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9 169
    严科长上京来找荣锦, 想办个神学院, 是她所始料未及的。

    虽然这个目标和荣锦预先埋下的道路之一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办神学院传播玄修之术这件事, 毕竟和国家主流提倡的科技兴国不一样, 具体能不能成还得看领导们的看法。

    荣锦思量了一番后,先是将严科长引荐给了老道士,让这两位先通通气, 站统一战壕, 而后才带两人去面见主席。

    只要他们能说服领导层同意神学院的建造, 荣锦表示可以提供修行之路上最基础的知识架构, 以便重启先古时期的修真文明。

    荣锦帮忙牵了线之后就不再多管了, 却不知最后还是她拿出的那些修真入门典籍起了重要作用, 使得国家舍不得放弃这么条大鱼, 进而通过了严科长的申请。

    于是, 来年开春,神学院就像当初国资的灵器科技公司那样,悄悄地开办了起来。

    老道士带着一班子徒弟徒孙成了神学院的第一批老师,至于学生, 基本都是国家从各地搜罗过来的孤儿,统属于政府的人才库。

    这部分人先试点教学, 如果之后有效果的话, 那就相当于开创了国家发展的另一条道路了。

    老道士稍后特意过来向荣锦道谢。

    本来上一件关于山河布阵的任务完成后, 他们又无所事事地被关入城北那片地方看管了, 平时虽然因为灵气浓度提升而修炼方便了, 但是也因此被上头忌惮,自由被限制,无聊的很。

    如今荣锦给他们另外指出一条活路,不仅能戴上官家帽子有了一定的自由度,还能捞个传道授业的老师当当,多好。

    更难能可贵的是那些秘宝典籍,他们修行之人能借读上一册就受益匪浅了,实在是万幸。

    “前辈高风亮节,功在千秋!”老道士朝荣锦深深地行下一揖道礼。

    荣锦收下谢意后就送客了,其实没觉得她做的有多么高尚伟大,只是将仙府中堆积在角落里里积灰的东西清理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在哪个世界收罗来的。

    那些在荣锦眼里的破烂被她上交给国家后,其中被认为十分重要不可泄漏的都被政府收起来秘密保藏了,以后不到一定的级别就别想借阅它们,而大部分则是放在神学院的图书馆藏中,用以教学和修炼。

    严科长当了神学院的名誉校长,从小县城调到京都,相当于一步登天。

    他在来找小仙女之前也只是尝试一下而已,实在没想到真能把事情办成,还得到了小神仙的大力支持,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把神学院办的有声有色了,不由得精神振奋,誓要将小仙女的伟大神学精神弘扬光大。

    荣锦对此表示鼓励,给他打了一管鸡血。

    自此,神学院一事算是打好地基了,以后文化宣传方面有严科长,实战修炼部分有老道士那群人,相互扶持牵制着一起走下去不是问题。

    之后更有风水师等更多隐秘门派的出世加入,神学院发展成华国潜藏在暗处的一条守护巨龙指日可待。

    有这些人在,研究所灵气科研小组绝对不会少了研发灵器那一块的人才,荣锦基本上可以功成身退,此后很少再去。

    随着华夏大地的灵气逐渐浓郁,此界小世界开始渐渐地演化升级了。

    与此同时,荣锦的神魂发生了变化,除金手指外,各项能力逐渐解封,以女夷神女的天赋技能最为强烈,小世界已经快要容纳不下她了。

    陈向阳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出了什么,晚上睡觉时非要把人牢牢地搂在怀中才罢休,早上醒来后先看看人在不在身下,不然就要到处寻找,好像唯恐一个不注意就把人弄丢了似的。

    荣锦感触最深,疑惑地问了他好几遍,得到的却都是没想起来什么的答案。

    她又因为本身能力提升太过高深的原因,已然不能随意探测凡人身体,以防给对方肉身造成不可逆的改变。

    因此,荣锦一直还都当小伙伴没有恢复过来,平时相处时倒是少了尴尬隔阂。

    只是想到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对方却还不知要被困在这里多久,恻隐之下,她从仙府里面寻了几样灵物给他偷偷用了蕴养神魂,权当全了这些年的陪伴情谊。

