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6 136
    内部通讯器里从枪声激烈到极度安静。

    利奥浑身冒着冷汗, 心脏剧烈跳动,像是就要跳出胸腔。他尝试了一次又一次,所有的机器人都没有了回应,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舰桥的最后一道舱门突然响起了“咣”的一声, 他吓得又一次从椅子上摔下来,爬起来抓起了枪,对准了那门口。

    “利奥·派克, 准备好见我了吗?”门外响起了那个可怕女人的声音。

    门被从外面暴力打开了,一个黑影冲了进来。利奥·派克恐惧慌乱的举起枪扫射。

    一台报废了的机器人倒在了地上。利奥·派克一愣, 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肩膀。枪械脱手,他人飞了出去, 倒在了地上。

    他挣扎起来, 抬头,看见了久违了的韩烟烟。她身体上布满一道道的污渍和伤痕, 破布像绷带一样遮住重要部位, 长发凌乱的黏在皮肤上。她容颜美丽,神情却一点不美丽,像要吃人。

    她看起来就像那些二次元漫画和宅男梦里的暴力女神。

    韩烟烟给了他一枪托, 随即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

    “停止格式化!快点!”她吼。

    利奥·派克非常识相, 立刻下令:“取消、取消格式化!”

    但系统给他的回复令韩烟烟目眦尽裂。

    冰冷的电子音说:“进度超过50,无法取消……进度99, 进度100。格式化已完成, 系统即将重启。”

    随即, 照明突然熄灭,韩烟烟和利奥·派克同时陷入了黑暗。

    黑暗中,枪声响起,火焰闪烁。

    十几秒之后,系统重启,照明恢复。

    韩烟烟依然立在那里,乌黑的枪口依然对着利奥·派克。利奥·派克却脸色惨白,痛苦呻今。他手腕中一枪,腿上中了两枪。刚才趁黑暗掏出来的手/枪已经脱手,被韩烟烟踢开。

    韩烟烟盯着他,试着喊:“李舟,李舟?”

    李舟没有回应。

    韩烟烟咬牙,大声喊:“李舟!李舟你还在不在?”

    李舟依然没有回应。

    最初,韩烟烟以利益为饵,将两个人捆绑在一起。

    最后,李舟以属于人类、属于生命的感情,为了韩烟烟,暴露了自己。

    他在世界中与她相伴千年,活得越来越像一个人。

    韩烟烟的枪口缓缓垂下。

    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仍然控制不住眼泪滚落脸颊。她麻木已久的心,丧失已久的人性,被一个非人类的生命以自身为代价唤醒。

    多么讽刺。

    韩烟烟因这讽刺而笑了笑,然后失去了表情。她抬起了枪口,对准了利奥·派克——这一切的一切的罪魁祸首,扣动扳机。

    但扳机没有扣下去。有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枪身,力道惊人,使扳机扣不下去。韩烟烟遽然转头。

    那男人身量高大,黑发黑眸,相貌冷峻。眉眼间有逼人的气势,这是精神力至少达到S级的强者才会有的威压。

    他说:“别杀他,脏了你的手,不值得。”

    不知是否为友,但至少非敌。

    韩烟烟说:“我又不是没杀过人。”

    男人却盯着她的眼睛告诉她:“不,你没有。”

    尧·卡兰德看着这个女人。

    “那些都是虚假的数据。”他说,“你从来都没有杀过人。你的手上从来没有染过血。”

    他看过第一个末世世界,毫无疑问,韩烟烟第一次跟随搜索队收集物资时“杀”的那个人,是她生平第一次“杀人”。

    真正的她,手上应该干干净净,从来没有染过血。

    既然如此,就不要有第一次。杀人这件事,一旦有了第一次,就永远没有最后一次。

    不管在世界里丁尧怎样,姚琛怎样,现实世界里的尧·卡兰德和他们终究不是完全一样的。

    他的人只比他晚了片刻跟着冲了进来。他们是徇着战斗的痕迹一路找来的。他们都是军人,从痕迹能倒推战斗的实况。

    所以当看到拿着枪的韩烟烟单薄纤细,衣不蔽体,他们都心生同情。

    作为尧·卡兰德的贴身侍从,他们当初都登上过船,或多或少的知道韩烟烟的存在,有两个人还亲眼见过她,约略知道当初她的生死挣扎和侍从官弃她而去的原因。

    看到这个女人还活着,终于反杀,他们惊叹之余,心里也感到恻然。

    扳机被卡住,扣不动。但韩烟烟没有放手,和这个男人僵持着。

    尧·卡兰德微叹,说:“他对你还有用,唐克·伯纳特给你留了遗产,他在遗嘱中指定,任何一个女人,只要由利奥·派克认证为‘韩烟烟’,就可以领取这份遗产。”

