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渐渐地,夕阳落去,天色成灰,向黑灰色变化,最后成为漆黑,黑得让人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崔狗蛋家的屋顶有只猫在叫,声音很寡淡——低沉而浑浊的,让人听了,更觉无力与凄苦。

    “天杀的年景啊!连猫都饿得叫声寡淡了!”崔狗蛋喝了口冷水,肚子直胀痛,他斜靠在床沿,双手垂地——两只手仿佛脱掉了似的,丝毫不受控制。

    “爸,我饿。”崔狗蛋的儿子阿山奄奄一息叫嚷道,他的气息非常微弱。

    “阿山,我的娃,惹着点儿,你妈找钱去了,有钱,你就饿不着了。”崔狗蛋滚泪、嘶嚎,他想站起来,可身体已不听使唤,他儿子阿山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拨动着他内心疼痛的苦弦。

    猫从屋顶跳下来,狠狠掉砸在院子,惨叫一声——非常阴冷,犹如坟墓发出的声音。

    “死猫,要不是我浑身无力,你会死在我手里,把你生吞活剥,吃了……”崔狗蛋目光瞟向屋外,他的眼睛是枯涸的,没有一点儿光泽。

    胡三凤在黑夜中隐秘的走着——她害怕被人发现,毕竟自己要去做的事情是不光彩的,见不得人的。

    胡三凤一边走,一边在心底暗自抱怨:“我命苦啊,灾荒漫长,嫁的男人又窝囊,现在,需要我去卖身……”她走了一刻钟,蹑手蹑脚的站在杨大棍家门口,轻敲了门,没有回应,她在目光四处张望中再敲了一下,这次敲得稍微重了些。

    “谁?”里面飘出声音,是杨大棍的。

    “大棍兄弟,我是你嫂子——崔狗蛋的婆娘——”胡三凤尖锐而极低的回道。

    “嫂子,是三凤嫂子?”杨大棍提着一个破烂的油灯走出屋,漫过院子,缓缓打开了院门。

    “你快点儿,大棍兄弟,让人发现就不好了。”胡三凤火急火燎的进了院子。

    “嫂——子,嫂子。”杨大棍紧跟着胡三凤进屋,通身僵冻似的像一根冰棍般的立在地上。

    “坐呀!大棍兄弟。”胡三凤拉扯了一下杨大棍的衣角。

    “嗯,嫂子。”杨大棍慢吞吞的在木凳上落坐。

    “这是你家,你怎么浑身不自在?”

    “我,我——”

    “价格你和崔狗蛋都谈好了吧?”

    “嗯。”杨大棍吱着声,手指紧紧抓在木凳上。

    “那,好吧!”胡三凤仰天长叹,脸上闪过一丝苦笑,眼睛打转着泪珠,她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叫嚷。

    “嫂子,你饿么?”杨大棍屁股离开木凳,慢吞吞的起身。

    “你有吃的?”胡三凤干涩的嘴,狠狠咽着口水,目光猛地发亮。

    “嗯,今儿晚上,我吃剩的,两个地瓜,只是有些腐烂了……”

    “没,没事,能填填肚子就行。”胡三凤着急忙慌的在语无伦次。

    “你稍等,嫂子。”杨大棍在泥灶台上端出两个白地瓜,由泥碗装着,轻手轻脚的害怕摔碎了似的放在胡三凤面前。

    胡三凤见两个白地瓜,肚子咕噜声更剧烈了,她扑抓起地瓜直往嘴里塞,甜中带苦,苦里含甜,真是人间至味。她吃得太急,喉咙被卡住,连发出几声咳嗽。

    “嫂子,你慢点儿,慢点儿吃。”杨大棍在一旁不知所措。

    “没事,没事。”胡三凤嘴一刻不闲的啃着白地瓜,“你还有地瓜么?”

    “我,我还有一点儿……藏在地窖的……”

    “明早,能不能拿点给我儿子吃,再不进食,他就死了。”胡三凤泪水横流,泪珠一掉在地上就化得无影无踪。看来,不仅人在挨饿,土壤也是,它将胡三凤的泪,不留痕迹的吞噬了。

    “嗯,明天早上,我去送。”杨大棍一脸苦恼,他是不情愿的,却不能不答应——一个母亲对自己骨肉的深沉之爱。

    “谢谢,谢谢兄弟,我会尽心服侍你的。”胡三凤差点跪下,对杨大棍感恩戴德的。

    “嫂子,别这样。”杨大棍的手一触胡三凤的胳膊,他的身体僵硬了——胡三凤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脖子上……热乎乎的……他的腮红了,燥热着……

    “谢谢,兄弟!”胡三凤在惨黄的油灯光焰中看见杨大棍的脸红了——她能够感受到他的身体在变热,像火烧似的,“兄弟,你想要不?”