    两人各有各的打算,表现在外人面前的就是天天黏在一块了,叫人开始着急他们的子嗣问题。

    毕竟两个人已经结婚将近两年了,荣锦却一直没有怀孕的消息,陈母和李婆子不免都有点担心和着急。

    特别是小两口看起来感情很好,最近更是黏黏糊糊的样子,怎么就怀不上呢,别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吧,这可得好好看一下医生才行。

    荣锦被两家老人折腾过几遍后,实在是怕了她们了,决定得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不然她走的都不安生。

    她知道即使和小伙伴以现在的身体结合了也生不出孩子来,两人的神魂太过强大,在小世界里根本孕育不出神裔。

    而且,想到要和陈向阳发生关系,荣锦私心里就很是不自在。

    此路不通,只能另辟蹊径了。

    好在荣锦能力解封的很快,想要运用两人的肉身血脉造出一个普通的小生命还是可以的。

    首先,她以二人精血为引孕造出一枚胚胎放在一个灵珠泡内,等待它正常地发育成型。

    其次,她要到深山野林中收集一些自然逸散的魂力凝聚出一个干净的魂魄出来,以便在胚胎成型时,将两者融合,进而形成一个完整的人类婴孩。

    一切准备好后,荣锦将灵珠戴在自己的腹部,在一天全家聚餐吃鱼时,她刺激自身作出孕吐的反应,成功‘怀孕’了。

    两家老人这下终于高兴了,荣锦算是交了差。

    而对于‘喜当爹’的小伙伴陈向阳,荣锦可就要实话实说了,不然人家真以为自己喜当爹了怎么办。

    当陈向阳听过荣锦为此做的那些小动作,又亲眼见过她平坦的小腹和嵌在肚脐眼上的那枚灵珠后,凤眸中闪过笑意,面上却慎重地表示明白,并保证会为她保守秘密等等。

    灵珠类似母体子宫,随着里面孩子的长大而变大,荣锦戴着它完全可以伪装好孕妇的怀孕过程。

    等到三月后胚胎成型,荣锦将那抹魂灵融合进去,又过六个多月,灵珠膜破裂,孩子出生,荣锦也在无意中自己生产了。

    这个时候,小世界演化升级即将完成,荣锦已经能明显感知到此界对她的排斥。

    对于孩子,荣锦虽然孕育了他的生命,但毕竟没有真正神魂血脉的牵引,她没有多少当人母亲的感觉。

    不过,在外人面前,她尽量表现出了一个新手妈妈的欢喜,将小东西小玩意给他留了不少傍身。

    而陈向阳态度不怎么热络,偶尔看看抱抱,完美扮演了一个感情内敛不懂怎么表达父爱的新手爸爸形象。

    陈母有了大孙子,嫌弃他们俩照顾的不精心,直接申请了提前退休,回家专门照顾孩子。

    陈司令更是连部队都不去了,就挂了名头当吉祥物,天天不是在家看顾曾孙就是出门跟老伙计们炫耀,老年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荣锦见此舒了口气,索性以自身没有奶水和新手没经验照顾不好的缘由,将孩子交给他奶奶陈母带了。

    她和陈向阳落个轻松。

    这样安排的话,即使之后她离开了,孩子也有亲自抚养他长大的奶奶可以依靠。

    陈向阳若是能再遇到心仪之人,也不耽误他继续娶妻生子。

    随着小世界的演化,天地之间的灵气更为充沛洋溢,到处都散发着勃勃生机,华夏大地上一片欣欣向荣,如诗如画。

    在起名为陈明裔的小朋友成长到一岁左右会喊爸妈时,此方小世界终于演化完成。

    当晚,荣锦在沉睡中心头一动,忽然从睡梦中醒来,只见天光大亮,夜空中划过一片流星。

    “在看什么?”

