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27章姐妹争辩(原版)
    (上章回顾)

    到了次日一早,秦玉凡便来到了单位,找到了单位上专管后勤事务的后勤科科长田文才,并向他说明了自己的目地。

    听了秦玉凡来访的目地后,田文才便向他说明了单位上申报条件。

    原来。按照单位上的申报条件。因为按照单位上的申报要求。秦玉凡和陈永伏本不在此列之中。(秦玉凡和陈永伏两个人并未办结婚登记手续,没有组织成新家)

    因此,秦玉凡看到田文才不肯办理劳务之后,便不住地软缠硬磨起来。经过他的一番苦苦哀求之后,田文才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随后,她便急匆匆地向家中赶去了。

    第二章第2节姐妹争辩

    秦玉凡离开单位之后,便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家中。

    当她用随身带着的钥匙打开了自己的屋门之后,不由得怔住了,只见屋子里空无一人。看到这儿之后,她不由感到十分纳闷:“奇怪!楠楠怎么也没在家中?难道昨天晚上她也没有回家吗?既然她不在家中,她昨天晚上,会又会住在什么地方呢?大清早的,她会上哪儿去了呢?”

    秦玉凡琢磨了半天,也没有琢磨出原因。于是便找齐了自己的证件之后,便信步来到了隔壁陈永伏住的新房,敲着房门说道:“永伏!……永伏!该起床了,太阳都快晒着屁股了。

    然而,她一连喊了几声,里面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看到这儿后,她不由得感到有些发怔,连忙用随身所带的房门钥匙打开了屋门。

    当她打开屋门之后,立刻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味。想到这儿后,她这才终于明白了:他准是昨晚喝酒喝过了头,正在昏睡着。她也没有再仔细往下想,便在新屋里四处扫视起来。

    “啊,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沙发床上怎么睡着一个女人。”看到这儿之后,秦玉凡不由得感到大吃一惊。连忙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床前,仔细地辩认起来:“啊,天啊!怎么会是楠楠!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纠缠在一起了?”当她看清了两个人之后,惊的差一点栽倒在地上,她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两个人会搅和在一起。

    过了好半天工夫后,她这才拼命稳住了心神。一边用脚狂踢着沙发床,一边生气地骂道:“臭不要脸的狗男女,快起来……”

    经过她的这一番折腾之后,秦玉楠终于“醒”了过来。当她看清了是秦玉凡后,不由得大吃一惊,慌忙手忙脚乱地穿起衣服来了。

    秦玉凡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穿着衣服,始终一言未发,脸上充满了瘟怒地神情。直到她穿好了衣服之后,她这才强压住了心中的怒火,阴沉着脸问:“楠楠,这是怎么一回事?昨天晚上你怎么会睡在这个屋子里?”

    “姐姐,对不起!昨天晚上永哥他喝醉了酒。我怕他会醉酒惹事,所以便留在了这个屋子里照料他,没想到却睡过头。姐姐,你千万不要误会呀!”秦玉楠看到她在不悦地看着自己,连忙辩解起来。

    听了她的话之后,秦玉凡这才感觉到胸中的怒火有些消退。她满腹狐疑地看了她好一会儿后才低着声问道:“你永哥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会喝醉成这个样子呢?”

    “姐姐,自从你昨天离开家之后,永哥便请他的几个朋友帮助你们两个人把家具买回了家。永哥看到几个朋友都没有吃饭,便带着他的几个朋友出去吃饭了,结果在饭店里喝醉了酒,幸亏咱妈知道以后,才派我把他接回了家。”

    听了秦玉凡的问话后,秦玉楠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她。

    “楠楠,你永哥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用不用姐姐到外面给他请一个医生呀?”

    “不用了,姐姐!永哥他昨天晚上喝醉酒之后,又是吐又是闹的,折腾了我近一个晚上,直到天明的时候,他才不闹腾了。我昨天晚上已经给他服了一些醒酒的药,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情了,睡一觉就会没有事情了。

    听了秦玉楠的话以后,秦玉凡连忙来到了陈永伏的身边,揭开他的被子看了看,发现他“呼噜,呼噜!”睡的十分香甜,这才感到有些放心,连忙又给他盖严了被子,接着便动手叠起他旁边的被褥来了。

    就在她折叠被褥的时候,突然发现褥子上掉了一个纽扣。看到这儿之后,她不由得感到一怔,连忙朝秦玉楠的身体上看了看,发现她的衣服上正好少了一个纽扣,而且衣服上也有几处撕破的痕迹。看到这儿之后,她立刻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又继续折叠起被褥来了。

