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浮沉
    宝莲剑地中部,大道之上,一位位身穿笔挺剑袍的青莲剑宗修士们,骑着神俊不凡的异兽,护送着身后数辆马车,向前平稳前行。

    时至黄昏时分,夕阳西下,使得宝莲剑地的天穹,现出了一片片如烈焰燃烧般的晚霞,延绵相连之后,给人一种苍茫残酷之感。

    残阳如血,气氛凝重,异兽前行之间,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

    “在咱们宝莲剑地的传说之中,一旦出现这般如血般的晚霞,那便代表着天地间经历了一场惊天大战。”

    话音落下之后,异兽背上,身背阔剑的青莲剑宗女弟子繁星,抬头望向头顶,声音继续传出道:

    “咱们宝莲剑地已经一连数日出现了如此延绵的血阳,可见之前雾山海峡岭那一战,所造成的影响,远远没有结束,甚至还刚刚只是开始。”

    少女的话音落下,其将注意力转向一旁,眸子里带上了些许好奇。

    只见少女繁星身旁,二位年轻人,正盘膝坐在车架之上,不紧不慢地吃着一根兽腿,正是真正进入太玄中原核心之地的赵御,以及司马安南。

    此时距离圣庭与宝莲剑地间的大战已经过了数日之久,但正如少女繁星所言,一切还远未借结束。

    除了天际之上赤红色的晚霞之外,更为直观的,便是宝莲剑地大地之上,那一条被笔直贯穿的大地伤痕。

    这一路之上,被伤痕直接贯穿的城池并不少,而更多的,是家园破碎,正拖家带口向外迁徙的剑修,甚至有大量宗门,举宗搬迁,神情悲戚。

    这一副战乱过后的凄惨之景,无疑给了那些千方百计来到中原核心之地的南下修士们,当头一棒,砸的他们神魂震荡,头昏眼花。

    在雾山海外修士的口中,这中原核心之地应该是元气充盈无比的洞天福地,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遍地,处处皆是大机缘,然而事实却是恰恰相反。

    宝莲剑地自从四大剑宗合而为一之后,实力便直接能排进整个太玄之地前十之列,然而哪怕如此,大战之后场景之残酷,也并未比雾山海外的其余之地要好上一丝。

    天地大道的冰冷,便在于命如草芥。

    无论身在何地,人头落地,或许就在一瞬之间。

    “这一路上举家逃难的修士不少,如此情形,可是会让那些心怀期翼的南下修士们,大失所望了。”

    夕阳的红光照在赵御的脸庞之上,勾勒出了年轻帝王棱角分明的脸部曲线,说完之后,赵御将口中的兽肉咽下,耳畔响起了少女繁星开口回应的声音:

    “人们总会向往别人口中所描绘的世界,哪怕那儿离死亡其实更近。

    “其实所谓的中原核心之地,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每一位自外部而来的修士都会失望,唯一的不同,就是时间长短的区别。”

    说完之后,皮肤白皙的繁星,将眸子里的目光收回,红唇轻启,继续开口道:

    “吾宝莲剑地就在雾山海出口,因此对于这种情况早已经见怪不怪,甚至有许多修士受不了心里面的极致落差,而选择折回。”

    女剑修繁星的声音刚落,来自赵御的声音便紧接着响起:

    “想不到你年纪不大,看的倒是透彻。”

    帝音落下,年轻帝王将身子往后面轻轻一靠,望着前方在夕阳之下逐渐变得昏暗的大道,以及道上一位位匆匆赶路的人影,再次轻声开口道:

    “无论这所谓的核心之地如何,它始终是整个太玄之地目前的气运汇聚之地。

    “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多的势力,不惜人死道消,也只为了留在这儿,不是么?”

    赵御这淡淡的声音一出,女剑修繁星的俏脸顿时一滞,嘴唇动了动之后,并未开口回应。

    寥寥数语,繁星便知道两者的眼界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年轻帝王目光所注视的方向,是前者无法比及的高度,因此繁星自然不会再表述观点。

    因为所处位置不同,生灵的看事物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及最后的看山还是山。

    繁星能够看到这太玄中原核心之地背后的残酷和骗局,已经是处于看山不是山的境界。

    但是令其心神微震的是,她身旁那位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的年轻人,噬虎吞狼目光,望着的是那虚无缥缈的气运。

    “你究竟是谁?”

    喃喃的疑惑声自繁星的识海之中响起,随后她的耳畔,那道不容拒绝的声音继续响起:

    “方才听其余人说,吾等脚下这条大道,名字叫做浮沉?”

    “回公子,此道的确称之为浮沉,而这浮沉道贯穿整个宝莲剑地,从北到南,宽阔平整,跨越所有河川山峦阻挡,笔笔直直向前,直通南部。”

    说到此处,繁星沉凝一息,眸子里露出了一丝自豪之色,提高了不少的声音传出:

    “因为此道的存在,吾宝莲剑地的修士们再不用跨越高耸的山脉险阻,可从头到尾直直南下,同时与其余郡地的交流,快上了无数倍。”

    “听你这么一说,这浮沉道笔直的模样,倒是和一柄剑相似。”

    “公子慧眼,上古传说之中,此道便是由一柄天上之剑坠地形成,甚至如果临空向下眺望,还能看到那锋利的剑刃。”

    说完之后,繁星的眉头一皱,因为她忽然间想到,此时的宝莲剑地,除了平山跨川的浮沉道之外,又多了一条从头到尾,贯穿整个宝莲剑地的恐怖创伤。

    思及此处,少女剑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霾,伤痕折剑,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随后繁星深吸一口气,张嘴继续开口道:

    “公子,据说曾经这条道并非以浮沉为名,后来吾宝莲剑地之内出现了一位剑主,纵横天下,兜兜转转之后,于晚年重回剑地,望着这条贯穿了整个剑地的直道,将其改名为浮沉道。”

    说完之后,繁星的眸子转了转,声音传出道:

    “剑道直来直往,剑修亦是如此,那位剑主将此道如此命名,也不知何意,这么多年来,猜测的剑修不少,但皆有些牵强,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少女繁星的此言一出,刚想继续吃上一口兽腿的赵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头抬起,平稳的声音传出:

    “不妨让本公子猜猜看这条道如此取名的深意?”

    “公子请。”

    繁星的眸子亮起,抬手一引,随后其便红唇张开,一脸骇然。

    因为其耳畔,来自赵御平稳的声音缓缓响起:

    “浮于表面都是风光,沉于内心才有答案,或许这便是这浮沉二字的深意。”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