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骑士之路 499.山村夜色
    一轮斜阳已经快要落到山脊上,黄昏将近。

    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们陆陆续续赶回村里,河湾滩涂地那边的狗头人奴隶们也都返回了村口的工棚里,摆在村口工棚前面的五口大蒸屉冒着热腾腾的水汽,掀开最顶层的蒸屉,里面赫然是掺杂大量木薯,少量麦麸和杂粮的窝头,再配上一碗带有盐味的菜汤,那滋味让这些在河床里面挖土的狗头人差点咬到舌头。

    显然好长一段时间里,狗头人奴隶们大概都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

    蓄水池工地上的伙食明显要比狗头人奴隶们的吃食好得多,烤饼和杂粮粥配上一些腌制的咸干菜,这在到处都闹粮荒的春季里,是山口外面大多数村民能够吃到的最好饭食。去年在沃尔村赚到一笔钱的瓦匠们,等到了冻土层化开,便迫不及待地从各村出来,硬生生地将蓄水池二期工程提前了半个月。

    沃尔村的村民们聚集在村中广场上,每次举行篝火晚餐会,全村人都会聚在这里等待喝上一碗香喷喷的羊肉汤。

    村中心的广场上支起了两口大铁锅,剥了皮洗净的五只黄羊摆在木墩上,被斩成了肉块,厨娘们将一盆盆羊肉倒进沸水翻滚的铁锅中,除了一点点香草和葱头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加,那种肉汤的香味就能飘出很远。

    以前这种篝火晚餐会每次仅杀一只羊,自从村里面独占了北沟草场,又有了脓包山乱石区的硫磺矿场,村里面变得富裕起来,每次晚餐会老村长布莱特便让宰羊的屠夫多杀两只,这次之所以是五只,一只是为了给苏尔达克接风,另外一只则是专门给食人魔古力特姆准备的。

    村里面赛琳娜烹饪羊汤的手艺最棒,每次篝火晚餐会都是由赛琳娜负责煮羊汤,她系着围裙站在大铁锅边,仍然显得婀娜多姿,女儿希格娜照例乖乖地蹲在大铁锅旁边,眼巴巴的等着汤锅里肥美的黄羊肉,不过希格娜不再是去年那个瘦如干柴的小女孩了,经过一个冬天的滋养,小脸变得红扑扑地,与村里的其他孩子相比,希格娜要显得安静得多。

    她不怎么喜欢和同龄孩子一起玩,经常习惯性的躲在赛琳娜的裙子里面。

    希格娜扭头看了不远处灶台边的苏尔达克一眼,大眼睛眨了眨。

    她不明白,一位骑士到底能烹饪出什么美味……

    在丽塔的帮助下,苏尔达克系了一条围裙站在一口铁锅旁边,铁锅周围挤满了村民,就连丽塔和娜塔莎都挤在围观的人群中好奇的看着苏尔达克,村妇们更是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眼中充满了疑惑,不明白这种从木薯中萃取的白汁能做出什么样的美食。

    锅中的沸水不停地翻腾……

    苏尔达克将水淀粉倒进了滚开的沸水中,然后便用一只大木勺不断在铁锅中搅拌,直到将铁锅中的水淀粉搅拌成粘稠半透明的膏状,才在安德鲁的帮助下,将大铁锅从灶台上移开。

    苏尔达克觉得食物之所以能成为美食,最不可缺少的就是要有一段美好的故事。

    他将大铁锅放进装满水的石槽里,一边对周围地村民们说:“我在华沙位面服兵役的时候,曾经到过一处海边小镇,那边的人不仅善于烹饪海鲜,还懂得从植物根茎中萃取出这种白色的淀粉,制成各种美味的食物,这次回到沃尔村,我就想着或许木薯这东西也能这样做,看上去……到目前为止应该算是成功的,接下来就是冷却,等会让才能尝到这种美味的食物。”

    “要放在冷水中,把它放凉吗?”站在人群里的丽塔对苏尔达克问道。

    她大概是替身边那些村妇们问的,那些村妇们如今可不敢随便向一位骑士老爷提问。

    “嗯……”苏尔达克对丽塔点了点头,回答道。

    等到铁锅里的焖子放凉了一些,苏尔达克便用剥皮小队将焖子划开,切成一英寸见方的小方块,做好的熟胚料还需要再煎一下,才会好吃。苏尔达克将平底锅上擦了一些羊油,切得方方正正的焖子并排摆在平底锅上,将六个面都煎得焦黄之后,撒上一些香草碎和酱料,那种香味一下子就散开了。

