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477章 再见,岳父大人
    功劳?

    王岳都忘了这事了,说实话,他真的不在乎了……毕竟对他来说,功劳最多就是增加点俸禄罢了……俸禄!

    一想到这里,王岳突然来了精神。

    貌似自从娶了媳妇之后,他就跟“富贵”两个字无缘了……别人当清官,靠着操守,他倒好,要靠着夫人。

    孙毓对他的约束,几乎是全方位的,一家人只靠着俸禄过日子……当然了,王岳还是有些额外收入的,比如他的教学经费,比如书籍的稿费。

    但是这些也都被孙毓捏在了手里,还都存进了银行,美其名曰留着给儿子去媳妇,给闺女当嫁妆。

    王岳都要抓狂了,两孩子还穿开裆裤呢!

    用得着吗?

    曾经的王富贵,眼看着要跟张璁看齐了,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你跟陛下好好说说,让他多给我几个衔,不然我就只能开个课外班收费了。

    朱载基笑得眼睛都没了。

    “师父,其实这都是师娘的良苦用心,您老人家可是阳明公之后,我大明的圣贤,过得清苦一点,正好给大家伙当个表率啊!”

    王岳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小子也学会套路师父了,是吧?小心我让你屁股开花!在清河,可没人护着你!”

    王岳毫不客气,举起了巴掌。

    朱载基不但还没害怕,还很乖巧撅起了屁股。

    “打吧!反正我不怕这个的!”

    王岳冷哼,露出了呵呵冷笑,“你怕什么,我会不知道!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我虎女绝不嫁犬子!”

    一句话,戳到了朱载基的痛处,小家伙简直炸了!

    “师父,你太过分了!不过我不怕!”

    朱载基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文书,在王岳面前晃了晃。

    “瞧见没有,这是师妹确认过的婚书,她已经同意了,就是我们家的人了。”

    王岳眉头紧皱,哭笑不得。

    “她才会走多久?连话都不会说,懂什么婚书?”

    “那我不管!”朱载基猛地摇头,“反正白纸黑字,有她的手印……我可是用十块糖换来的,她是笑着答应的!”

    “呸!”

    王岳气得啐了朱载基一口,“你师妹那么大,谁给她都笑啊!这东西做不得数!”王岳伸手要抢,哪知道朱载基早就准备,迅速塞进了袖子里,反而狡黠道:“师父,要是不作数,你抢干什么,既然抢了,那就是有用的,你就乖乖认命吧!”

    这小兔崽子,说完之后,撅着屁股就跑……王岳气得翻白眼,自己这是什么命啊?怎么净收气死人的忤逆学生呢?

    王岳算是无奈了,或许只有靠着丫头自觉,才能摆脱朱载基的纠缠了。

    一定要给丫头多见点世面,千万不能让人靠着几颗糖就哄骗到手了,那也太丢自己的脸了……一想到家人,王岳的脸上就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虽说他不太认可儒家的很多理念,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家国天下,没有家,哪来的国。

    一个贤惠漂亮的夫人,两个茁壮成长的孩子,他真的没有更多的奢求了。

    人生如此美好,哪怕有点小小的抱怨,也不值一提了。

    王岳脸上洋溢着餍足的笑容。

    清河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是带来的冲击,却才刚刚开始。

    准许百姓选举自己的里长,虽然连个正经编制都没有,但这也是实实在在,向百姓授权,允许百姓挑选自己青睐的官员。

    这是很小的一步,却又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大到再一次冲击了整个朝局。

    张璁那边已经动作了,他下了严令,要求各地如实清丈田亩,严禁虚报田亩,以此向朝廷邀功。

    若是查到了,一律严惩不贷。

    同时张璁还要求要加强州府县衙的官吏素质,果断剔除那些不合格的官员。同时引入一批经过考核的年轻小吏,让他们充实地方。

    另外,张璁还干了一件大事。

    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他跟西山学院签了一份合作协议。

    针对大明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不能光靠着官吏下情上达,也不能指望着厂卫监察一切……还要另一个系统,那就是专业的学者,进行深度研究。

    目前能做这件事的,也就只有西山学堂罢了。

    张璁再度改进了决策模型。

    各级衙门提出问题之后,要让学者去做详细的研究评估……等有了基本判断之后,再寻找各方,进行协商,并且最终拿出方案。

    这一套模式看起来会麻烦不少,但是却能最大限度,保证真正执行起来,会变得很顺畅。

    过去张璁喜欢雷厉风行,但是这么一改之后,每一次做出决断,都能够大概率做成!

    而每做成一件事,又会扎扎实实,提高内阁的威望。

    就这样,不断小步快跑,虽然每一步都不大,但是回头一看,跑出来的距离已经很远了……张璁也在改变,他渐渐找到了领袖朝堂的风格……翟銮、霍韬、李时,这三位阁老跟他配合默契,即便六部偶然有波折,也没法跟团结一致的内阁叫板。

    总而言之,这段时间,差不多是嘉靖朝以来,最好的时刻了。

    甚至整个大明朝,这样专心做事,安心发展的时间也不多。

    一片祥和之中,王岳返回了京城,太子朱载基也回来了。

    只不过他们刚到京城,就得到了消息,朱厚熜的次子出世了,早在他们离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王贵妃怀孕了。

    没想到,她还真不负众望,诞下了皇子。

    这是朱载基出生快十年,皇宫再次有龙种诞生,甚至在此之前,都有人私下里议论,说朱厚熜不行……甚至连太子朱载基都是有人“代工”的,当时只是为了对抗杨廷和,向天下人展示皇帝已经成年。

    不然朱厚熜要是行,为什么好些年都没有动静!

    甚至还有人煞有介事分析,朱载基的亲爹可能就是王岳,没瞧见吗?人家王大人多厉害啊,一下子就来俩,女儿双全!

    对于乱嚼舌头根子的,朱厚熜是发现一个,严惩一个。

    但迟迟没有儿子,也让他很闹心。

    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次子诞生了,他的喜悦可想而知。

    朱厚熜推演八卦,演化周易,足足耗费了三天时间,才给次子取了名字,叫朱载壡。

    光是诞生皇次子也就罢了,还有一位杜妃也怀上了。

    真应了那句话,旱得旱死,涝得涝死。

    皇宫天天都有喜事,老太后蒋氏都笑得合不拢嘴。

    哪个老辈不喜欢多子多福呢!

    只不过听到消息之后,朱载基明显有些失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

    “怎么,多了个弟弟,不高兴了?”

    “没有!”

    “害怕他跟你争宠?”

    “没有!”

    “还说没有,你的嘴上都能挂个葫芦了。”王岳笑呵呵道:“你是兄长,是嫡子,又是太子,是大明朝的储君。你应该大度一些的。”

    朱载基紧皱着眉头,“为什么要大度,我就是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弄那么多妃子?两个,三个,没准我会有十七八个兄弟,甚至更多!”

    “有的人我恐怕都不认识,还要演兄友弟恭,累不累啊!”

    朱载基盯着王岳,很认真道:“师父,假如我真的继承皇位,我只会娶师妹一个的,我对天发誓!”

    王岳眉头乱挑,突然伸出脚,狠狠给了朱载基屁股一下。

    “你再敢胡言乱语,我撕碎了你的嘴巴!”

    王岳气哼哼威胁,朱载基却只是哈哈大笑,毫不在乎。

    “那个……岳父大人再见了!”

    说完,朱载基掉头就跑……他气喘吁吁,返回了东宫,立刻将自己的一套书籍笔记整理好,然后乐颠颠去拜见王贵妃了。

    二弟,大哥给你送宝贝来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