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 089
    番外4

    当年的那天晚上, 酒店中能进那个包厢房间的除了赵君谦, 也就是他身边的人了,不是他就是别人。

    联想前后,其实人选很好猜, 只是从前乔颜为了心中的私念而把自己当成了鸵鸟,头埋在沙子里装成什么异样都没发现。

    而今她想弄清楚当年的事实真相, 想知道她那个无缘的孩子, 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为什么任凭他们娘俩受欺负。

    赵总置身事外也就罢了,毕竟那不是他的责任。

    不管当时因为什么而收留他们, 乔颜现在对他都是感激居多。

    但是另一个当事人呢, 为什么事到临头当了缩头乌龟,眼睁睁看着孩子夭折不管。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乔颜尽量平和地去看待问题, 但对于这件事始终难以释怀,借着最后的机会, 她想寻求一个解释。

    “是他吗”乔颜看向站在远处背过身的那个修长身影。

    赵君谦没有转头也知道她指的是谁,沉默之中无声胜有声, 最后他轻轻点头确认了乔颜的猜测。

    “呵呵”乔颜的眼泪蓦然流了下来,压抑在心底多年的恨和怨随着泪水倾泻而出。

    泪落, 她擦把脸, 无奈又释然道, “罢了, 也是我自作自受, 现在讲究那些又有什么用,反正以后不会见面了。”

    “当时是个误会,他以为是和心上人,并不知道是你,等我得知你怀孕时他们已经结婚,而我正好缺一个人占住赵太太的位置,并不在乎孩子落在我名下。”

    赵君谦淡淡地解释,神态一如既往的平静而从容,只是眉宇间比以往多些令人捉摸不定的郁色。

    乔颜点头,收拾好了所有情绪。

    被她耿耿于怀不敢诉之于口的秘密,原来竟是阴差阳错的误会,她还能说什么,还能计较什么。

    人家当初虽然不知道没负责,但是有人替他们描补,而她当时的目的也不单纯,更是机缘巧合达成了所求,后面的一系列事都是她自作孽,怨不得别人。

    乔颜怅然一笑,过去已不可改,只希望未来可期。

    “我知道了,我走了。”

    没有感谢,没有怨怼,乔颜轻轻说了句告别的话,转身上车离开,决定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京市,更不想再与这些人有什么交集。

    送走人,赵君谦叫上无知是福的李秘书回到市区,随即而来的是扑面而来的诸多工作,乔颜一事很快从他们的生活中销声匿迹,没有惊起多少波澜。

    日子平静地往前走着,赵氏这座巍峨大山依然耸立在京市中如火如荼地发展着,同时赵君谦的慈善事业也做的红红火火,扬名国内外。

    即使赵君谦本意不是求名求利,他真正求的是功德,但也挡不住大家对他的尊崇。

    等到他逝世后,许多人自发地去送行,悼念的人蜿蜒几条街。

    此后每到清明时节,陵园中总有一座墓碑前堆满了祭拜的鲜花供品。

    有些人死了,却活在人们心中。

    赵君谦走后,他留下的赵氏集团成为众人瞩目的地方。

    出乎大家所料,接手的人不是继承人赵景翰,而是根据遗嘱请了职业经理人经营,李秘书和股东会从旁监管。

    集团所获收益的一半成立基金,正是赵君谦生前所建的几大慈善项目的主要收入来源,不怕没了他后做不下去。

    赵君谦走前把所有都考虑好了,留给便宜儿子的只是一笔不多不少的钱财,是属于他本该应有的那份,多的就没有了。

    所以赵景翰唯一拥有的也就是他亲手建起的翰雅,虽然身份上的改变让他在圈子里的待遇骤然有了落差,但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而且他自认为有能力把翰雅发展得更好,早晚会重新回到那个位置上去,只要给他时间。

    然而许雅雅不愿意给他什么成长的时间。

    她受不了被人因此而嘲笑讥讽,甚至连从前随意出入的宴会都进不去,那让她情何以堪。

    在一次出国旅游时,许雅雅与旧情人重逢,重投了蓝颜知己祁铭城的怀抱。

    接下来,赵景翰的翰雅公司莫名被国外势力狙击,没了盛海做后盾,曾经的景少在这场商战中并没能力挽狂澜,不仅公司最终走到破产清算的地步,就连妻儿在之后也没了踪影。

    再见面已是物是人非。

    在赵景翰不停找人,落魄到去住廉价公寓时,祁铭城搂着他曾经的妻子、牵着他曾经的儿子,一脸意气风发地走到他面前诉说上一辈积下的恩恩怨怨,以及对方这些年呕心沥血的报复手段等等。

