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六十三章血债血偿!
    顾倩听着慢慢爬到那堆废墟用双手板着石头嘴里呜咽道:“成浩轩,你在哪?你出来好不好,我原谅你了,你出来!”

    顾倩绝望的哭喊着,手上搬石头的动作不停下来,渐渐的手上鲜血淋漓,齐哲也在不停的挖那堆碎石。

    天空中乌云密布,时不时有闷雷响起,嘀嗒!嘀嗒!雨越下越大,一场秋雨冲刷着一切。

    齐哲搬起一块石头发现了下面压着的那块没有表链的手表,那是当初成浩轩和成爸买车的时候买的,当初还向齐哲炫耀了一番。

    表的指针已经不在转动,表面的玻璃也碎成网状,齐哲伸出手颤抖的捡了起来。

    警车赶来把两人带走,顾倩已经哭晕过去,现场只留下那堆还在冒烟的废物。

    齐哲和顾倩出来时把那块表给了顾倩,顾倩看到又哭了起来,回到学校后顾倩整天在寝室手里握着那块表无声哭泣。

    203寝室的人看齐哲回来不对劲开始追问,齐哲心烦意乱的一个人去厕所抽烟,以前旁边都有成浩轩的……

    第二天新闻报道,上城开发区发生一起绑架事件,犯罪嫌疑人韩某被逮捕,现场一死两伤。

    看着手机中的画面,一堆废墟和旁边一辆玻璃全碎差不多已经废弃的蓝色劳斯莱斯魅影203寝室开始沉默。

    齐哲在厕所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不知不觉一盒都被抽完了,齐哲在拿去时发现没有了就把烟盒扔了。

    回到203寝室,刚一推门就看见李刚对着窗台摸眼泪,只见窗台上摆着一个手机,手机中赫然是成浩轩的自拍照,不过已经变成黑白的了。

    窗台两边还各摆了一个苹果,齐哲当即冲过去推开李刚,随后一脚把那手机和苹果踢飞。

    李刚站起来推了一下齐哲哭声道:“你干什么,成哥他都死了能不能让他在下面好过一点!”

    齐哲听了这话一只手把李刚怼到床铺上道:“成哥不会死!也不可能死!你们要是谁在弄这些东西!别怪我齐哲不顾兄弟情谊!”

    齐哲说完摔门走了出去,一路来到女生寝室门口,齐哲深吸一口气随后大声道:“夏雨荷!夏雨荷!出来!”

    齐哲这一大嗓门把女寝所有人都给叫起来趴窗户上瞅,齐哲不顾这些目光继续大喊大叫。

    “夏!雨!荷!!!”

    齐哲深吸一口气打算继续喊,这个时候女寝门开了,夏雨荷走出来道:“别喊了!我这不出来了吗,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有什么事快说。”

    齐哲把自己手机递给夏雨荷道:“我知道成哥和夏教官关系不错,我找夏教官有事,是关于成哥的,麻烦你把夏教官手机号给我。”

    夏雨荷看着齐哲那坚定的目光叹了口气,随后接过手机输入了号码。

    齐哲转身离开,翻过围墙出学校买了一把匕首随后拨通了夏华兴的号码,那边夏华兴接通道:“喂,你好,请问你是那位?”

    齐哲带上卫衣后面的帽子道:“夏教官,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要给成哥报仇,我要让韩建血债血偿!”

    夏华兴那边沉默,随后很久才道:“你在哪里?我们先汇合,你一个人不稳妥。”

    齐哲嘴角勾起道:“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韩建在市医院,半个小时后集合。”

    挂断了电话,齐哲租了一辆五菱宏光,自己的车太张扬了,卸了车牌,齐哲早早的来到市医院的停车场。

    半个小时后夏华兴一身黑衣带着鸭舌帽和黑口罩出现,齐哲拉低卫衣上的帽子下车走过去底声道:“月黑风高夜。”

    夏华兴笑笑道:“正是杀人时,你有什么计划?”

    齐哲冷声道:“计划就是阉了韩建!”

    夏华兴道:“别太冲动,一切听我指挥。”

    两人来到医院后门,随后一齐抓住楼边的排水管慢慢向上爬,渐渐来到五楼,夏华兴给了齐哲一个手势叫齐哲不要出声。

    随后夏华兴慢慢把防盗窗卸下,慢慢刮开窗户,只见里边一个值班医生正在椅子上睡觉。

    夏华兴一马当先跳进去抓住那医生的头发一记手刀敲晕过去,齐哲紧随其后进来。

    夏华兴开始操纵起电脑把整个五楼的监控屏蔽删掉记录,只见五楼六十多个监控突然红外线扫描消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开始不在转。

    齐哲换上了那医生的衣服就完出门,夏华兴叫住了他,随后从怀里拿出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抢塞进齐哲怀里冲齐哲耳边道:“别留活口!”

    齐哲系上领口道:“放心吧,说着推起一边的手术台出门。”

    夏华兴笑笑看着齐哲关上门转身道:“成浩轩,你交了个好兄弟,若是我当初也这么选择的话……”

    齐哲推着手术台慢慢移动,走廊时不时有值班护士出现,慢慢来到一间屋子。

    齐哲慢慢转动门把手,只见韩建睡得正香,齐哲推着手术台进入,背过手慢慢把门反锁。

    来到韩建的病床边,月光洒落,齐哲冷眼的把呼吸管割断,不久韩建就大口喘着气醒来。

    他瞪大眼睛,只见眼前有一只手握着刀,刀刃慢慢逼近他的眼球,他想喊却喊不出。

    刀尖渐渐渗入,韩建只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血红,齐哲摘下口罩把匕首抬起。

    韩建另一只眼睛瞪大,齐哲咧嘴笑着把匕首移向了韩建这另一只眼球。

    慢慢的韩建两只眼睛流出鲜血齐哲一刀接着一刀割着韩建身上的血肉,随后拿起手术台上的酒精泼在上面。

    酒精洒在伤口上,韩建疼的拼命摇头想喊,齐哲则慢慢继续割,血肉变得一条接着一条掉落。

    每露出新的血肉齐哲都再一次泼上酒精,渐渐的韩建挣扎的力度开始变小,胸前已经露出森森白骨还有肺部和胰脏。

    齐哲擦干了匕首随后从怀里掏出手枪,摸着抢上的消音器,齐哲给子弹上膛,想起成浩轩当时膝盖和肩膀上的血洞。

    齐哲咬牙切齿的一枪接着一枪把韩建的胳膊和大腿打成筛子。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