    当她又进一步打扫着被褥的时候,突然发现床单上有一些污渍,看到这些污渍以后,她不由得感到一怔,连忙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些污渍是一些男人和女人的分泌物,看到这儿之后,她立刻便明白了一切。于是,她便连忙又不动声色的盖住了床单上的污渍,冲着秦玉楠喊道:“楠楠!楠楠!你过来,姐姐问你一句话。

    秦玉楠自打秦玉凡回家之后,心里面就一直感觉到有些发虚,听了她的话之后,更加感到心里面忑忑不安起来,听到她的喊声后,她只好来到了她的身边问道:“什么事?姐姐!”

    “楠楠,你跟姐姐说实话,你是不是和你永哥已经上过床了?”

    “没……没有,姐姐!”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

    “没有!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床单上的污渍是怎么来的呀?”她一边生气的说着,一边猛的一下揭起了被子,指着床单上的污渍厉声地质问道。

    看到事情已经全部暴露了之后,秦玉楠知道事情再也隐瞒不住了。于是只见她“扑嗵”的一下跪在了她的面前,哭着说道:“对不起,姐姐!这件事完全不怪我呀!自从咱妈让我把永哥接回家之后,我原本打算把他安顿好后便过去回房休息,没想到永哥他酒劲发作后抓住我不放,把我死活按在了床上。我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挣开他的怀抱,结果便被他强奸了,姐姐,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呀!”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你难道没有一些自愿的想法吗?”听了秦玉楠的一番话后,秦玉凡哼了一声,不屑地问道。

    “姐姐,事情真的是这样呀!昨天晚上永哥他喝醉酒后,死活抓住我的手不放手,我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挣脱他的怀抱,结果便被他强奸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哼!哼!楠楠!你不用在这儿巧言遮掩了。你永哥喝醉了酒,可是你没有喝酒呀!如果不是你自愿与他发生关系的话,就他那两下身手,如何能强奸得了你呀?你老实跟姐姐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中你永哥了,心里面在打着他的主意呀?姐姐可明白告诉你:你休想打他的什么主意!我和你永哥的关系是经过考验出来的。你休想用这种手段来达到你的目的……”看到秦玉楠还在巧言掩掩着之后,秦玉凡便毫不客气地戳穿了她的阴谋。

    对于秦玉楠的心思,秦玉凡其实早已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知道她早已经产生了和自己争夺丈夫的思想。但是她却一直忍受着没有发作。一则她怕她们二姐妹争夫的事情传出去以后会被别人耻笑;二则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伤损了姐妹两个人的感情。而今当她看到她明目当胆地和自己争夺起丈夫之后,便想借机向她敲一下警钟,以打消她的念头。

    “哼,姐姐!原来早就看出我们两个人的心思来了。只是一直没有挑明呀!既然你已经发现此事了,那我就再也用不着对你遮遮掩掩了。索性把事情向你挑明了。你说的确实不错,我的确是爱上了永哥,而且爱的是非常彻底,永哥他也早就爱上了我。我们两个人已经偷偷摸摸的相爱了几个月了,只是碍于你我二人之间的姐妹情份。所以,我们两个人一直没有把此事向你挑明,今天既然你已经全部看到了,那我就再也用不着再遮遮掩掩的了。实话对你说吧!我们两个人已经偷偷摸摸的上过许多次床了,早已经成了事实夫妻。姐姐,我看你就不如成全了我们两个人吧!……”听了她的话之后,秦玉楠不仅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公开地挑衅起她来了。

    “哼!楠楠!这是你一厢情愿的意愿,还是你和永伏两个人的意思呀!听了秦玉楠楠的一番话之后,秦玉凡便知道她说的并非实情。

    哼!哼!楠楠!你不用在这儿巧言遮掩了。你永哥喝醉了酒,可是你没有喝酒呀!如果不是你自愿与他发生关系的话,就他那两下身手,如何能强奸得了你呀?你老实跟姐姐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中你永哥了,心里面在打着他的主意呀?姐姐可明白告诉你:你休想打他的什么主意!我和你永哥的关系是经过考验出来的。你休想用这种手段来达到你的目的……”看到秦玉楠还在巧言掩掩着之后,秦玉凡便毫不客气地戳穿了她的阴谋。

    (本章未完,欢迎各位网友加入书架,明天早上继续欣赏精彩故事内容。)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