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番外:前世的真相
    璩雪听到陈萌的回答,莫名松了口气。

    “也是,你这么胖,他应该不会喜欢你——萌萌你别误会啊,我是说,虽然你很可爱,但是二爷可能是把你当妹妹了。”

    是啊,妹妹,否则还会有什么呢?

    陈萌笑笑,低下的胖脸满是落寞,而门外,正扛着一桶水的男人驻足,一双黑眸眯成一条线。

    妹妹?

    呵呵。

    他都如此专注地追她了,她竟然还觉得是妹妹?

    看星星看月亮冻成狗,以及频繁陪着她出入各种公开场所,这些都是哥哥做的?

    二爷斜着眼睛看了眼肩膀上的水桶,社区送温暖都没有他给她送东西的频率高吧?

    如果这么明显的表示,她都迟钝地不开窍,那就别怪他下狠药了。

    扛着水桶的男人,对着里面内只想不开的胖妞暗搓搓地算计,话说他的小本,已经快记满了吧?

    是时候,讨要一些债务了。

    于是这天晚上,陈萌被二爷约到了学校的树下,二爷带着满脸正气,以从未有过的知心大哥哥口吻说道。

    “萌萌,你,想不想吃红肠?”

    “想!”

    ...

    于是,某个吃货被无耻腹黑男诱拐到宿舍,吃干抹净...

    等她围着床单浑身酸痛一脸茫然看着某个吃饱喝足不要菲斯的男人,光着身子晃悠到抽屉里,掏出一根红肠走过来敲她的头。

    “现在你还觉得,你是我妹妹吗?”

    她傻不拉几的摇头,下意识地看着那根红肠,一不小心又看到某人不可描述的地方,脸涨红,缩到被窝里当鸵鸟。

    “还觉得,配不上我吗?”

    她探出一个头,小心翼翼地点着,嗯,还觉得配不上...

    男神穿衣潇洒脱衣硬朗,她穿衣傻乎乎,脱衣肉嘟嘟——啊!

    女孩的自卑引起了男人极度不爽,推倒,做到她不自卑为止!

    “萌萌,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命中注定的...唯一。”伴随着他温暖地怀抱,他只对她温柔的声音吹入耳畔。

    如果没有他拿着红肠一下下敲她头这个动作,一切都很美好。

    “嫁给我,做我的家人,红肠随便你吃,要不要?”他把肠皮剥掉,温柔地递到她嘴边,满眼诱惑。

    吃吧吃吧,自己养的娃,自产自销,完美。

    然后陈萌吃完了才发现,那根红肠其实已经快过期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某人酝酿这事儿由来已久,但木已成舟肠已下肚,稀里糊涂地被人家诱拐回家。

    缘分,早就已经注定。

    ...

    若没有那一场意外,二爷觉得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他的妻子是从小就定下来的,虽然傻乎乎的但也不失可爱,俩人还有一个聪明的女儿,他无微不至地呵护着这家里的俩个女人,想要给她们母女一切。

    陈萌不谙世事,为人有些天真,不懂人情练达,二爷也不甚在意,他以为只要自己多努力一些,多给她一些保护,她就能幸福安稳地走下去。

    直到那天,他去给她收尸。

    看着那一片惨烈,他怎么也无法相信,地上那没有生气的尸体是她。

    尽管所有人都说那是他,但二爷还是不相信。

    他的萌萌喜欢笑,乐观向上,是他黑暗世界里唯一的光,可是那些人说,她不在了。

    若无她,这世界再繁华又如何,不过是一片无边的苦海罢了。

    他平静地将她一块块拼起来,面无表情,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兄弟们都哭得泣不成声,可是他一滴眼泪也不想掉。

    他不相信。

    不相信自己生命里唯一的光就这样离开,他不相信,不相信她会如此残忍地丢下他。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一蹶不振,但是他没有。

    他把他最爱的女人火化后,骨灰留在身边,把俩人爱的结晶交给保姆照顾,他自己则是不眠不休地追查凶手。

    心里有一个信念支撑着,仿佛只要找到凶手,他的萌萌就能再活过来,对他灿烂的笑,再叫他一声二哥。

    一声二哥,他等了多少年,没有她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凶手一个个落网,最远的还在国外够不到,他只能拼尽一切去给她复仇,偏偏过程崎岖,他病了,孩子也病了。

    抱着被诊断自闭的女儿,那一刻他的心犹如一片死灰。

    萌萌不在了,她真的不在了。

    女儿永远失去了妈妈,他...失去全部世界。

    那一夜,他抱着孩子看着她的骨灰盒,流尽一生的泪。

    萌萌,你的二哥还在,可你为什么就这样走了...

