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 玄煞 14动力
    明丹灵跟踪着白烨来到坟场,心说这小子还挺信守承诺,答应那黑蛇救同伴救了,答应这守夜人来陪他玩也来了,而且嫉恶如仇,又孝顺仗义,倒是个难得的人才。

    “若是那东西真的不在他的身上,倒是可以考虑把他招进门里。”明丹灵正自想着,忽觉耳旁一阵迷音响起,知道是她姑姑召唤自己,连忙双手结印,暗道:“通灵!金乌雀!”

    这便见她右肩上凭空出现一只淡黄色的小鸟,形貌与乌鸦颇像,体型却只有麻雀大小,但有三条腿。

    明丹灵以金乌秘语道:“看住那个小子,若有异动,通灵报我。”

    小金乌喳喳应了一声,飞到高树之上,隐在叶丛中紧紧的盯着白烨。

    明丹灵这才按照适才迷音所指方位速奔而去,来到一处隐秘山谷。

    明东阙一身便服背立阳光之下。

    明丹灵右手搭左肩礼道:“侄女拜见姑姑。”

    明东阙转过身来,右手轻抬示意免礼,问道:“灵儿,查得如何了?”

    明丹灵道:“另一道残灵确实乃路虹所说痴症突然康复之人所遗。我从当晚一直追查至今,除在南屏山有一段时间夜鬼凶兽不敢靠近他外,其他并未发现其它异状。”

    明东阙道:“可能是身怀辟邪之物,也可能是因你之故。那黑灵正在净化,等完成后便能以灵指之术判断了。”

    “只是玄煞之灵确非他灵可比。即便我之修为在其之上,也不能短时间消其煞力。还需要等些时日。在此期间你还是要紧紧盯住这个人。”

    “是,姑姑。”

    明东阙见其面色凝重,知其最近跟踪疑似玄煞附身之人神经过紧,安慰她道:“不过据我感查黑灵所知,我爹所封玄煞法力之法印尚在,并未因镇像倒塌而遭破坏。它如今的法力最多不过与你同级。灵儿不必如此担忧。”

    明丹灵一直以来担心的就是这个,如今听她姑姑这般说顿时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些。

    “不过小心谨慎还是要的。”

    “侄女谨记。”

    明东阙道:“我已与许行主说了,让你全权负责追查玄煞之事,其它建庙和安抚人心的杂事由他负责。桐城团主路虹在此期间由你直接领导指挥。我也不回龙首了,这段时间会一直在西昌府,有什么事可以去那里找我。”

    “谢姑姑信任。”

    明东阙来到她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道:“只要你能在这次的事上立功,转入家族嫡支的事便再也没有阻碍了。切莫辜负了姑姑的一片苦心。”

    明丹灵立时激动不已,大礼半跪道:“灵儿一定不辜负姑姑的期望。姑姑对我的恩情灵儿永生不忘,愿效犬马报答姑姑。”

    明东阙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化成一只金凤而去。

    此非明东阙乃妖,而是她的异能,能够幻化成为金凤。

    明丹灵站起身来,兴奋的双眼放光:“此事过后我便是嫡系子弟了。”

    “如此我要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一定要把玄煞的踪迹追查清楚。”

    明丹灵有了巨大动力,又得知玄煞法力封印,信心更足,急奔回坟场,继续盯着白烨,发现他下到旁边隐蔽的河沟,心中一紧:“难道终于要有所行动了?”

    白烨下午五时便来到坟场,不见黑袍老头的踪迹,心说他是守夜人,白天大概在哪里睡觉吧,于是便在坟地等他。

    他之前记挂着对大黑蛇和黑袍老头的承诺,无心想其它,直到放大黑蛇同伴回归山林,来了这坟场才踏实下心来,不觉肚子咕咕叫,方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没吃饭。

    可这坟地能有什么吃食,忽而想起前天从这里走时见到附近有条小河沟,于是寻找而来。

    “这个季节小河沟里应该有……嘻嘻,果然。”白烨看着小河沟里的田鸡贼贼的笑着。

    别的本事没有,这田鸡他前世在奶奶村里一到夏天便跟着其他孩子下稻田里去抓。那手速,如果办个比赛,绝对下不来前三。

    不出一时,他便捉了二十几只田鸡,将它们剥皮洗净,用枝条穿着回到坟场,找了个背风的角落生起火来烤田鸡吃。

    “只可惜没有带盐,味道定会差许多。”白烨正自言自语着,忽见从肩头递过来一瓶盐。

    白烨也不回头,接过盐罐,没好气道:“公公睡醒了?我可是早早就到这儿等你了。”

    “小兄弟果然信守承诺,是个好人。”黑袍老头乐呵呵的从他身后绕到前面来,看着烤得金黄的田鸡,用他那大大的酒糟鼻深深的嗅了下香味,“哇!好香啊!可有我的份吗?”

