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山还有一山高
    “哦,对了,还有你,莫如玉是吧,我没记错的话,你下面还有一个小五岁的弟弟,你们家九代单传,重男轻女,上到奶奶下到弟弟,全都不把你当人看,要我说,你脸上那个疤就是小时候你弟弟把你推到火炉里烫出来的吧。”

    那个被称作莫如玉的女孩被她这么一说,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有了伤疤的脸。

    “还记得那时候你爸你妈说什么了?他们非但没有责骂你那个不懂事的弟弟,反而还说你是个灾星,自己管不好自己,管不好弟弟,现在受了伤,治你还得花钱。要我说也是奇怪了,你们家也不过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那么看中男孩干什么?难不成有皇位要继承?哈哈,不过我还想问问你呢,吃你弟弟嘴里吐出来的剩饭,味道怎么样啊。”

    “哦,对了,你也挺厉害的啊,我记得……”

    之后安安几乎是气定神闲地将面前每一个人的家世背景都大致说了一番,无一例外,基本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活在不幸福甚至是扭曲的家庭里,一直被欺负的存在。

    就算她们今天因为犯事儿被抓了起来,她们家人恐怕也不会为了捞她们出来奔走努力,说不定还会在家里因为摆脱掉了一个吃闲饭的拖油瓶而偷着乐呢。

    虽然安安说出的话语尖酸刻薄,极近讽刺之能事,显然就是想要给她们难堪,但是在场的人却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制止或者反驳,因为在安安开口将她们的身世交代出来的瞬间,她们就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和恐惧之中。

    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出来可以站在光明的那一方,光明正大行使正义的权利制裁所谓的坏人,之后还可以将今天这件事情当做自己行侠仗义的功绩来好好炫耀,为自己原本就枯燥昏黄的人生添上绚丽的一笔。却没有想到,从一开始,她们就是被算计进去的棋子,甚至可以说是早就已经被算计着做好牺牲准备的弃子。

    眼看着这群原本还雄赳赳气昂昂恨不得上前撕咬着她的粉丝现在一个个哑口无言,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没有了之前的神采,安安自然无比享受这种身为人上人,能够轻易左右这些人命运的权利。

    她之前对她们说的话倒不是什么空头支票,虽然她们家在陈家和吴家这样的顶级豪门面前根本不够格,但是对付这些人,还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说,你们说我算计你们?拜托,你们认清自己的能力和地位好不好,我不过是给了你们一个发泄的出口罢了,你们这些在各自的生活里抬不起头的臭虫,本来就应该因为我给你们的这一点权利而感激我,反而还好意思舔着脸说我利用你们?真是好笑,你们也不看看除了我之外,谁还稀罕利用你们!”

    安安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那群低着头的粉丝竟然齐齐地抖了一下,显然,安安的羞辱虽然难听刺耳,但说的也是实话。

    她们本来就是各自人生中的失败者,本以为可以借着网络这层保护膜,为自己喜欢的偶像摇旗呐喊,成为自己想象中无坚不摧的战士,可是网络终究是虚拟的,放到现实之中,她们不过都是各自家庭之中的失败者和垃圾罢了。

    陈成沉着眸子,指尖不停在手机上滑动着。

    到现在为止,他烦躁的心情已经达到了临界点,本来看着这群人,他根本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可偏偏有些人,天生就不识抬举。

    陈成将手机无比随意地放回兜里,抬起头,脸上的不耐烦根本连藏都不想藏。

    “你知道让人闭嘴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吗?”

    陈成身上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他说话声音其实不大,甚至根本没有带着几分愠怒的腔调,但还是让原本嘲讽别人的安安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

    这世界上,人和人的确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明明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安安做出来就有一种小人得志一般尖酸刻薄的感觉,可是陈成做出来,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和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威严。

    让人不得不为之臣服。

    “对不起,陈少,我……我错了,我刚刚太过得意忘形了,都忘了您还在了,对不起对不起,惹您不开心了,我现在就闭嘴!”

