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52 章
    、、、、、、、、、、

    婚礼前一天,林美接到了周罄的电话。她这几天忙翻了,各种电话联络很多,一时也没注意电话号码,接起来才听到周罄的声音:“是你啊,最近怎么样?”

    林妈妈看时间差不多九点半了,敲门进来叫她早点睡,明天点多就要起来了,看她正在打电话就等了等。

    林美跟周罄简单说了几句就表情复杂的挂了电话。林妈妈:“谁的电话?”

    “周罄。”

    林妈妈,“她不是在她妈那边吗?要是她在国内就能叫来陪陪你了,她知不知道你结婚的事?”

    知道归知道,但林美想周罄可能暂时没精力分给她了,她自己那边也是一团乱麻。

    第二天,一切还算是有条不紊,忙中有序的完成了。他们是第二个,到的时候前一个还没结束,林美和图海在小厅里偷空说了几句话。图海本来出门时怕冷,衬衣里还加了一件保暖衣,结果到这里不到一会儿就脱了。不是酒店里暖气大,而是他跑来跑去事情多,热的。

    “还好吧?”他蹲到她面前,摸摸她的手,还想摸摸脸,林美抓住他的手说:“别摸,都是粉,掉了还要补。”

    她现在的打扮也很奇葩。里面是婚纱,外面裹一件长鸭绒服,捧花林妈妈装在包里带着,到时要进去再给她。而且由于她是短发,所以还戴了顶假发,巨大的菊花状假发发髻在她的头上盛开,还挺好看的。

    图海怕她这么坐着冷,问她早上起那么早难不难受?出来前吃了什么?现在想不想躺一躺?要不要找酒店给她要一个长沙发什么的让她歪一歪。

    林美拉住他让他别这么紧张,她不是玻璃做的,孩在她的肚里住得特别结实,她也壮得像头牛一样。为了解除他的紧张感,林美说昨晚接了周罄的电话。

    周罄怀孕,已经跟周妈妈一起回国了。何棋暂时还回不来,现在周爸爸已经跟何家谈了好几次了,目前的结果是等何棋回来两人结婚,先领证,简单办个酒,然后周罄跟何棋一块回去,可能需要先停,生了孩要上再接着上。

    图海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他的朋友了,听了说:“这不挺好的,挺顺利的吗?”

    顺利个鸟蛋。林美叹气,周罄说现在两家谈结婚的气氛很不好,不像喜事。何家没有不答应,也很积,但显然觉得这个婚结得匆忙了。

    周罄担心何家觉得她凭着肚里的孩逼何棋结婚。

    林美直接问她何棋是不是这么想?

    “不是。他很高兴。”周罄说。

    “那你就别想这么多。”林美多少能理解周罄的心情。周罄是个女孩,意外怀孕又必须中断业,她现在负罪感重了。换句话说,她现在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差不多觉得人人都在谴责她怀孕的事。

    所以,何家未必是这么想的。周罄是在害怕何家这么想,潜意识里的恐惧投射到现实中,会让她对何家的反应高敏感。

    “日是你和何棋过,开开心心当新娘当妈妈就行了。”林美说,“你这么想,到时你和何棋之后是要回去的,等你们再回国时,孩可能都几岁大了,到那时何棋爸妈有再多不满,也早就没了。”

    “真的?”周罄觉得如果是这样,那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真的。放心吧。”林美斩钉截铁的说。

    林美虽然在宽周罄的心,对何家父母的反应却没多大把握。只是她现在要先把自己的婚礼给办完,再说其他。

    图海听她说,一直慢慢的摸她的头发。过一会儿她反应过来好笑的打开他的手说,“你把我当强强了?别把我的头发给摸塌了。”

    “不会,挺好的。”图海转到后头给她调整发髻。他想,林美说的是周罄的事,可是她自己也在担心跟公婆处不好吧?有时他觉得她想得多,细致,这样累了。其实偶尔疏忽一些也没事,都是家里人,还能真的计较什么?他有些心疼她。在金饰那件事上,他好像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婆媳关系绝对是个新命题。他还有很多要的东西。

    他希望能早点跟上林美的脚步,让她别这么辛苦,让她也能放心的依靠他。

    婚礼在下午两点多就结束了,但图海要先送一些重要的客人离开,所以四点左右他们才回到新房。

    林美和图海的行李是早就搬过来了。

    图妈妈是第一次看到新房的样,装修后她来过,那时还没摆家具。林美和林妈妈去放衣柜那屋换下婚纱,图妈妈在几个屋转圈,图爸爸也不习惯新房的摆设。他在客厅的餐桌前坐了一会儿后才发现沙发放在屋里了,图海去厨房烧水了,看图爸爸站在会客室前搞不清要不要进去,“爸,进去坐吧。”

    图爸爸抱怨了句:“怎么把沙发摆在屋里了?你们的床放在哪儿了?”

