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番外
    番外二

    十五岁的郁子宥, 还是个小君子。

    非礼不视、非礼不动。

    所以纵然心里清楚藏在别院那个人是自己“买”来的, 是能看能碰的, 也不肯越雷池一步。

    一连数月,郁赦不是住在郁王府就是宿在长公主府,中间有次要回府拿一样要紧的东西, 郁赦也只是让马车夫在府门口停了停, 命家将们进府把东西取出来,好像他踏足别院一步就会坏了钟宛的名声。

    郁赦和自己这个同窗虽没什么交情, 但他很敬重史老太傅,也很替钟宛惋惜。

    郁赦计划的很好, 在宁王的案子尘埃落定后,再等个一两年, 待别人把钟宛忘了, 就想办法把钟宛的奴籍消了,给他一笔钱财, 把钟宛远远的送走,让钟宛能平静的过以后的日子。

    在郁赦心里, 那会儿的钟宛脆弱又敏感, 是不适合被人打扰的, 他还特意叮嘱了将自己照料到大的冯管家,要好生待钟宛, 不要让钟宛过的煎熬。

    万万没想到,煎熬的是冯管家。

    三个月后,冯管家扛不住了。

    宁王之案, 崇安帝虽未明说,但是有点想斩草除根的意思的,不少人揣摩上意,想借机讨好,钟宛若不小心逃了,被有心人拿住了发作,郁赦不确定自己还能保下他。

    郁赦被迫搬进了别院,亲自盯着钟宛。

    郁赦很守礼,不该看的从不看,不该说的从不说,任凭钟宛如何撩拨他逗弄他,郁赦坦坦荡荡,不止一次的同钟宛说过:我对你没有起过半分旖念。

    直到他搬进别院一个月后。

    那会儿钟宛已经同他混熟了,大概也看出了郁赦是真没那个念头,说话玩笑放开了不少。

    有天两人坐在矮塌上看书,钟宛起身去倒茶,郁赦已看了两个时辰的书,腿麻手酸,稍稍舒展了下,将手撑在了塌上,钟宛回来时没留意,坐在了郁赦手上。

    软榻上铺的垫子厚实蓬松,钟宛竟没感觉出什么来,喝了一口茶继续看书。

    一旁的郁赦僵在原地,一条手臂瞬间麻了。

    鬼使神差的,郁子宥没马上把手抽出来。

    没有为什么,就是舍不得。

    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

    少年郁赦脸红过耳思绪纷乱,他一会儿想着圣人之说,一会儿又猜不明白,钟宛明明那么瘦,怎么……还挺软的。

    厚实的垫子和昏暗的烛光给郁赦打了掩护,郁子宥头一次开荤,过后自责了好几日不算,又自罚抄写心经百遍。

    ……

    “怎么看的这么慢?”宣从心皱眉。

    议政厅暖阁中,两张书案拼在一起,新帝宣瑜向东而坐,身边是长公主宣从心。

    为了让正值妙龄的长公主跟着新帝一起学政,郁赦和钟宛废了不少功夫,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如今郁赦轻松不少,终于不用担心自己和钟宛要给宣瑜还一辈子的债,也放心了将来江山后继有人。

    反正双胞胎都是宁王的孩子,就算将来长公主摄政,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更别说还有钟宛在,双胞胎也不至于有阋墙之祸。

    郁赦和钟宛坐在另一侧,书案上堆着满满的书折,郁赦或是钟宛批注后的折子先交予宣瑜,宣瑜看过后再交给宣从心看,宣瑜看的慢,面前的折子不一会儿就堆成小山,宣从心在一旁等的无聊,忍不住催促,“是看不懂还是有不认识的字?”

    “字都认得。”宣瑜忙解释,轻声细语道,“摄政王说了,贪多嚼不烂,宁愿看慢些,也要看懂了再说。”

    宣从心压着火,黑着脸道,“那你这样就看懂了吗?”

    宣瑜心虚道,“也没太看懂。”

    不等宣从心发作,钟宛忙道,“罢了罢了,换过来换过来,公主先看,皇上后看。”

    宣瑜和宣从心都求之不得。

    钟宛哭笑不得,起身把自己面前的折子抱起来,交予宣从心,他走回原位坐下,脸色微微一变。

    宣从心敏感的问道,“哥哥?怎么了?”

    “没、没事。”钟宛勉强笑了下,“坐太久了,腿麻了。”

    宣从心了然点头,没再理会。

    双胞胎埋头用功,另一边,钟宛暗暗磨牙,偏头看了郁赦一眼。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泰然自若,右手执朱笔,下笔稳健,似是感觉到了钟宛的视线,郁赦转头看了过来,年轻英俊的脸庞上坦坦荡荡,“怎么了?”

    钟宛飞快的看了双胞胎一眼,气得做口型:你、说、呢?

