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章 好消息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送寿礼这玩意儿,寓意不好罢了”

    听到陶知意这么说,王玲一副我只是说实话,你别介意的绿茶模样。

    陶知意瞧着她那装腔作势的模样,就觉得脑阔疼。

    周围的宾客也议论纷纷,无论如何,在老人家的生辰上,一家人这么闹都是不好的。

    “我亲爱的舅妈,您怎么不能想一想好的方向呢?比如希望外婆她往后的路越来越好走,身体越来越好?”

    陶知意半眯着眼睛,两只手环抱着胸。

    “我也只是顺嘴一提罢了!”王玲急着撇开关系,到底是个要面子的。

    这时候何贵强也终于忍不住站出来说话了,他的娘,这媳妇儿未免太过分。

    “好了好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总是要你占理”

    谁知道王玲听到这句话就要炸毛了“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怪我咯?”

    陶知意懒得去看他们俩的夫妻争执,她向来对别人的家事不感兴趣。

    何贵强把王玲拉倒屋子里,两人说话去了。

    陶知意见自己娘亲情绪不高,也是安慰着。

    这些人,真的没一个省心的,一天天的这么闹有什么意思呢?

    一出出闹剧,就在太阳落山之后结束。

    回到家之后陶知意就往床上一摊,她觉得今儿可累了,真的是斗智斗勇。

    不过,最让她在意的,是何雅涵走之前跟她说的那句话。

    她说“大哥让我给你带句话,是买画的人说的,“此子前途不可量!””

    陶知意不知道这个买画的人是谁,但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真假有待考量。

    她虽然有那么多年的绘画功底,现代的时候老师也夸过她的画还不错,但也不至于担得起这样的名声吧?

    伴随着种种疑问,陶知意睡着了。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凉。

    不知怎么的,今年雨水多,本该艳阳天,却连绵不断的细雨。

    陶知意日日站在屋檐下犯愁,真怕地里的东西给淹死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因为县城里的那家糖果店开的如日中天,她作为二老板,收入不菲,相当于是坐在家中收钱了。

    虽不为衣食烦忧,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比如的她的土豆。

    还比如最近小花的胃口不是很好,下雨多了,她带回来的猪草都过多的水分,猪吃了还拉肚子。

    连带着小陶兮都闷闷不乐的。

    整天围着姐姐问“姐姐,为什么小花她不吃饭啊?”

    陶知意没有心情哄她,只好说“因为她吃饱了”

    十一月的风十分萧瑟,已经是晚秋,山里的树木都黄了许多。

    不见原先的绿色生机,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陶知意前些日子找到了一颗柿子树,将园子里圈了一块黄土地出来,种了下去。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春天应该就能看到一颗小树了。

    那卖树苗的老板说,不出三年,自有柿子能结!

    “知意!”何桂英在厨房里突然喊道。

    陶知意应声而去,正好见到娘亲端着个盆蹲在那。

    “怎么了这是?”她看到的,是盆里正在接着从上面掉下来的水。

    厨房的屋顶,漏了......

    陶知意因为怕到时候天冷了漏风,还有最近雨水多,特地让人帮忙将屋子给修缮了一下。

    倒是忘了厨房这边。

    “娘你先去翻一下菜,盆放在地上就好了”陶知意叹了口气,往上看了看。

    本身这厨房就是用茅草和最劣质的瓦片盖的,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也算是不错了。

    上面漏水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洞,看得见外边的天光。

    真就是外边下雨,里面也下雨。

    陶知意无奈地蹲在那,幸好今天的雨不大,所以水是一滴一滴的。

    “这会儿可就难办了,日日下雨,都不好请人来”

    何桂英也是叹了口气“怪我,前些日子都给忘了厨房这边了”

    母女两个人共同望着房顶看着,还是先将这顿饭吃了再想办法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屋子有了个洞之后,陶知意都感觉更冷了。

    身上穿的是去年的冬袄裙,十分破旧,还有一点怪怪的味道。

    陶知意想不明白,她明明在之前天好的时候,将袄裙洗了晒过了,为何还有味道。

    虽说是冬装,但也只是多了一层薄薄的夹棉。

    今年娘亲给她做的新衣裳,她才不舍得穿呢。

    在家天天这里走那里摸的,弄脏了心疼。

    母女三个人正在吃饭,突然听到门外一阵的敲门声。

    陶知意赶紧撑了伞越过院子去开门。

    居然是村长。

    “怎么了村长叔叔?这么大的雨跑过来?”

    陶知意有些疑惑,赶紧请了村长进来,他的背后都有些湿了。

    “来村长叔叔,喝水”陶知意乖巧地给倒了一杯水。

    许久不见,村长的下巴都长出了青色的胡茬,人的状态也不好。

    “别客气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吃饭,都过了午时了”

    他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粗茶淡饭。

    何桂英有些不好意思,“天凉起得晚,也没外人,自家人想什么时候吃就吃了。”

    “哦哦,桂英妹子我跟你说,今日来,是有个好消息!我一时按奈不住,才赶紧跑过来跟你们说!”

    “何事如此着急?”何桂英问道。

    村长看了一眼陶知意,笑眯眯地说道,“这事儿啊,是关于你们家姑娘的!”

    “知意?”

    “是哩!”

    陶知意吃饭的手顿了一下,也不吃饭了,停住筷子看着他,等他说下文。

    “我镇子上的朋友之前跟我说,他的儿子要找个老师,本想让我们村的何时去的,但是他那会儿忙于学业,我也不便打扰,前两日他又跑来问我,我们村是不是有个叫陶知意的姑娘!”

    “我起初还以为他想些别的,也就没过多的说你的事儿,谁知今日他突然又跑来找我,说是就要你了,他听说了你的事情,想请你去给他儿子当老师呢!”

    陶知意听到这话,瞳孔都放大了好几倍。

    “我?”她指了指自己。

    “是哩!你!”村长叔叔笑呵呵地说道。

    “我哪里能做得了这种事?!”陶知意赶紧摇了摇头,“我不行的!”

    “哪有什么行不行,我还不了解你吗?你知道他想请你去教他儿子什么吗?”

    村长又卖起了关子来。

    陶知意不解,“难道不是诗词歌赋吗?这些我不擅长的”

    确实,她会的都是现代的那些古诗词,到底不太好盗用别人的。

    “不是不是!”村长顿了一下,“是书画!”

    “啥?!”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