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世界之树的大进化
    “人呢?那么多的一qun人呢?怎么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苏羽感觉有些凌乱。虽然在来之前,他在心里嘀咕,不要出什么大事,但是他之前只是想想,真的没有想到会出什么事。现在想来,该不会是乌鸦zui吧?

    就在苏羽脑海思绪杂乱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什么,苏羽的身体微微的一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错愕。

    苏羽清晰的感受到在他脑海之中的那颗世界之树,居然开始了震动,整个树身以缓慢,但是却是ròu眼可见的速度增添。并且,第四根树杈也缓缓的出现了。

    伴随着第四根枝杈的出现,这根枝杈所代表的能力也传入了苏羽的脑海之中。

    力量给予。

    什么叫做力量给予?换而言之,就是苏羽可以将自己的部分力量给予他。

    简单来说,就是苏羽想的话,完全可以将自己的不死之身部分分享给原始人。当然了,仅仅只是部分。

    在获得了苏羽给予的不死之身之后,或许他不会死亡,但是他却不会如同苏羽这般,连疼痛都不会感受到,或者说恰恰相反,不会死之后,所造就的后果就是每一次受伤,他们所承受的痛苦都是之前的双倍。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能力纯粹由苏羽给予。

    苏羽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够剥夺自己给予给旁人的一切能力。或者说,倘若那个人违背苏羽的意志,那么苏羽基于他的一切恩惠也全部都消失。除非苏羽再度给予他。

    “emmmm,这能力有点儿意思。”

    苏羽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眸子之中流露出了一抹玩味。他突然发觉自己越来越像是一尊神了。各种各样的能力完全是按着神的轨迹去的。

    不过,很快,苏羽就淡定不下来。

    因为在第四根枝叉生长之后,小树的底下,竟然出现了两颗杂草。

    神特么世界之树底下还能长杂草?!

    虽然心中有着疑惑,不过苏羽还是将自己的念头探向那些杂草。很快,苏羽的心神一震,脑海之中出现了大量的知识。

    苏羽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他摊开了自己的手掌。砰的一声,一簇火焰在他的手上升腾起来。

    一挥手,这头火焰居然迎风而长,化为了一头小小的火龙,在半空之中,盘旋着飞翔,栩栩如生,龙口微微张开,仿佛真的拥有着生命一般。

    念头一动,这头火焰所组成的小龙瞬间消失。

    苏羽探出了自己的胳膊,犹豫了一下之后,shen手轻轻地一划,在自己的手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他压制住了自己的不死之身能力,没有让伤口第一时间内痊愈,一滴又一滴的鲜血流下。

    然后苏羽shen.出了自己的手贴在了伤口之上,一层银白色的光交织在伤口之上,很快伤口便止血,然后痊愈了,最终疤痕掉落,手臂恢复了光洁如玉,就如同没有受伤一般。

    “火神神职……和药神神职……”

    苏羽面沉如水,世界之树底下的那两处杂草象征的是两种不同的神职。世界之树象征的是文明,而有关于神的事情,显然和文明无关,所以生长出来的,这才是杂草。

    不过,让苏羽感到费解的是,自己为什么会拥有两道神职。

    “难道是因为我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点起了火,让那些民众们顶礼膜拜,这才成为了火神?但是药神是怎么回事?因为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药?emmm,好像也可以理解。但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是因为原始人传颂的话,我不是说了自己是太一神吗?怎么没多一个太一神神职。”

    越是想越是费解,最后苏羽感觉自己的脑袋瓜有点疼,摇了摇自己的头,将所有的想法全部都抛之于脑后。

    很快,他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话说回来,既然世界之树再次发育,那就说明我之前扶持的那个小部落并没有灭绝。或者说,他们生活的很好,把我传授给他们的东西发扬光大,这才能够引发世界之树的反映。”

    “而且,两大神职也很有可能和原始部落的人有关。”

    察觉到了这一点,苏羽眸子微微的眯起。他缓缓向着洞穴之外走了出去。他有预感,倘若能够见到部落的人,他的疑惑全部都能够解释。

    随着苏羽的移动,他也听到了外界所传来的嘈杂音。这些嘈杂音之中,裹挟着苏羽能够听懂的语言。

    “是华文!看起来酋长教导的不错。”

    当苏羽走出了山洞,他的面色不由的变得古怪了。进入她眼帘的第一个便是此刻,酋长正蹲在地上,面容肃穆的拿着一根小木棒,然后不断的在一根干枯的树干之上托着木棒。

    他显得很有耐心,搓了很长时间之后,直到缓缓的冒起了青烟的时候,他这才将木棒拔了起来,随后拿起了一些枯草绒,放在了冒烟的那个地方。

    顷刻之后,一从火焰骤然的升腾了起来。

    “火焰!火焰!”

    围绕在酋长身旁的所有人看到了这一幕,脸上都浮现出了惊喜,甚至有几个靠的近的人攥紧了拳。站了起来,不断的挥动着口中不停吐出火焰两个字,显得无比的激动。

    “……这是钻木取火?!”

    就算苏羽自己也清楚,虽然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是一夜的功夫,但在这个世界已经过了二十几天,但是一觉醒来,看到这边连钻木取火都会了,他还是感觉有点恍惚。

    不过很快,苏羽的注意力又被另外一件事情给吸引了。

    在另外一处地方,有着一qun伤员正围着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儿神情平静,拿起了一个小碗,随即拿着一个小石棒,时不时的将一些药草塞入了碗之中,用石棒捣着。

    许久之后,她将这些捣乱的草药从碗之中拿出来,然后敷在一些伤员的身上。

    苏羽面无表情,但是他的眉头再度跳动了两下。

    “……钻木取火我忍了!毕竟我传授给了酋长一定的词汇,从词汇之中能够分析出很多知识。再加上本来就有火了,能够取出来,我觉得还算正常。”

    “但谁能告诉我,那边正在捣药的,又是怎么回事?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这qun家伙不是受了伤,只会硬ting着等死吗?”

    苏羽zui角抽抽,但是很快,他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先是看了看钻木取火和捣药的,然后又默不作声的看了一下自己脑海之中火神神职与药神神职。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