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4章(别无选择的境地)
    “小魔女,你真是命大,到哪里都有人帮你。这一次还差一点害死老子,你给我等着。”宏晟拿出一面小镜子罩着自己满脸的疤痕,仰天愤怒的大吼,愤欲决。

    宏兴国,风学琴躺在宛若摇篮一样的马车里感觉超级良好。她有些怀疑,如果这种舒坦日子过久了,最终自己是不是还舍得离开。

    风学仪和风灵一边一个坐在她两侧负责保驾。以防万一有什么大的颠簸造成风学琴翻滚。

    “那个葡萄给我两颗。”风学琴大模大样干的使唤两个婢女为自己服务。

    风灵拿过葡萄给她把外皮剥掉才放进风学琴嘴里。

    “嗯,味道不错。”风学琴闭着眼睛一副超级享受的样子。人生得意须尽欢,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不会总是存在的,先享受几天再说。

    “姐姐,你看王爷对你多好?回到琉璃城之后咱不搞事情了好不?”风灵声音轻轻的问着。

    “搞事情?我现在还怎么搞事情?”风学琴跟真的似的摸摸自己的肚子。

    “不过话说可得说回来了。”风学琴坐起来点指两个人。

    “你们两个别总是那清河城听到的那些道听途说来给我定位,你们姐姐我可一向都是忍气吞声息事宁人来着。那些事都是先找上我的,你们说我总不能等着任人宰割是吧?”

    风学琴的确是觉得超级冤枉,她干什么了?一定有人是故意有人抹黑自己。可是自己都要走了,清河城还有谁会这么无聊呢?

    对自己所作所为如此清楚的好像也不是有很多人吧?再说了为什么偏偏那么凑巧还都被这两个人给听见了?

    这摆明了就是有人故意讲给两个人听的,两个傻帽孩子还当真的一样用来教训自己!她才是大姐还不好?就算要教训人那也她教训别人才对。

    想到教训人,风学琴精神一震。她似乎忽视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风学仪和风灵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如今自己又是名副其实的王妃了,为什么这两个人还要一直提醒自己呢?

    “你们两个实话告诉我,我的行为是不是很傻?很白痴?”

    “不傻,也不白痴,我们只是不放心多所以才提醒你的。”风灵赶紧摆手否认。

    风学琴在风灵的眼睛里看到了谎言,转向风学仪。“你来说。”

    “是有些不大对劲儿啦!不过不是傻也不白痴,就是显的有些幼稚,萌萌的没关系的。”风学仪眼神晃动这回答。

    “天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风学琴软软的倒下,迷蒙期后遗症。她变得和苏梦师姐一样了吗?自己认为很合理很符合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看起来都是幼稚单纯的吗?

    “大师兄!师傅师叔让你保护我,我遇险的时候你不出现,带球了也不出现,变成了傻呆萌了你还不出现,我要去告诉师傅。”风学琴在心底悲哀的呐喊。

    “车怎么停了?”风灵说着转身凑到车窗前拉开推拉扇的车窗向外张望。顿时身子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怎么了?”风学仪问着也转向令一侧的车窗,向外一看也一不动了。

    “又怎么啦?”风学琴没好气的坐起来。自己这伤心欲绝,这两个人也不说宽慰几句,都看着外面做什么?也不和自己说。

    “不好啦姐姐,有人打劫。”风灵这才出声。

    “打劫?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宏兴国二号皇帝的车队!打劫?那些人不想活了?”风学琴一下子忘记刚才烦恼,那毕竟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无论多伤感都没用,眼前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打劫皇家车队?怎么听都不像是真的。麻利的一翻身到了车门前一把拉开车门。

    风学琴的四度,风学仪和风灵根本就拦不住,车门就被拉开了。

    护卫队正在成环形面朝外围拢在自己的马车四周。这地方是一处山间峡谷,前方的路已经被人用树木给堵上了。

    后面的路悬崖上面正在有东西落下来,不消片刻也会被完全堵死。两侧的山岩上无数的粗大木条和大石块正在被人推出来用绳子吊在那里。只要上面的人斩断绳子,这些高空坠物就会疯狂的落下来将他们这些一起埋掉。

    绮幻正提着一杆黑色的长枪仰头瞩目。对方还没人露头,目前只是在威慑。

    “怎么了绮幻?对方是什么人?”风学琴很是奇怪,这地形好像就是专门为打埋伏准备的,难道绮幻就没事先派人打探一下?

