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0415章:征服者(下)
    胜利者又有一个另一个名字:征服者。

    ……

    侵略者的节操永远没有下限。

    这是涡硕德夫斯基的话。

    那征服者的节操呢?

    一样不会有下限的!

    在英国的时候,E连屯住在村庄的边缘,那时候,他们受到上面的约束,得学着怎么和英国人搞好关系。

    而后来,到了法国、荷兰、比利时的时候,战争逼得房屋里的主人离开了屋子,大兵们会住进去,然后顺手牵羊的去搜集任何可以搜集的东西——通常来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太贵重易拿的物品。

    但到了德国以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E连的伞兵第一次学会了强征德国人的房屋作为自己睡觉的地方,第一次学会了驱走房屋的主人,将那里作为他们的据点或者休息的地方,也慢慢习惯了无条件的去征用德国人的物品——后来,有德国人想用照相机拍下这些,伞兵上前夺过了相机,将相机砸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的垃圾。

    于是,伞兵们发现,他们在这片土地上,以征服者的姿势到来后,他们能受到的约束,越来越少了。

    他们的底线在持续的降低。

    起初是德国军人的财产——德国人的供给线已经崩溃了,506团前进的路上,德国人从小股部队的投降演化成为了成群的投降,投降的军队怎么可能保得住自己的财产?

    鲁格尔手枪、各种徽章、手表、珠宝甚至是望远镜,都在胜利者收缴的范围内,伞兵们心安理得的收缴着这些东西,然后将其作为自己的战利品据为己有,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甚至连军官都进入到了这种“收缴”的行列。

    甚至有人私吞了德国国防军待发的薪水,乱糟糟的局面,让这样的私吞显得无比的正常并且无法追回。

    随着推进,一些在E连以前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变得无比正常的发生——在某个村庄停留的时候,伞兵们只给了里面的德国人五分钟的时间离开那里,理由是这里要被他们征用了。

    郑英奇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看着连老实的新人奥基夫也变得和老鸟们一样学会怎么去掠夺。

    【E连总体的纪律来说,应该是入德美军中稍好的一部分,在看不见的地方,越来越多的军队加入到了这种行列——做着征服者该做的事,抢劫、杀人、奸淫这样的事。】

    ……

    那晚,郑英奇在夜色下巡视着占据的村庄。

    以往的时候,E连驻扎下来,军官们会自觉的安排各种岗哨、巡逻队,但从昨天开始,已经没有人愿意去站岗放哨巡逻了,军官们也默认了这样的现象,因为所有的德国军队都在崩溃,这样的崩溃是他们和德国人交手以来从未见过的,也是从不敢想象的。

    而当这一切都发生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个事实:

    德国人,再也不会像去年秋天那样反攻了,这场战争……也终于到了尾声。

    既然要结束了,那何必委屈自己?

    何必还在恪守着那些足以让人发疯的规矩?

    郑英奇很淡定的巡逻着,他有时候回头看,还能看到村庄内闪烁的灯光——那不是尽职的士兵在巡逻,而是征服者在扫荡。

    这样的画面他并没有让他有太多的负面情绪——他亲身经历了E连变成纯粹的征服者的转变过程,也慢慢割舍了很多的感情,也慢慢在心里抹去了这里的印记。

    或许他还会怀念那些和他一起战斗的人,但绝对不会怀念这个集体。

    这样……也好啊。

    沙沙的脚步声传来,郑英奇如鹰隼一样的目光锁定在了声援传来的方向,渐渐的看到了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斯皮尔斯。

    斯皮尔斯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郑英奇,面上喜悦的表情瞬间凝固,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尴尬和怪异。

    “我……我在查岗,嗯……你做的不错。”斯皮尔斯呆了许久后,才从嘴里说出了这样一句很不完整的话,剧烈的羞愧让他甚至在接下来仓皇的逃进了村子——在这个全军享受征服者特权的时候,因为想念到周围有很多很多的东西等着自己去拿,他便悄悄的离开了村子。

    结果和他想象的一样,他的口袋满满的。

    他不怕碰到任何人,即便碰到,双方也只会会心的一笑,因为这是征服者的权利。

    可是,在这样的夜色下,他碰到了唯一一个固执的哨兵。

    那一刻,斯皮尔斯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扒了裤子放在了大庭广众之下一样。

    郑英奇没有看到斯皮尔斯,也没有听到斯皮尔斯的解释,只是继续在这巡视着,直到斯皮尔斯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他才想起:

    哦,斯皮尔斯在英国取到的妻子为了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孩啊。

    ……

    5月1号的阳光很暖,照在收获满满的伞兵们身上,感觉就像是上帝的抚摸。

    “希特勒死了!”