    这个世界,无论是在哪个阶层,都遵循着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原则。

    而站在她们面前的陈成,显然根本不属于这样一个有条不紊的食物链之中,因为他一出生,就是不是什么只能吃小鱼的大鱼,而是能够在天际翱翔的鲲鹏,是这些人连望其项背都不够格的存在。

    “给她们松绑。”爱看书吧

    陈成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却是一副十足的命令口吻,甚至因为他原本不悦的神色,让他的声音多了些催促和不满的意味。

    安安虽然不理解陈成这么做的意图,却还是不敢耽误,立刻点头哈腰地上前去给这些人松绑,过程中还尽量保证自己不发出多余的声音,十足像是一只讨饶的家犬。

    陈成看着这群一脸悲愤却又不敢有所声张的学生,勾唇嘲讽地笑了笑。

    这群人之前在视频里对待苏家瑞的时候一个个脸上摆着一副十足的恶霸模样,恨不得当场就用自己心中的正义将苏家瑞活活折磨致死。现在遇到了更加恶劣的人一个个又偏要装作一副可怜兮兮,威武不能屈的模样,真是令人反胃。

    “陈少,我已经全都松绑了。”

    陈成没有回答她的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反而是偏过头,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马路,显然是在等待着什么。

    几分钟后,马路尽头驶来了两辆黑色的商务车,很快,几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有序地从两辆车上下来,在陈成面前恭恭敬敬地站成了两列。

    “陈少。”

    声如洪钟,气断山河。

    陈成点了点头,显然眼前这样的场面在他眼中不过稀松平常,他冲着为首的那个男的歪了歪头,向着那群人的方向示意了一下,男人很快便心领神会,冲着陈成的方向毕恭毕敬点了点头。

    “谢安安,父亲谢健,最早从福南商贸城做倒买倒卖生意起家,不过很快就因为金融风暴赔的血本无归,四处欠债,后参与过几起拐卖人口的案子,利用这些资金在云城创办了谢氏皮鞋,目前公司市值约为五千万左右,其母王云,原为谢健拐到手的‘货物’,后因为主动投诚,甚至自愿帮助谢健参与拐卖人口勾当而免于被卖掉的命运,之后在谢健发家之后,以这件事为要挟,同谢健结婚。”

    “不是的,不是!”

    安安一脸讶异地捂住耳朵,可现在她的行为无异于掩耳盗铃,甚至和刚刚那群被她言语攻击的粉丝相比,她现在的行为反而更加狼狈,也更加让人觉得罪有应得。

    谢安安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引以为豪的父亲,竟然之前从事过那种丢人又肮脏的勾当,甚至连溺爱自己的妈妈也参与其中,而让她更加震惊且难以置信的是,原来两个人的婚姻不过是一次要挟下的妥协罢了,她的爸爸根本就不爱她的妈妈,这一切不过是一次互惠互利的交易罢了。

    可是她就算怀疑谁,也不可能怀疑陈成消息的准确程度。

    以陈家在社会上的地位,还不会因为想要让她难堪而编造这些黑料的地步,可恰恰正是因为如此,反而证明了,那些肮脏的,不堪的,甚至是充满着罪恶的事情,都是疼爱她的爸爸妈妈,曾经货真价实干出来的勾当。

    “不是的,不可能,我的妈妈那么爱我,她们还定期做慈善的,不会的,不会。”

    为首的黑衣人看着谢安安一副自我欺骗的态度,脸上的态度依然冰冷,就像是没有感情机器一般,继续冷淡地开口。

    “谢健做慈善,不过是因为当前正规商业上的经营屡屡失利,转而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所谓的做慈善,不过是借着这个活动,光明正大的将那一笔钱洗白罢了。”

    谢安安茫然地摇着头,一连串的打击下,她却因为害怕再有什么更加难以让人接受的信息从面前这个黑衣人的口里说出来,而连掩耳盗铃一般的自我安慰都不敢开口了。

    “哈?之前还好意思说我们,说白了你爸你妈才是手脏心黑的烂货!”

    “就是就是,哎,你们也听到了吧,他们家的奥现在也不干净,还做着那些脏勾当呢,我们的家事顶多不过是黑料,她们家的这些信息才是真正的污点啊,这要是放到网上,她们家估计要在云城被除名了吧,哈哈。”

    那群之前被说得毫无还嘴之力的粉丝现在总算是找到了反击的突破口,一个个恢复了趾高气扬的态度,甚至越发气焰嚣张起来。

    “你们闭嘴!再说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嘴!”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