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心永恒 第一十二章 探听
    刘素雪微一沉吟道:“这,那好吧。你当心些,如果发现什么不对的赶快和刘师傅撤出来。”刘素雪自然明白萧毅这份心,要是自己坚持怕要是真的在出什么事端他们两个还不够照顾她呢,因此又叮嘱了萧毅几句,把王淼的名片留给萧毅。就这样,刘素雪目光中带着忧虑带着不安坐上车看着萧毅和刘文渊随着车轮翻滚回去了。萧毅让王淼也一同回去,言说这里他们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如果需要的话他会打电话给他的,王淼疑惑的用目光征询刘文渊,但后者未作表态,便再未言语也随车一起回去了。

    萧毅目送汽车消失在路的尽头,转身看向刘文渊。刘文渊也不多说,简单的说道:“走,我们回去瞧瞧。”说罢率先走回了公园。

    此时虽然红日高照,天空晴朗,浮云点点,但萧毅心境变化却感觉这世间一切都变得有些诡异,就连咖啡店营业员满面的笑意也好似在阴毒的冷笑着。叹了口气,见刘文渊脚步极快的走向公园深处,忙起身追了过去。

    刘文渊走得极快,等萧毅追上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此时好似死树的大槐树下,萧毅心中有些惧怕,不敢近前,因此远远的站立在旁看着刘文渊在那里左右绕着大槐树不住的细细打量。

    刘文渊在大槐树的四下里仔细的察看着,并用手从树根处抓些土用符纸包好放入怀中,而后甚至吸气运起轻功纵身一跃,这一跃足有三米多高,在身形纵跃到最高处时,上升的劲力衰竭,刘文渊不等身形下落伸脚在早已看好树干突出部位一垫脚整个人又拔起三米多高,伸手在树干上一搭,借力之下整个人轻巧的翻上了离地面能有七八米高的树干分支处。刘文渊在枝干上站稳了身形后伸手东敲敲西敲敲,又掰开树皮仔细查看,并取出符纸在被剥落树皮的地方贴了上去察看有何反应。

    萧毅就在那里不明所以看着刘文渊的举动。萧毅自是不明白刘文渊这些举动有何意义,但看刘文渊的样子好似没有刚才的紧张和严肃,萧毅的心也渐渐的宽松了下来。

    刘文渊在大槐树上忙碌了半天,好似没有发现什么,便纵身跃落了下来,虽然他跃落之处距离地面能有七八米的高下,但刘文渊在跃落过程中只是伸手在树干上一搭整个人便轻飘飘的象一片树叶一般无声无息落在地面之上。萧毅看得有些惊讶,刘师傅真实本领到底有多高,萧毅现在是越来越摸不透了。

    此时刘文渊好似轻松了许多,拍了拍手说道:“好了,我们回去吧,等晚间再来查看察看,我想一切都和这大槐树有关,如果我想的不差的话,晚上我们可能就知晓因由了。”这话说得无头无脑,萧毅根本不明刘文渊意思所指,但也只能点头。当下两人快步走了出来。

    萧毅问道:“我叫车吧?”

    刘文渊摇了摇说道:“不用,我们走回去,顺便在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萧毅用手挠了挠头,打听什么?刘师傅什么话都说半截,老是让人如在云里雾里,但看刘文渊也不想详加说明,萧毅也不好再问,就这么当个闷葫芦和刘文渊向镇子走去。

    此时微风和煦,阳光暖照,河水清清,石桥碑坊仍鲜活的矗立那里,镇中的老人正惬意的享受着这个好天气。刘文渊笑呵呵的走上前,热情的和这些镇中老人打着招呼,虽然老人有些奇怪,但刘文渊天南海北见多识广,一番寒暄下来到也很快和这些老人打成一片,刘文渊和这些老人说着笑着,这里老人满嘴的本地方言,萧毅听得半懂不懂的,但看刘文渊好似明白的很,萧毅则有些气闷的在边上寻个石凳坐了下来。

    既然谈话萧毅根本插不上嘴,也听不懂,索性也不在去关心。萧毅看着河的两岸高檐飞阁,古色古香的清代建筑,看着河中狭长的乌篷船,看着那些颇有历史的店铺商号门口高高飘扬的旗子,一时间也仿佛有些痴了。萧毅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但眼前的一切和刚才经历的诡异场景好似不在同世界一般,这里安静祥和美妙如画,而刚才那大槐树光秃秃的枝干好似一个鬼怪一般在那里张牙舞爪,‘莫非这千年大树也成了精不成?’萧毅记起《倩女幽魂》中那千年树妖,此时想想感觉双方还真有些相似之处,想到这里萧毅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感觉汗毛孔中都向外透着冷汗。

    正在萧毅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刘文渊爽朗的笑声正和一众老人告别:“呵呵,好说好说,那我就告辞了。”萧毅忙回身,见刘文渊已经起身,笑呵呵的正挥手告别。萧毅连忙站起。

    刘文渊笑呵呵的对萧毅道:“我们回去吧,这个事情算是有些眉目了。”看来刚才刘文渊在老人那里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见刘文渊心情好转,萧毅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两人脚步轻松的行走在石板路上,萧毅忍不住问道:“刘师傅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您现在这么轻松想必一切难题都解决了吧。”

    刘文渊哈哈一笑道:“这个吗,也不能这么说,有些事情还没有想通,必须等到晚间在去看看,但事情大致是有眉目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我们当能在王老爷子来到之前将这个事情解决。”刘文渊语气还是颇为轻松。

    “那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倒是说说么,老是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萧毅也抱怨了起来。

    刘文渊笑呵呵的说道:“等一会回去我在和你们细说,要是这么一个一个的讲述可也是要累死我了。”

    萧毅想想也是,别人就不多说,仅凭郑盼盼和赵红尘两个打破砂锅的精神就够人消受的了,但这番摸不到头脑的感觉也并不十分好受,当下加快脚步希望能尽快的回到宾馆早些知晓这件事情的真相。

    萧毅脚步生风,刘文渊更是迅捷,不消片刻两人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陈风等人回到宾馆中,总是觉得那诡异大槐树的影像时常出现在眼前,连外面细小树木都变得诡异森森,几个人都不愿回到房间,便都来到了餐厅,喝着咖啡等待着刘文渊和萧毅的回归。

    刘素雪心神不宁,几次想要打电话给萧毅,但怕就此影响他们调查又都生生的忍住。赵红尘和郑盼盼两人这是自从入门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已往什么见鬼之事,好奇之心远胜于恐惧之情,而且当看到真实的鬼后根本没有任何吓人之处,因此反倒觉得这行也没有什么令人害怕地方,但今日巨大的槐树就在众人面前从一棵生机盎然的绿树转眼变成一棵张牙舞爪的死亡之树,这巨大的转变实在是让两人没有心理准备,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这种惧怕这种恐惧是一种发自内心寒冷,两个人尽管喝着热得有些发烫的咖啡,但身子还是禁不住的有些打颤。

    陈风虽然人很是粗大,但自小他的预感力就让他远离着危险躲避着怪异,这些种种奇怪的事情他也没有什么见识,最开始也是和萧毅一起看到那水中的人头,不过事情已经过去许久,陈风也几乎快要忘记,而最近几次的行动虽然也自害怕但结果却都尚好,因此陈风早就忽略了这一行会面对的不可思议之事。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