    期间,许雅雅什么都没说,看着赵景翰欲言又止仿佛想说她都是无奈之举,要怪就怪命运。

    许宝宝更不用说,朝祁铭城一口一个爸爸地喊,但对于赵景翰这个从前宠他疼他的旧爸爸却像是个陌生人一样。

    赵景翰难以置信,被三个无耻之人激的吐出一口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耀武扬威后扬长而去,没了权势的他对上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好在还有赵君谦临走前留给他的那笔钱,回到之前的好日子是不可能了,但过普通的生活是绰绰有余的,只要赵景翰安心平凡。

    赵景翰大病一场,随后开始做起了小生意,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小康生活还是可以的。

    他没有再结婚,余生中孤独到老。

    不过人到中年那会儿,许雅雅曾经回国来找他,说是许宝宝不见了,求他帮忙寻找。

    那时她已不再年轻,早已被祁铭城抛弃,之前被许宝宝养着,许宝宝被人抓走后她就没了生活来源,这才想起国内还有一个前夫,所以就千方百计找来了。

    赵景翰没搭理她,将人赶走后不再理会,最后也不知道人去哪儿了。

    老年时,他甚至还见到了那个害他家破人散的罪魁祸首,祁铭城。

    对方当时明显是在躲债,比他还要落魄凄惨。

    赵景翰无意间发现他后,并不介意雪上加霜,一报当年锥心之仇。

    所以,他报警了,亲眼看着那人被抓走,锒铛入狱。

    所有该遭报应的都遭了报应,越活越清明的赵景翰大笑,接下来就该他了吧。

    直到孤苦地死在养老院,赵景翰都在想,这一生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赵君谦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之后,再次拜访了一趟京市郊外山上的寺庙,与那里仍然健在的主持交谈一番,回来后就做好了一系列安排。

    临终闭上眼,对现世没有什么留恋的他安心陷入黑暗,那一刻所有的记忆和光景都褪色,只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他是一名赌徒,用余生几十年的努力去换取一个飘渺的希望,期待着自己能称心如愿。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赵君谦不知道。

    他只感觉身体一轻,周围顿时暖融融的像是被什么包裹,思绪浑浑噩噩地飘着,不知飘了多久又飘过了什么,直到最后蓦然下沉传来身体的沉重感。

    赵君谦睁开眼,发现自己正临窗而站,窗外是繁华的夜景,晚风轻轻地吹拂。

    脑海中的记忆突如其来,让他觉得自己好似忘记了什么,但他今晚确实应该参加行程上的一场宴会,现在正在酒店楼上躲避某些人痴心妄想专门为他设下的套。

    耳边的电话里传来李秘书的说话声,道是会马上赶来,让他先找个地方避一避。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踟蹰犹豫地停在不远处。

    紧跟着,一道令赵君谦灵魂战栗的声音响起。

    “这位先生,能不能借一下您的手机”是年轻女人的嗓音,略带着惊慌不安。

    赵君谦的动作一顿,脑海中的混沌仿佛被这一道声音打散了迷雾般,令他在对方话还没说完时就骤然转身看去。

    陌生的女人,熟悉的感觉,还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拥有的急切,让一向严谨自持的男人顿时心生异样。

    他默默地观察着对方,凤眸微眯,眼神幽深。

    “先生,您”对面初来乍到的乔颜正待再说些什么,凌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随即传过来。

    有人来了。

    赵君谦不知道那一刻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借机把人拉进了房间,肌肤接触的瞬间,不止是身体上的战栗,灵魂上莫名的颤抖更让他动了从未有过的欲念。

    或许是小姑娘太可口,竟让人一见就想摁在身下为所欲为。

    赵君谦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被**控制的男人,相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一直禁欲克制,甚至由于身体的关系,他这辈子都不想祸害别人了。

    但是当两具身体靠近,一切坚持都在摇摇欲坠,直到溃不成军。

    理智让男人保持着清醒,赵君谦表示他拒绝过了。

    但是小姑娘太热情,即使他不是一般的男人,遇到这么喜欢的又恰好动了欲念,**,气氛暧昧,再加上还有药物的影响,他也做不了圣人呐。

    不管是谁先引诱的谁,最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狂乱迷离的夜晚匆匆而过。

    早上醒来时,赵君谦低头看着怀里一身痕迹沉沉睡着的小姑娘,方才感觉自己太过孟浪了,第一次就把人折腾的不轻。

    不过回想一下夜里的美妙滋味,刚刚苏醒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

    如果她愿意跟着他,那么以后

    赵君谦凤眸流转,心生期待,等回过神后不禁皱起了眉头。

    实话说,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且不在计划内的意外,但是心里又很想要。

    理智和**相矛盾的情况下,紧接着乔颜苏醒后收下一百万支票的举动又让自傲矜重的大霸总黑了脸沉了色,理智暂居首位。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而已。

    好在最后终究让他称心如愿。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