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0 170
    荣锦消失的刹那, 陈向阳开着悍马车直冲了回来。

    陈司令和陈母面带哀戚, 失魂落魄地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一切。

    然而下一秒他们就不用纠结了,因为那人冲进门后根本没往别处多看一眼, 就只身扑向了光柱。

    “向阳!!”陈司令悚然大喊。

    大家悲痛不已, 本以为会见到血肉横飞的一幕,不想对方竟然成功冲进了光柱中,和那人一起消失不见了。

    其他人试探地伸了下手都被泰山般的压力阻拦住, 一步都接近不得。

    两人都不见后, 白光迅速地消散了, 小院内重新恢复了安静, 一群人站在那儿呆若木鸡, 心神恍惚。

    过后, 也不知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京都城甚至全国开始流传起神仙一夜飞升的故事, 说的有鼻子有眼。

    传着传着,神仙生活过的李家村发展成了举国闻名的朝圣之地,信众遍布海内外。

    *

    神界,西极山。

    这一日, 山上封闭良久的战神殿突然开了,耀目的金光洒遍整个西极地界, 吸引众多神仙的目光。

    神仙的手段不同凡响, 不过片刻的时间, 战神帝尊回归的消息就传遍了六合八荒, 令那些蠢蠢欲动刚起了歪心思的人立马悬崖勒马, 麻溜地龟缩了起来。

    随后,众神众仙们都在观望,想看看闭关许久出来的西极大帝是个什么指示,这次现身是要在哪个地方开战,他们也好得知一下能提前给他挪挪窝不是。

    可惜战神回归后一直待在西极山上没传出丁点儿消息,甚至据说连殿门都还没出过,不知道是不是闭关有成正在巩固修为。

    神仙们各方猜测,纷纷翘首以盼,等待战神露面,却不敢去对方的地盘打扰一星半点。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勾陈帝尊的亲兄弟。

    紫薇神尊百忙之余想到那个威严冷酷的大哥,决定抽身过来一看。

    而被众多神仙或腹诽或忌惮的勾陈帝尊,此刻确实是在神殿内,但却不是在巩固修为,而是在……耍流氓。

    “勾陈!你丫的是不是早就苏醒了?!”荣锦被英武俊美的男子制住了双手,一脸不爽地叱问道。

    勾陈随她在怀里左右折腾着扭来扭曲,想尽了办法却仍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你不是使唤的很开心吗?”勾陈轻轻一笑,神色淡然地点明。

    荣锦脸上发红,仍旧硬着嘴倒打一耙,一边蹬腿儿挣扎一边愤愤地骂道,“你个骗子!大骗子!”

    “你想玩,我就陪你玩了一世,现在,该是讨回我的利息了。”勾陈垂首,凤眸深深地凝视着怀中之人。

    荣锦被他这句话骇了一跳,连忙捂着荷包大惊失色。

    “你想干嘛,我可是没有什么宝贝能给你的哦,还有你竟然把我截胡到这里来了,上…额,我上头也是有人的,那老头可饶不了你!”

    荣锦超凶超凶地威吓勾陈,表示识相的赶紧放了她,不然等到上司老头带人赶来,他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世界土著竟然公然截胡时空局人员,不要命啦!

    然而她的那点威胁,实力强悍的男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对好不容易终于逮到手中的小猫儿比较感兴趣。

    “荣锦,终于……”勾陈低声呢喃,大手抚上荣锦的下巴,将那张久违的熟悉脸庞抬起,凤眸微眯。

    “你要干嘛?放开窝,唔——”荣锦被狠狠地堵了口,琉璃眼蓦然睁大,对此难以自信。

    勾陈、勾陈他他他竟然……

    与此同时,紫薇神尊驾临西极山,被仙侍恭敬地迎到神殿门外。

    “听说兄长此次闭关获益良多,修为大增,是也不是?”紫薇神尊背着手随意地问道。

    仙侍们为迎接他拜了一地,此刻领头者答曰,“帝尊出关后尚未露面,我等不知。”

    具体什么情况,大家都心里有数,就是紫薇神尊不敲打,他们作为西极山的一员,也不会将主人的私密事传于外边。

    神尊满意地点头,随后挥了下袍子打开殿门,准备与许久不见的大哥叙叙旧。

    “兄长……”神尊含笑唤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的那一幕画面,让他简直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只见恢弘清冷的神殿内,他那平素一向冷漠无情的战神兄长,此刻正紧紧地拥着一个小姑娘,做那等激烈缠绵的私密之事。

    殿门大开,殿内的激情春光猛地暴露在众仙眼中。

    这下,不光是紫薇神尊愣住了,一众仙侍仙娥们同样怔在了原地,看着那个俯身将人欺负得眼泪汪汪颤抖不止的高大身影,不由得怀疑那真是他们冷酷无情的禁欲帝尊吗?!

