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662章 未免太不是人了
    蒋平没有非要蒋太太的回答,他知道她迟早会想通的。

    车子一时间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压抑。

    司机仿佛只是一个工具人,安静地开着车。

    车子很快就到了墨池这边。

    墨池这边灯火通明,而墨池也站在门外亲自迎接蒋平,看得出来是蒋平提前打了招呼。

    就在车子快挺稳的时候,蒋太太突然低声问道:“爸,为什么要和墨少说?如果和墨老爷子坦白,我们岂不是更有胜算?”

    “墨老爷子老了,这天下迟早是墨少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们蒋家就是墨老爷子给墨少的试炼石。墨少解决的越快越好,墨老爷子越满意,到时候全国的呼声越高。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蒋文轩这一年多在做什么。他到处拉选票,是对墨老爷子那个位子虎视眈眈对不对?不成器的东西!凭他也配?”

    蒋平把最后的底牌亮了出来,蒋太太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原来公爹什么都知道,原来墨老爷子也什么都知道。

    他们不过是墨少上位的垫脚石,所以才会苟延残喘的如今。

    可笑的是蒋文轩还真的以为自己多有本事儿,一直洋洋自得。

    原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黄雀在后的局。

    蒋文轩自认为算计了叶知秋,让他担了所有的罪名,自己可以背地里窃取一切成果为自己铺路,谁知道墨老爷子早就心知肚明,不过是用这个事情来历练墨池罢了。

    果然一路走来,墨池和叶南弦的关系越来越铁,宋文琦和叶南弦是亲戚,如今拥有了胡家的航海线,到时候只要叶南弦是墨池的人,只要墨池需要,胡家的航海线随时都可以为墨池做任何事情,比如偷运物资到海外战场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再说宋涛,现在她都怀疑宋涛在海外战场失踪到底是真是假了。

    一件件的事儿想下来了,蒋太太的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墨老爷子才是只成了精的千年狐狸。

    所以现在她还在挣扎什么?

    还在犹豫什么?

    蒋平说得对,蒋悦是她的女儿,这么多年她对她的宠爱已经够了,既然做错了事儿,那就自己承担责任吧。

    她亏欠小女儿的,这辈子怕是没机会弥补了,如果能够以此换来姜晓余生的安稳太平,她无所畏惧!

    蒋太太突然之间豁然开朗。

    蒋平看到她的神态就知道她想通了。

    他推开门下了车,蒋太太也在身后跟着。

    墨池看到蒋平的时候快速上前,问候了一声。

    “平叔,你这大半夜的过来怎么了?老爷子那边……”

    “和老爷子没关系,我只是想来看看我孙女。”

    蒋平的话让墨池微微一愣。

    “孙女?”

    他一时之间还真没反应过来。

    蒋太太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说:“姜晓,我们来看看姜晓。”

    “哦,行吧,不过她还没醒,不知道苏南让不让人探视。”

    对于治病救人这块,墨池从不插手,全权委托给了苏南,所以这事儿他还真的问问苏南。

    苏南接到墨池电话的时候才睡下没多久,被电话吵醒明显的态度不好。

    “墨少,你是周扒皮吗?这还没有鸡叫呢,你打算手机给我传一个?”

    苏南的起床气很大。

    这普天之下敢和他这么说话的,也就苏南和叶南弦宋文琦他们了。

    墨池无奈的说:“我也不想的,真的,可是蒋太太和平叔想见见姜晓,我得问问你的意见。”

    “见什么见?人都快要死了还见什么?直接等着回头太平间领人吧。”

    苏南这话一出,蒋太太差点没站住脚,刘妈连忙从后面扶住了他。

    “小姐,你不能倒下呀。”

    蒋太太的手指紧紧地握住了刘妈的手,颤抖着声音说:“苏少,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我就是想见见她,哪怕在外面见一眼也成,行吗?”

    她低三下气的声音让苏南的火气少了一些。

    他也听说了姜晓之所以能够活下来,甚至活到现在也是因为蒋太太当年把她送走的关系。

    冲着这一点,苏南的脾气收敛了几分。

    “看可以,不过别时间太长。或许你可以和她说说她的身世,告诉她你是她的母亲,你这些年来有多么想她。现在她的状况真的很不好。你那个禽兽丈夫给她抽血过多,她差点就没命了。再加上她之前体内有蛊毒,失血过多之后被蛊毒反噬,现在也就吊着一口气了。我已经通知张音回来给她解蛊,但是能不能撑到张音到来我就不知道了,所以你最好能够激发出她的求生意愿,不然的话大罗神仙也没办法了。”

    苏南的话让蒋太太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般泛滥了。

    她的小女儿怎么会这么苦?

    蒋平显然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蒋文轩抽了她的血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平叔,你是墨老爷子身边的老人了,我说话不好听对你不尊敬,但是你那个混蛋儿子在做什么,你真不知道吗?他根本就没打算让姜晓活着!他甚至想要把姜晓变成变异人。一旦血液被完全抽干,到时候是死是活他根本就不在乎。”

    听到苏南这么说,蒋平的脸上火辣辣的,而蒋太太的眸底也升腾出一股愤怒的火焰。

    蒋文轩!

    你未免也太不是人了!

    好歹那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你明知道她是还要这样对她,对他而言,女儿和妻子到底算什么?

    既然你如此混蛋,那就去死吧。

    蒋太太的眸子猛然冷了几分。

    她挂了苏南的电话,眼神看着墨池,十分冷静地说:“墨少,我有话对你说,单独和你一个人聊聊可以吗?”

    墨池微微一愣,不过也好像猜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平叔,见他没有拒绝,这才点了点头。

    蒋太太和墨池去了书房谈了很久很久,刘妈在外面忐忑不安,着急万分,可是蒋太太就是不出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蒋太太才从墨池的书房走了出来,不过她整个人就像获得重生一般,脸上重新有了光彩,这也让刘妈仿佛看到了三十多年前那个自信自负的小姐。

    一时间刘妈愣住了,蒋平闭上了眼睛,双手颓废的垂了下来。

    他知道,蒋家已经板上钉钉的划上了句点。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