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1 番外-相聚
    年底腊八那天, 陈中华骑着刚买的新式自行车, 去学校接上学的一对儿女。

    陈中华和刘爱英一共生了两个孩子,大儿子和小女儿。

    两人对此都感觉挺幸运的,在计划生育来临之前凑齐一个好字,同时也给陈中华老家的父母交了差。

    谁会想到一向以老大哥形象把照顾大家当做己任的陈中华,竟然是家里几代单传的独苗苗。

    刘爱英也是生了老大之后才从陈家父母那里得知的, 之前结婚时都被陈中华瞒着,就怕她有压力。

    怪不得当初他们在青城举办婚礼时,陈家的亲戚来得那么少。

    好在刘爱英的运气不错, 结婚没多久就一举得男,不辜负陈中华暗地里替她顶着长辈们的施压。

    如今十几年过去, 两个孩子都上初中了, 一个初三, 一个初一,兄妹俩就读同一所学校。

    “叮铃铃——”下课铃响了。

    陈中华收回思绪,伸着脖子朝大门望去,一个个学生看过去,仔细找自家那两个。

    片刻后, 陈中华眼镜片一亮,看到从人群里飞奔而出的兄妹二人。

    “爸!”

    “爸爸。”

    兄妹俩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 每个人手上还提着一个小纸盒。

    “学校发的腊八粥, 一人分一小碗。”

    陈中华简单地问过他们今天上学的情况, 而后接过小纸盒, 放在了自行车前面的篓子里。

    在此期间, 有相熟的家长路过。

    “陈老师,你也来接孩子啊?”认识的人纷纷过来打声招呼。

    陈中华毕业后成功留校,现在是一位大学老师,就快要评级升教授了。

    教育为上的当下,老师这种职位即是铁饭碗又是教书育人被人尊敬的好工作,社会地位不低。

    更何况陈中华教的还是大学生,稍微认识的都想跟他混个脸熟,毕竟谁家没有个学生,这种人脉关系以后铁定用的上。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中华一一应对之后,带上两个孩子告辞离开。

    大儿子坐在车后座,小女儿坐在大杠上,依偎在爸爸怀里。

    陈中华平稳地骑着车,拐弯时没走回家那条道,拐去了农贸市场。

    “爸,我们要去买菜吗?”小女儿奇怪地问。

    “笨蛋妹妹,去农贸市场的路不买菜难道是去玩的吗?”大儿子两条长腿耷拉在自行车两边,很是臭屁地批评道。

    小女儿撇撇嘴不理他。

    陈中华说道是今儿个腊八,去买点新鲜食材,晚上家里做大餐。

    两兄妹欢呼起来,也顾不得吵嘴了。

    在他们俩灼灼的目光之下,陈中华买了一兜大棚培育出的青菜,而后才去水产区看了一小会儿,买下一斤虾和一条鲫鱼。

    他家两个孩子都爱吃海鲜,也不知道仿谁,明明夫妻两个都是内陆长大的,对那些特别腥的东西都不怎么爱吃。

    如果是插队那会儿吃过的河鱼还好,那真是人间的美味,至今记忆犹新。

    然而现在有了条件,买来鱼做了吃,却怎么也吃不出来当年的那个味道了。

    陈中华感叹着,带上兄妹俩和菜赶回家。

    他们的家在青城大学生活区后面的家属楼上,房子是当初学校分配的两室一厅。

    到家时,刘爱英已经把馒头蒸好,小菜也弄齐活了,专等着陈中华他们回来。

    刘爱英也当了老师,不过她没教大学,是在高中任教,明年大儿子升学就准备去她那所高中就读。

    夫妻两个都是老师的家庭,也算是书香门第了,颇受朋友邻里们的尊崇。

    小女儿一下车就蹦蹦跳跳地上楼找妈妈,留下父子二人在后面一个提菜一个扛车子,紧跟着上楼去。

    买回来的海鲜被刘爱英很轻松地料理出来,毕竟她灶上的手艺也不错。

    这一点,在插队那几年一个锅吃饭的时候,陈中华就知道了。

    另外两兄妹闻着屋里飘散的香气,肚子咕咕叫,馋的不停地咽口水。

    想吃!

