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九章 感觉要出事
    看着伦纳德惊慌的样子,萧艾丽两眼瞪大,紧张的抬头看着唐晨,蠕动嘴唇:“唐医生……”

    “放心,一个小时候,他的腿会恢复知觉。”唐晨淡淡的笑道,双眼眯着一条线的低头俯视着伦纳德,“你不是说我们无能吗,呵,这是一次警告。下次,我会让你的双腿一辈子失去知觉!”

    “法克,我的腿。警察,警察……”伦纳德哪顾得上他,脸色发青的抓着大腿惨叫。

    整条腿瞬间没有知觉,那感觉可真不是一般的酸爽。就好像,这条腿瞬间被砍掉,整个人被抽了一大半。

    唐晨不屑瞥了一眼,抬头冲着萧艾丽一笑:“丫头,你呢,离他远点。”

    “可他……”萧艾丽咬着嘴唇苦笑,她也想远离,可伦纳德毕竟是朋友,而且背后牵扯实在是有点大。

    唐晨也没说什么,潇洒的转身走向校医院大门:“一个小时后,自然会恢复。你可以送他去医院等,也可以在这里等。”

    “你等等,法克,我不会放过你的,黄猪,法克……”伦纳德依旧不停地骂着,中英文结合,别有风味。

    千江雪凶狠的瞪了一眼,这才跟着唐晨走进去。如果可以,她真想一根迷离神针送这个人上路!

    萧艾丽苦涩的看着两人进去,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又冲着地上的伦纳德气鼓鼓冷哼:“该!臭不要脸,活该!”

    说完也转身就走,只不过还是掏出了电话……

    “你该让我杀了他。”跟在唐晨身后,千江雪冷冷说道。

    唐晨微微耸肩:“骂几句,你又不会损失一块肉。再说,他在国外应该很有身份,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

    “他骂我们民族!”千江雪咬牙切齿瞪眼,“我们江湖中人,可以不管国家事。但民族事,必须得管!”

    态度非常的强横,杀气也非常强烈。唐晨停下脚步,侧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浮现了几分笑容:“想不到,你还有这个优点。”

    也没多解释,慢悠悠的继续上楼了。

    千江雪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亮眼的杀气更是强烈:“我的优点多了去!”

    说完又觉得不对,自己有什么优点,关他什么事……

    没有出乎唐晨的预料,仅仅是五分钟后,伦纳德的骂声就消失了。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萧艾丽,他也不会这么心慈手软。

    这外国小妞太单纯,也可以说是清纯,唐晨也不希望她太伤心……

    已经临近四点钟,唐晨在病房里准备着药物。

    千江雪皱着眉头看着,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要,给谁治病?”

    唐晨楞了一下,忽然想到雷斌跟千江雪似乎不是一路人。要是让她知道自己也给正道的人治病,会不会把自己砍死?

    想着,唐晨忽然微笑道:“一个朋友。你没必要这样跟着我,我是给男人治病,需要脱衣服。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想……”

    “你以为我想看?”千江雪冷冷瞪着眼,却还是忍不住双手抱胸的转身走出去。

    跟了这么久,就看到他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她烦着呢。最重要的是,一想到方思雪跟他的恩爱,千江雪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看她出去,唐晨偷偷松了口气。有这么一个冰冷女人跟在屁股后面,就感觉背后意思有人盯着,凉嗖嗖的特别不舒服。

    二十分钟后,外边果然传来了脚步声。很快房门敲响,雷斌出现在门口。出乎唐晨的预料,陪同而来的反而是丁香而不是步凡。

    “唐医生,我们来了。”丁香很开心的蹦跳进来,看两眼直勾勾的泛着光芒,“你真能治好三哥吗?”

    唐晨微微耸肩笑道:“钱我都拿了,还治不好?躺着吧,半个小时就行。”

    “真的啊,谢谢你!”丁香欢喜的蹦跳,真的跟个小女孩似的,非常可爱。就是缺失的手臂还是有点刺眼,但也看得出来,她很乐观。

    雷斌点头走进来坐在床头,却没有急着躺下,而是低沉道:“消息可能已经走漏,我担心有人会潜伏进来。”

    这话让唐晨有些迷糊,完全没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静静地看着他,好一会才反应,皱眉道:“你是说……”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雷斌还是咬着牙点头:“可能会有杀手,毕竟对他们来说,如果我的病治好了,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听得这话,唐晨嘴角啥事一阵抽搐。钱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一亿五千万,还需要承受雷家的风暴!

    之前他还真没想那么多,可现在雷斌这么一说,他算是明白了。治好雷斌,意味着站在雷斌这个阵营。虽然他没有帮雷斌做什么,可雷斌的两位哥哥肯定不是这么想。

    可是已经到这份上,唐晨只能硬着头:“来就来吧。大白天的,不用担心。”

    话虽如此,他还是转身走向窗口看了一下。外边正是阳光明媚,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杀手。

    一般的狙击手,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一来是反光得太厉害,目标太模糊;二来无处可逃,很容易形成同归于尽。

    只听雷斌继续低声道:“步凡带了两个人在外面,我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唐晨回头微微耸肩:“既然来了,我就一定会治好你。躺下,我尽量压缩时间。”

    钱都已经收了,就算有军团也得上。这是规矩,作为医生收了钱不治病,那还有什么职业道德……

    雷斌也没再说什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丁香坐在旁边,面带微笑的看着。

    外边还是很安静,唐晨深吸了口气,让雷斌趴在床上,然后将已经准备好的药酒倒在他的后腰。

    没有给他按摩,而是任由着药酒流淌。丁香很是惊奇的看着,因为那黄色的料酒很快就蒸发消失了。

    “有点,烫。”雷斌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

    “正常反应。”唐晨淡淡的应道,烧了两个火罐扣上去,然后让雷斌侧身躺着,自己则是蹲在床旁,小心翼翼的给他扎银针。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唐晨总觉得今天手抖得厉害,感觉好像要出事……

    nllQ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