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铁饭碗
    许友善自己拿着宝贝把玩了一下午,等到爸妈下班回家后就把鼻烟壶上交了。

    “这是……毛毛找到的宝贝?”赵云薇拿着东西惊奇地问道。

    许友善点点头,指了指院子角落老柳树那边,以及爬在院墙上喵喵叫、院墙底下汪汪汪的猫猫狗狗,把自己个儿挖宝的过程仔细告知了爸妈。

    许国庆从妻子手里接过鼻烟壶瞧了瞧,触手温凉细腻,水头极好,一看就是块好玉精心雕琢出来的,小小的壶面上还有玉雕的花鸟图案呢。

    “是个好宝贝,毛毛藏起来,攒着以后给你做嫁妆。”许国庆笑着把小东西还给闺女。

    宝贝确实是个好宝贝,那么好的颜色看上去不是老古董就是值钱的好玩意儿,如今已经难得一见了,拿去换钱太可惜,不如收藏着给闺女做压箱底。

    而且他们家现在也不缺钱,不值当把好东西给贱价当了。

    赵云薇也是这个意思,然而许友善已经拿着鼻烟壶玩了一下午的时间了,都已经玩腻了不稀罕。

    “送给妈妈。”许友善眨着大眼睛乖乖巧巧地说道,顺便把小宝贝塞过去。

    赵云薇当即就被感动的不行,抱着贴心小棉袄亲了又亲,在乖闺女的坚持之下最后把鼻烟壶收了起来。

    “那妈妈就先给你收着啊。”

    夫妻俩并没有告诉家里的其他三个孩子,许友善自己也随后就被大肥鱼吸引走了目光而很快忘了。

    拉月中旬,眼看着再忙个一周多时间就要年底放假了,许爷爷许奶奶开始问寻摸工作的进展。

    许国庆所在的土地局位子是铁饭碗,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吃香的紧,想要在里面瞅个机会很难,只有拿出人家想要的东西去换或者买,不然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

    赵云薇的纺织厂那里倒是正好有个空缺,而且不是在车间累死累活地工作,而是到财务科当个打杂的小工。

    如果进去后自己个儿有能耐的话,就悄悄跟着人家会计学点东西,到时遇到机会了当个会计是极好的。

    “妈,有这样的机会你就去呗,何必巴巴地留给大堂哥,说不定大伯母还嫌弃是小工呢。”许富才得知后说道。

    赵云薇摇头说不行,知道这个信儿的时候说她没动过心思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是小工,那肯定是招的年轻的新人,而不是她这个进厂十几年且还是车间的好手。