    有外人在,勾陈大发慈悲地放开了怀中的小女子,小心呵护的态度犹如对待无上的珍宝。

    荣锦瞅了一眼殿外,尤其当头那个还有点熟悉的神话男主,顿时红着脸缩进了勾陈怀里。

    “你来做什么?”勾陈帮荣锦整理着弄乱的衣衫和发丝,漫不经心地问着来人,似乎不是那么欢迎。

    紫薇神尊看着相拥的两人一脸复杂,若是他刚才没看错,兄长怀里的那位……貌似是熟人。

    而且,他此行贸然前来,或许是打断了兄长的好事……

    “小弟闻听兄长出关,特来一叙罢了。”谁知道会遇到对方正在做那等事,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啊。

    “只是,兄长这位……有点面善,荣锦上神?别来无恙。”

    紫薇神尊很快认出了勾陈怀中护着的那人,免不得惊诧一番,而后在兄长凛冽的视线之下,识趣地打了招呼。

    荣锦:“…………”

    此情此景,熟人见面,分外尴尬。

    紫薇神尊还好,只不过,他心中罕有地好奇起来。

    话说,这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这个问题,等到六合八荒的众位神仙们过来参加西极大帝的惊世婚礼,认出新娘子是何方神圣的那一刻,上升到了最高点。

    本来嘛,收到万年光棍儿大冰山的成婚请柬就已经够让神仙们巨震惊了,一个个人仰马翻地准备了贺礼过来参加婚宴,结果……

    卧槽,那个新娘子为毛看上去那么熟悉?!

    卧槽,荣荣荣锦上神不是湮灭于天地之间了吗,为什么竟然还在啊啊啊啊!!

    看着上头拜天地的两位红装璧人,神仙们想起从前被某位大佬支配的恐惧,一时间惊骇万分,都忍不住要瑟瑟发抖抱团痛哭了。

    踏马的,女煞神走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啊,神界危矣!

    已被勾陈哄着拜了天地的荣锦朝众仙微微一笑,震得在场的神仙们身形一滞,纷纷一副忍痛割爱的模样,开始不停地掏宝贝作为贺礼奉上。

    无量天尊,等躲过这一劫,他们就是宅在洞府千万年,也不会出来乱晃了!

    荣锦大佬的回归,让诸位神仙竖起了一身汗毛,下意识捂住自家的宝贝袋,等到好不容易缓了缓震动的心情,又恍然发觉了一个惊天事实。

    西极大帝的新娘子竟然是荣锦上神?!

    冰块战神的成亲对象竟然是雁过拔毛的女夷神女?!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神居然在不知何时就勾搭到了一起?现在连亲都成了、婚誓都发了?你特么的逗我呢?!

    西极山上的一场天地婚礼声势浩大,和着荣锦上神归来的消息传遍六合八荒。

    大家在悲痛于女夷神女竟然还尚存于世的同时,全然不敢相信战神和女夷那二人竟然有一腿儿这个事实!

    不过,不管他们愿不愿意相信,人家两位大神都已经成过亲被天地承认了的,做不得假。

    至于当事人之一的荣锦,在回过味来发现勾陈的‘险恶’用心后,是如何地斗智斗勇皆是不可说之事了。

    左不过是小白兔被某只大尾巴狼哄骗着拜了天地立下婚契誓约,又被诱哄着滚了床单,不知不觉地掉入对方精心设下的情网,进而发现真正的心之所向,与其共成一对儿神仙眷侣,从此逍遥自在。

    某日,紫薇神尊实在按耐不住好奇心,于是召来兄长的仙侍官偷偷询问。

    “你说,你们家帝尊是什么时候与那位勾搭…咳,两情相悦的?”

    之前一直没见他们二人有什么往来啊,为数不多的那几次遇见也都有其他神仙在场,那两人看上去陌生的完全没有交际可言,到底是何时看对眼的。

    “额,禀于神尊知晓,我家帝尊他、他或许是因为您才和女夷神女有机会走到一起的,您是这场喜事中当之无愧的媒人呐。”了解内情的仙侍官伸出大拇指赞道。

    紫薇神尊惊奇了,被这番话说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于是接下来,仙侍官给他讲了一遍当年那两人因他而起的恩怨情仇。

    什么女夷神女无意中改动了他的原有命,被他铁面无私的兄长察觉后一气儿追击百万里,要不是当时女夷宝贝众多溜得快,说不定现在就没有他如今的大嫂了。

    什么战神兄长在那段恩怨纠缠中没把人逮住就地正法,恢复天地秩序,反而不知在何时起悄默默地对对方动了心思。

    什么仇人变心上人,爱在心头口难开,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不知情,还当对方是仇敌……

    这都什么跟什么的,听得紫薇神尊晕晕乎乎,好一会儿才理清其中的纠葛和重点。

    “帝尊本想先默默地守护,等到有机会了再接近表明心意,谁知神女一朝兵解湮灭,消失于天地间,帝尊察觉不对赶到时也只能勉强挽救出一枚神罢了。”

    紫薇神尊恍然,所以女夷神女消失后,他兄长紧跟着就闭关,不是要参悟天道提升修为,而是去他界找人去了?