    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起来,悄无声息地站在她身后,将人纳入怀中低声问道。

    “变天了。”荣锦眉眼含笑地回道。

    昏暗的光线下,陈向阳抬头瞧了窗外一眼,转而深深地凝视着怀中娇俏的女人。

    “入秋了,可不是要下雨了么。”陈向阳低笑一声,把人拉回床上继续相拥而眠。

    稍候片刻,外面果然风云变换,电闪雷鸣,紧接着哗啦啦的秋雨瓢泼而下。

    荣锦已经被陈向阳哄睡下,第二天早起才发现昨晚的那场雨哪里是普通的雨水,竟然是一场灵雨。

    这是来自世界进化升级后的馈赠,驱散邪恶,净化世间。

    看情况,以后下雨的话,即使比不上这场灵雨,雨中必定也会携带着几许灵气,对万物都是有好处的。

    荣锦感叹,果然世界等级不一样,拿得出手的资源也更为不同,怪不得天道们都兢兢业业地想进化进化。

    看着京都城中人流如织欢声笑语,古色古香的大街小巷保留了历史的沉淀,还有那不断穿梭的飞行板灵力车等代表高科技的划时代产物,荣锦微微一笑。

    到了这种程度,她的目的已然达成,时空局那边想必已经发觉了异常。

    接下来,荣锦只要安排好后事,再等着上司老头不得不跳脚地提前接她回去就成了。

    ……

    时空管理局,小千界异常监控部门。

    银白色的宽阔大厅里,陈列着密密麻麻的晶体屏幕,许多身穿白色制服的员工正在各自分管的屏幕前忙碌着。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有主脑联络各处智脑,在没人说话的情况下,这片空间几乎没有一点动静。

    突然,就在这样静谧的气氛中,一道刺耳的报错声尖锐地响起来,智脑瞬间收到异常反馈,对应的员工立马扑到晶屏前查看情况。

    而由于出错小世界的特殊性,与此同时,主脑已经将异常汇报给了管理员。

    上司老头很快甩着稀少的头发匆匆赶来,见到出错的世界和位置时就黑了脸,等到再查出在那个犄角旮旯里闹事的是谁后,直接火冒三丈,忍不住又把头发揪掉了一把。

    “荣锦你个小兔崽子!我特么把你流放了你还不安生!”

    “快快快,把人给我拖回来!!”