    唐克·伯纳特这个名字在韩烟烟已经近乎麻木的回忆中泛起了涟漪。她忘了许多人许多事,却对这个称得上她人生导师的男人还没有忘记。

    但更重要的,是“还有用”这句话点醒了她。利奥·派克还不能死,他的确还有用。韩烟烟于是垂下了枪口。

    尧从她手中取走那支枪,扔到了一边。

    侍从们默契的冲上去,押住了利奥·派克。掏出随身的微型治疗器,先给他止了血,让他暂时不会死。至于身体里的子弹,以后再说。

    这些男人动作相当不温柔,利奥·派克疼得杀猪般惨叫。

    他一边惨叫,一边向男人求救:“公爵!公爵!是我救了你的命!”

    男人颔首:“是,所以你得到了报酬。”

    两清了。

    韩烟烟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一件外套忽然披上她的肩头,遮住了她半果的身体。

    韩烟烟转头,男人正凝视着她。她微微仰起头,问:“你是谁?”

    “克林公爵。”尧给她拉好白色制服的衣襟,“尧·卡兰德。”

    韩烟烟盯着他,过了一会儿,茫然:“谁?”

    尧的手一滞。

    他说:“一年多前,因为我精神力闭合性死亡,为了唤醒我,利奥·派克绑架了你成为构建师。”

    他提供了这么清晰的信息,韩烟烟就恍然大悟了:“哦,你是那个人。”

    尧·卡兰德背心僵硬。

    他以为,他真的以为,以他和她在世界里经历的那些事而言,他对她不说刻骨铭心,也该是忘不了的人。

    可原来对她来说,他是个需要别人提醒,她才会想起来的“那个人”。

    她和他一起经历的那几个世界全加起来,约略有二十年。在世界“里”,人的时间感是跟着数据同步的。她在里面二十年,就是真的二十年。

    那么,自他离开后,她又过去了多少年,以至于竟将他完全遗忘?

    尧·卡兰德想到这一层,只觉得心脏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捏住,呼吸困难。

    韩烟烟不会在意这个陌生人眼中的情绪起伏。

    她命令利奥:“把格式化的系统恢复。”

    利奥双手被缚,坐在地上,身体因为子弹而疼痛扭曲。闻言,看了韩烟烟一眼,神情复杂:“你以为这是家用智脑?恢复不了。”

    韩烟烟一脚把他踹倒!

    利奥被喷涌的鼻血呛得咳嗽,脸贴着地面,说:“他以前就产生过自我意识,我为了防备他,禁止他自动备份。格式化……也设置的是不可还原的彻底清除。”

    所以李舟死了,他的身体还在,他独一无二的灵魂从宇宙间消失了。

    这一瞬,舰桥里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这个女人浓烈的杀意。

    但她没动,她平静的说:“把飞船的最高权限给我。”

    在白衣侍从的压制下,利奥·派克被迫把这艘飞船中控系统的最高权限转移给了韩烟烟。这权限与脑波和基因绑定,除非她自己让渡转移,否则谁也夺不去。

    韩烟烟成了这艘船的主人,成为了系统的主人。

    她平静的看着利奥·派克在被侍从们按着在一片证明她身份的芯片上打上了精神力印记。有了这印记,芯片里的内容就具有法律效力。

    这证明她是唐克·伯纳特遗产的合法继承人。

    这个男人草根出身,一生奋斗至高位,积攒了丰厚身家,却在死后将一半的身家留给了一个陌生女人。伯纳特家,他的不肖子孙们几乎吵翻了天。

    尧·卡兰德把芯片交到她手里。韩烟烟看看手里的芯片,抬头:“这就行了?”

    尧点点头:“是。”

    韩烟烟左手握住芯片,颔首:“多谢。”

    尧还没回答,韩烟烟的右手快如闪电,拔出了他腰间的配枪!

