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麻家崔氏,她的故事在勺山县是无人不晓的,她本姓崔,名阿兰,是梅山村人,在六岁的时候作为童养媳来到勺山首富麻家。那个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是童养媳,只隐约记得在一个下着秋雨的清晨,她被爸爸崔狗蛋抱进一顶轿子,由四个壮汉抬着离开了梅山村。她离开的时候,听见了妈妈的哭声,她也哇哇地跟着哭了,她不知道她和妈妈,此生难以相见了。

    四个壮汉的脚步,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走得越来越快,妈妈的声音,在身后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蒙蒙的雨雾中.......

    其中一个抬轿的壮汉道:“好可怜的女娃呀......唉!”

    另外一个抬轿的壮汉驳道:“可怜什么嘛?至少嫁进麻家,她有饭吃,她就可以活命!”

    “只是这么小就作了童养媳,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嗨,这能怪谁呀?她爸爸也是没办法,家里要吃饭,只能卖她了,不可能卖她弟弟吧,毕竟她弟弟是家里的根儿.......”

    “嗯,这倒是,慈禧太后死了,光绪皇帝死了......天下乱了,这两年又是旱涝不断的,让人咋活呦。”

    “是嘞,特别是俺们河南,好多人家都家无余粮了,都开始吃草根了。”

    “哎,这女娃卖价多少来着?”

    “十两白银。怎么你也想买一个女娃,搁家里养,大了,好作媳妇么?”

    “随便问问,随便问问,俺哪买得起哟,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在饥饿面前——面临死亡的时候,人性是恶的,它变得没有骨肉亲情,没有温度,有的只剩下冰冷——为了活下去的冷酷。在生死面前,一切都不值一提,是生还是死,才是头等大事。

    清朝末年,国难民苦的岁月里,老百姓皆为吃饭而发愁,典妻卖女,是屡见不鲜的事儿。

    老百姓因为饥饿,营养不良,个个面色枯黄,就像是那深秋里的枯草,找不见半点生命的气色,有的甚至瘦得皮包骨,整个人就像一具骷髅,不仅是河南大地,弥漫着饥饿的乌云,全国各地,饥饿的乌云如蝗虫一般蔓延、扩散........

    旱涝越发严重,颗粒无收,山村百姓,只得割树皮充饥,慢慢地,被割掉皮的树木,如人的白骨,林立在山上和村间,让人见了,恐惧阴森。

    有的人饿死在逃难的路上,有的人因为吃树皮难以消化而死,有的婴孩因为母亲无奶而活活饿死.......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也是廉价的,一场灾荒或疾病,生命顷刻间便逝去。人的一生很短,却很苦,衣食住行,爱恨情仇......

    后来,随着灾荒的恶化,崔狗蛋卖完女儿阿兰后,打起了典妻的主意。

    某天清晨,他懒洋洋地躺在村口那棵歪脖子树下的干草堆上,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叫着,这几天,家里没有吃的,饿了便喝水,喝水,不停地喝水,肚子都快被水撑破了,胀得生疼。崔狗蛋的儿子阿山,饿得已经有好几天不下床了,往日里蹦蹦跳跳的阿山,现在在床上是从早躺到晚,崔狗蛋的心快裂了,他不止一次地在黑夜里泣不成声,自语道:“我已经卖了一个女儿,我还能卖什么,难道我崔家的独根阿山要活活饿死么?不,不,阿山不能死,我崔家的根不能断......”他的哭声比猪嚎还难听,在三更半夜中,将他的婆娘吵醒,他婆娘胡三凤骂道:“老死鬼,你哭个啥?哭能哭出粮食啊?”

    崔狗蛋暗如死潭的眼睛,望着天空,登时,一只虱子,从他满是污垢的头发中跳出来,被他立马逮住,塞进嘴里,吃起来,道:“虱子再小,也是肉啊!”

    崔狗蛋在想,他儿子阿山怎么活下去——他不能让他们老崔家的根断了。

    “狗蛋哥,在这儿等死啊!”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从他身旁冒出来。

    “谁啊,谁啊?你才死呢!”崔狗蛋爬了起来,“哦,杨大棍,是你呀。”

    “狗蛋哥,狗蛋哥,坐,坐。”杨大棍扑通,一屁股坐在干草堆上,笑道,“你一动不动的,我以为你死在这儿了呢!”

