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5章(决定出嫁)
    “你清醒了?琴儿,相信我。哪怕只有一天就相忘于江湖我也不悔。我们这就去找我爹。”

    吴逸生拖着风学琴去追吴生。

    “你真的愿意嫁给生儿做二房?”吴生出现在门口淡淡的问道。

    “我……。”风学琴迟疑着。

    “琴儿,我们说好了的,哪怕只有一天我也知足。答应我,就算是从此天各一方我也知足。”吴逸生拉着风学琴恳求。

    风学琴看着吴逸生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心软。这个人一年多以来确实在自己心里占据了不小的位置。如果自己否定了,他会有多失望?自己又会不会心痛?

    王妃那毕竟是很遥远的事了,她今后还会不会回去宏兴国都不一定。

    “就算是不能携手此生你也愿意吗?”

    “我原意,如果哪天你要走,我也绝不拦着你。”吴逸生承诺。

    “逸生,你这是何必呢?”风学琴叹了口气。

    “那你这是答应了?”吴逸生巴巴的等着风学琴点头。

    “那你答应我,如果将来我要走不能拦着我。”风学琴咬咬嘴唇。

    这可能就是自己的一个劫数,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她兜兜转转不是再一次回到了这里面对同样的问题来了吗?

    既然无法逃避,那就接受。就算是注定没有结果,这一步她也要迈出去。

    “吴伯伯,请你答应,琴儿保证,如果将来有什么危险的话,琴儿一定在危险降临之前离开绝不反悔。”风学琴说着对着吴生深深的一拜。

    吴生的眼神闪了闪,如果是这样的话,倒还也不是不行。这半鱼人的特征越来越不明显了。如果她能给吴家留下一个妖孽级子孙,也许对吴家的未来会有很大好处也不一定。

    “爹,你答应过的。”吴逸生在一旁催促。

    “你们发誓不会危及到吴家。”吴逸生沉沉的开口。

    “琴儿发誓绝不连累吴家。”风学琴发誓。

    “爹!”吴逸生欣喜的唤了一声。

    “那你图什么呢?既然不能长久,哪有何必开始呢?”吴生叹了一声。

    “既然你们坚持,那我明天就准备彩礼送到清河镇去。”

    “那谢谢爹了。琴儿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吴逸生兴奋的抱住风学琴。

    风学琴眼里闪过一丝忧虑。她敢肯定,自己和吴逸生最终的结局一定会很悲哀,可是她却逃不过。

    “我们去告诉娘。”吴逸生欢喜的说着。

    “你住了,明天彩礼送到的时候,她必须要在广家,这是规矩。彩礼送到了人不在不符合礼数。”吴生提醒。

    “嗯,我带琴儿见完娘就送她回去 。”吴逸生非常听话的应着。

    “那吴伯伯我就先去了。”风学琴朝吴生施礼。

    “去吧。”吴生摆摆手。这种事只要不连累吴家他是不在乎的,毕竟这对男方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影响。

    “我想先去看看姐姐他们怎么样了,那三个人会不会对她们不利?”出了吴生的院子风学琴看看城主府的建筑群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担心,天下谁都会伤害她们。范悦,张淼和田林都不会。”

    “为什么?”风学琴不解的追问。

    “因为他们都有婚约。你不知道,除了大妹之外,乔染和贝嫣儿都算是爹的女儿。当年她们的师傅是清河府的一位武师教头。”

    “乔染和嫣儿是她在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带回来的。三个人自小一起长大,虽然不是亲姐妹。但和亲姐妹也没什么区别。”

    “一开始,乔染和贝嫣儿是安排给萱儿做丫鬟的。后来三个人关系越来越好,又是同一个师傅,慢慢的就摆脱了主仆关系成了姐妹。”

    “你们在一起这么久,没感觉出来她们两个很听萱儿大妹的话吗?就连逃婚这种事都在一起。”

    “所以说,就凭他们三个的关系,范悦他们也不会对他们不利。这时候他们正在联络感情,我们去了反倒是打扰人家。”

    “如果你不放心,我给你作保。如果他们任何一个人有事就拿我试问怎么样?”吴逸生信誓旦旦的保证。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吧,这段时间我难得清醒。带我去清河城转转怎么样?”风学琴笑笑问道。

    “嗯,我们先去见娘,她也很喜欢你的。然后我们就去逛街,最后送你去清河镇。”吴逸生心情极好的拉着风学琴去一墙之隔的二娘居所。

    二娘正在绣一朵牡丹,见到吴逸生牵着风学琴进来吓了一跳。一年前她见过风学琴,那时候风学琴身上的鳞片还十分的明显。

    这一次见到,除了那眉眼之外几乎和以前有个很大的区别。个子长高了,脸上的鳞片完全透明,不注意还真看不怎么出来了。

    “娘,你看看,琴儿和以前是不是不一样了?”吴逸生欢喜的介绍。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你离家出走了吗?”

