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721章贴心小棉袄
    芊默在十分钟后准时到。

    手里还拎着两条烤鱿鱼。

    小黑咬牙,算时间,这女人是他前脚走她后脚就翻墙了,还买烤鱿鱼!

    芊默眼见他脸色漆黑,知道此男怨气颇深,走过去乖巧奉上烤鱿鱼,见小黑不为所动,便伸手拍拍他的车。

    “哎?这车是不是大g啊?车内空间挺好的吧?后座是可以放下吗?”

    边上停车的司机对芊默投以鄙夷的眼神,这哪来没见过市面的?

    小黑替她瞪回去。

    这演技拙劣的,小黑却还是吃下这一口安利。

    “上车!”

    这一路,他都想保持沉默不搭理她,以示抗议。

    芊默先发制人。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回答她的,是小黑无言又不失倔强的侧脸。

    “说好一起到白头,你自己却偷偷扔下我!于昶默啊,我怎么没想到你是这种立场不坚定的人?”

    “”小黑有点想给她扔下去的冲动了,如果他舍得的话。

    “但我这人,从来都是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次念你初犯,我也就原谅你了,你那小本划掉个页,就算是对你的惩罚了。”

    芊默自说自话,自己给自己说开心了。

    仿佛一切都是真事儿似得。

    小黑不搭理她,一路专心开车,等到车下了高速,不慌不忙地把车停靠在路边应急路上。

    芊默还以为他要检修车,却见他活动了下脖子,低沉。

    “我忍你一路了。”

    “?!”

    扑之!

    等在上路时,芊默脸颊红,嘴也红,头发还有点乱。

    换成小黑叨叨她。

    “长能耐了。”

    “学会翻墙了。”

    “还瞒着我。”

    “倒打一耙。”

    “但我也是不计较的人,念你初犯,小本多记两页,也算是对你的惩罚了。”

    芊默拿眼四处踅摸,找不到停车的地方,没办法收拾他,好气哦。

    陈家夫妻并没有算到女儿会突然回来,芊默先回了趟家,发现爸妈都不在,不过窗台上那触目惊心的一排花盆让她十分心惊。

    “怎么我家里也有这玩意了?”

    这不就是鬼子母大力推广的那种花吗?

    小黑并不觉得奇怪,根据他的调查,这种花现在已经开始泛滥了,临近的几个省都有人在种植。

    “看穆姨养的这几盆,成不了气候,应该不是看鬼子母本人,也就是听人说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调查这件事的?”

    小黑自以为他做事很隐秘。

    都是趁着乖乖睡着后才调查的,她竟然能算到自己要查,巴巴地跟过来。

    芊默得意,“咱们都在一起多久了?你一撅定,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形状的粪蛋儿。”

    “”小黑觉得自己幻听了。

    他乖乖是高山白雪,怎么会说出这些乱七八糟?都跟谁学的——

    “陈百川!你一抬定,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形状的粪蛋儿!”穆绵绵人还没进屋,声音已经穿透两层墙。

    芊默哈哈,看,原版来了!

    小黑长叹一口气,“你能不能学点好?”

    未来岳母那么多优良美德,她怎么非得学这个?

    “啊!默默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穆绵绵抱着陈芊玺进了屋。

    这孩子才一个月不见,又变模样了,依然是胖乎乎,眼睛很有神,就是头上贴着退烧贴。

    “孩子怎么了?”芊默问。

    穆绵绵长叹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解释,跟着进门的陈百川说话了。

    “有点小感冒,看个医生就好了,你妈非得说是掉了魂儿,要领着去看大仙儿,我说不让还挠我”

    “呸!当着孩子面我不愿意说你!”穆绵绵一听看医生就炸毛,芊默赶紧给小黑一个眼色,示意他搞定老爸,她自己领着穆绵绵进屋。

    就穆绵绵那不藏事儿的性格,三言两语就给糊弄出来了。

    陈百川最近打麻将的时候,邂逅了一位丧偶女医生,那女的就在她家前面不远开了个诊所,各种病都看。

    穆绵绵就觉得这俩人眉来眼去的,不像是有什么好事儿,每天都不给陈百川好脸色看,这回孩子生病了也是从诊所打完疫苗后发烧的。

    俩人因为孩子的事儿起了争执,陈百川坚持要把儿子领过去给那女医生看,穆绵绵则一口咬定孩子是在那诊所吓掉魂了,要想办法收魂。

    “我领着你弟打疫苗,那女的故意把药瓶从高处碰掉,你弟当时手就吓得一哆嗦,就这样!”

    穆绵绵绘声绘色地给芊默模仿了陈千玺当时的动作,小孩被吓到了的确会有那样一哆嗦的手势。

    “回来后就发烧了,这不是吓到是什么?给退烧药也不退烧,去医院看了也查不出毛病,你爸非得信那女人说有治小孩的法子,我看她就是故意的!”

    穆绵绵气的直哆嗦。

    芊默听完后,看穆绵绵消瘦的小脸,伸手戳戳。

    “掉了多少肉?”

    “瘦了快三十斤了,哎。”

    生孩子前使劲减肥,也没瘦多少,没想到生个娃后瘦这么快。

    照顾孩子不轻松,各种琐碎事都要上心,陈百川也算是中年得子,本身又十分期待有个儿子传宗接代,对这孩子也就格外骄纵。

    他平时忙着工作,穆绵绵自己照顾孩子,还要管养殖场的账目,累瘦一大圈。

    “我看着都心疼了。”芊默没有回答女医生的事儿,可就这么一句,穆绵绵被她说哭了。

    还是闺女贴心啊。

    她这累死累活的,老男人还在外面更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的,糟心!

    客厅里,陈百川也在跟小黑吐槽。

    “我这每天忙着工作,养殖场正是忙的时候,海参要倒圈啊,我看着工人加班加点,忙活好几天,就那么一会功夫得空打会麻将,好家伙,回来就跟我甩脸子!这些老娘们就是不能惯着!”

    也只有在女婿面前,才能找找一家之主的牌面。

    都是些日常小事儿,每个人肚子里都有各自的苦水,芊默和小黑回来的正是时候,分别充当了陈家夫妻的垃圾桶。

    芊默劝了穆绵绵一会,穆绵绵心气终于顺当了,芊默就趁机问了家里的那几盆花。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