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寒疾
    高财将马车驶到门口停了下来,确定马车停了下来,高酋和高翠兰也相继走下马车,文慧见状笑着说道

    “老爷,阿兰你们回来了。”

    高翠兰一下马车就扑到文慧怀中

    “娘亲,女儿半个月没见你,都想你了。”

    文慧一听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高翠兰额头

    “舍不得我吗?那娘亲让你在家陪娘亲你还不听,非要去什么长安。”

    高翠兰看了一眼一旁的父亲偷偷说道

    “女儿跟着父亲去,还不是怕父亲被漂亮女人拐走吗。”

    高酋一听吹胡子瞪眼笑骂道

    “你这丫头,连你父亲玩笑都敢开了。”

    文慧刮了一下高翠兰鼻尖看向高财道

    “高财,这一路辛苦了,你把马车安顿好,进屋子里一起吃饭吧。”

    高酋也点点头

    “嗯,一路上多亏高财,一会陪我喝两杯。”

    高财闻言顿时笑容满面

    “好嘞老爷,夫人。”

    说罢高财就拉着马车走开。

    猪刚烈这时慢慢走到文慧面前微微鞠躬道

    “猪刚烈见过伯母。”

    文慧见这位青衣男子居然上前给自己行李,并且还叫自己伯母,显然一愣,疑惑的看向高酋。

    高酋一看拍了一下额头道

    “你看我这记性,夫人,这位是小朱,福陵山路遇强盗,多亏了小朱搭救,小朱家中变故,没有地方住,我就自作主张把他接回庄内,夫人不要怪罪才是。”

    高酋没有实话实说说遇见妖怪,怕吓到自己夫人。

    文慧一听下意识拉住高翠兰的手询问道

    “老爷,阿兰,强盗没有伤了你们吧。”

    高酋摇摇头,高翠兰也摇摇头笑着说道

    “娘亲,朱大哥不仅打跑了强盗,还能够医治娘亲的寒疾。”

    听到相公和女儿没有事文慧心中的石头总算放下了,但当听到自己女儿第二句话石石头又提到了嗓子眼

    “阿兰,你说什么?”

    高翠兰看了看猪刚烈一眼再次重复道

    “娘亲,我说,朱大哥可以医治娘亲的寒疾。”

    猪刚烈怕高翠兰的娘亲不相信自己女儿所说便说道

    “伯母体内寒疾是因为临盆之时摄入寒气,因此没到月圆之时就会通体寒冷,只需用银针引出寒气,并且服一些暖身的药就可以了。”

    文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青衣男子,居然轻易说出自己寒疾的特征,并且还有相对的办法,最重要的是能够在强盗贼人手中救下自己相公,女儿,可见此人不一般,在看此人剑眉星目,模样生的俊俏却不阴柔,倒是不赖的姑爷人选。

    文慧看看一样猪刚烈又看了看自己女儿说道

    “朱公子既然如此,也快进屋里吃点饭吧,舟车劳顿。”

    一旁的高酋也是说道

    “小朱啊,到这里就就和自己的家一样,没有那么多规矩,快些进屋,今晚,你也得陪我喝两杯,怎么样?”

    猪刚烈闻言一笑

    “没问题,我一定陪好伯父。”

    就这样四人一起走进屋子里。

    猪刚烈看了一眼满满一桌子的饭菜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自从被贬下界不知道多久了,别看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但猪刚烈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吃过一次正正经经的饭菜。

    猪刚烈摇头一想,半年前观音大士来找过自己,谁让自己护送一个人到达灵山就可以恢复神位,并督促自己实行八戒,静静等待那人的到来,可是过了这么久,也不见那人踪影,会不会死路上?

    “唉,吃,不吃怎么恢复法力,怎么去灵山,一路上那么多妖怪。”

    猪刚烈随便想了个借口嘟嘟道。

    高酋拍了拍猪刚烈肩膀笑道

    “小朱啊,千万别客气,坐下,就当自己家,等你给你伯母祛除寒疾之后我给你找个住的地方,今后你就在我们这住下怎么样,我见你也会舞文弄墨,就当小兰半个私塾先生怎么样?”