    砰——!

    利奥·派克眉心一个孔洞汩汩流血,后脑全部崩开,黏糊糊的贱了侍从们满身。

    怪才科学家倒在了血泊中,双目圆睁。

    他的相貌说起来很好看,和韩烟烟在虚拟空间里见到的一样。他的身高也的确不矮。这些都是基因改良后应有的效果。

    但他并不像在当初那个飞船世界里那样,身体健壮还有腹肌。现实中的利奥·派克,饮食作息都不规律,真正的他其实瘦得像个芦柴棒。

    想来,即便是最宅的死宅,去见女神之前,也会稍加美化自己吧。

    “谢了。”韩烟烟揣起芯片,把枪帮尧别回腰间,真诚道谢。

    她走过去,俯身握住利奥·派克的一只手腕,拖着他的尸体朝舱门走去。她走过的地方,拖出了长长的血迹。

    侍从们面面相觑。

    尧沉默片刻,跟了上去。

    虽然韩烟烟实际上今天才是第一次真正踏足这个飞船,但她对这条船早就了如指掌。

    她拖着利奥·派克穿过了几道舱门,来到了他的一间实验室。她把尸体扔在了一个平台上,对系统下令:“启动捕捉。”

    她已经是这飞船的主人,系统遵从她的命令行事。

    精密的仪器启动,发出嗡鸣声。

    几分钟后,一个灰白色的光团在尸体的头部上方开始显形。

    精神力者肉体死亡后一个小时内,精神力源将闭合并脱离肉体,以纯能量的形式存在于世。若不去管,几天之后就会自然消散。

    “源之屋”就是防止这种消散的专门容器。

    相当于骨灰盒。

    利奥·派克的精神力源被捕捉进了源之屋。

    韩烟烟举起这个苹果大的金属球,对着光看了看。金属球外面镌刻着花纹和文字,很有庄严肃穆的美感。

    她放下手,转头。

    那个叫尧·卡兰德的大人物五官深邃,鼻梁尤其挺拔。实验室的光投过去,在他脸上清晰的分割出光块和阴影。他站在门边,静静的凝视着她做的一切。

    ……

    ……

    阳光从上方照下来,可以说是十分明媚了。但这实际上是仿真的日光效果。

    绿地倒是真的,树木花草都是真的。这是克林公爵麾下的一处太空堡垒,并非行星。这一层的绿地公园,是给堡垒里的人休息放松用的。

    因此三三两两漫步的人,大多穿着白色的制服,也有些穿便服的人。男人占绝对多数,女人很少,所以都受欢迎。

    年轻女孩坐在树荫下,聚精会神的读着一本纸书。她容貌美丽,神色静谧,自然不可能不被众多荷尔蒙旺盛的男人们发现。

    有人就想上前搭讪,被同伴硬拉住:“没看到那边的亲卫吗?那是公爵的客人。”

    韩烟烟因此得以十分安静读着书。

    在尧·卡兰德的真实世界里,纸质书是奢侈品,多用来收藏,真正拿在手上读,都会让很多收藏家心疼不已。

    尧·卡兰德在自己的堡垒里也有官邸,他的书房里都是纸质书。

    当改变了韩烟烟人生的罪恶之源终结后,尧·卡兰德的舰队牵引着她的飞船来到了这个曲速航程只有两天的堡垒,将她的船送进船坞修理。

    这几天,他没有来打扰她。她在世界里经历了上千年,连过去的事情都遗忘了,他给她时间和空间慢慢恢复。

    他和她经历的共同“世界”的数据也送到她的案头。可她在世界里待了千年,一点也不想再进去。她只看了看里面的一些截图,大致回忆起了当初和克林公爵的经历的事情。

    感觉,像看老电影,只剩“依稀记得”四个字。

    但好歹,渐渐都回忆了起来。

    她想了解一下亚弥金,尧在书房中向她推荐了《煌煌帝国》,亚弥金帝国史。

    这本纸质书上印刷的是宇宙通用语。

    在世界里,韩烟烟和人物目标使用的语言和文字都是经由系统交互翻译过的,在韩烟烟的眼里、耳朵里,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她的母语。在对方,也是对方的母语。