    “二娘,琴儿有礼了。”风学琴很规矩的行礼,老实说她虽然属于二婚,但是提前见婆婆还是第一次。

    “嗯,的确是比以前顺眼了些。”二娘抬抬眼皮,她心里很是很是纳闷。这小鱼人不是逃婚走了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你叫广学琴是吧?我听说前些日子失踪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满意我们家生儿逃走了吗?”

    “娘,不是。琴儿的状态不是很好,她不是逃婚是迷路了,在外面正好遇到了企宣她们。是大妹带他回来的。”吴逸生不等风学琴开口赶紧解释。

    风学琴也赶紧点点头,她心里很是愧疚。说到底她也只是想试试自己和这吴逸生究竟有什么渊源而已?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巧,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要回到她身边来?

    至于说感情方面,她真的没这里的人这么死板。即便是真的嫁了,她也绝对不会做那种从一而终的傻事的。合则聚不和则分,一棵树上吊死的行为距离她很远。

    “你多大了,还会迷路?如果你那么容易迷路的话还能两次寻到清河镇广家?”二娘不屑的看看风学琴,一副别想把我当傻瓜的神态显露无疑。

    “回婶婶的话,是琴儿最近头脑出了点问题。可能是修炼的时候哪里不对了。所以才会经常性的忘记很多东西。”风学琴乖巧的低着头解释。

    “哦!那你可得好好养着,别再到处乱走了。如今吴家也就剩下生儿这么一根独苗了。我和姥爷也不想过分拧着他的意思。”

    “既然你能遇到企宣那丫头把你带回来,说明你和我们吴家还是有些缘分的。大婚之后没事就别出门了,如果再次走丢了连累生儿就不好了。”二娘说着把目光重新收回放在自己的绣缎上。

    “那我们出去了,琴儿好不容易清醒一段时间,我打他去街上转转,散散心。”吴逸生说了一句拉起风学琴就走。

    “婶婶我们告辞。”风学琴临走给二娘施了一礼。

    等两个人出了院门,二娘忙不迭的吧绣缎放下,匆匆整理了一下衣服。她得去找吴生问问,这风丫头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刚之前自己儿子还蔫了吧唧的要去找人,怎么这么会儿就牵着来见自己了?

    还有那吴企宣她也得问问,她们怎么会和这小鱼人碰上?他们同路吗?吴企宣那可是从内陆回来!这小鱼人可是从清河镇出发的,她们怎么可能遇得上?茫茫人海这也太巧了吧?

    ……。

    清河城的大街上很是热闹,一不小心就能撞到人。吴逸生拉着风学琴片刻不松手,好像生怕她会突然再次走掉。

    “抢钱啦?无法无天呐!”前方一对男女握着宝剑在追一个乞丐一般的男子。一前一后身法都很娴熟,在这人员密集的街道上居然都能穿梭自如。

    那乞丐在风学琴身边跑过带起一阵风。风学琴还打算出手拦下对方来着,却不知道怎么着硬是没抓着。

    紧跟着就是感觉到一阵风在自己身边吹过。顿时精神一阵迷糊,紧跟着双眼中的精光逐渐褪去。

    “逸生哥哥,有小偷,我们跟去看看。”

    吴逸生看着风学琴的眼睛,那近乎天真的光芒告诉他,风学琴现在再一次不正常了。

    不过他在风学琴身上问到了一股气味,这股味道有些麻麻的,略微带些奇怪的香气。

    那乞丐给琴儿下药?吴逸生紧张的看看那乞丐离开的方向。可是连同那一男一女都已经失去了踪迹。

    他也不可能丢下处于迷乱状态的风学琴去追凶手。况且这时候的风学琴已经不管不顾的的自己在向前走了。

    “琴儿。”吴逸生拉住风学琴。“我们不要管了,你感觉怎么样?”说着拉起风学琴手腕开始给她把脉。

    摸索了片刻之后神色有些紧张,双眼盯着目光闪闪的风学琴满脸的疑惑,他居然找不到琴儿的半点脉搏。

    “怎么了?”风学琴不解的看着吴逸生询问。

    “没事,你感觉哪里不舒服了没有?”吴逸生有些焦急。

    “没有,挺好的,我要去那里。”风学琴抬手指着一处衣铺。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