    猪刚烈一听,这不有机会和高翠兰发展发展吗,赶紧点头道

    “伯父,多谢收留之恩,我一定会帮助伯母祛除寒疾,也会尽心尽力教翠兰妹妹的。”

    高酋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倒了两杯酒,并递给了猪刚烈一杯,猪刚烈这当然知道怎么办了,接过酒杯与高酋碰杯,碰杯时候高酋一直将杯子往下移,猪刚烈也跟着往下移,然后用手托住高酋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猪刚烈心想这是在考验他,如果刚刚自己没有也跟着往下移杯子直接一饮而尽会显得自己没有修养,兴许都会怀疑自己的身世。

    见到猪刚烈一饮而尽,高酋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看了看一旁和自己夫人聊的甚欢的女儿,谁也不知道高酋现在想些什么,最后看着猪刚烈满意的点点头也跟着一饮而尽。

    随后喝完酒高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猪刚烈碗中

    “这事你伯母亲手做的排骨,特别好吃,你尝一尝。”

    看着面前伯父这一系列流程的动作,猪刚烈显然有些招架不住,看着碗中那块散发着香味的排骨,猪刚烈不知道是吃还是不吃,如果不吃岂不是不给自己未开老丈人面子,吃吧更不行,自己被贬下界投错猪胎,这不相当于吃自己的肉吗,想了半天猪刚烈灵机一动说道

    “伯父,一会给伯母医治寒疾施针是不可以吃荤腥。”

    高酋一听猪刚烈这么说也不在劝说,这个时候高财也回来了,高酋便说道

    “高财,你也坐下一起吃吧。”

    高财闻言点点头,拉出一只木凳坐在上面,一旁聊的正欢的文慧见高财也坐下了就说道

    “既然人齐了,大家就动筷吧,朱公子不要见外,高财也不要客气了,我也吩咐他们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鲫鱼。”

    高财一听夫人还记得自己爱吃什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道

    “谢谢夫人。”

    就这样饭桌上五人一边谈话一边吃饭,满满的大家都吃完,丫鬟们开始收拾饭桌,高财也告别了夫人老爷离开猪刚烈就说道

    “伯父伯母,我看现在不算太晚,我便现在给伯母医治寒疾怎么样?”

    高酋一听猪刚烈这么上心顿时喜笑颜开说道

    “好啊,小朱,既然如此,咱们便去大堂吧。”

    刚要开门高酋回过头郑重看着猪刚烈说道

    “小朱啊,你真的有把握医好吗,你要知道我也请了许多神医大夫,都没有办法,更没有说用银针引出寒气,千万不可轻易尝试。”

    猪刚烈见高酋还是有些担心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银光一闪,高酋就感觉周围一黑,只剩自己和猪刚烈二人,面前的猪刚烈手轻轻在空中一挥舞,从袖中飞出九根银针呈并列状漂浮在半空中,每根银针都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芒,这可把高酋狠狠惊了一下。

    猪刚烈看着高酋笑道

    “伯父,这回,可信得过?”

    高酋闻言笑道

    “信得过信得过。”

    画面一转高酋又回到了房中,手是放在门上保持开门的动作,一旁的猪刚烈看了一眼,高酋深吸了一口气心想道

    “真是,匪夷所思。”

    随后高酋推开门带领身后三人来到了大堂,高翠兰领着文慧坐在一旁,高酋跟着挽起袖子的猪刚烈问道

    “小朱啊,需不需要我在旁协助?”

    猪刚烈摆摆手笑道

    “伯父你放心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你在一旁坐着就好。”

    说罢又看向一旁的高翠兰和文慧二人

    “翠兰妹妹你需要帮我把伯母外套脱下,我会将眼睛蒙上,随后需要把伯母的后背露出来,我好施针。”

    一旁的文慧一听脸有些发烫,没想到居然要脱掉衣物露出后背,虽说面前朱公子蒙上眼睛看不见,但自己的相公女儿还在,这怎么好意思。

    一旁的高翠兰也疑惑的看着猪刚烈问道

    “朱公子必须把让娘亲脱下衣物吗?”