    刘爱英不辜负他们的期望,很快做出一盘盐水虾、一盘炒青菜和一锅鲫鱼豆腐汤。

    考虑到孩子们正在长身体,刘爱英还额外蒸了一箅子红薯,再加上一馍筐二合面馒头和几个菜,足够四个人吃饱了。

    夫妻俩挑了一筷子虾和鱼肉吃,剩下的全给兄妹俩分了,他们只把其他几盘菜解决掉。

    到最后,两兄妹吃的意犹未尽,一脸馋样。

    都是半大的少年少女,正是肚里缺油水的时候,处于怎么吃都吃不饱的状态。

    刘爱英就着炒青菜啃馒头,心里扒拉着家里这个月的用度,打算课余时间接几个家教的活做做,等挣了钱全给孩子们买肉吃。

    陈中华放下碗筷,说等两天带他们去吃大餐,到时候可以放开了肚皮吃,解解馋。

    刘爱英奇怪地看向他,她咋不知道有这回事。

    “是林文清和赵向东那两个要过来了,方卫东今天打电话到我们学校教师办公室,说是等他们来了,林文清要在大酒店请客吃饭,让咱们一块去聚聚。”陈中华解释道。

    刘爱英笑了下,说京都那几位应该都混的不错,连赵向东都当上大老板了,真是牛气。

    陈中华听了她对别人的夸奖,有点吃味。

    “那你是不是后悔嫁给我了,当老师比当老板清贫的多。”起码赚的钱不在一个级别上,家里吃的喝的肯定也不是一个等级。

    “想什么呐,咱们教书育人为国家做奉献,工资也能够养活一家子,比在地里刨食的强过百倍,我满足还来不及,能有啥后悔的。”刘爱英嗔他。

    一起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走过来,到如今吃喝不愁衣食无忧的生活,是当初困在乡下那会儿想都不敢想的。

    做人呐,贵在知足。

    要知道每人都有自己的缘法,真要较真地比来比去,人比人会气死人的。

    索性刘爱英看得开,最珍惜的还是当下自己个儿努力来的美好生活。

    陈中华扶了扶眼镜,镜片后的眼睛中闪过笑意。

    当初,果然没看错人。

    *

    腊月十二,陈中华再次接到方卫东打来的电话,说林文清他们今天到了,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接站。

    陈中华立马请了半天假,先去和方卫东汇合,然后两人骑车一块去青城火车站接人。

    呜隆隆的火车过了一趟又一趟,他们站在出站的地方等了一段时间,终于等来从京都开来的那趟列车。

    拥挤的人群从出站口汹涌而出,方卫东垫着脚瞧也瞧不见,后悔没有做个纸牌子写上名字举着。

    陈中华早就把眼镜擦干净了,一双眼睛认真地查看着人群。

    没让他们等太久,林文清和赵向东看到了他们,朝两个人挤过去。

    片刻后,四人成功汇合。

    林文清两人都是单独来的,没带家属,趁着放假说来就来了。

    他们手上也没带什么,除了路上买的各样礼品,自身拿的东西很少。

    两人过来后直接住进了青城最好的酒店里,托服务生准备了两身衣裳换洗,其他就没什么了。

    陈中华和方卫东看得直咋舌,没见过这样花钱如流水的,果然不愧是大老板了。

    或许是理念不同,他们俩心疼的钱财,在林文清两人看来,却是花的值。

    重在舒适,其他花了也就花了,能花他们就能挣。

    不讲这些因见识和眼界而产生的不同的消费观念,四人由林文清做东,就在酒店一楼订了一桌酒席。

    老友久别重逢,除开刚开始见面时的疏离,等到两杯酒下肚,当年那种共患难的兄弟情很快被唤醒。

    他们一边讨论着各种时事政治,一边回忆着往昔喝着酒。

    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在临河村的那处知青院。

    这一场叙旧进行了很久,桌上的酒瓶子喝空了一大堆,赵向东已经喝趴下了,剩下林文清跟另外两个划拳行酒令,继续喝。

    到最后,林文清尚且清醒着,叫人去给两家家里报信,安排喝醉的三人去酒店房间休息。

    第二天,没让陈中华、方卫东两人走,林文清又接来了他们家里的老婆孩子,大家一起再聚一顿。

    “可惜没带小红过来。”林文清向刘爱英说道。

    “以后有空了再一起来玩嘛,我们都欢迎的。”刘爱英笑着说。

    柳絮跟着点头。

    林文清哈哈笑着跟他们约定了,等到下次来就把老婆孩子也带上来看看。

    稍后散场时,林文清不仅叫来车把两家人安全送回家,还给他们打包了饭菜和糕点,留着回去吃。

    接下来,林文清和赵向东忙了起来,他们来这一趟也不单单是玩的,借机拓展业务也是一个原因。

    凭借陈中华和方卫东的人脉关系,林文清两人很快跟人搭上了线,做大单子不成问题了。

    等到合约签下来,为了表示感谢,也为了暗中帮忙,他们两个为那两家人买了两套大房子,一家给一套。

    青城的房价不比京都,对于林文清和赵向东这两个大老板来说,实乃九牛一毛。

    更何况,房子的价相比于谈成的大单子的价值,实在不值得一提。

    然而陈中华和方卫东却是不敢收的,太贵重了,他们不能收。

    这样推迟来推迟去,最后林文清把房子过户给两家,房本往他们家一甩,和赵向东拿着单子合同麻溜地跑回京了。

    陈中华和方卫东无奈先收下,准备等攒够钱了就还给他们,不能白白占人好处。

    实话说,有了大房子后,两家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首先,他们可以搬进宽敞明亮通风好的大房子里,不必再跟一堆人挤在筒子楼里。

    其次,以前的单位福利小房可以租出去挣点家用。

    如此一来,生活好过很多,水平提升了不止一层。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