    该发生的历史不容改变的发生了,那个恶魔死亡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从苏联人那里飞到了美国人这里,然后又扩散着飞向了整个世界,这个消息飞的太快了,仅仅是十多个小时后,正在往贝希特斯加登挺进的伞兵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

    【战争结束了!】

    伞兵们开始狂喜,然后以更为充沛的气力冲向了他们的目的地——那里是鹰巢,那里,是他们大发利市的地方!

    战争是真的结束了,以至于挺进的E连,经常能碰到拿着武器的德国军队,是拿着武器的德国军队,只是这些德国军队和他们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在前进,即便双方碰面,也没有以往那种紧张的氛围。

    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态度:别惹我!

    德国人想回家,他们想极快的结束这一切,而伞兵们,则只有一个想法:去鹰巢,成为第一支进入鹰巢的军队,然后为回家做准备。

    在之前,贝希特斯加登是一个让欧洲领导人恐惧的地方,因为这里才是“元首”意志的发动的地方,但希特勒死了,这里也不再是让人恐惧的地方,而是一个令人疯狂的地方!

    第一:这里是希特勒权利的象征地,涉足这里,就是彻底的终结。

    而最重要的是第二条:它是欧洲各地借来的宝贝的聚集地——各国的货币、艺术品、美酒、黄金、珠宝,在这里不计其数!

    法国兵在并肩和101师往这里冲,英国人从意大利飞了出来,也在往这里冲,甚至获取了权利的德国领导层也在往这里冲——不一样的是,前三者想要搜集更多的战利品,而后者,则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他们的财产。

    只是法国人的步子稍微慢了些,被德国人占领过的法国人,走一路抢一路,用比美国人更难看的吃相在洗刷自己的耻辱,他们每抢满几个卡车就将其送回去的行为,严重的拖慢了他们的行动速度,以至于让没有和他们保持联系的101师抢了先手。

    5月5日。

    以E连打头的2营,一枪不发的占据了贝希特斯加登。

    当郑英奇踏足这块土地的时候,脑海中久违的声音终于再度响了起来。

    结束了吗?

    ……

    和系统居然可以讨价还价的——在郑英奇的请求下,系统多给了他三个月的时间。

    公元1945年8月6日凌晨2点15分,提尼安岛。

    机场。

    一架B-29轰炸机正在做起飞前的最后检查,轰炸机起飞是这座机场上最常见的事,按理说不会有多少关注,但这一次起飞的“埃诺拉﹒盖伊”,却迎来了很多很多的长官,甚至整个提尼安岛都进入到了极为严格的戒备中,一切,都仿佛是围绕着这架B-29轰炸机。

    郑英奇到达这座岛已经五天了,五天来,他和“埃诺拉﹒盖伊”的机组人员已经挺熟了,甚至在他的刻意结交下,地勤上的很多士官都和他非常的熟悉。

    而他刻意的结交,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遥遥的看着这架准备完成的飞机,郑英奇的心情澎湃,系统给的时间让他等不到登陆日本,所以,他打算用另一种方式,完成自己的夙愿。

    在一个多小时前,机组人员上飞机的时候,郑英奇就将一个盒子交给了机组,请求他们在任务的时候,让这个盒子和肚子里的炸弹一起落下去。

    而现在,飞机——起飞了。

    郑英奇目送着飞机离开,静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埃诺拉﹒盖伊”号上,无聊的飞行中,一名机组成员温:“嘿,101师过来的那个家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早就检查过的机长说:“你可以打开看看。”

    问话的成员好奇的打开了那个盒子,然后他震惊的出声:

    “哦上帝,这么多的勋章奖章?”

    “都是他在欧洲战场上获得的。”

    “天呐,这家伙真是个狠人——可是,他干嘛让我们把这些东西和咱们的宝贝一起丢下去?还给了我们这么多的钱?”

    “他说,他是替亲人参军的,可惜没有上太平洋战场,现在要终结小日本了,他想让这些东西替他砸向小日本的土地,来告慰他的亲人。”

    “好吧,真是个有心的人——可惜了这么多的勋章奖章。”

    8:15分。

    一枚名叫“小男孩”的宝贝,从“埃诺拉﹒盖伊”号的机舱上落了下去。

    随后,一朵蘑菇云,在整个世界上绚烂的绽放。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