    “还不知道,你回车里去,这里有我。”绮幻看了看风学琴声音严厉的命令。

    风学琴错愕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听到绮幻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不过回去是不可能的,这种情况下躲在车里那就是在等死。

    一手抓住车顶的沿子一翻身到了车顶上,抬头仰望。既然对方不直接把那些东西丢下来。而只是悬吊在那里,就一定是有条件的。其目的并不是简单地要打劫杀人。

    果然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上面的滚木礌石似乎是布置完了。一个卷轴从上方飘飘荡荡的坠落下来。像个小降落伞一样,下面还吊着一个不大的小瓶子。

    小降落伞缓缓落下被一个军士接住,过去送给绮幻。

    绮幻展开那卷轴看了看,随即吧那个小瓶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这不可能,敢威胁我?”

    “那上面写的什么?”风学琴很是好奇。

    “没你的事,回车里去。”绮幻依然是语气坚定的呵斥。

    风学琴感觉到了委屈从心头涌起,不过定了一下神给压了回去。被一个男人吼,正常情况下她是不会感到委屈的。这不正常,就算有也应该是生气和愤怒。

    “把那个给我。”风学琴伸出手。

    “给你也不懂。”绮幻见风学琴脸色不怎好语气也软了下来。

    “你还没给我怎么知道我不懂?拿来。”风学琴坚持着。

    “不给,这不可能。”绮幻坚持着不给。

    风学琴在车顶上一扭身,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绮幻的马背上。不过她不是骑在马上,而是站在马屁股上。

    绮幻手中的卷轴已经到了她的手上。

    “王爷,别无他意,但求王妃一瓶血。本门确保王爷脂肪安然回国都,一切麻烦本门负责。”

    风学琴有些迷糊,但求王妃一瓶血?这无疑是要自己的血。条件是对方还会在暗中保护他们的车队回琉璃城。

    对方如此大费周章,就这阵仗没个十天半月恐怕根本就布置不出来吧?就为了要自己一瓶血?干嘛用?

    不过这没解释,双方距离差距太远,根本就不可能直接用语言交流。

    风学琴狐疑的看看地上那个小瓶子。也不大,也就一般的丹药瓶那么大。

    “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绮幻转身将风学琴拉下去抱在身前。

    风学琴没有回答绮幻,她在打量四周。很显然这地形对他们绝对的不利,可以说是死地。

    一旦上面那些滚木礌石落下来,在场的人些人恐怕除了她自己没一个人活下来。就算是她也只能面前保证不会死,至于说会受伤有多严重也无法预料。

    也就是说,就算她赌上这些军士和奇幻的命,最终也不一定能逃过一劫,后果还有可能更严重。说不定会被人家抓了活体。

    这显然是一个精心算计之后的布局,根本就没有选项。

    ‘这还没回琉璃城呢,就有人想要放自己的血?那回到琉璃城以后呢?’风学琴无奈的摇摇头,不管以后会怎么样,现在的局面她根本就没有选择。

    如果这些人都死了,就算她和绮幻能活下来。绮幻失去了这些死忠,在琉璃城的话语权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如果就连绮幻都无法逃生的话,那就是说自己在宏兴国的人劫会中途被打乱,会发生怎样的变故谁也无法预料。

    “一小瓶血换数百军士的性命值了。”风学琴一咬牙身在在绮幻怀抱里横向旋转而起一个空翻落在了地上,弯腰捡起那个小瓶子。

    “琴儿不要,你现在有身孕。”绮幻大声阻止。

    “王爷,这些人不顾满朝文武官员的反对,依然跟你去大盛国寻我回来,想必也都是你的亲信之人了吧?”

    “现在的情况我们别无选择,就算是想拼都找不到人。一个孩子换这么多亲信之人我觉得值,王爷你觉得不值吗?”风学琴静静的回应。

    “王妃不要顾及我们,我们都是受了王爷恩惠之人,为王爷献身是应该的,属下无悔。”众多军士抱拳单膝跪地回应。

    风学琴看看这些人,这些人可以说是绮幻的根本,同样也是自己的根本。这些人对自己以后在琉璃城也会有很大的助力。就当是收买人心好了,一小瓶血而已。

    一纵身调回车顶,左手显现一把小刀,在掌心翻转了一下反握着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下。

    当刀锋所过之处立刻出现一道血口子。风学琴痛的嘴唇抽搐了一下,这自己割伤口和争斗中被伤到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