    当然,苏尔达克铁锅里熬煮的不可能足够全村人都吃饱,所以他选择了村里的孩子们优先吃,他将那些饱含酱料的焖子装进一只只小木碗里,看着那一双双充满了期盼的眼睛,苏尔达克觉得自己一下子被碰触到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这群孩子当中,有小彼得,也有希格娜,看着他们嘴角上沾着酱汁,眼睛里充满了对美食的惊叹,苏尔达克觉得自己的心被彻底融化了。

    赛琳娜看着苏尔达克弯着腰,用锅铲将食物分给孩子们的时候表情专注的侧脸,忽然之间就觉得心里面被填得满满的。

    ……

    原来这样就可以将木薯里的毒素彻底拔除,还可以把木薯里的淀粉提炼出来……

    晚餐会聊天的主题一下子就变成关于木薯的话题。

    随后,老村长布莱特这边就下达了‘关于木薯的精炼萃取方式’封口令:

    ‘谁要是敢将这个精炼萃取的方法流出沃尔村之外,就将会以侵占苏尔达克骑士私有财产的名义定下罪名,到时候就是全村人的敌人。’布莱特村长站在村中央的大石头上,对着一群抱着大木碗,喝着羊汤啃着麦饼的沃尔村民们无比郑重的告诫道:

    “明天让马车行里的车夫们在多运一些麦麸回来,将木薯给这群狗头人奴隶吃掉,简直就是糟蹋粮食……”老村长布莱特对身边的查利说道。

    “……”

    查利对父亲两面三刀的话很是无语。

    布莱特村长当晚就定下来,从明天开始村里将会大量地精炼萃取木薯淀粉,不管以后这些木薯淀粉成为村里的主要食物之一,还是将之卖到城里去,只要这套精炼萃取木薯淀粉的方法不泄露,这里面便有着丰厚的收益。

    ……

    晚餐会结束后,苏尔达克早早地便带着食人魔、半精灵、土著战士和魅魔回到家中。

    村里人都有点畏惧食人魔古力特姆,见到他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远远绕开,这对于喜欢讲道理的食人魔古力特姆来说,不知道村民这种排外的情绪会不会打击到他,可能会稍微有点失落。

    村里一些年轻人很想看看萨弥拉藏在帽兜下的面孔,因此总是有意无意地接近萨弥拉,苏尔达克很担心萨弥拉不耐烦了,一箭射出去,到时候还真不好收场。

    至于阿芙洛狄,苏尔达克知道她的法力未失,他还真是有点担心这位魔族后裔会忍不住偷偷的魅惑几个村民,到时候搞得他们家庭不和睦也是很麻烦。

    相比其他人,安德鲁算是很好的融入村民中,小彼得很喜欢和安德鲁聊天,还央求安德鲁教他战斗技巧。

    小彼得的请求安德鲁当然是不好拒绝。

    于是土著战士安德鲁站在院子里,手握着大斧子教导小彼得一些简单的战斗技巧。

    对于这位拥有‘狂战士之魂’的土著战士来说,毫无疑问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这与苏尔达克关于盾战士的格斗技巧明显是完全相反的理论,不过相信小彼得这个年级大概也听不懂这些,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将基础打好。

    老希拉坐在门口看着安德鲁教导小彼得,眼中流露出殷切的目光。

    萨弥拉拿着一颗苹果和阿芙洛狄一起泡在浴室的大木桶里,沃日玛拉城的气候可没有这么干燥,而且出去将近有半个月的时间,在脓包山竖立骑士领界碑,也根本没有机会洗澡,这对爱干净的萨弥拉来说,简直就是无法忍受。魅魔阿芙洛狄和萨弥拉挤在一起,她在地狱界生活的时候,很多时候几年都难得能洗上一次澡,现在有机会享受,恨不得就直接睡在浴缸里……

    古力特姆今晚吃下整整一只黄羊,喝了一大锅羊汤,肚皮撑得圆溜溜的,躺在墙边的牛棚里睡得比谁都香,老希拉家里的奶牛被挤到了牛棚外面,卧在一旁默默的倒嚼,默默盯着牛棚里的食人魔,嘴角挂着一丝口水。

    苏尔达克趁机摆脱掉所有人,趁机溜出院子。

    明天就要返回海兰萨城,今晚他想和赛琳娜道别,这次回到沃尔村,两人还没有好好的说上两句话。

    ……

    赛琳娜折好围裙,她将后续收拾刷洗铁锅等收尾工作交给几名村妇,便拉着希格娜离开村中广场。

    成为了布莱特村长身边的助手兼书记官,赛琳娜在沃尔村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如今村里现在可没有谁再敢冷言冷语地在背后谈论她,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身后站着苏尔达克,正是这个人在她最苦难的日子,忽然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了坚实有力的大手,将她从噩梦和恐惧拽了出来。