    “正是如此。”仙侍官欣然应道。

    帝尊一去渺渺无期,全无音讯,好在天道相助,终于让他得偿所愿,将神女安然带回,如今两人婚誓已成,天定的姻缘,怕是神秘的时空之力也难以阻隔了。

    说不定西极山会很快迎来小神主呢,真是可喜可贺。

    仙侍官笑得灿烂无比,如此期盼着。

    紫薇神尊了解其中的隐秘后一脸难言,等到打发了美滋滋的仙侍官,他在高位上静坐片刻,而后望向某位仙家神尼所在方向。

    说实话,听到他原本应该有一位情路坎坷的如花美眷,神尊他被抱得美人归的兄长刺激得心中还有点若有所动来着。

    但是吧,那人据说一早就堪破了红尘迷障,抽去情丝修炼太上忘情之道了,成就在众多神仙中也不算低。

    而他一直以来又致力于打造自己的紫薇神宫,根本无心情爱,命定的两人各奔东西,想来也是各有源法,当真怪不得旁人。

    情之一味,想想也就那么着,有就珍惜,无则罢辽。

    紫薇神尊很是想得开,仙生如此漫长,有些东西错过就算了,他可不会像兄长那般执着。

    *

    当时空管理局的上司老头得知自家的员工被某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截胡后,气得火冒三丈高。

    “给我找!一定要找出他们的位置,荣锦那个兔崽子再不省心也是咱们的人,敢在时空局上动土,老子要教教他怎么做人!”

    上死老头的一阵怒吼,换来手下们紧锣密鼓地搜索大千世界,不分昼夜地忙碌了许久终于将对方最后出现的地点定位出来。

    “组长,那人和荣锦去的是、是那个出现异变的神话世界!”

    “什么?!荣锦上次捣乱的那个?”

    “……是的。”

    上司老头无语凝噎了片刻后猛地捶手,咬牙切齿了一会儿,然后让手下准备接驳通道,他亲自进去把人救回来。

    然而上司老头能成功吗?

    呵呵哒,神话世界的天道直接霸道地将他挡在门外了,表示丑拒。

    他家亲儿子刚找回媳妇安生上两天,来个人就想跟他抢儿媳妇?没门!

    在荣锦不知道的时候,神话世界已经变异得对于时空局的人非常不友好,见一个拦一个,除非荣锦哪天想起来找上司老头算账了自个儿出去,不然谁都别想进去打扰她。

    老上司为了拯救得力干将与天道斗智斗勇,愁的头发都快掉光了,终于等到荣锦带着新婚夫君出门,在宇宙空间里寻找美丽新世界度蜜月。

    本以为这是个救人的好机会,谁知经过一番联络之后,除了没把挟制员工的匪徒拿下绳之以法,派去的人被狠狠胖揍了一顿,时空局还多了一个神族女婿?!

    我踏马的……好好好,神族好!女婿好!欢迎欢迎!

    上司老头面对来自时空大佬——神族的武力威胁,飞快地怂了下来,表示爱咋咋地,权当把小兔崽子嫁人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不管啦!

    *

    公元二零一八年,华国。

    海市国际机场,一群黄毛歪果仁下了飞机刚出机场大厅,就被外面犹如科幻大片般的场景给深深地震撼到了。

    湛蓝的天空之下,古色古香的高楼大厦林然耸立,无数只各种各样的飞行器穿梭其间,组成了许多条空中飞行线路。

    地上人流如织,复古的马车和身穿汉服或唐装的华国人们悠闲自在地来来往往,偶尔会见到异样的外国面孔掺杂其中,一脸骄傲地说着蹩脚的汉语、甩着华服的袍袖。

    “oh,my god!那是神么东西?华国著名的飞行器吗,酷~”第一次来华交流学业的外国小哥朝着天空一惊一乍地欢呼。

    京大接待生从容不迫地一边回答问题,一边引领这批交流生走出机场,参观这一场对于华国人来说司空见惯的视觉盛宴。

    周围的人礼貌地瞥过来一眼,见证又一群外来的土包子们在那儿大惊小叫,早就见怪不怪了。

    这就是华国,他们强盛繁荣的祖国!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