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卷 踏妖庭 第六百三十九章道友
    恒远走在宽敞笔直的直道上。

    看着那些明显绿色瞳孔的异族血脉,却操着一口生硬的大夏官话,夸夸其谈。

    一头足有一人多高的凶悍白狼,被牢牢拴在田间地头,护着脚下的两个娃娃……

    看着这一幕幕,恒远沟壑横生的老脸上,笑得犹如一朵菊花盛开。

    他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看,没有人能看见他,他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一个字。

    就如这世间一个过客般。

    来过、走过……

    直到恒远视线中,出现了日益繁荣的后营集,或者说后营城。

    他这才不情愿的,朝后方大夏深深看了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城门。

    哪怕如今整个祠堂,已经被燕长生搬到木桐寨那边。

    倚靠着清水河的这片大广场,依然是整个后营集,最为热闹的地方之一。

    而如今早已重新枝繁叶茂,几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榕树。

    更是所有孩子,最喜欢玩闹的地方。

    无论哪个地方,一有了孩子,那便是这世上最为快乐和美的之地。

    树荫笼罩着大半个广场的树冠,就如同一具巨大的华盖一般。

    甚至在现在的后营集,已经隐隐有传言。

    这大榕树,是有灵性的,谁家孩子若是得了华盖庇佑,将来定是前途无量,封候拜相,指日可期!

    这也是树下这些老人们,最喜欢谈论的话题。

    这一次,恒远没有隐藏身形,顺着长街走来。

    只是,他现在这副相貌,任谁也不会把他和昆仑山巅,那位镇压天下的老神仙,联系到一起。

    他一步一步,如凡间老朽般,蹒跚走到大榕树跟前,像老朋友见面一般,唱诺行礼。

    “昆仑山恒远,见过道友!”

    他的声音很小,还略微有些含糊,周围人都没能听清。

    众人见到他这副又是行礼、又是说话的作态,却没有半分惊讶之情,仿佛已经见怪不怪。

    倒是有几个岁数大的,嘴里还在叹息嘀咕。

    “哎!又是一半疯的,搁这拜祭,也就只能图个自己心安。

    最重要的是,还得自家后辈争气才行呐!”

    恒远听到这些话,摇头失笑,知道别人是把他,当成那些无知愚夫。

    他也不生气,反而乐得清静。

    可却没有人注意到,他行这一礼,整颗大榕树却是开始微微颤抖。

    枝叶簌簌作响,也不是因为风动,还是害怕?

    恒远径直找了块青石,靠着榕树坐下,枯瘦手掌轻轻按在树身上。

    一股温和法力,轻柔的灌入大榕树。

    顿时,哪怕还只是懵懵懂懂的榕树,仿佛也感觉到他的善意。

    枝叶又再次抖动起来,可这次,声音中却分明透露着一丝欢快。

    恒远知道,现在的夫子,应该还在沉睡,灵性还未复生。

    待到他醒来时,只怕已经不知是哪一年呢?

    他想了想笑道:“老道这次来,却是特意来感谢道友,教出个好学生!

    清渔那孩子,是个有大福缘的!

    以人身,纳先天之气,当真是闻所示闻,千年难得一见。

    日后,只怕我昆仑山的兴盛绵延,还得着落在这孩子身上!

    听闻他之前,却是个连道缘都没有的普通少年,却被道友硬生生抬进修行大门,当真了不得!

    道友对我昆仑山有大恩,可惜如今尔灵识未复,不能与道友把酒言欢。

    日后、日后怕是也没有机会了,老道难得来一趟,便送样小玩意,给道友做个记念吧!”

    说到这里,恒远自腰间摸出一块古朴玉牌,眼神中流露出怀念不舍之色。

    好半响后,他才叹息道:“这块身份玉牌,自老道入得昆仑山,就再没有离身过。

    到了现在,倒也有颇有几分神异,今日便赠送给道友!

    日后,凡我昆仑山弟子,见此牌,皆需行师长之礼,还请道友莫要嫌弃!”

    顿了下,又爽朗大笑。

    “反正,日后老道也是用不上了!”

    恒远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将手中莹光闪烁的玉牌,随手便往树身上一拍。

    玉牌顿时消失不见,而玉牌一入树身,整个后营集,仿佛凭空刮起狂风一般。

    散布在各处的灵机,纷纷朝榕树蜂涌而至。

    树身发出一连串,轻微的噼里啪啦抽节声响。

    无数细碎嫩芽,悄无声息的自枝丫各处萌生。

    枝叶间的各处脉络关节,若是仔细看去,仿佛有水波流动一般,青翠欲滴。

    片刻后,所有异象齐齐隐没。

    恒远手中,捏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捏好的泥人,随手扔在地上。

    他从青石上踉跄着起身,拍拍屁股。

    “老道该走啦!不然怕赶不上时间,唯愿道友早日寻回我识,求得真仙!”

    说完,他一步跨出,脚下隐隐有黄芒闪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可是在周围一众人眼中,那个半只脚,都快跨进棺材的老头子,仿佛终于说完了话。

    又再次在众人眼中,蹒跚着一步步消失。

    伏鹰寨,一排高耸的城墙,正以这里为中心,迅速朝着四周蔓延。

    但黑甲军,依然选择了原来的旧址扎营。

    最中心的大帐里,钱六斤、唐泥人,还有刚带着大军自后方赶到的柳塑风等人。

    全部神色焦急的看着,正在给杨破蛮问脉的守正真人。

    半响后,守正一脸肃重的站起来。

    呼啦啦……

    周围一圈,正眼巴巴等得心焦的众人,一下子围了上去。

    “道长,大人可有大碍?”

    “真人,将军为何还不醒来”

    ……

    守正苦笑着摆手。

    “老将军受那妖物一击是因,但他自己身体精元衰竭,才是他现在不昏迷不醒的元凶。

    生死病死,乃是天地之生劫,非是人力能挽回,贫道却是无能为力!”

    众人眼中,皆是露出不敢置信神色。

    性子最为莽撞的钱六斤,更是已经凶光闪动。

    眼见着就要发飙,却又顾忌着还需要守正医治杨破蛮,他只能气哼哼低吼。

    “你这牛鼻子,说得什么鬼话?

    这天下能人异士,何其多也?你没办法,并不代表别人也没办法!”

    这莽货浑然忘了,前几日还在与人家联手抗敌,这会儿,却是直接翻脸就不认人!

    显然是真气极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