    赛琳娜低着头,边走边在心里想着这些过往,走到院门口才看到苏尔达克坐在栗树下面。

    “你怎么在这儿!”赛琳娜一脸惊喜地跑到苏尔达克面前。

    推开院门,赛琳娜将苏尔达克拉进院子里。

    两个人丝毫不顾及站在一旁小希格娜的感受,紧紧搂在一起,直到赛琳娜感觉有点窒息,两人才分开。

    这时候,苏尔达克才捧着赛琳娜白净的脸,小声说道:“明天就要返回海兰萨城,赶着去警卫营报道,没办法在村里耽搁太久,临走前想见你一面。”

    赛琳娜脸色一红,湖蓝色的眼中充满了甜蜜,嘴唇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在赛琳娜深情望着苏尔达克的时候,就听身边有个怯懦地声音小声说道:“苏尔达克,您能将这本画册借给我看一看吗?”

    苏尔达克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小希格娜手里举着的正是那本黑魔法师赛勒斯.希科克留下的魔法笔记。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将这本魔法笔记,之前应该是收在魔法腰包里的。

    对于懂事而乖巧胆小的希格娜,他可不忍拒绝。

    伸手摸了摸希格娜的头,并叮嘱她说:“这可不是一本普通的画册,这是一位很厉害的魔法师的笔记,里面的插画是一些魔法图案,如果你看这些图案感觉到眩晕,千万要停下来,否则魔法反噬会给你的精神世界带来一些伤害,你在十二岁的时候还有机会觉醒魔法池,在此之前,怎么小心点都不为过……”

    “知道了。”小希格娜对着苏尔达克露出甜甜的微笑来。

    苏尔达克和赛琳娜这次没有刚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滚到床上去。

    希格娜坐屋子里小木桌旁边,翻看着魔法笔记。

    书页翻到了最后一页,西莉亚.库珀偷偷对着希格娜翻个白眼,对女孩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她很想告诉苏尔达克,面前这个小恶魔究竟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逼迫许下的誓言,就连忙下意识地紧闭起嘴巴。

    苏尔达克和赛琳娜聊着一些海兰萨冬日里发生的故事,还有一些在沃日玛拉城经历,赛琳娜都听得津津有味。

    当听到卢瑟侯爵为苏尔达克写了一封推荐信,赛琳娜吃惊地掩住嘴,说道:

    “这么说,你还有可能晋升成为贵族?”

    苏尔达克握住赛琳娜的柔软的手,说道:

    “大概有一些机会,说是因为我能感知到神圣属性的魔法元素。”

    赛琳娜抿嘴一笑,将手贴在他的脸上摩挲着说:

    “那位大人将你推荐成为了贵族,怕是以后要视你为亲信,为了进一步稳固你们之间的关系,以后免不了还要塞给你一位贵族夫人。”

    苏尔达克微微一愣:

    “我都有妻子了,不至于吧?”

    赛琳娜笑了笑,没有说话。

    苏尔达克半躺在赛琳娜圆润充满弹性的大腿上,仰着头看着她精致面孔,问她:“要不要跟我去海兰萨城转转?”

    赛琳娜没想到苏尔达克居然会发出这样的邀请,她微微一怔,然后才哂笑了一下,说:“我?还是算了,或许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看看,但不是现在,恐怕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再说我在这儿过得真的挺好,干嘛还要冒险去海兰萨城?”

    见赛琳娜拒绝,苏尔达克也就没再多说。

    两人就这样聊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赛琳娜的居所。

    走在村里的铺满碎石子的路上,微凉的夜风拂面,苏尔达克竟然生出许多感触来……

    刚刚从战场醒过来的那会儿,苏尔达克经常想到的是自己在这陌生世界里活下去的意义。

    到了后来,他的想法第一次转变是跟随第二小队上战场的时候,那时候,他觉得跟在同伴身边战斗才是生命的意义。

    后来就觉得在某个乡下小村庄里住下来,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等苏尔达克踏入沃尔村,见到了老希拉,丽塔,娜塔莎和小彼得,又变成了给予家人更好的生活才是生命的意义,而现在苏尔达克觉得自己存在的价值是给整个沃尔村带来富足的生活……

    抬起头看着布满繁星的夜空,他那张年轻英俊脸孔仿佛在夜空里正对着他微笑挥手。

    然后化为无数星辉消散在夜空里……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