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我就不该来
    东城,文山坊。

    一座道观的后院里,浑身湿漉漉的圣子从水井里爬上来。

    他刚爬到井口,就被人用剑架住了脖子。

    “圣女,是我!”圣子急忙道。

    “你来我这干嘛?”圣女身上披着一件道袍,神情冷漠。

    “出事了!妈的,我们会中有内鬼!”圣子恨声道。

    “内鬼?”圣女眼中寒芒一闪,道:“谁?”

    “我不知道。”圣子苦笑道:“我现在谁都怀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就只有你!”

    “哼,少扯淡,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圣女冷笑道。

    圣子急了,他道:“师姐,我受了重伤,我只有你才信得过,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少套近乎,我不是你师姐。”圣女摇了摇头。

    “咱们同拜一个师祖,你当然是我的师姐!”圣子急道。

    “呵,你可从没叫过我师姐,现在落难了,开始叫我师姐了。”圣女讥讽道。

    “哇。”圣子张嘴吐了一大滩血,血里还有丝丝黑汁。

    圣子急道:“师姐,求你让我在你这里躲三天,三天之后,我就走。”

    圣女没有开口,她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早说过,你做事狠毒,迟早会惹大祸。”

    圣子恨声道:“这次要不是有内鬼,我根本不会栽!妈的,等我养好了伤,非把这个内鬼给揪出来不可!”

    圣女皱眉道:“内鬼这事,多半不可能,咱们在神京的核心人手,全是从总坛带出来的,这些人跟了咱们至少七年以上,如果有内鬼,那他们至少在七年前就已经打入咱们内部了,那个时候,咱们还没举事呢。”

    圣子恨恨道:“多半是某些脑后生反骨的家伙,经受不住朝廷的诱惑,暗中投靠了朝廷!”

    圣子看了一眼圣女,又道:“师姐,找内鬼这事,你要帮我,我才来神京没多久,光凭我一个人,很难找出内鬼。”

    圣女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圣子接着试探道:“师姐,你看……我受了重伤,身上全湿了,可不可以让我先上来,找个地方换身干净衣服?”

    圣女收起了剑,道:“魏文昊,按理说你死了我都不会救你的,非但不会救你,反而会拍手称快,不过你此次被内鬼所害,我经营神京许久,这事儿我有责任,因此这次破例。

    “不过你只能在我这躲一天,一天之后,自己离开,否则的话,我悄悄把你杀了,也没人知道。”

    圣子大喜道:“多谢师姐!”

    ……

    姜旭在围捕行动失败之后,同样想到了内鬼会暴露的问题,他连忙赶向公主府,再次将公主吵醒。

    他在偏厅等了一会儿,公主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带着一股怒气道:“姜旭,我给你私印,是让你便宜行事,给你行方便,不是让你拿着它,次次打扰我休息!”

    姜旭着急道:“公主,非是我胆敢打扰你休息,而是事态紧急,我不得不第一时间向公主禀报。”

    宁国公主有些头疼的捂着额头,道:“什么事,讲。”

    “公主,此次围捕圣子失利,他肯定会怀疑青莲香会有内鬼,请公主通知你的密谍,让他保持静默一段时间。”姜旭急忙道。

    宁国公主突然笑了,她道:“姜旭,你觉得这些东西,我算不到吗?从你求我出手的那时候起,我就已经布好局了。”

    姜旭脸色一变,道:“布局?布什么局?”

    “你不知道圣子有多难杀,可你觉得,我也不知道吗?”

    姜旭点点头,道:“这事儿公主你跟我说过。”

    “明知圣子杀不死,那我为什么还答应替你出手?”宁国公主眼带笑意。

    姜旭迟疑道:“公主难道不觉得圣子该杀吗?他毫无道德底线,杀官就不用说了,还灭人满门,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清除吗?”

    宁国公主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你要这么说,那确实是我出手的理由之一,但不是绝对。”

    “还有理由?”姜旭皱眉道。

    宁国公主敲了敲扶手,叹道:“罢了,这事儿还需要你参与,我就一并说给你听吧。”

    还需要我参与…

    姜旭缩了缩脖子,他感觉可能没好事。

    宁国公主道:“前不久,我的密谍查出了一个人。”

    “什么人?”姜旭问道。

    “这个人同样也是密谍,而且是秘御司千辛万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策反的密谍。”

    姜旭脸色变了变,道:“公主你布的局,和秘御司策反的密谍有关?”

    宁国公主冷笑道:“不错,姜旭,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朝廷在青莲香会一个密谍都没有?应天府没有,五城兵马司没有,秘御司没有,三法司同样没有,为什么?”

    姜旭突然脸色大变,惊恐道:“公主,我不想听了,我想回家。”

    宁国公主似笑非笑道:“现在不想听可晚了。”

    姜旭额头狂冒冷汗,不自觉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你想的不错,朝廷几大衙门的密谍,全被我干掉了。”宁国公主突然笑得很开心。

    姜旭狂擦冷汗,唯唯诺诺道:“公主神武。”

    宁国公主白了姜旭一眼,道:“不得不说,秘御司作为父皇依仗的心腹,还是有那么几分卖力的,这才过了没多久,又被他们策反一位。”

    “公主。”姜旭小心翼翼道:“卑职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讲。”

    “公主为什么要干掉朝廷的密谍?”

    “这个问题,我可以讲给你听,可你听了之后,就得把你阉了,常伴于我左右。”

    宁国公主捂嘴笑道:“你别说,你挺会逗乐子,将来你要是没用了,把你收入府中,日日听你打趣逗乐,倒也有趣。”

    姜旭急忙捂住下身,心想,这样还不错,至少今后性命是有保证了。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他就不该来这,本来只是替公主着想,让她看好自家密谍,别被人给揪出来。

    结果听到这么多机密中的机密,朝廷要是知道他们辛辛苦苦安插的密谍,全是公主干掉的,哪怕凭借公主皇朝第一贵女的身份,那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而这么机密的事,公主就么这轻飘飘的讲了出来。

    这本身就有问题,而且有大问题。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