    上司老头炸毛一样地怒吼。

    监测的小员工无辜被当成了出气筒,面上一脸瑟缩地赶紧执行命令,不过心里已经哈哈地乐坏了。

    哎哟,女神不愧是女神,不光敢在组长头上捋虎须,还能出其不意来一手呐。

    这次被罚贫瘠世界,谁知人家竟然直接把小世界升级进化了噻。

    眼看着那个小地方都快出一处中世界了,绝对是大功德一件啊,就凭这个,女神此行绝对不亏。

    嘿嘿,组长的算盘可要打成麻花了哟,真爽快。

    小员工一边诚惶诚恐地按流程办事,一边私下吐槽外加心情爽歪歪。

    “尽快弄,我要在十分钟后见到她人!兔崽子,这次我非得关你禁闭不可!!”上司老头揪着头发吼了一通,方才怒气冲冲地走人。

    等他身影一消失,银白色空间里立马就沸腾了。

    与刚才的静谧不同,这会儿大家伙全都在讨论和普及时空局女神那些年的传说呢。

    小员工嘿嘿一笑,磨磨蹭蹭地在五分钟之后才把接人的通道开启,空间接驳即将开始。

    ……

    由于时间流速的关系,时空管理局的五分钟,放在荣锦所在的小世界里,可以换算成半个月了。

    在此期间,荣锦安排好了自己的身后事。

    她账户上的财产被她一分为二,一份留给李婆子他们养老花用,一份留给便宜儿子将来上学娶媳妇等等。

    还有一些固定资产,荣锦也一起分配好了。

    皇城根下的那所小院被她过户给了李婆子,算是整个李家的,留言说明谁以后能考上京都数一数二的大学,毕业后谁就能住进去。

    那里看着小,扩建一下也能住下好几户人家。

    另外几处这些年陆续买下的小房子,荣锦一一分在了已经来京读大学的李荷花、快要高考立志考京大的李桂花和将来准备调到京都部队的李长海三人名下。

    这些赠与的东西会在他们毕业后生效,有了最基本的安生立命的住所和依靠,希望他们能努力拼搏,走的更远。

    荣锦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陈向阳从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到慢慢地又恢复到以往的相处模式,让她在放下心的同时,又忍不住猜测他到底是看出了什么没有。

    陈司令和陈母有那个孩子绊着,几乎没有闲暇时间再顾得上其他,所以也没发现荣锦最近的不寻常之处。

    李婆子若有所感,特别是在荣锦给她打回去一大笔钱之后,恨不得一天打上十回电话,只说心里慌的很,想宝贝孙女了。

    荣锦抽出时间回去一趟,陈向阳推了部队的所有任务,陪着她回老家住了一周,天天和两位安享晚年的老人唠嗑玩闹,直到老人家担心耽误了他们的工作,要将两人撵回京都去,荣锦方才准备离开。