    年轻的摄政王眼中闪过一抹幽光,他动了动被钟宛坐住的左手,嘴角微微勾起。

    摄政王随手在一份不要紧的折子上写了一个“软”字,钟宛的耳廓瞬间红了。

    钟宛很闹心,当年的翩翩佳公子,怎么长大了就成了个会在御前偷偷揩油的无赖了呢?

    偏偏郁赦还很能装,无赖也只同钟宛无赖,在旁人面前还是一朵不怒自威的高岭之花,朝中人要不是觉得郁赦性子冷又孤僻,对他敬而远之。要不是同双胞胎这样,看出了郁赦皮囊下的一把君子骨,对他既敬又畏。

    说出去有谁能相信?待人冷漠又疏离的摄政王,会趁钟宛起身的功夫,暗暗将手垫在人家身下。

    这还不算,还会慢悠悠的将纤长的手指微微曲起又伸开,再用余光观察着钟宛的神色。

    坏透了。

    钟宛让郁赦撩拨的心火冒,趁双胞胎不注意抽出了郁赦的手,郁赦借着宽大的袖子遮掩,在钟宛腿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下才收回手。

    不等钟宛发作,郁赦神态自然的问钟宛,“今年恩科的主考官,定好了吗?”

    宣瑜甫一登基时,郁赦替宣瑜拟的头一道旨意就是特准钟宛可以参加科考。

    郁赦先逼迫翰林院众翰林为钟宛“请命”,再不顾朝臣阻拦直接替新帝草拟了圣旨,接着问也不问新帝,自己取了玉玺,端端正正的盖在了圣旨上。

    宣瑜刚登基那会儿郁赦得罪了不少大儒,又让不少对皇室忠心耿耿的老臣忧心忡忡,很大原因就是那道圣旨惹了祸。

    但郁赦也只独断专行了这么一次。

    肆意妄为了一次后,郁赦又安安分分的做回了他的周公,对宣瑜这个成王再无半点不敬之处。

    好像之前那个马上要篡位的人不是他一样。

    圣旨也下了,翰林院也被按头承认众儒生都等着盼着文曲星归位了,下面就要看钟宛的了。

    新帝继位,照例是要开恩科的,一切都筹备的差不多了,就是主考官还没定下来。

    摄政王本想自己来,但被钟宛拦下了。

    郁赦无法,只能问钟宛的意思,“恩科将至,两位副主考已经拟定的差不多了,正主考呢?你心中有人选了吗?”

    钟宛想了下,点头,“有了。”

    郁赦好奇,“谁?”

    钟宛干脆道,“史宏。”

    郁赦登时脸黑如锅底。

    钟宛一笑,“怎么了?史宏是两朝帝师的儿子,正经的两榜进士出身,在翰林之中也素有名望,如今由他做正主考,不好吗?”

    史宏当初几次痛骂钟宛不忠不义,钟宛返京之后又被这个又臭又硬的死脑筋参过受贿,郁赦看他是一百个不痛快,若不是感念史今对钟宛的恩情,郁赦早让他回乡种地了。

    郁赦道,“不怕他给你使绊子?”

    钟宛摇摇头,“使绊子?就他那个脾气,应该不至于的,不过……”

    郁赦蹙眉,“不过什么?”

    “随便他,就算是使绊子……”钟宛平静道,“状元还是我的。”

    郁赦怔了下,无可奈何的笑了。

    这倒也行,史宏和钟宛不睦的事人尽皆知,来日钟宛折桂,没人再敢置喙一句了。

    郁赦定定的看着钟宛,即使在一起许久了,还是禁不住被他这一腔笃定的傲气迷住,郁赦忍不住问道,“中了状元之后呢?”

    “之后?”

    钟宛想了下,慢慢道,“去给史老太傅磕头,去我爹娘坟前上香,再去父王母妃陵前祭拜。”

    钟家祖坟已修葺好了,前些日子郁赦刚陪钟宛去祭拜过。

    钟宛自己没怎么,倒是郁赦,堂堂摄政王,在钟宛爹娘坟前跪了又跪,拜了又拜,之前陪宣瑜祭天也没见他那么端肃有礼。

    郁赦又问道,“再然后呢?”

    钟宛一笑,“没然后了。”

    “先帝没驾崩那会儿,还想过金榜题名,骑马游街,好好的风光一把,现在么……”钟宛淡然道,“只想告慰亲师,然后将金榜在坟前一烧,就这样吧。”

    郁赦静了片刻,“将来的官职……”

    “随便给我个什么都行。”钟宛想了下忙道,“只是别让我去翰林院做学问,让我干点实事,我不求什么政绩,也不在意升迁的事,能帮得上忙就好。”

    郁赦深深的看着钟宛,“不想封侯拜相了?”

