奖金是不想要了。”

    小唐痛心疾首,激动道:“别,别啊哥!不信你问小满,我们一直在夸你!”

    小满是自己在电影里的名字,眼见小唐有难,傅南兮不忍心袖手旁观,连忙解释:“是啊顾老师,小唐说你特别敬业。为了演好这个角色还特别报班学习了做菜……”

    听到她开口,顾淮良的眸光扫过来,狭长的眼睛眯了眯,眉尾不着痕迹地上扬:“你研究佛经?”

    傅南兮:“……”

    这让她怎么回?她连佛经的封面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哎!哎!哥,热了吧?我给你扇扇!”小唐不知从哪拿来一把扇子,殷勤地给顾淮良扇风。

    眼下是夏天,剧组的人又多,室内开了空调也无济于事。顾淮良额角已经冒了些许汗珠。

    顾淮良睨了他一眼,似乎不打算再追究,换了话题:“这场拍完了。我回车里休息一下,一会儿你来叫我。”

    “好勒!您辛苦!”小唐立马笑嘻嘻地接过话头,跟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走了。

    傅南兮目送着两人的背影。只见身姿挺拔的男人挥了挥手,小唐就停了下来,回头冲傅南兮耸了耸肩膀,使了个眼色。

    她看着顾淮良高大的背影,缓缓吐出一口气,内心对小唐充满同情。

    跟在这么一位难以捉摸的演员后面还能保持这么逗比开朗的个性,小唐真是不容易。

    *

    下午,傅南兮拍好定妆照之后在片场找了块地方继续研读剧本。

    她本科学习的是古典舞。舞蹈表演虽然也包括了表演的部分,但主要还是在舞蹈。身为非表演专科毕业的人,她必须比一般人更加努力才行。

    电影里,她饰演的小满是个出身小康家庭的乖乖女。和她本人的经历类似,小满也是从小就学习舞蹈,梦想是成为国家歌剧舞剧院的首席。

    顾淮良饰演的路空是她的邻居,从小就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狐朋狗友一堆,逃课打架是家常便事,学习成绩很差。

    路空勉强上完初中后就去了职高,走自己爸爸的老路——做个厨师。

    旁人眼里的“坏小子”路空,心里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一直暗恋邻居家那个会跳舞的小仙女小满。

    很多次,他逃课溜进小满的学校,在舞蹈教室外面偷偷看她跳舞。也无数次,他装作不经意地路过一楼的小满家,只为看一眼她是不是在客厅练舞。

    与此同时,小满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痞痞坏坏的男生。两人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了。

    被小满的父母发现之后,这段门不当户不对的感情自然是受到了父母的严厉反对。

    父母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优秀的舞蹈演员,接受不了她嫁给一个厨子,哪怕路空再三保证自己会出人头地。

    终于有一天,小满和父母大吵一架之后,负气提前登上了去外地演出的飞机,结果发生了空难。

    路空大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颓废了很久。

    后来,还是在那帮被小满父母看不起的“狐朋狗友”帮助下,他才重新振作起来,发誓要闯出一片事业来证明自己。

    在朋友们和女主角萧然的帮助下,路空最终克服困难,拿了厨王比赛的冠军,成长为了“国家级”的厨师。

    作为一部瞄准春节档的合家欢电影,《厨王攻略》整体画风诙谐幽默,剧情搞笑,也有部分煽情的地方。有笑有泪,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业化剧本。

    电影中,对于小满的部分着墨不多,她主要生活在路空的回忆里,也是男女主感情线上的一道疤痕。

    女主角萧然自身十分的漂亮优秀,可路空一开始并不喜欢她,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初恋小满。一直到电影最后,他才接受了萧然和她在一起。

    白月光这样的角色并不讨喜。如果演得不好,观众会对男主角产生强烈的质疑。

    傅南兮深知,她必须要演出小满身上的优点,才能让看了电影的观众坦然接受:哦,原来路空之前喜欢的是这么一个乖巧可爱的女生,难怪他久久不能释怀。

    傅南兮呆在片场,一边背着剧本一边默默想着自己应该怎么演才好。

    要是有时间和其他人对剧本就好了。

    她抬起头,看了眼在旁边补妆的顾淮良,抿了抿唇。

    他这么忙,现在肯定没时间吧。

    作为男主角,他一会儿还要参加探班记者的专访。

    正想着,傅南兮的电话响了。

    是爸爸的来电。

    爸爸一般不会在工作的时候找自己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傅南兮的心里不免“咯噔”一下,连忙按了接通,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爸爸?”