    “你才死呢,你个坏种!”崔狗蛋伸腿去踹杨大棍,骂骂咧咧的说。

    “狗蛋哥,别生气,别生气,死也是一种解脱嘛,至少不挨饿了!”杨大棍笑嘻嘻地看着崔狗蛋,似调侃,又似讽刺。

    “嗯,这倒也是,真他妈的饿够了,死了算了!”崔狗蛋狠狠地喷了一口吐沫,沮丧道。

    “你当然死了也没关系,结了婚,也生了娃。”杨大棍叹息道。

    “结了婚,生了娃,有啥用?还不是在等死......”崔狗蛋奄奄一息的闭上眼睛。

    “当然有用了,你结了婚......至少知道女人是个啥滋味儿了.......”杨大棍失落的语气,飘满村口。

    崔狗蛋听杨大棍如此一说,眼睛猛亮,问道:“大棍,你今年几岁了?”

    “十七了。”杨大棍满脸疑惑道,“你问我这个干啥?”

    “嗯,十七,十七好啊!”崔狗蛋猛地坐起来,沉思片刻道,“你想不想有个女人,生个娃?”

    “想啊,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个孤儿,哪个姑娘愿嫁给我嘛?前几年学木匠做活,存了点钱,准备取媳妇,现在吃得所剩无几了......”杨大棍差点儿哭泣,凄苦之色涌上了脸。

    “哎呦,兄弟,有总比没有好呀!你觉得你嫂子怎么样?”崔狗蛋凑挨到杨大棍耳旁说。

    “谁?你说什么?”杨大棍一头雾水,“我没有嫂子啊?”

    “什么你没有嫂子,我说我那个婆娘,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

    “那当然了,我那婆娘,要身段有身段,而且是大胸大屁股的嘞!”

    “狗蛋哥,你说什么呢?你.......”

    “如果,让我的婆娘给你生个娃.....你干不?”崔狗蛋拍了拍杨大棍的肩膀。

    “我,我——”杨大棍满脸通红,登时不知言语。

    “好,好,我就当是你同意了!”崔狗蛋大笑着,狠狠抱住杨大棍,“你莫要不好意思,俗话说:好玩不过嫂子........”

    “这不行吧!”

    “哎呦,有什么不行的,你只要给我五两白银,我的婆娘就给你睡,生了娃,你再把她还回来就是了”

    “嗯.....”

    “那这样定了,你回去准备银子......”崔狗蛋边说,边往家里跑。

    崔狗蛋跑到家门口时,他的婆娘胡三凤在割着树皮,问崔狗蛋道:“你去哪里了,也不帮忙割一下树皮。”

    “好了,好了,你别割了。”崔狗蛋伸手去拉胡三凤,“跟你说个事儿,进屋。”

    崔狗蛋进了屋,在儿子阿山床前来回踱步,一会儿捶胸,一会儿抓脑,哭道:“儿啊,爸没用啊,你要死了,爸也不活了......”胡三凤见了,冒火怼道:“一天到晚,哭,哭,不死也给你哭死了!”

    “娃他娘,你想让儿子活命不?”崔狗蛋擦泪道。

    “什么意思?当然想了。”胡三凤推了一把崔狗蛋,哭泣着。

    “想就好,想就好,那就救救儿子,好不?”崔狗蛋用手擦着胡三凤的泪,哽咽不止。

    “你都没法子,我能怎么办?”

    “你可以,你可以.....”崔狗蛋浑身颤抖,对胡三凤不停地说。

    “我怎么救?”

    “就是,就是——”

    “急死人了,你快说。”

    “就是你去跟别人睡,给别人生个娃......就有五两白银了,儿子就不挨饿了!”

    “什么?”胡三凤一听,嚎啕大哭,仿佛心都裂开了,对崔狗蛋一顿拳打脚踢。

    “娃他娘啊!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崔狗蛋猛地跪下,抱住胡三凤的腿,一阵哭求。

    胡三凤呜呜的流着泪,身体像岩石一般僵硬地站着,任泪水乱流。

    最后她停止了哭泣,泪也没了,只似木头一样立着,她的心死了——因为灾荒的饥饿,更因为她的男人崔狗蛋。冰冷侵蚀了她的心,她的心没了火与热,对生活,对崔狗蛋。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