    再说小工的活计虽然没什么难度,但是工资也是相应的比较低,她去不合适。

    即使她不计较工资待遇差别,愿意去做,车间主任也不会放人的。

    “那就给爹娘说一下这个事儿,估摸着大哥二哥四弟那边也有了点情况,到时看他们选不选这个。”许国庆拍板道。

    赵云薇点了点头,其实有一点她还没说,那个小工的位置有不少人盯着呢,大哥家如果真选定这个,估计要办成的话得出点血给纺织厂领导送礼才行。

    年前最后一个休息天,老许家几房人又聚到一块了,坐在主屋客厅商量许富强的工作一事。

    李桂兰这次终于大方一回,拿出花生瓜子等零食糖果给大家吃,顺便还有沏好的茶水伺候。

    毕竟是关乎到她家儿子的前称未来,什么娶媳妇的事都被抛到后面去了,只要有了好工作,她就能在刘家人面前扬眉吐气,能不上心嘛。

    老大许国中先说了,他找到的是个在面粉厂做打扫卫生的活计,活累工资少,但是福利是实打实的粮食,买白面还有优惠,起码饿不死。

    老二许国华找的是个打扫公厕的,工资比大哥那个高了点,而且多干几年能转编制,福利还不错,就是活脏,说出去容易被人瞧不起。

    老三也就是许国庆,他们夫妻就拿那个纺织厂的财务科小工出来说了一说,利弊都讲清楚了。

    老四许国典在妻子孙明月不满的神情下,把钢铁厂的一个打铁的工作位提出来,这份活最耗力气,但是福利待遇是按照一般工人来的,绝对能够养家,不过需要花钱把工位买下来。

    兄弟几个都交了底儿,总结一下得出他们能靠人情找到的工作基本都算不得上台面的,而那些好工作则必须出点血才能拿下。

    毕竟天下没有的午餐,城市里的工作不好找,随便哪个工位都是许多人去抢,不拿出点实在的东西都争不来。

    一大家子左右权衡了许久,又让当事人许富强自个儿发表了下意见,最终决定出选择。

    有后面两个做比,前面那两个就不用想了,就是许富强自己愿意忍受脏乱差去干,他妈李桂兰也不会同意。

    不然等到说媒或者过年走亲戚,人家问你儿子做的什么工作,她难道要回答是扫垃圾扫厕所的么,不要面子的啊,都难以启齿有没有。

    略过两个,就剩下打杂的和打铁的,最后大家看了看许富强那副尚显稚嫩的瘦弱身板儿,估计也掏不出多少力气,真要把人放进钢铁厂去,能不能承担高强度的劳动都是个问题。

    所以最终只有纺织厂那个可以选了,说是小杂工,但因为是在财务科打杂,说出去还算体面,而且重点是有学习的机会,如果将来能当上会计那可真是一飞冲天万事不愁了。

    “就这个,老三家的再帮忙跑跑,把工作拿下来。”许爷爷许奶奶征求老大一家意见后做了总结。

    赵云薇和许国庆对视一眼应下了,不过当即就把跑这个工位需要花点钱的事讲清楚了。

    不然她帮着跑上跑下的还得自个儿掏腰包,最后得利的还不是他们三房,她又何苦来哉,有那闲空不如加加班多挣点提成给闺女买鱼吃呢。

    这是个理儿,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没有要一房贴着另一房的道理。

    许奶奶拿出五十块钱垫上,并说明以后家里的小子遇到这工作的事都给这么些,多要没有,各自爹妈想办法。

    老大许国中也连忙回屋取钱,掏了一百块给三弟妹拿着做活动经费,只要事情能办成,花上一笔钱是值得的。

    看得李桂兰气的不行,但是她也没别的好办法,只能先忍着呗,打定主意过后要是发现工作不好,她肯定得把钱给要回来。

    剩下老二家和老四家都略微表示表示地各给了二十五块钱凑成两百,当然这也不是白给的,以后轮到他们家的孩子了,也得像今天这样一起出钱出力。

    许国庆一房因为出了力,所以钱就不必拿了,但是赵云薇离开时并没有显得多么轻松。

    因为厂里想要那个工位的人很多,要想从中杀出一条血路,两百块钱都不一定够用。

    “尽力就好,最后需要的多了就直接去跟爹娘说,拿不下这个不是还有四弟那里的么。”许国庆安慰妻子。

    赵云薇本打算在休息这天提前开始备年货,这下心里存了事她都没心思去弄那些零零碎碎的了,索性把小闺女收拾的漂漂亮亮可可爱爱的,抱着去了财务科领导家拜访,探一探消息。

    她是半上午去的,手里提了两瓶水果罐头和一包糕点,就是许国庆拿回来剩下的一部分年货。

    毕竟是从土地局国家单位出来的东西,质量有保证,提着上门也倍儿有面子,至少代表了他们家的牌面。

    赵云薇跟丈夫和家里打了招呼,就这么提着礼物抱着孩子去串门了。

    因为财务科领导家也有孩子,所以许友善这趟的任务就是做个吉祥物,让两家的妈妈有话题可聊,顺便需要的时候调节调节气氛。

    许友善摸了摸扎了红头花的小花苞,决定如果对方的孩子不是太熊惹上来的话,她会很乖巧哒。

    赵云薇过去后,人家面上好言好语地接待了,不仅拜访了领导,且和领导夫人还就孩子的成长问题聊了聊,宾客尽欢。

    但是涉及到工位的事情,对方两口子嘴巴都很严实,口风都不带露的,只打哈哈不谈正事。

    赵云薇坐了一会儿,在午饭前识趣地起身告辞,带来的礼物是留下了,还得到领导夫人一包大白兔当回礼,但是事情没办一点。

    走在回去的路上,赵云薇左思右想的眉头都禁不住皱起来,琢磨着怎么才能让人家松口。

    许友善瞧见,猫眼转了转,忽然出声给她提示。

    “妈妈,他们家的小崽子说他爸爸最喜欢收集老物件了,他还炫耀地让我瞄了一眼他爸妈的房间,里面摆了一架子的小玩意儿。”

    那就是个两三岁的奶娃娃小崽子,被她哄一下就把知道的全抖落出来了。

    虽然那些东西在她看来就是些破铜烂铁旧木头,连之前挖到的那个玉质鼻烟壶的一半好都没有,但是这点消息保不准对妈妈遇到的问题有用。

    赵云薇听了确实觉得有用,而且为财务科领导的这一癖好暗自腹诽,心道这是个明白人。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眼看着世道太平,百姓生活越过越好,收集些古董对以后肯定有大助益。

    佩服过后,赵云薇又禁不住叹气。

    人家是高瞻远瞩,但现实是这会儿她是有求于人的,对方喜欢古董物件,她要是想顺利办成事说不得只能投其所好,挠中人家的痒痒处才最保险。

    这么一来就不是钱不钱的事儿了,而是有没有东西的问题。

    但别说,他们家现在还真有一个小玩意儿可以用,只是……

    赵云薇摸了摸怀里宝贝闺女的头,那可是闺女挖出来的宝贝,是要留给她压箱底当嫁妆的,为了大哥家的孩子而舍出去就太亏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