    猪刚烈点点头

    “翠兰妹妹是的,待会把我眼睛蒙上就可。”

    一旁的高酋听闻猪刚烈要求蒙上眼睛,想了想,看向自己夫人道

    “夫人,我相信小朱的人品和医术。”

    见自己相公都这样说文慧点了点头

    “嗯。”

    高翠兰刚要解开娘亲的衣衫时猪刚烈急忙叫停道

    “伯母,我需要事先说一下,寒气引出体外会有些疼痛,一定要忍住,不能乱动。”

    文慧闻言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随后猪刚烈撕下一块儿衣衫蒙上眼睛,从怀中掏出一小把银针,另一边高翠兰也解下自己娘亲的衣衫,露出那洁白的玉背,一旁的高酋咽了一口口水刚欲转过身就看见猪刚烈将银针一抛,九根伴随着乳白色光芒的银针并列刺入文慧玉背脊骨之处,一旁闭上眼的文慧下意识轻嗔一声,随后用手捂住嘴掩饰自己的窘迫。

    猪刚烈深吸一口气,两手在空中挥舞,满满的猪刚烈的双手也布满了乳白色光芒,只见猪刚烈一只手成爪装,隔空去抓那银针,另一只手握拳竖起两根手指,两根手指上方闪烁着银白色的光团,一旁的高酋和高翠兰此时早已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一幕。

    随着两人听不懂的咒语从猪刚烈嘴中轻声说出,一旁闭眼的文慧此时感觉自己身处一座冰牢之中,并且文慧坐的椅子腿也开始慢慢结冰,一股寒气从文慧玉背上的银针传出,更让人意想不到是此时文慧的整个玉背之上开始慢慢布满了白色的鳞片,一旁的高酋见状倒没有太过惊讶,倒是一旁的高翠兰吃惊的捂住嘴巴,呆呆地望着自己父亲。

    而猪刚烈则是拆下蒙住眼睛的纱布吃惊的看着伯母那后背满满的鳞片,而此时的文慧额头不断冒着冷汗,两只手抓住高翠兰的衣袖越来越用力,猪刚烈见状也没有再去想自己未开丈母娘的身世,看向高翠兰说道

    “翠兰妹妹,你到伯母耳边不断呼叫她,我怕伯母受不住寒气昏过去,那样就不好办了,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寒气已经到了针尖,现在我就将寒气从银针引出来。”

    一旁的高翠兰闻言点点头,弯腰贴近自己母亲的耳畔不断轻声呼喊道

    “娘亲,娘亲...”

    猪刚烈再次闭上眼睛,用手朝着那银针方向连点九下,随后一根根银针“咻”的一次从文慧玉背之上飞出飘到猪刚烈面前,直到最后一根银针飞出,猪刚烈一挥手银针消失不见。

    闭着眼睛的猪刚烈说道

    “翠兰妹妹可以了,将伯母衣物穿上,寒气已经被我引出,从此之后不会再有寒疾来折磨伯母。”

    听见猪刚烈这么说高翠兰慢慢的将自己母亲衣服穿上,高酋也坐不住来到自己娘子面前

    “夫人,夫人。”

    随着高酋一声声呼喊,文慧慢慢睁开眼睛,此时的她脸上比往常更加红润,就连双手也不再冰凉,文慧拉住自己相公和女儿的手站了起来,来到猪刚烈面前弯腰鞠躬,眼角湿润的说道

    “多些朱公子的帮助,文慧在此谢过。”

    猪刚烈见状急忙扶起文慧道

    “伯母,千万别这样,另外我确实医治了伯母的寒疾,但,也有一些坏处。”

    一旁的高翠兰急忙问道

    “朱大哥,有什么坏处,我娘亲不会有事吧?”

    猪刚烈看了一眼高翠兰,不知道怎么说,这时候文慧望着猪刚烈沉默一阵说道

    “你说的坏处,是祛除了我的蛇魂对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