    “在最后那间屋。”图海说。

    图妈妈转一圈看到他们父在这里,也过来坐下说:“挺有意思,这家具这么一摆倒是不空了。”家具买的少,这个他们之前商量过,还想过要是不够摆会不会丢脸,现在看起来倒是不至于。

    图海说,“我是这么想的,一会儿亲戚朋友来了,这边地方大,可以到这边来说。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吃饭的话,那边桌也坐得下。不然餐厅小了,放不了这么多张椅。”

    图海说这个会客室,放衣柜那屋叫衣帽间。卧室就只放床,这样各个房间功能明确。

    “瞎折腾,还会客室、衣帽间,以后孩住哪儿?我们要是来给你们带孩了住哪儿?”图妈妈觉得纯属是图海拿他的那什么现代思想在瞎折腾。

    图妈妈原来是想间屋,大的这间当他们小俩口的卧室,剩下两间一个可以当婴儿室,放张床,到时她或林美妈妈来帮着做月看孩可以住,剩下一间就随他们弄个书房什么的。

    “到时再挪嘛,哈哈。”图海打哈哈。听林美的意思可能这孩是想带在身边养的,不可能留下来给两家老人带。

    林美换了衣服出来打声招呼就被撵去回屋休息了,图海还有事,他不能睡,亲戚朋友们有一些是回家换身衣服,有一些就跟在他们后面,说话就过来了。

    林美躺一会儿还真睡着了,隔着扇门乱糟糟的,倒是没人来打扰她。等她睡醒睁眼,图海就在她身边躺着,睡得打呼噜。

    林美给他调整了下姿势,头挪正让他睡好,然后才悄悄起床。

    林妈妈和图妈妈正在厨房收拾,客人们都走了,图爸爸和林美舅舅加陶涛在会客室说话。屋里各处乱糟糟的。

    林美一出来,林妈妈就从厨房出来说:“醒了?饿不饿?饭菜是现成的。给你盛一碗你就坐这儿吃吧。”

    餐桌上的碗盘还没收拾完,会客室的茶几上也都是果皮瓜皮烟头,满屋都是烟味。

    林美转一圈只好去衣帽间吃饭了。

    林妈妈给她把饭端过来,然后出去提了个黑塑料袋过来。林美还当是什么,林妈妈说:“这是今天收的礼金,算过了,一万一千多,都给你们带回去。”

    林美赶紧把筷放下:“不用,不用。你们自己收着吧。这人情礼都是你们在这边还的,我们不用……”

    图妈妈擦着手过来说:“拿着吧,你们俩在外面钱不够用。”

    林美对着两个妈妈当然不敌,只好说回头都听图海的。

    两个妈妈一个满意一个冷笑。图妈妈觉得媳妇在大事上都听儿的真是好了。林妈妈心道他还不是都听你的!

    果然九点多快十点时,家长们都要走了,留这小两口在新房里过洞房花烛。图海也睡醒了出来送,趁势就把两家的礼金分别塞回去了。他选的时机也好,都送出门口了,在楼梯上,说话有回音,稍大声一点就容易被邻居听到。

    图海还耍赖说现在不拿回去也没事,反正他明天就能把钱给打到林妈妈和图妈妈的银行卡上。

    于是小辈们胜利了。家长们又是恨孩不听话,又是觉得孩心疼他们。图海送到大门口等他们坐上车,一被家长们数落,回来脸上还带笑。

    他推开门,林美给他打开热水器说:“去洗个热水澡吧,舒舒服服的洗完睡觉。”

    图海:“你先洗,我把那些礼物收拾下。”客人们送的礼物都堆在原来的餐厅里,因为没有收拾,所以堆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东西还很杂乱,有杯盘碗盏,有床单被罩,有烟酒,有油,还有饮料牛奶水果蛋糕等等……

    林美快速洗了个战斗澡,图海笑着出来说:“收到了两个电饭锅,个电开水壶,咱家以后不缺锅了。还有炒锅和刀具组,还有个晾衣架。”

    等两人收拾好他们的新家一起躺到床上后,齐齐舒了一口气。

    有种终于尘埃落定,大事已成的结束感。

    林美闭上眼想了一会儿说:“咱们几号回去?”