    “但是这些可不够,公公你先在这儿看着。我再去抓点。”

    白烨这便起身再去河沟,趁着夕阳最后的光亮又逮了二十几只,待剥皮洗净回来时天已经黑了。

    之前的田鸡早已烤熟,插在一旁都凉了,但是黑袍老头没动一口,见到他回来这才重新放到火上热了热。

    “公公,你先吃就是了。”

    “对朋友可是不能这样的,你能守信来陪我玩,我怎么能自己不等你偷吃呐?”

    白烨笑笑:“公公是个讲究人啊。”

    黑袍老头嘿嘿一笑:“你别叫我公公了,跟喊太监似的,叫我老贺就行。”

    白烨道:“那好,老贺,我叫白烨,你叫我……”

    “老白嘛,我知道。”

    “我…我想说的是小烨……”

    “什么小啊。既然是朋友,那么大家一定要一样的。我可从来不占朋友便宜。”

    白烨腹诽道:“那你还是占好了。我才十五岁,即便是前世的年纪,怎样也不致于被喊成老什么吧?”

    可还未容他再申辩,黑袍老头老贺便道:“老白,上次的廋谜我猜出来了,是井对不对?”

    白烨无奈于自己的称呼,却也无力反驳,点了点头。

    “那咱们今天还猜谜语吧!”老贺一边嚼着田鸡一边兴奋道。

    白烨对于这种小孩子干的事向来没有兴趣,上次也是为了脱身不得以而为,当下忙道:“猜谜语多没有意思。咱们玩别的吧。”

    “那你有什么点子呢?”

    白烨想了想道:“我教你下象棋吧?”

    “象棋?啥是象棋?象棋是啥呀?”

    白烨自从重生于这个异世后基本将这里与之前世界的文化差异弄清楚了,其中便有这象棋。这个异世根本没有象棋。

    白烨当下道:“这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但是需要这么大的圆扁石头……三十二个,还得再找一块大木板。”

    老贺一听说有新鲜东西玩,而且还是自己动手制作,别提多兴奋了,三下五除二将田鸡塞进嘴巴,边嚼着边含糊道:“老白你先吃着,我先去准备东西。”

    白烨见他童真可爱,很是喜欢,自语道:“不想在异世还能有这样的忘年交,当真是一大幸事。”

    远处观望的明丹灵也疑惑道:“象棋?之前没听说过呀?”

    等白烨吃完田鸡时,老贺已经拿着东西回来了。

    白烨奇道:“老贺你还挺快呀。”

    老贺将三十二个棋子放到白烨身前,都是上等的灰白石料,期待问道:“咱们下一步再干啥?”

    白烨端详着这些刚打磨好的棋子,心说凭他妖杀师的能力把石头磨好我倒不稀奇,可是这石料,不由问道:“老贺,这石料是从哪儿弄的啊?”

    “从看着不顺眼的碑上削下来的。”老贺稀松平常的说着。

    惊得白烨嘴巴都合不拢了:“你…你把人家的墓碑给拆了?”忙又看向他手里形状熟悉的木板:“那这个木板……”

    老贺不以为意的说道:“嗨,随便掀了半块棺材板嘛。老白,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快说下一步该干啥呀。”

    白烨心中无语道:“你这是坟场守夜人吗?别人没来破坏,倒被你自己给拆了个七零八落。”倒也确实像他能干出来的事,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的力量不够,你按照我说的在这些石子上刻上字。”

    白烨这便指导老贺在棋子上刻上“将”、“帅”、“象”、“相”、“炮”、“砲”、“兵”、“卒”等文字,之后又让他把棺材板削薄,用镰刀刻上棋盘。

    明丹灵远远看来腹诽道:“这两个家伙可真行,为了玩什么象棋把人家的坟都拆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老贺还不忘了打扫干净作案现场,将一应造棋的下脚料和田鸡骨头全部兜着拿到被他拆掉的坟处,丢进少了半面棺材板的棺材内,又将坟包重新堆好,自言自语道:“就说是前两天下雨打雷把碑劈了。”

    自我安慰完后,他便迫不及待的赶回去,认真听白烨教他下象棋,之后试下了几局,渐渐熟悉起来,欢喜道:“真的很好玩呀!老白你可真厉害!竟能发明出这么有意思的棋。”

    白烨腹诽道:“你也很厉害,身为守夜人拆了别人的坟还能若无其事的在这里玩。”

    二人如此一直下到半夜。

    老贺的兴致越发浓郁,却忽然神情一怔,一改顽童之色,挥手卷起棋盘,揽过白烨躲到了背靠的大坟丘后面。

    “老贺怎么了?”白烨不解道。

    老贺将食指比在嘴上小声道:“不要出声,坟地里有动静。”

    远处的明丹灵也警醒起来,躲在叶丛中怔怔的望向深处的坟地。

    两个鬼鬼祟祟的影子正在那里疯狂的刨挖着什么。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