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心永恒 第一十三章 不耐
    今日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变化让他惊骇莫名,人世间已经知晓的事物无论多么可怕但毕竟是可以获知的,可以明了的,世间最让人恐惧的实际正是这些不可知的,让人根本无法明了的事情,正因为不可知所以根本不知如何应对,陈风现在就是这种感觉,面对着这根本不应是人世间发生的巨变,只能感到无力感到恐惧。

    众人相对无言都在默默的喝着咖啡,王淼一开始还作陪在侧,但后来他受不了这么压抑的气氛,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时间此时对于陈风等人而言是如此的漫长,仿佛一分钟都能走上一年一般,那度日如年的感觉几个人真切的感受到了。

    咔嗒咔嗒,伴随着时钟的步伐,赵红尘不由起身,喝的咖啡太多了,他想去方便一下,在他从餐厅正门走出正要去洗手间之时,眼角处瞥见两个人走了进来。

    门口的侍应生躬身行礼道:“欢迎您回来刘先生,萧先生。”听到如此称呼,赵红尘猛的转身,目光所及果见是刘文渊和萧毅。

    赵红尘大声的呼喊:“刘师傅和萧毅回来了。”整个人扑了过去。

    赵红尘此番举动倒是吓了刘文渊和萧毅一跳,“你这是干么?出了什么事情吗?”刘文渊有些惊疑。

    听到赵红尘的喊声,刘素雪等人都跑了出来,当刘素雪看到萧毅时候泪水不自觉涌了出来,忙跑上前抱住了萧毅,而赵红尘也抱住了刘文渊,郑盼盼也不甘落后抱了上去,陈风晚了一步,看了看萧毅又看了看刘文渊,哪里都没有他的位置,只有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立在旁边。

    萧毅拍了拍刘素雪的肩膀轻声的说道:“好了,我这不是全须全影的回来了吗,没有事情的。”目光瞥见陈风面色颇为古怪的看着他,萧毅不禁有些脸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两人相拥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刘素雪也察觉到不妥,抑制住感情冲动离开了萧毅,上下打量了一番,见萧毅完好无损这才放了心。

    刘文渊这里可就没有那么好相与了,“你们两个小家伙松开我吧,好了,这都是怎么了?不就离开一会么,在这么抱着我就要被你们憋死了,好了好了,刘素雪快帮我把他们两个拉开,这是怎么了都是。”刘文渊让赵红尘和郑盼盼弄得手足无措,只得求助于刘素雪。

    看到这番模样萧毅和刘素雪都笑了起来,两个人连忙过来将赵红尘和郑盼盼拉开,刘文渊这才松了口气。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好似我们生离死别一番后又重新见面。”刘文渊对于他们激烈情绪表现有些摸不着头脑。“好了,我们上楼去我的房间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刘文渊自然知道他们有一大堆的问题想要问。

    的确看到刘文渊和萧毅平安归来,众人自是高兴之极,但心中的疑问也是要迫不及待的知道答案,听刘文渊如此说,赵红尘和郑盼盼便蹦蹦跳跳跑在前面跑进了刘文渊的房间。

    陈风看到赵红尘和郑盼盼离开连忙凑了过来低声的问道:“刘师傅你们怎么这么久呢?不会又出了什么事情吧?”

    刘文渊笑呵呵的说道:“进屋去说进屋去说。”

    刘素雪也压低声音问萧毅:“怎么这么久?没有再发生什么吧?”

    萧毅简略的回道:“没有,我们在那里只呆了片刻,刘师傅和我又去镇子里转了转,刘师傅去打听了一些事情,这才耽搁了,放心,我看刘师傅已经找到答案了,这件事情他应该心中有数。”

    几个人陆续的走进了刘文渊的房间,刘文渊来到窗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萧毅等人都各自寻了个地方围坐过来,目光都看向刘文渊,等待着答案的出现。

    刘素雪细心的关上房门并在门外把手处挂上了请勿打扰的门牌后回来坐在萧毅的身旁。屋中一时鸦雀无声,而刘文渊端坐那里却悄无言语。众人静候了片刻还是见刘文渊没有有开口的意思,都有些纳闷。萧毅几个对视了几眼,目光中充满了疑问。

    刘素雪低声的问萧毅:“怎么回事?”

    萧毅也低声回道:“不知道?刚才回来的路上刘师傅还言说回来自会和大家讲清楚的,但他为何这般我真是不知。”

    屋中寂静,萧毅声音虽低,但仍是听的清楚明白。当下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刘文渊。

    陈风又有些压不住自己的性子,呼的站了起来道:“这个刘师傅又在那里故弄什么玄虚呢?”

    萧毅等人不觉诧异,连忙问道:“你要干么?”

    陈风愤愤道:“老这么将我们晾在一旁,还问我干么,我要叫醒刘师傅,也不能老这样,我陈风大好青春年华也不能就这样陪他度过。”

    陈风一席话倒是让众人一愣,不由一起看向陈风,什么时候陈风还有这样的觉悟了。

    陈风倒是未曾注意其他人异样目光直接走了过去,抓住刘文渊的肩膀用力晃动,同时喊道:“刘师傅,刘师傅,天黑了。”

    刘文渊双目一番道:“好了,我没有睡着。”陈风虽用力晃动,但刘文渊的身子却宛如巨石不动分毫。见刘文渊说话,慌忙松手,怕又如上次被刘文渊运力震脱。

    陈风不满的道:“刘师傅,您怎么又溜号了,一次两次可以,但老这样可就是您的不对了,这当老师的要都象您这样我们这些学子那还有好吗?”

    刘文渊歪个头看着陈风道:“哦,你这嘴上的功夫又有进步,要是你的学习也如你的嘴皮子一般那我才欣喜呢。”    一提学习陈风立马泄了气了,默不作声泱泱而回。

    众人看陈风如挂了霜的茄子——孽了,都笑了起来。心情瞬间开朗了许多。这刘文渊现在无形之中已经成了众人的主心骨,若其不在心下难免虚妄,在加之见到如此诡异绝伦之事众人都感心神不定,现下刘文渊回归,虽然众人心中还是不安,但这心却踏实了许多,连玩笑之心都有了。

    萧毅问道:“刘师傅,难道这事情还有什么蹊跷地方还没有想通吗?”

    “不是,只是我一直在思量此事如何与你们言讲,事情确实很是诡异,我也是从所未遇,但我在书中却是见到过这方面的记载,只是时日久远我也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想起来,真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地方还真存于世间,我当初从书中看到时候还以为不过是谁的奇思妙想,天外奇谈呢。谁曾想,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刘文渊说着又有些好似自言自语了。

    赵红尘有些焦急道:“刘师傅,您说明白些,您这么说我们根本听不懂。”

    “好好,这件事情我还得慢慢说来。记得我还在师门学艺的时候,那时我比你们还要小,我的师傅收集了不少奇书,我那时才识字不久,但对于这些书很是好奇,尤其象《山海经》一类的书那更是百看不厌,自然是里面如天马行空般的奇事轶闻深深吸引了我,有一次我看到一本不知什么年代也没有书名的手抄本,那里面多为描写阴间之事,什么阎罗、小鬼的,我也当童话看着,但后来有几篇却描述另外一些怪异的事情。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