    生命力最大的痛苦,不是对生失去信心,而是求死也不能。

    就算她不在,他也要撑着把伤害过她的人一网打尽。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他像是一台工作机器,只顾着为她复仇,当他终于完成了对她的承诺,以实际行动结束掉所有恩怨之后,拿着医生下得晚期癌症诊断书,他心满意十足地合上眼。

    这些年他没日没夜地研究,不顾自己的身体黑白颠倒,身体早就发出了警告信号,但他并不在意。

    甚至说,他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因为...

    萌萌,终于可以找你去了。

    对不起,没有照顾好你,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孩子,但对一个男人来说,道歉永远不如实际行动来地有效。

    若上天能够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不会重蹈覆辙,他一定不会只顾着自己强大而忽略她的成长,他会陪着她一起走,她走得慢了,他就停下来等等她。

    只愿他的萌萌,还能叫他一声二哥。

    一切足以。

    诺诺面无表情地看着爸爸抱着妈妈的骨灰盒沉沉睡去,她知道,爸爸不会再醒过来。

    而她,也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自闭的少女抬头望了眼天,她看到了爸爸。

    自闭症有好多都是智商低于常人,但也不乏一些跟诺诺一样智商超过正常人的,不仅智商高,还拥有常人不能有的阴阳眼。

    自闭症像是一座孤岛,将她和世界隔绝,她没有办法表达自己对爸爸妈妈的感情,也没有办法跟爸爸沟通,更没有办法说出,爸爸妈妈彼此互不相见的残酷事实。

    她是孤岛上的孩子,有一个看不见的墙将她所有的情绪都困在里面,尽管她没有办法表达对爸爸妈妈的爱,但是她永远也忘不了,儿时母亲做的发糕有多好吃,爸爸傲娇却又慈爱的眼神是有多温暖。

    为什么,世界要如此残忍。

    为什么让她的一家人,彼此相爱却又终不能相见。

    她看到妈妈的灵魂常年跟着自己,却在爸爸出现时自觉消失。

    她看到爸爸死去,灵魂却要飞往别的地方。

    她更无助自己,为什么要困在这座没有爱的孤岛里,等着爸爸妈妈再抱她一次。

    如果有一种爱,叫彼此相爱却不能相见,那么就有一种执着,来自诺诺对爸爸妈妈的执念。

    诺诺起身,看向窗外。

    公园里,那几个坏孩子又聚在了一起,诺诺起身从抽屉里掏出一根针,留恋地看了眼床上的父亲。

    如果世界是错的,那么就由她把这一切都纠正回来。

    愿今以后,家团圆,人常在,平安喜乐,永不分离。

    爸爸妈妈,我们总会在下一个轮回里再次相遇,因为属于我们的故事,不会以悲剧收尾,是吗?

    带着这样的信念,诺诺握着针,坚定地走出门,因自闭症多年平板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笑意。

    总会再见的。

    ...

    “啊!!!”陈萌从床上惊醒,脸上一片泪。

    二爷赶紧起身,帮她擦掉脸上未干的泪痕。

    “怎么了?做恶梦了?”

    距离陈萌跟何首巫那最后一赌,几年已经过去了。

    现在全家人都搬来帝都,陈萌和二爷的工作也一切顺利,三个孩子虽然淘气,却也十分懂事,二爷已经很久没看到妻子哭成这样了。

    她一哭,他的心就拧着疼。

    赶紧为她擦掉泪痕。

    “二哥,二哥!”陈萌想到梦里梦到的那一切,不禁放声大哭。

    她梦到前世自己死后的事,她看到二爷为她油尽灯枯,看到女儿为了唤醒自己灵魂故意被坏孩子用针扎,那一幕幕前世没看到的,都在梦里补齐。

    “梦是假的,不要怕。”他温柔地拍着她,好半天陈萌才确信,那只是个梦。

    是梦吗,为何如此真实...