    那一晚,荣锦在经年之后又和李婆子同睡到一张床上,躺在被窝里说些体贴话,一如当年她离家上学的那次。

    等到李婆子满足地睡去后,荣锦看着这位年迈慈祥的老人,轻轻叹息,缓缓地将一道灵光打入她的身体,算是最后的告别。

    回京后,荣锦开始写下诸多安排,然后锁在她的化妆台下面的抽屉里,想必等到收拾她的东西时,陈母会看到的。

    然而还没等荣锦走后陈母发现,东西却先让陈向阳翻到了。

    “我无意中翻出来的,你…要走了吗?”陈向阳拿着那两张轻薄的纸张,眼眸低垂,气势沉凝。

    他看上去心情十分不好,有点难过。

    荣锦莫名地心中一慌,猛地站起来,两只手拽着自己两边的衣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

    “我……”荣锦刚开口就被陈向阳打断。

    “能带上我吗?”陈向阳语气沉沉地问道,充满了期待。

    他仍然低垂着头,眉眼模糊,看不清楚具体的表情,只是外在表现出来的是受伤般的沮丧与难堪,仿若即将被抛弃一样。

    情况也差不多如此,荣锦很快就要丢下他自己开溜了。

    “额,我带不走你。”荣锦支吾了一会儿,避重就轻地说出这个事实。

    她自己离开此界还需要另辟蹊径,通过刺激上司老头借助空间通道方才达到目的,而勾陈的神魂依然陷在沉睡之中,她带不动他。

    除非他自己苏醒施展神通,不然谁都不能贸然帮他离开。

    而且以荣锦的想法,这里刚被她改造的适合修真,以后灵力氛围只会越来越好,正好方便勾陈的神魂在此休养,等他恢复后醒来,想回他那个神界还不简单么。

    荣锦心里思量着这些,说完那句算是解释的话语后抿了抿唇,最终沉默以对。

    “我知道了。”对峙了片刻后,陈向阳低声说道。

    他将荣锦写的那份安排重新放回了原位,打开的锁给她锁好,一切复原妥当后转身离去。

    荣锦一手抚上蓦然变得憋闷的胸口,缓缓地坐在床尾,听到院里发动机的转动声。悍马车转了弯儿,很快就嗡嗡地开走了。

    之后几天,陈向阳在部队一直没回来,陈母问起时,荣锦只是含糊地说他有训练任务,其他再不多说什么。

    临走前一天,荣锦去找主席喝了杯茶,回来陪着那个名叫陈明裔的孩子玩耍了半晌,最后抱着他亲了一下额头,对他送上神之祝福。

    明裔,神明的后裔,希望他以后能健康成长,一生无忧。

    熟悉的脱离感觉真正来临时,荣锦若有所感,开始了自己提前做下的安排。

    那日皓月当空,京都城某处忽然天绛一道光下来,照亮了周围半片天空,引得城中几乎所有的人都翘首看过去,一时间惊骇莫名。

    陈家人这时候更为惊愕,因为那道光正打在院中的荣锦身上,让她站在其中,身影飘渺,似要乘风而去。

    荣锦一袭长裙,盈盈而立,转首微微一笑,神仙风华不过如是。

    陈母慌了,抱上大孙子想跑上去,被察觉异常后出来看情况的陈司令叫人赶紧拉住。

    “孙媳妇,你、你这是要?”陈司令有所猜测,只是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准备抛下丈夫孩子和一大家子,成为真正的仙女飞走啊。

    荣锦笑着点了点头,看过陈母和陈司令,再瞧了眼已经玩累睡着了的便宜儿子,最后望了一眼紧闭的院门。

    “儿媳妇,向阳、向阳还没回来呢,你别走啊,还有孩子,他多乖啊,你舍得他打小就没有妈妈了吗……”陈母忍不住苦苦劝说。

    “一切自有源法,我的时间到了。”荣锦摇头,目光淡漠而悲悯。

    外人看去,她此刻的形象才真正和传说中的那些菩萨神仙一样,怜悯世间万物,却不会为万物而停留。

    陈母仿佛明白了这一点,抱着孙子忍不住红了眼睛。

    陈司令活了一辈子,经历的事情多了,此刻除了深深地叹息之外,明白了孙媳妇的选择后并没有再做无谓的阻止。

    那道光,不是他们凡人能轻易靠近的。

    院里除了陈家三人,还有警卫兵厨子等人也都出来了,被这副神奇的场面镇的反应不能,有的已经噗通跪下作揖了,口喊神仙显灵。

    荣锦最后朝众人轻轻颌首,而后脚下一点,顺着光柱向上空飞去。

    遥遥地,她仿佛听到了悍马车刺耳的刹车声。

    而后只听得下方一阵惊呼,荣锦已经飞入半空中的时空通道口,没有来记得看下面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因为她飞到半空忽然消失一事引起的反应罢了。

    时空通道里色彩独特,虚空光线和戾风在壁膜上变化万千,非常具有欣赏价值。

    可惜荣锦在之前做任务的过程中,早已经历过不知多少遍了,此刻心情莫名低落之下,哪还有闲心去看那些东西。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琉璃眼眯了眯。

    纤指一点,某人悄默默地开了通道特权,在突破时空壁垒离开此界之前,她转道去了一趟别的地方。

    话说,既然她不开心,那就让某个私吞她功德的家伙更不开心才行。

    于是等到荣锦拐道回来离去,徒留一个小天道娃娃坐在她身后那个世界的云山之巅,鼻青脸肿地哇哇大哭,看上去伤心又可怜。

    小天道:嘤嘤嘤,所有私藏的功德和宝贝都被那个可恶的女人收刮走了,能不伤心吗?!

    荣锦这下开森了,乐颠颠地带着丰厚的收获悠哉地赶路,顺便美滋滋地用宝贝安抚自个儿受伤的小心灵。

    “你原来喜欢这些东西?”安静的通道内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

    荣锦浑身打了个激灵,只觉得这声音意外的熟悉,而且……重点是怎么会有人在这里!!

    “我有很多宝贝,带你去看。”

    没等荣锦转身去防备来人,随着这句话落下,她就被对方从身后牢牢地抱住,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冷香扑鼻而来。

    “是你?!”

    荣锦惊声而出,下一瞬伴随着淡淡的光华,两人刹那间双双消失了。

    与此同时,时空管理局的监测大厅响起一阵尖叫。

    “啊啊啊!接女神的时空通道坍塌了!!”

    “卧槽,快通知组长,女神被那个乱窜的厉害家伙挟持走啦!”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