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闻见海的味道 0280 BEACON XV:战巡
    波士顿海特造船厂的董事局改组一事就在男人们的欢欣和女人们的偷笑中顺利收尾。

    正式的签约仪式在当晚举行,埃蒙德.海特先生在一式三份的合同上签名盖印,郑重地把船厂90%的股份和全套契证正本移交到卡特琳娜手里。

    没有任何人对肯维商团的代表表示疑议。

    谁都能理解,爱德华.肯维只是个没有任何声望和产业的走私商人,由于这段时间的活跃表现,还在英国挂着数额不小的悬赏。

    这样的人不适合成为海特造船厂的新任董事长。尤其在波士顿并不安稳的现状下,回避他,才能让船厂在波士顿沦陷的时候避免被英国人寻衅缴没的风险。

    反观卡特琳娜的另一个身份唐纳.琳卡就不同了。

    作为一个身份完整,身家清白的西班牙人,她在整个文明世界拥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这是上帝赋予善信者的权力,谁也不能任意剥夺。

    唐纳.琳卡就这样成了海特造船厂名义上拥有绝对优势股权的新董事长。

    她当场任命埃蒙德.海特为船厂总经理,约书亚.汉弗莱斯为设计部大匠,克伦为船厂总监理。

    人事决定之后,她又宣布委托海特代理董事会一应日常事务,仅保留一票否决权,交由克伦代理。

    而作为资方的代表,克伦被要求每六个月至少有十五天在船厂出席,主要工作是对价值超过一万镑的企划进行审核,确保资方利益不受损害。

    作为世界上最顶尖船厂普利茅茨海军船坞培养出来,且拥有丰富航行经验的大匠,这个岗位他游刃有余。

    当然,他也可以随意调动缺席期间船厂的任意决策,并作出判断,但已经结束筹备期的,原则上不会中止。

    克伦的职务就像水坝的最后一道闸门,应该算是互信期间较为特殊的折中方案。

    海特从中看到了洛林的诚意,洛林也可以限制这把神经刀的奇思妙想过分消耗他的财产,哪怕出现一些失控,也能及时选择是否止损。

    为了提升双方的信赖,这些条款全部被写入海特签给克伦的雇约,克伦也由此成为洛林团队中第一个公开领取两份工资的打工精英。

    皆大欢喜,就像卡门说的,谁也没有因为这次廉价的收购案受到伤害。

    托马斯.杰斐逊,保罗.里维尔和海特的极品损友罗伯特.史密斯将军作为贵宾应邀参加了董事局改组仪式和之后的小型宴会。

    为了祝贺自己的朋友走出阴霾,史密斯将军在职权内将一艘标准五级舰的建造订单直接塞进了海特手里,里维尔难得应景,扣索着钱袋,提出要为圣徒团添置两条通信艇。

    杰斐逊也慷慨解囊,在洛林的建议下订购了一艘定制船舱的百慕大斯鲁普船,完全不配置火力,两个水手就能驾驶,只是为了满足他偶想为之的海钓念想。

    新生的海特船厂一下子被订单塞得满满当当,而且这些船都是标准型结构,如果人力充足的话,一旦完成出图,船体即刻就能搭建。

    喜悦的氛围再上层楼,杯盘交错当中,洛林和杰斐逊举着杯凑到了一起。

    “只看昨天海特先生为难的表情,我实在想不到他会因为卖出船厂开心成这样。”杰斐逊笑着向洛林祝贺。

    “因为他想工作,而且不想让那艘新型舰胎死腹中。”洛林回礼,“话说州长先生,美利坚的行政高官似乎不怎么需要工作。”

    “我正在工作。”杰斐逊哭笑不得地辩驳,“我现在的身份是大陆军的巡查代表,社交就是我的工作。如果在弗吉尼亚,就像在这儿见不到马萨诸塞的州长一样,你可没法轻易见到我。”

    “哦,那我可真荣幸……”

    ……

    第二天,道标号下水,贝尔大呼小叫着把她驶进后湾港务局的登记码头,和寒鸦号一样登记在子虚乌有的唐娜.琳卡名下。

    在寒鸦号报废的第八天,道标号正式成为爱德华.肯维的第二代走私旗舰。

    有了船意味着洛林一伙人有了随时离开波士顿的退路。

    但洛林并不满足于这种安全,亚查林和卡特琳娜以海特船厂员工的身份在波士顿朗姆酒厂订购了满舱酒品,连同订单送上道标号,为洛林的归徒打下第二道结实的保险。

    与此同时,船厂内,洛林也给海特带去了大大的惊喜。

    一万九千镑购股金属于海特个人,一万镑启动资金则属于船厂。

    洛林笑着让人把一箱箱装在简陋木箱里的金币抬进会议室,气定神闲对海特说:“虽然除了查尔斯河编队的驱逐舰以外,船厂暂时还没有利润丰厚的订单,可既然船坞空着,造船匠就没有让订单积压的道理。放手去做,我的总经理先生。”

    海特感动得差点哭出来。

    但即便是这个时候,他还记得收购合同的细节。

    “肯维先生,请容我冒昧问一句,昨天签约的琳卡女士呢?”

    “琳卡?”洛林一时没反应过来。

    “唐纳.琳卡女士。虽然她只是名义上的船厂主人,但从程序上来说,像是交付行政资金这种事情,我觉得最好还是请她在场才显得正式。”

    “呃……”

    这句好意的建议真是把洛林噎了个够呛。

    因为从技术上说,昨晚一回到水仓,卡特琳娜就已经把船厂的股权一分不少地转移给德雷克总商会。

    只是那份转移合同的正副二本如今都在洛林的随身行李里,没有以任何形式公开,在独立战争结束前也不可能向洛林团队以外的任何人公开,包括海特。

    只能说海特果然是这世上形将绝种的老实人……

    洛林为难地挠了挠头发:“这个问题……其实琳卡女士……卡特琳娜不喜欢专业性的交流,你知道,枯燥的设计争论会让门外汉觉得时间分为难熬。”

    “设计……争论?”

    早就做好准备的克伦哗一声展开全套的新型舰设计图,详尽而美妙的墨线时隔多日重新展现在设计者面前,让海特和一块被叫来开会的汉弗莱斯内心萌发出某个念头。

    难道……

    洛林双掌撑桌摁在身前的图纸,站起来。

    “这是新型舰的图纸,昨晚拿到之后,我和克伦,贝尔和亚查林认真地讨论了很长时间。”

    “毫无疑问这是件真正的精品,不负你所说的袖珍战列舰之名。”

    “但袖珍战列舰的设计思路仍是战列舰,只有在战列线中,她的很多设计特点才能够得到发挥,这对我们毫无价值!”

    “我们是走私商人,是不法者,独行者。我们在海上的生存环境更接近海盗,而不是军队,所以她需要贴近我们的需求进行一定幅度的改动。”

    “抵近,短兵,快速,灵活,坚固,有力!成本不是她的问题,她值得成为一艘传奇舰,一艘独自出现就让对手心生战栗的海上怪物!”

    “她需要变成一艘划破时代的船,一艘独一无二的……战列巡防舰!”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