    实在不放心,陈萌起身去了女儿的房间,已经长成大姑娘的诺诺拥有了独立的房间,此时的她正在备战中考,灯还亮着。

    陈萌推门进去,就见诺诺一本正经地看着手里的机器猫,边上的书包根本没打开。

    依照诺诺的智商,根本没必要复习,考试对她毫无难度,闭着眼睛都能满分。

    见妈妈过来,诺诺有点尴尬,手里的漫画来不及掩藏,只能对着老妈干笑。

    然而平时最能念叨的妈妈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过来,摸摸她的脸,双眼泛红。

    陈萌看到健康活泼的女儿,心里的纠结才轻了一点,伸手摸女儿的眼,诺诺的眼像二爷,真漂亮。

    “妈,我没事儿的,我不会给自己看近视的,你放心。”

    诺诺以为妈妈是担心自己近视眼才会这样,忙解释,却见母亲眼泪如雨下,平时冷静的诺诺也乱了方寸,赶紧招呼老爸。

    “爸!你是不是欺负妈妈了!”

    二爷就站在门口,他也不知道妻子为何做了个梦就哭成泪人,又被女儿审问,一脸无语。

    他也很心疼好么,谁知道媳妇哭什么!

    伴随诺诺一声令下,家里另外俩房间的门同时打开,已经长大的双胞胎一起冲过来,俩儿子性格不一样,长得也是一个随爸爸一个像妈妈,但是在对待家里团宠老妈这个问题上,所有人都保持了相同的态度。

    “爸,你大半夜不造小人,气哭我妈吓唬我姐,你是要上天?”邪气地小三不怀好意地瞄向老爸的膝盖,家里的搓衣板放在哪里了,他不介意帮着老爸拿一下。

    而暖男老二虽然没说什么,但那一双老干部才有的沉重眼上下看着二爷,上一眼下一眼的,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爸,你飘了啊。

    母上和姐殿是如此金贵的存在,这你都敢惹,怕不是要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吧?

    二爷揉揉太阳穴,他招谁惹谁了,睡觉睡得好好的,媳妇这嗷嗷一哭,搞得家里这三只以为自己十恶不赦,好歹他也是个少将,回到家何以如此没有地位?

    陈萌搂着女儿看着二爷,又看看俩帅气又顽皮的儿子,终究确定了,那只是一场梦,却真实的让人心痛。

    看着她挚爱的家人,陈萌握紧了二爷的手。

    他手心的温度让她躁动的心一点点平静下来。

    “二哥,我们不要在分开,你,女儿,儿子,我们不要走散。”

    “嗯。”二爷搂过她,决定带回房好好地安抚一番。

    还没走两步,就听身后飘来坏坏地对话。

    “我们不会又要当哥哥吧?”老二很严肃。

    “很有可能,你看咱家老头,眼冒绿光...”老三有点邪恶。

    二爷的脚步绊了下,他回头要查查这俩臭小子是不是偷看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严重怀疑是卷毛那个不靠谱的货,偷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他的儿子看。

    “瞎叨叨什么,都回房睡觉去!”诺诺一脚一个,给弟弟们踹出去,摸着下巴看着隔壁,今晚老妈估计会被老爸“安抚”到天明吧?

    带上耳机,从枕头下抽出一本少儿不宜的言情,嗯嗯,谁说的双人运动就一定能造个小人出来的?

    她老爸在见识老妈生弟弟们那么痛苦后,老妈还没出月子他就跑去结扎,所以,她这辈子怕是只有那俩混球弟弟了。

    诺诺摸摸下巴,虽然老爸刚刚体检过,据说身体状况能秒杀二十岁小伙子,健康的不要不要的。

    能不健康吗,就没见过她老爸老妈那么注重保养的人,名贵补品玩命补,坚决不熬夜——哦,造小人运动时候例外,这么养着身体自然杠杠好了。

    诺诺合上书,她决定跟家里的厨师说一声,明天要给老爸加个牡蛎补补,毕竟,嗯,“安抚”母上也是需要体力的,不是吗?

    所以,她们全家人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很久很久吧。

    全书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