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就是这么对待爷爷的?
    钟超看着江凡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很想上去给他拳拳到肉,让他知道锅儿是铁打的。

    结果看了看自己这单薄的身板,他颓然地焉了气:“原来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看着江凡走向了教师楼,他也快步跟了上去,嘴里还不停的嘀咕道:“正义是永远不会向邪恶屈服的。”说完他自己都在那里咯咯的傻笑了起来。

    有人斗嘴的日子,真好!

    说起来,有多少年他没有像这两天这么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了,说来也是奇怪,虽然他和江凡这么多年没见了,但是一点也不显得生疏。

    也许这就是纯真的友谊,像酒一样,时间越久反而越加的香醇。

    朋友不易,交心更是难得,得之一二,此生足以!

    ......

    江凡没有理会钟超在那里边走边一个劲的傻笑,他已经通过电话知道了蒋老师学校的住处,花了十来分钟,就找到了地方,按响了门铃。

    “叮当...叮当...”

    不一会门后响起了蒋老师的声音:“江凡?”

    “蒋老师,是我!这么早,打扰您了。”

    门一下冲里面打开,蒋文英侧身将江凡请了进去:“进来吧,不用脱鞋。”

    江凡朝里面看了看,面露疑惑之色,不过他也没有多问。

    在客厅坐定后,蒋文英端了杯白开水过来递给他,并问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江凡双手接过水杯,轻喝了一口,道:“都复习完了,问题不大,让老师您费心了。”

    蒋文英微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单单对你这么关心吗?”

    江凡看了看墙上的合影,猜测道:“是校长找我?”

    “哈哈,江凡你果然聪明,说说看你是怎么猜到是我找你的?”

    江凡话音刚落,封于修的声音就从屋内卧室传出,这让江凡更加的诧异了。

    看到从卧室出来的人,江凡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礼貌的喊了声:“封校长,没想到您老也在这里。”

    封于修哈哈大笑,示意江凡坐下,待双方都坐好后,他说出了一翻令江凡意外的话语:“我到我外甥女家来,不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啊?”

    刚进屋的时候,看到墙壁上蒋老师和封校长的合影,江凡就比较疑惑,猜测他们可能沾点亲戚关系,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亲到这种程度,亏他自认为对蒋老师很了解了。

    “啊什么啊,是说我这糟老头子不配有这么漂亮的外甥女吗?”

    封于修双眼一瞪,嘴巴一鼓,凶神恶煞道。

    江凡对此直接无视,心里还狠狠的鄙视了一下,都多大个人了,还给少爷我装嫩,太辣眼睛了。

    蒋文英到底还是脸皮薄,瞬间脸红的像个苹果样,不满道:“外公,给我留点面子好吗?开玩笑也不看看场合。”

    封于修尴尬一笑:“怪我,不知不觉就把这小子当着你的同辈人了,我总感觉江凡这小子不像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反而像个三十来岁的社会老油条,比我还奸诈的那种。”

    这话一出,直接刷新了江凡的三观。

    太特么不靠谱了!

    本少爷哪里看起奸诈了,老子是纯情阳光美少男,初吻都还在的特清纯那种。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说的就是我。

    阿you 懂?

    还有,话说你外甥女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吧,怎么和我就不是同辈人了?

    江凡现在都在心里默默的替蒋老师默哀了,遇到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外公,也不知道这一二十年她是怎么过来的,这得要受多大的委屈?

    阿门!

    蒋文英一听这话,把本来要端给封于修的水杯直接收了回来,默默的转身回房间去了,留下封于修和江凡两人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江凡,文英这孩子还小,不懂事,你千万别介意,回头我好好的教育一下她,真是给我翻天了。”

    江凡端着水杯,刚准备把水送进嘴里,听了这话,硬是没敢再喝一口,他怕这一口下去,直接现场表演一个水吐校长魔术。

    这是哪个山卡卡跑出来的土匪?

    江凡现在都怀疑他这个校长位置是靠拳头抢来的,简直彪悍得一塌糊涂!

    “封校长,这话您不应该对我说,貌似我比蒋老师还小那么几岁,而且蒋老师这是真性情流露,反而让人觉得更真实,没什么不好的。”

    封于修一拍大腿:“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还说个锤子!

    江凡很想上去给这个老顽童两脚尖,给他来个全武行,拉回他不在线的智商。

    过了好一会儿,江凡压下了揍人的冲动,正色道:“封老,这几年让您挂念了,小子倍感荣幸。”

    封于修摆了摆手,咳嗽了两声,大义凌然道:“关心自己的学生,那是为人师表应该做的。

    你也不必感激,如果实在过意不去,那晚点我交待点小事情给你做,你也不用给我客气。”

    我跟你客气个鬼!

    江凡刚前两句还忍不住频频点头,后面越听越不对味,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不就是口头上感激你这几年对我的关心嘛,我也没过意不去阿,您老这是什么意思?

    几年就打了几个电话询问一下我的情况,还不是您亲自打的,结果见面就想安排我做事,你还真是会做生意啊!

    他直接就想来一句:好家伙,我他么直接好家伙!

    没敢说!

    江凡脸不红,心不跳的客气道:“过意得去,过意得去!”

    “扑哧!”

    躲在门后偷听的蒋文英乐了,直接低沉的笑了起来,心想:这是王八对王八,遇到对手了!

    不过江凡是谁?几句笑声能让他改色?这不是看不起人么!他平静的看着封于修,等着他出招。

    封于修嘴角抽了抽,看了江凡良久,看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对方还是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顿时蛋疼了。

    厉害了,我的哥!

    封于修大怒,拍案而起,吹胡子瞪眼道:“江凡,你什么意思?难道就一点小事情都不愿意答应帮我,枉我这么的关心你、维护你、爱护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为了让你顺利参加今年的高考,我可是舍了这张老脸,东奔西走,低声下气四处求人,简直丢人丢到家了,你就是这么对待恩人加长辈的?”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应该算你爷爷辈了,你就是这么对待爷爷的?”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