    是的,既然婚礼已经办完了,需要考虑的就是过完年几号回北京。

    图海算了下说,“至少要到初八。十五前一定要回去,我还有几个案放在那里没动呢……”

    两人都默数了下自己回去后的事,轻重缓急排个号。还有今年算是他们第一次以夫妻的身份过年,等于往年只需要走自己一家亲戚,现在要走两家的亲戚。

    接下来还是很忙很忙。

    “初一中午去你家,晚上去我家,然后就在我家睡。初二也是这样,你们家亲戚聚到几号?”。

    “号,十五还要再吃一次。”图海说,“也就天,都是在我家。”他家老大,过年都去他家。

    两人商量着,议论着。从此后就是一家人了呢。

    慢慢睡意深浓。

    图海的手机此时来了短信,他看到林美已经睡着了,就悄悄拿到厕所看。原来是何棋。何棋道歉说今天没空过来,以后把礼金补给他。

    ——哥也要结婚了!

    图海笑着回了个:加油!

    八个月后。

    林美侧躺着,宝宝躺在她怀里吃奶,她一直很纳闷他这样侧躺着喝奶居然不会呛到,真是天赋异禀。

    她跟图海说,他今天也惊讶的观察了一阵,发现儿果然不会呛到!

    “这小真厉害啊!”新手爸爸说。

    “对啊。”新手妈妈说。

    林妈妈去洗毛巾了,回来看这对爹妈围着孩在啧啧称奇,一问,冷笑:“孩都这么喝奶,你见过竖着喝奶的娃娃吗?”

    同屋的另一个产妇和她老公一起笑起来。

    图海的电话响了出去接,回来跟林美说:“何棋说要带周罄和孩回来过年,他问我不满一岁的孩能不能坐飞机,我怎么会知道?”说归说,还是低头开始在手机上查起来,看有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林妈妈说林美:“周罄要回来了,到时你们俩的孩放一块比比,看谁的个头大。”

    林美说:“周罄的宝宝比我的早生两个月,肯定她的大啊。”

    说着忍不住跟图海说一会儿吃完奶再带宝宝去秤个体重,看今天长了没有。

    图海撸袖说:“好。他吃完这半边了吧?给你翻个身吧?”他托着林美给她翻身,翻到一半她嫌累,招手让林妈妈把孩放她胸上,看孩能不能趴着吃。侧着都能吃,趴着也能吃吧?她就不用翻身了。

    林妈妈黑脸:“别折腾了!赶紧翻过去!孩刚吃了一半你还不让人家吃完饭!”

    林美嘀咕:“我就是一大号奶瓶。”乖乖翻过来,再把孩放到她怀里,小家伙一点没有被打扰吃奶不开心的样,懵懵懂懂的接着吃起来。

    “这小东西真乖啊,脾气真好。”林美又觉得自己的宝宝真是萌到飞起。

    “这点随我。”图海在旁边觉得自己这点居功至伟,从小就是听话懂事爱习的好孩。

    “明明是像我。”林美觉得她从小就是个乖孩。

    林妈妈懒得看这一对,正好图妈妈来送东西,看小夫妻在说话,问林妈妈:“他们在争什么?”你一句我一句争着玩,问题是正喂奶呢,不能专心喂奶吗?

    林妈妈:“在争孩像谁。”

    图妈妈明白了,这个是所有父母都会争的,忙过去说:“都像,都像,你们俩生的嘛,不像你们像谁?”

    十分钟后,孩拉臭臭了,臭气熏天。林妈妈一边收拾一边问:“这会儿像谁?”

    林美指图海:“像他。拉的一样臭!”

    林妈妈拍了林美一下:“你拉的不臭!”

    图海只是笑,把脏尿布湿扔出去后,回来就见林妈妈在给林美上课,“你这孩最近越来越爱耍赖,以后别老欺负图海,人家老实你就老欺负人家。”

    林美乖乖听训,趁林妈妈不注意就对着图海飞快的眨眨眼。

    图海笑起来。

    他却觉得现在的林美比以前更好了。她比以前更自在,更快乐了。他们在一起,都让对方变得比以前更幸福了。

    一个人的快乐和另一个人加在一起,成了双倍的幸福。

    ...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