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4章 是不是圈套
    叶染打开资料看了一眼,倒是多了几分兴趣,竟是《青山》剧组在找女主角?

    《青山》这个剧她是知道的,是上一世的十年前,也就这一世的二年后上映的一个片子,大概讲的是一个绝症少女得知自己即将离世而完成她遗愿的故事。

    故事基本围绕女孩来展开的,故事很简单,但是每一次看都能让人泪流满面。

    她记得当时这个片子自上映之后就获得了不少的奖,什么最佳编剧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女主角,各种奖拿到了手软。

    同时,也把女主角叶诗语在演艺圈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没错,上一世这个片子的女主角是叶诗语。

    叶诗语……

    想着她的那个妹妹,叶染眼眸微冷,突然叶景山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是在学校对面的酒楼订了包厢,中午一起吃个饭。

    叶染回过神来,想来是解约的事情有了下文,所以她就直接过来了。

    过来的时候,叶景山正在包厢里面坐着,看着她挥手笑了笑:“染染过来了,饿了吧,来,快坐下,我点的都是你爱吃的。”

    叶染坐了一下桌上的菜,味道偏辣,确实都是她喜欢吃的。

    可叶家人不吃辣,做的菜都很清淡且偏甜,所以她回来叶家这近一年来,她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吃饱过。

    如今倒是想着她喜欢吃辣了?

    叶染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父亲有什么事?”

    叶景山拿着她的碗给她盛了一碗烫,慈爱地说:“先吃饭,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

    叶染不再多说什么,认真吃着饭,他要当慈父她可以配合着,况且,她也是真有些饿,这家酒楼的乳鸽也是她最爱吃的,所以一连啃了好几个。

    叶景山瞧她喜欢吃乳鸽又叫服务员上了一份,叶染瞧着他这态度,似笑非笑,“谢谢父亲。”

    “傻孩子,客气什么?”

    叶景山一副宠溺的样子,随后像是不经意般道:“对了,染染,你要跟星辉解约的事情我找星辉的邓副总聊过了。”

    叶染只是边啃着乳鸽边问,“邓副总怎么说?”

    叶景山微蹙着眉头看着叶染,“染染,你真的要解约吗?”

    叶染喝了一口汤点头,“嗯,肯定要的。”

    叶景山叹了一口气,一脸为难的样子,“邓副总说这事他做不了主,我问过星辉负责人了,说如果要解约的话,除了违约金之外,还有帮你得罪那陈导的事情,导致他们公司投资的一个项目被迫撤资了,一起要赔六千万。”

    叶染仿佛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边吃饭边问,“然后呢?”

    叶景山:“我想了想,你是我的女儿,你要真想解约那我肯定会出这一笔钱的。”

    叶染抬头一笑,“谢谢父亲。”

    叶景山又道:“不过呢,染染,这六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让我一时半会拿出来这六千万怕是有些困难。”

    叶染听到这里,拿着旁边的毛巾擦了擦手,“所以呢?”

    叶景山瞧着叶染此时这样子,有些琢磨不透她心底在想什么,想了想拿出来了一份文件:“所以你看看这个。”

    叶染看着眼前的文件,看了一眼叶景山,“这是股权转让书?”

    “没错。”

    叶景山点头,“你把你手中10%的股权转让给我,我手中流动现金也就多了一些,然后再凑凑就可以给你拿这六千万出来。”

    叶染听到这里,忍不住的笑了,慵懒的往后靠了靠,“父亲可真的是一个生意人啊,难怪当所我妈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也非父亲不嫁不可。”

    叶景山瞧她这样子,一脸的不悦,“你说这个干什么,这还不是你闹出来的事情,现在这不是解决你想要的解约合同吗?”

    “是想要。”

    叶染看着叶景山,“只是看来父亲并不想给我。”

    叶景山拧着眉头,“我怎么不想给你了,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叶染勾唇笑了笑,神情冰冷,“父亲,我是小,但不是傻。“

    叶景山瞧着她那眼神,莫名的心底涌起来一丝的怒气,可想到今日的目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染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爸爸还不是真心的想要帮你解决事情,你想想,这六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

    “行了。”

    叶染也吃饱了,她站起来踢了一脚她坐着的椅子,“既然父亲拿不出来这一笔钱,那我想其它的办法。”

    叶染说完扭过头说走。

    叶景山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叶染,你这是干什么,你想要做什么?”

    叶染侧过头来似笑非笑,“既然父亲解决不了解约的事情,那我自然就是想找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了。”

    叶景山一下子着急了,“我什么时候说我解决不了,我刚不是要告诉你解决办法吗?”

    叶染讽刺一笑,“父亲,我说过,我虽然小,但并不是傻子。”

    “先不说叶家与星辉的宋家有闪情,我解不解约不过就是宋家一句话的事情,就说我一个签了星辉几个月的艺人。”

    “一个签了几个月的艺人,星辉在我身上压根没有砸多少资源,就连签约费都没有,这样的一个艺人解约压根不用宋家出面,左右不过邓副总一句话的事,父亲一句话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可如今违约金却从前几天的五千万变成了今天的六千万。”

    说完,叶染扭过头来直盯着叶景山,“父亲,您想要我手中的股份便直说,又何必联合着星辉给我设下这样的圈套呢?”

    “而且父亲,我才十八岁,您可是我的父亲,为人父,却对自己十八岁女儿设下这样的套路,我真怀疑你是我亲爹吗?”

    叶染直白的话说的叶景山脸色青红交加的,厉声地否认:“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圈套不圈套的,什么……”

    “是吗?”

    叶染讽刺的打断了他的话,“要不,父亲,这事闹大一点,让旁人来看看,这是不是一个圈套?”

    叶染这话让叶景山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你疯了,你还想要闹多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