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580章 长夜将至!
    嘶嘶!

    这一刻的李杨,莫名心悸,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道犀利且来时巨大的雷电,瞬间击穿自己的五脏六腑。

    源源不断的惧意,密布四肢百骸。

    犹如鹤立鸡群的李杨,左右环顾,所有守卫均是单膝跪地,右手压刀!

    无论神色,还是姿势,都对这个堪堪三十岁的青年人,表以最大的敬意!

    “你,你们要反?知道他宁轩辕现在什么处境吗?沈千云,你是总监长,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李杨声嘶力竭怒吼道。

    沈千云不屑一笑,自始至终没将李杨当做一回事。

    略感口干舌燥的李杨,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好好好,你们厉害,我这就去禀告白龙少主,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

    “可别怪我李杨没提醒你。”

    一番指东指西,处在暴怒边缘的李杨,果断抬起步伐,准备离开这个令他作呕,无比愤怒的是非之地。

    哧!

    刀音猛烈颤动。

    大理寺守护队长杨斌,大拇指推动,一抹寒光,即便面对着郎朗白日,依旧光泽闪耀,不逊色半分。

    宁轩辕示意众人起身之后,与沈千云对视两眼,旋即,迈开步伐,走进了历来以戒备森严而著称的大理寺。

    李杨中途止步,他想壮着胆子,呵斥宁轩辕两句,又或者借助白龙少主这段时间的威风,羞辱宁轩辕一番。

    话到嘴边,难以开口。

    许久,满头青筋暴跳的李杨,最终还是吱声了,似在挽回自己的颜面,“宁轩辕,今时不同往日,你已经不是什么总兵统帅……”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稍微有点远见,现在就跟我去觐见白龙少主!”

    “兴许白龙少主念在你懂事的份上,饶你一命。”

    多达数百人的现场,唯有李杨一人喋喋不休,而这番豪言壮语,非但没给他带来半点成就感,反而引起无数杀气。

    宁轩辕并未正面答复李杨,一柄寒刀,则伴随着冷冰冰的寒意,贴在李杨的脖颈之间。

    作为燕京最顶尖的监狱,这里羁押的罪犯,过往均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越是靠里,影响力越大。

    从地下楼梯进入。

    沿途正在巡防的侍卫,明显一愣,因为按照大理寺的规矩,从来没有身穿便装的无关人等,涉足此地。

    约莫数十守卫,顿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良久,也不知道谁嘀咕两声,刹那之间,刀锋下压,现场有一个算一个,均是面露敬畏神态。

    “宁帅?”

    “他……,真的回国都了?”

    若非沈千云后续赶来,这批守卫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如此棘手的状况。

    按照目前的外部局势,宁轩辕的身份相当敏感,而且最顶尖那一层面的人,正式分化为两个派系。

    有人恨不得,宁轩辕初入国都,就干干脆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弄死。

    有人则不然。

    现在绝大多数的权管部门领头羊,都处于观望阶段,一时半会谁也不敢擅自站台。

    不过目前来看,大理寺这一派的沈千云,基本坐实站宁轩辕了。

    总监长这般选择,非但没有得到意料之外的抵触声音,相反,众人竟然长出一口气,集体轻松下来。

    “宁,宁帅,陈头儿刚用完餐,这会儿应该歇息了。”一位值班守卫,上前禀告。

    宁轩辕眼睛一亮,这么说来,大理寺并未对陈少保动用极刑,这小子指不定,拿大理寺当家,权当过来体验生活。

    果不其然。

    等宁轩辕见着陈少保,这位满面荣光的男人,同样诧异不已,等双手揉揉眼皮,最终确认本尊。

    “不认识?”宁轩辕笑骂。

    陈少保抓抓脑袋,龇牙咧嘴也不藏着掖着,“还以为要在这边多享受两天,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

    “说实话,这边伙食比外面好吃,舍不得走啊。”

    宁轩辕,“……”

    围观的众守卫哈哈大笑,心情一片愉悦。

    其实,宁轩辕知道陈少保为何多此一举,说这些话,毕竟是他的人,身份敏感!

    这么一块烫手山芋,被扔进大理寺,沈千云等人能够尽最大程度,保障陈少保的人身安全,已经非常难能可贵。

    十分钟之后。

    陈少保拎着两坛子酒,与宁轩辕离开大理寺。

    此刻的国都,依旧风平浪静,只是沉闷中略带紧张的气氛,依旧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这座繁华大都。

    尤其在一条消息不胫而走之余。

    明明地上青空湛蓝,地下车水马龙,然而下一秒,不少普通民众,均是心有默契的返回家中,闭门闭户。

    有不谙世事的少年人,询问家里长辈,究竟发生了什么?

    得到的答复,永远是那句,小孩子别多话!

    而,此时的陈少保与宁轩辕,正在八百里红河畔喝酒。

    微风拂过宁轩辕的发丝,这位整十二年戎马生涯,已见惯无数大风大浪的绝代天骄,依然风姿绰约,身影巍巍。

    “今天尽兴,等正式出征,可就没机会让你喝酒。”宁轩辕提醒陈少保。

    陈少保哈哈大笑,伸手抹过嘴角,目光泛起一缕狠色,“有敌人的血喝就行,酒等着凯旋之日,再尽兴即可。”

    河畔的风,陡然加聚。

    从上游赶来的劲风,隐隐约约还掺杂有淡淡的血腥味,宁轩辕微微蹙眉,不等他开口,陈少保默默嘀咕道,“长夜将至……”

    “长夜将至!”宁轩辕重复。

    “以前出征,都是我陪着你,这次就不一起了。”陈少保摊开五指,伸向宁轩辕。

    宁轩辕回握,“保重。”

    长夜将至,我从今日始,告别家乡重新披甲。

    我将尽忠职守,至死方休。

    我是北域守夜的儿郎,黑暗中的利剑。

    我将生命与荣耀与热血,献给家国。

    长夜将至,在此立誓!

    “宁帅,末将陈少保恳求您,为我八十万青壮儿郎,再祭一次旗。”陈少保单膝跪地,字字铿锵。

    宁轩辕五指摊开,盖住陈少保的头顶,“允!”

    万岁军的蟒雀吞龙旗。

    普天之下,只有他宁轩辕能祭,也只配他宁轩辕来祭!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