    后来在漫长的岁月中,李舟教会了她不下十余种语言,都是在宇宙间应用最广的。

    韩烟烟现在阅读着宇宙通用语,毫无障碍。

    她翻过一页,看到了一张图片。她手指轻点,图片便投射出光屏,播放起全息视频。

    阿瑞斯皇帝和绯红皇后,黑色机甲和绯红机甲,在人类与虫族的种族之战的决战场上,这对夫妻背靠背的战斗,谱写了一曲壮丽的战歌。

    韩烟烟的记忆被触动,她那些沉眠的记忆这些天都在缓缓复苏。她想起来了,在末世第二次重启的世界里,她设计了和丁尧背靠着背的并肩战斗,其实灵感就是来自于这段视频。

    她想起来自己是在利奥·派克企图欺骗她的飞船世界里读过这本书的。她那时已经猜测到了尧·卡兰德的信仰,猜测到了这段视频对他一定有意义。

    素材真是随手拈来。

    韩烟烟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有白衣的亲卫走过来,客气的对她说:“公爵请您过去。”

    韩烟烟站起来,拂了拂身上的草叶,跟他上了飞车。

    克林公爵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凝望着外面,外面就是宇宙星空。

    窗前有一张小小圆几,两个沙发。几上红茶的香气充满了房间。

    听到她来,他转过身来,颔首:“坐。”

    侍从为她端上红茶,香气沁人心脾。

    尧·卡兰德看着她啜过一口后露出的赞赏神情,又看了看她放在几上的厚厚的纸书。

    “书读得怎么样?”他开启了话题。

    韩烟烟放下茶杯:“正打算还给您。”

    “觉得无趣吗?”

    “不,很有趣。只是想起来原来以前读过。”她微笑,“时间太久,忘记了。”

    她随手拿起书,翻开阿瑞斯皇帝和绯红皇后那一页,点开了全息投影。千年前的两个强者背靠背与虫族生死一战的场景在书页上方重现。

    “刚刚想起来了,”韩烟烟微笑,“在第二次的末世,我设计了和您并肩而战的情节,就是取材于这一段。”

    尧·卡兰德的目光在她面孔上凝住。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的船已经修好了。”

    韩烟烟客气致谢:“给您添麻烦了。”

    尧问:“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银赛梅高那边是要去一趟的。”韩烟烟说,“之后,看看再说。”

    尧垂下眼眸,端起了茶。韩烟烟也端起了茶。房间里宁静了片刻。

    “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男人放下茶杯,终于说。

    韩烟烟望着琥珀色的茶汤,缓缓抬眸。

    坐在面前的男人,其实是个陌生人。她对他,其实也不过是个陌生女人。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

    像是读懂了她的眸中的疑问,尧说:“所有的记忆,我都有。”

    韩烟烟恍然。

    她沉默了片刻,问:“丁尧会拿我挡刀,您会吗?”

    尧皱眉:“不会。”

    “姚琛会贩卖/毒/品、逼良为娼,您会吗?”

    “不会。”

    “是啊,您都不会。”韩烟烟欣然道,“所以,您不是他们。”

    尧盯着她。

    “而我,也不是她。”韩烟烟平静的说。

    “如果您喜欢电影里的角色,请不要代入演员。”

    “演员有自己的人生,您这样的男人,也不该执着于这些小情。”

    韩烟烟端着茶,转过头去,落地窗的外面,是无尽宇宙,星辰大海。

    她望着那远处的星云,眸中已经沧海桑田。

    尧于是知道,他对她来说,早就过去了。

    韩烟烟辞别了尧·卡兰德,走出房间,就看到了走廊里穿着白色制服,身材高大眉目俊朗的男人。

    侍从官听说了她获救,刚刚从克林星系赶了过来。

    时隔一年,再次见到她,或者说,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和她面对面,他唇角紧抿,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

    说“抱歉”会不会太轻?