    “要什么?”杨大棍咽着口水,他的喉结在游动。

    “要嫂子呀!”

    “啊?”

    “你不但给钱,还给嫂子吃的,嫂子给你……”胡三凤嘴角浮现微笑,她在油灯光中解衣褪裤,赤条条的站在杨大棍面前。

    胡三凤虽不是什么大美人,看着却也颇具风情,一双柳叶眉、流水的双肩、如葱的十指、飘逸而黑粗的长发……她那樱桃小嘴最具诱惑,她狐媚扭腰道:“兄弟,来吧!”

    “嫂子,你真美!你的真大!”杨大棍声音颤抖,他的手着了火似的在胡三凤身上探索。

    “大,我的什么大?”胡三凤坏笑道。

    “胸,屁股。”杨大棍呼吸越来越剧烈。

    “是么?”

    “嗯,狗蛋哥真幸福!”杨大棍扑抱着胡三凤开始啃,如在啃一块肉般的贪婪,他最喜欢啃胡三凤的舌头与胸,“嫂子,你太美味了!”

    “嗯,嫂子给你,嫂子是你的。”胡三凤燥热得耳火面炽,呼吸加粗,仿佛她的身体与灵魂正被大火烤烧一样,不安、难受。

    “嫂子,美味的嫂子!”

    “兄弟,进来吧!”胡三凤平躺在床上,如饥似渴的期待着杨大棍的占领,“满,给嫂子满!”

    “嫂子,我。”杨大棍看着胡三凤大开的双腿,中间冒出滴滴银白色的液水,他一时之间,心跳加速,愣住了。

    “兄弟,你是第一次吧?”

    “嗯,嫂子。”

    “别担心,进来,嫂子教你!”胡三凤双腿夹住杨大棍的腰,“进来,别着急,慢点儿!”

    “啊!”杨大棍感到山崩地裂——整个身体被吞没——他进去了,“嫂子!”

    “兄弟!”胡三凤在温热的笑。

    “啊?我?”没戳几下,杨大棍就泄了。

    “没事,第一次都这样的,我们再来。”胡三凤抚摸着杨大棍的背,安慰道。

    ………

    ………

    “女人的滋味,怎么样?”胡三凤的胸在微微起伏,如大海的浪花。

    “真美!”杨大棍汗流浃背的身体贴着胡三凤。

    次日,天朦朦亮,大地未尽白。杨大棍提着一筐白地瓜,跑着向崔狗蛋家,他敲门喊道:“狗蛋哥,开门。”

    “谁啊?”崔狗蛋要死不活的回道。

    “我,大棍。”杨大棍继续敲门。

    “别敲了,来了!”崔狗蛋拄着拐杖来开门,他每迈一步,皆需使出全身力气。

    “狗蛋哥,你怎么拄着根拐杖?”

    “饿,我没有力气,需要拄拐杖。”崔狗蛋浮肿——喝水喝得浮肿了,他的双目无神,“你来干什么?”

    “给你钱。我还给你带了筐白地瓜。”杨大棍连钱带白地瓜放在崔狗蛋眼前。

    “白地瓜!”崔狗蛋直抓个白地瓜啃起来。

    “狗蛋哥,煮一下吧?”

    “煮啥煮,他娘的,我等不及了。”

    “你儿子呢?”杨大棍见崔狗蛋只顾自己吃,竟忘了阿山,讽刺的瞟着眼。

    “哦!对,我儿子!”崔狗蛋提起白地瓜,跑进屋,嚷道,“儿子,吃地瓜……”

    “那,我走了,狗蛋哥。”杨大棍打着哈欠,一看是犯困的,黑眼圈很重。

    “你昨晚和我婆娘折腾得睡晚了吧?”崔狗蛋嘿嘿一笑,目光茫然而痛苦。

    “我走了!”

    “我婆娘怎么样?睡起来,不错吧?”

    “什么?”杨大棍装作听不见,跑出崔狗蛋家,“我走了!”

    “走吧!走!”崔狗蛋凄惨的大笑,他心如刀割,有着生不如死的窝囊与耻辱。

    东边的天红了,太阳偷偷冒出头。

    杨大棍在泥土如沙的路上,走着走着,猛然一笑,暗道:“女人真美!有女人的感觉是真好啊!”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