    果然,爸爸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说,自己晚上还是想出来跑代驾,想让傅南兮将他的驾照寄回去。

    傅南兮大吃一惊,追问原因。

    之前爸爸为了生活,除了白天打工,晚上还要给别人做代驾赚钱,非常辛苦。

    这些年的操劳下来,原本风度翩翩的人看上去苍老了不少。

    他头上的几根白发和不再挺拔的腰身都在时刻提醒着傅南兮,爸爸的年纪大了。

    每次想到爸爸从有司机接送的老板变成了一个给别人开车的司机,傅南兮的心里都免不了一阵心酸。

    后来傅南兮大学兼职工作渐渐有了不错的收入,她就让爸爸辞去了代驾的工作还没收了他的驾照。

    怎么现在突然又要重新做起代驾了呢?

    爸爸沉默了下,在傅南兮的催促下才说,是高中的妹妹傅南遥想报班学美术,考一个艺术类的大学。现在报班的学费很贵,加上以后买工具之类的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南遥的学费我出,爸爸你不要管。马上我这部电影拍完就有钱了,遥遥学画画的费用我可以负担。”傅南兮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只是妹妹想学艺术罢了。

    爸爸沉默了良久:“兮兮啊,遥遥的事情是我的责任。你已经长大了,一个人在大城市吃穿用度样样都要钱。我也不想你以后的男朋友因为我们家和你闹矛盾……”

    傅南兮简直气笑了,“爸爸你在说什么呢?我现在还不想交男朋友呢。况且,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给自己家人花钱怎么了?碍着谁了吗?我一个人,想给谁花钱就给谁花钱。就是把钱洒进黄浦江也没人能管我。”

    说到兴头,她忍不住飚了几句方言:“而且你代驾能赚几乎钞票啊?你自个身体你勿晓得吗?”

    爸爸无奈:“晓得,晓得。”

    傅南兮追着不放:“奈么好了哇。晚上你就早些困觉。有钞票就多买几件两用衫穿穿,不要让人担心的。我不在你自个保重身体。晓得哇?”

    又说了几句,直到听到爸爸答应下来并打消了代驾的念头,傅南兮这才放心下来。

    挂了电话,她忍不住嘟着嘴小声哼哼:“气死我了。”

    将手机收好,傅南兮松口气,一抬眼,正好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

    顾淮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补好了妆,正站在自己背后。一双长腿交叠,背靠墙壁,姿态随意,手里拿了份文件,手腕上的黑色手表尤为醒目。

    “你刚刚在生气?”顾淮良看着她突然开口,语气似笑非笑。

    傅南兮也不知道他听到多少自己教育老爸的话,一时有些羞恼,点了点头就想离开。

    “哦~”顾淮良拉长了音调,声音里满是玩味,“我还以为你在撒娇。”

    他刚才补完妆,想找个无人的地方把采访问题再过一遍。结果一过来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扎马尾的女孩子在打电话。

    本想要回避,可女生轻软的声音一入耳,他莫名就停下了脚步。

    然后越听越想笑。

    傅南兮讲的方言不算难懂,他可以听出来大体是在教育电话另一头的人要好好保重身体。

    可抱怨指责的话经她的口一说,加上时不时的“哇”字,听起来倒像是在冲着另一边撒娇似的。

    听到他的话,傅南兮不可思议地微微瞪大了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丝臊意。

    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那个,我去背剧本了,顾老师您忙。”

    说完,她快步走到椅子旁拿起自己的剧本,火燎屁股般地走了。

    她走得步履匆匆,腰肢纤细,小腿笔直,后脑勺的马尾随着走动一甩一甩,像是个闹脾气的小孩。

    想到她刚刚慌乱又强装镇定的小鹿眼和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唇,顾淮良轻扯唇角,“啧”地一声,笑了。

    随后,他又微微蹙眉,有些困惑:她不是自己的粉丝吗?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多和自己说话?

    *

    另一头,刚坐下没几分钟的傅南兮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跑什么?等我采访完回来对剧本。】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