    钟宛莞尔,只张嘴没出声:不想做皇帝了?

    两人相视一笑。

    三十功名闯过去,八千里路趟回来,那些曾经渴求的,如今唾手可得的,其实早就不在意了。

    双胞胎在一旁已听愣了,宣瑜懵懵懂懂,“哥……你在说什么啊?”

    钟宛转头看看宣瑜白胖可爱的脸颊,无奈,“罢了,虽不拘于此,但也得接着干啊,还请皇上争气,待皇上能亲政,我同摄政王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了。”

    宣瑜听不明白,但却无端很感动,他激动起来,连说带比划的开始给钟宛讲他的宏图伟业。

    钟宛被宣瑜说的一愣一愣的,差点就要信了,郁赦对此早已麻木,他心不在焉的看着折子,余光中全是钟宛。

    长公主殿下从一堆折子中抬起头,看看三人叹口气,深觉十几年后,天下大任怕是要压在自己肩头了。

    番外三

    钟宛在摄政王府备考的时候,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忘了什么,落下了什么。

    钟宛左思右想,怎么想怎么觉得如今朝内朝外四海清平,再没什么未了之事了。

    钟宛觉得自己是多年来操心多了,一时松懈下来了不习惯,没太当回事。

    直到有一天无意听郁赦说了一句,宣璟告假多日,许久没出府了。

    钟宛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是把自己最好的兄弟给忘了。

    钟宛失惊倒怪道,“林思呢?林思呢?宣瑜都登基了,我病倒了又病好了,咱们都睡了这么多次了,我的兄弟林思呢?他最近如何了?他快乐吗?他还在藏着躲着吗?”

    郁赦难言的看了钟宛一眼,许久道,“归远,我始终不太懂你和林思的兄弟之情。”

    林思为了尽快脱身,能想也不想的把钟宛藏着掖着近八年的小名痛快说出。

    钟宛为了安抚宣璟,也能快刀斩乱麻的决定给林思下一剂狠药把他洗干净送给宣璟。

    自幼相伴长大的兄弟,彼此竟凉薄至此吗?

    钟宛有点尴尬,他讪讪道,“男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唉你不懂,问你呢?林思如何了?”

    郁赦面色复杂的看看钟宛,“先帝驾崩前他就回去找宣璟了,俩人如今多日没出府,估计正腻歪着。”

    钟宛好奇的问,“那么早就回去了,为什么?怎么就突然想开了?”

    郁赦不确定道,“不一定是想开了吧?他是不得不去,说起来还是你的法子好,药到病除。”

    钟宛吃惊,“我骗宣璟那些话……他信了?”

    “不只是信了,还用了。”郁赦道,“回京之后,你我同先帝生死挣扎时,宣璟找了几个铁匠,给他做了……”

    郁赦比划了下,“这么大的老鼠夹子。”

    钟宛震惊,“比桌子还大……”

    郁赦点头。

    钟宛心惊胆战,“我的好兄弟这么多天没出门……他是被夹死了吗?”

    郁赦宽慰道,“自然没有。”

    钟宛心急,“你快点说。”

    郁赦偏不。

    年轻的摄政王靠在椅子上,看看钟宛。

    钟宛无法,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郁赦腿上。

    郁赦一手揽着钟宛,一笑轻松道,“放心,林思半点没伤着。”

    “宣璟也够心狠,在自己卧房中放了两个天大的老鼠夹,又在门口窗前放了十来个捕兽的夹子,就等着林思哪日偷偷来看他时伏法,可……”

    “林思身手太好了。”

    “宣璟房中机关遍布,他愣是都避过了。”

    “可不小心……在躲避的时候,碰碎了一样东西。”

    钟宛窒息,“琉璃盏!”

    郁赦点点头。

    钟宛哑然,“命运多舛的琉璃盏,是个人就能碰碎它……”

    郁赦一顿,忽然想哪日去宣璟府中,也摔那东西一次。

    钟宛做过的事,郁赦也想尝试。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郁赦继续道,“旁的还行,碰碎那个东西,宣璟哪能忍?林思也惊着了,转头就要走,宣璟从床上暴起,一不小心……踩在了老鼠夹子上。”

    钟宛听不下去了。

    郁赦安慰道,“没伤着筋骨,就是暂时不方便走路了,也算是因祸得福,林思见状哪里还走的了,就这么……留下了。”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有天大的误会,应该也解开了。”

    钟宛提心吊胆,“回头林思知道是我的主意,我俩这兄弟还做不做了?”

    郁赦搂着钟宛,心道你俩这兄弟本来也不怎么样,他趁机乱摸了两把,不紧不慢道,“明日让皇上赏宣璟一座好宅院再赐他一处好封地,再许诺他皇上和宗亲永不会逼婚就是了。”

    天高海阔,由着他们纠缠一生。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