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审问
    许安阳和学校周边餐厅商户的关系都很好。

    没办法,作为当年扫过街扫过楼的人,他对这些小商户的心理吃的太准了。

    不要和他们讲道理,也不要和他们谈远见,就和他们谈利益,谈收益。

    当初颜筝去谈记账消费和周结的事,谈了好几家都不顺利。

    后来许安阳出马,二十分钟搞定一家。

    有几家搞不定,不想和许安阳他们合作的,许安阳也懒得多说什么。

    在第二版印制的菜单上将他们删除,不再为他们提供外送服务。

    这不,前几天老板已经拿着烟酒托隔壁饭店老板找上门,希望能合作了。

    原因很简单,学校周围的饭店都是小店,座位有限,每天就那么大的流量。

    而有了外送,额外增加的销售收益不是一点半点。

    这个账许安阳一算,这些店家就懂了。

    你提什么条件,人家当然会听。

    哪怕拿他们的账本过去看也觉得无所谓。

    反正这是流水账,不是内部账目。

    许安阳拿出这些破旧、沾着油污的账目放到陈康面前。

    陈康毕竟只是个学生,虽然敢想敢做,可心里一旦有鬼就绷不住了。

    许安阳翻开账目,正要一笔笔对账,陈康主动道:“不用对了!我…我没有私吞钱!我只是自己接了点活做,没经过公司……”

    许安阳在心里冷哼一声,本以为你会再坚持抵抗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

    这商户的账目又没有记录外卖员的姓名,陈康大可以死不认账。

    还是没有经验,做贼心虚啊。

    其他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陈康,弄得陈康很不好意思。

    大学生相对比较淳朴,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学生一般走两个极端。

    要么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事故奸猾。

    要么从小只知道念书,对人情世故不太通,价值观也比较正直朴素。

    陈康属于第一种,见其他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他,他争辩道:“反正八点后,公司也不接业务了,我自己做又怎么了?再说…再说不就是送外卖,我自己不能做么。”

    许安阳道:“你说的没错,不就是送外卖么,你完全可以自己做,不依靠我们这个公司平台,自己去宣传,自己去接单,收入全归自己。哦,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辆自行车你要还回来,当然,你也可以买过去。还有菜单,你最好自己印一份,加上你的电话,不然我会告到学校那里说你侵权哦。”

    陈康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许安阳直接将了他一军。

    他脸涨的通红,站在那里像是作弊被发现的学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旁的关凌出来解围,道:“好了许老板,不要为难人家了,小陈做的是不对,但也不是没有改过的机会。还有小陈,你拿着我们的资源,给自己招揽私活,这事你做的可不地道啊。以后希望你注意一点,也别再说什么自己做的赌气话。你要真这么想,自己去做就行了,不必说出来,没人会阻拦你。”

    关凌在办公室是大姐大一样的存在,唯一可以稍微压制一下许安阳的人。

    她的话既给了双方一个台阶,同时也点了一下陈康。

    因为陈康这件事,许安阳说的第一件事反而没有人讨论了。

    就这样,原本每天可以得到一份收入的外卖员们,不得不把所有的营业款都上缴,然后等一周的时间再拿到他们的薪水。

    不知道这一周,未来会不会变成一个月。

    许安阳结束了这次简短的批斗会,把几本油腻腻的账目拿在手中,起身拍了一下颜筝的屁股。

    “颜筝,跟我去对账,准备打钱。”

    “嗷!你打我干嘛!你…我告你性骚扰!”

    “拜托,我是用账本,不是用手,你要告去告账本。”

    “你这样的行为同样是属于性骚扰!”

    “行,那你去告啊。”

    “嗯…那我还需要收集一些证据才行~”

    “快走,再不走就是你性骚扰我了。”

    两人在办公室的对话越来越没有下限。

    不是你今天性骚扰,就是他明天搞办公室恋情。

    虽然都是开玩笑,但还是弄得吴汉超、韩林脸红心跳的。

    而关凌则是直叹气,这个许安阳,小小年纪就是个花花公子的胚子。

    从刚认识开始,关凌在心理上对许安阳一直是有防备的。

    后来慢慢的更多把他当做学弟、朋友。

    但在企业创建,以及一起工作的过程中发现,许安阳真的有超越年龄的魅力。

    不过到目前为止,关凌还能把持的住。

    至于颜筝,这丫头猴精猴精的,没人知道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连许安阳都弄不太清楚。

    她跟着许安阳离开办公室下楼,颜筝问许安阳,“清禾今天怎么没有来。”

    “哦,董清禾昨天已经辞职了。”

    “辞职?她为什么要辞职?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胡说什么呢,我能对她做什么。她事情太多了,她到现在辩论队都没退呢,还要去打垒球,所以公司的事根本忙不过来,只好辞职了。”

    “那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我觉得我们企业有很大的潜力,未来会做的很了不起呢。”

    “是吗?为什么这么觉得?”

    “你看,我们才开业多久啊,就做的这么好,顺风顺水。到时候网站再一上线,规模会越来越大,最终走出华工,走向全南京,全江苏!”

    颜筝今天打扮的很考究,天冷了,她穿了一条到膝盖以上的皮裙,加上黑色打底裤。

    上身是紧身的黑色毛衣搭配浅色外套,成熟中有着一丝活泼。

    香水还是用的大吉岭,香味若有若无。

    “你做梦倒是挺会做的啊。我们发展的之所以顺利,是因为在华工这个温室里,就好像过家家一样。企业、客户、平台、市场,都在华工内部,做起来的难度当然很低。但外面的世界可是****,稍有不顺,就死无葬身之地,你明白吗?”

    “再大的风雨,不是有你许老板顶着吗?”

    “呵,你意思是赖上我了?”

    “对!赖上你了!我可是你的助理!”

    许安阳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魅力果然难挡啊。

    “对了,你有没有刘子欣的电话?”许安阳突然提到刘子欣。

    颜筝脸一沉,道:“许老板,你要她电话干嘛?”

    “工作上的事。”

    “你和她不都是国旗班的嘛,自己要去。”

    “你…”

    “哼,我不负责帮你联系女人。”

    这个助理,真是说变脸就变脸。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