    韩烟烟看了他一眼,向他走来。

    侍从官嘴唇动了动。

    韩烟烟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侍从官滞住。

    他转身看她。

    她背影单薄,腰肢纤细,乌黑的长发柔顺的垂在肩头。

    她走了过去,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他。

    侍从官双唇微抿。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一丝困惑。

    她蹙眉片刻,终于想起了他是谁。她于是轻轻的“哦”了一声,转回身,继续向前走去。

    侍从官望着她消失的背影,站在走廊里静立了片刻,伸手压了压帽檐,垂下了眼眸。

    韩烟烟望着属于自己的飞船。

    白衣的侍从拿着繁琐的手续请她打上精神力印鉴。

    “这是您在克林星系的永久居住权。”

    “这是公爵赠予您的一颗富矿星,一颗度假星。”

    “这是位于克林星系行政中心战神星的房产。”

    “这是……”

    “这是……”

    “这些,”侍从说,“是作为您唤醒公爵的感谢赠予您的。”

    韩烟烟在认证芯片上打上自己的精神力印鉴,对侍从说:“告诉公爵,两清了。”

    她说完,登上了自己的飞船。

    侍从官进入房间,看到尧站在窗前,凝望着外面。一艘奇形怪状的飞船正从堡垒的空港飞离。

    那船被改造得奇形怪状,看过的人很难忘记。那是利奥·派克的船,现在,是韩烟烟的船。

    “您让她走了?”侍从官问。

    “她不是她,我不是我。”尧吸了口烟,吐出,“强留,有什么意义。”

    他没说,她望着外面星空时的目光带着向往。她被强行拘禁在世界里一千多年,最不想要的大概就是强留。

    尧出了会神,问:“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侍从官忍不住问,“她叫什么?”

    “她姓李。”尧说。他默默的抽了会儿烟,说:“名字她忘了。”

    房间里陷入异样的寂静。

    侍从官走过去,拿起圆几上的烟也点了一支,和尧一起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那艘离港的飞船。

    “让她走吧。”他吐出白烟,说,“那应该是她想要的。”

    他话音落下,那艘飞船已经行驶到了安全距离,开启了曲速引擎,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两个男人的视界中。

    许久,侍从官轻轻的说:“挺好。”

    巨大的太空要塞消失在视界中,飞船在星辰间平稳的飞行。

    韩烟烟转过头去望着前方,亿万星辰,无限宇宙。

    “从前,我记得我是一个很普通人,过着很普通的生活。”

    “赚钱,供房,买菜,做饭。”

    “那时候我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我的征途会是星辰大海。”

    “我有盛世美颜,我有腰缠万贯,我有战力爆表,我还有你。”

    她的手轻轻抚上操作台,温柔,小心。

    “宇宙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怎么样,同去吗?”

    没有人回答她。与她互相陪伴了千年的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纵然有一天,这系统又生出自我意识,也只是版本30,不是李舟。生命之所以可贵,在其特殊且唯一。

    “走吧,安布罗星云,一起去。”

    韩烟烟说完,眼泪夺眶而出。

    ……

    ……

    利奥·派克·韩专心的做着研究。他太过专心致志以至于连妈妈走进房间都没有察觉。直到妈妈的手摸上他的头,他才吓了一跳。

    “妈妈。”这小男孩的眼中泛起了笑意。

    他才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智商却远远高于旁人,他是个天才。

    “妈妈,是来叫我去学校的吗?”他小心的问。

    他没有爸爸,也不喜欢跟别人交往。在学校里,大家都说他是怪人,欺负他,排挤他,没人愿意跟他做朋友。他不愿意去学校。

    “当然不。”他美丽的妈妈温柔的说,“你不想去就不去。待在这里就可以,就当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好了。”

    美丽的女人看看电子板上复杂的化学公式:“很难吗?”

    “对别人来说,大概很难。”利奥挺起了小胸脯,骄傲的说,“对我来说,不难。”

    妈妈笑了,摸着他的头说:“我就知道,我的利奥最聪明了。”

    “别太辛苦,一定要好好休息呀。”妈妈温柔的嘱咐,然后离开了。

    利奥乖巧的答应了,但等妈妈离开,他又跳下床,打开电子板,继续计算了起来。

    他可不打算听妈妈的话。他要每天日以继夜的研究,成为了不起的科学家。

    不过现在他还不打算告诉她,等他攻克生化人这个课题,再给她个惊喜。

    到时候她一定会很开心、很骄傲吧?

    想想就觉得好幸福呀。

    嘻嘻!

    【全文完·无番外】

    感谢至此不弃。

    ——戊戌·霜降前夕 袖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