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618章
    发现自己压根也没人理会,最后没辙,又是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三楼的雅间。

    气的直敲桌子,却也没辙,上不得那四楼。

    “切,不就是个四楼,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抬头看着那上不去的四楼。

    心里还是觉得堵得慌。

    身处四楼的几个人倒是坐的心安理得。

    本身来一个常青峰,叶寒渊就已经觉得够堵得慌了,结果一见来的是一行人。

    只觉得心中更加堵得慌了。

    顿时什么心情都没了。

    尤其是,一个雪心,一个素玉,一左一右,直接将叶寒渊都给隔出了老远。

    能不堵得慌么

    “王爷见谅”

    常青峰尴尬的笑笑。

    反正大小姐不是他缠上的,只要大小姐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方才那人好似也不是中三重中人。”

    华钰记得与凌九凛了解过中三重的世家大族。

    却并未听说过此人。

    “应当不是。”

    护理记录点点头,赞同了华钰的话。

    “不是这个界域中人,那便只能是更高层次的界域来的。”

    这点凌九凛倒是十分肯定。

    “难道说……”

    华钰即刻会意了凌九凛话中之意。

    “我也看不透他的修为如何。”

    若是只是用秘法掩盖了修为的话,凌九凛还是能察觉到的。

    “此人的修为还在你之上!”

    华钰觉得自己不能淡定了,需要喝口水压压惊。

    “不止如此,且还高出我不只一个层级。”

    若是仅仅高出区区一个级别,凌九凛也是能查探到的。

    偏生没有,那就说明此人的修为远在凌九凛之上。

    “只是修为如此之高,年纪尚轻,并非此界域中人,出身应该不简单才是。”

    “最可怕的是,这样的人在天下楼之中居然不敢闹事。”

    常青峰看的分明,那小子根本不敢再天下楼闹事。

    如果真敢找天下楼的不对的话,就不会只针对那一个掌柜的质问来质问去了。

    “此前我可没听说过天下楼的存在。”

    华钰面色严肃。

    常青峰与凌九凛二人面面相觑,便知亦是如此。

    而后同样点了点头。

    “此前我也不知道此处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叶凌月亦是如此说道。

    这便说明,玉青子也不知道此处的存在。

    在场唯一知晓天下楼的存在最早的人,便是叶寒渊了。

    于是,一众人的目光直接看向了叶寒渊。

    叶寒渊直接忽略了所有人的目光,直到了叶凌月亦是疑惑地看向自己之时

    “本王几个月前来此界域找寻矿脉,偶然之下得知了还有这么个地方,此前也从未来过。”

    简单的解释了下前因后果。

    矿脉!

    叶凌月心中一暖,只觉得有个人一直念着自己的感觉,真好。

    几个月前,叶凌月神魂异常,无法稳定,亦是无法进阶。

    便是叶寒渊为此而奔走数月,才有法子稳定了叶凌月的神魂,让叶凌月找回了原本的模样。

    “不过你们的天下楼的玉牌又是从何而来?”

    这点叶凌月倒是不明白。

    叶寒渊的倒是已经知道了,偶然得到的,结识了天下楼中人。

    可是,其余人呢?

    “我在下三重找素玉的时候,找到了这个。”

    常青峰拿出三枚玉牌。

    “我也是在下三重界域之时得到的,时间差不多与你前后。”

    凌九凛拿出自己的玉牌与常青峰手中的玉牌对比了一下。

    两枚玉牌质地、色泽几乎是完全一模一样的,就连玉牌之上的自己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看来我二人得到的,是同一人所赠。”

    常青峰与凌九凛心中确认了。

    “我是在妖族的时候得到了这枚玉牌。”

    华钰倒是与别人不太一样。

    “妖族?”

    常青峰一愣。

    “你去妖族做什么?”

    珍宝阁的生意,都做到了妖族去了?

    “咳咳”

    华钰尴尬的咳了两声。

    “不要太在乎这些细节,这不重要,不重要。”

    绝不能让人知道他差点成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了。

    “本王找到他之时,妖族上上下下正在筹备他与妖族公主的婚事。”

    叶寒渊一言,直接打破了华钰所有的坚强。

    “羞愧”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没脸活了简直。

    “妖族公主??还婚事!!”

    常青峰仿佛嗅到了一个惊天大八卦。

    华钰不得已,紧张的求助了身边的凌九凛。

    “所以,你真的成婚了?”

    凌九凛却是同众人一样好奇,且还直接问了出来。

    “大凌。说好的兄弟呢?”

    华钰顿时心就凉了。

    “是那只小虎妖?”

    叶凌月突然想起好似之前是有这么一茬。

    “差不多吧。”

    华钰面色尴尬的点点头。

    “她还真的将你抢回家成婚了!”

    果然是妖兽啊,这行为作风和凡人就是不一样。

    够大胆的。

    “没,没有的事!”

    华钰内心惶恐啊。

    “真没有。”

    几个人同时看着华钰,华钰依旧卑微,却不改口。

    不过众人的眼神确实没有一个相信的……

    华钰顿时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苍天啊,谁能来帮帮他啊。

    “的确没有。”

    叶寒渊却忽然冷声说道、

    “啊?”

    华钰好奇的偷偷地瞧了叶寒渊一眼。

    没想到永平王还会为自己出言解释。

    “本王找到他的那一日,妖族上下还在筹备婚事,第二日才是婚礼,因此,他还未曾成婚。”

    华钰内心感激涕零,简直想将叶寒渊给供起来了。

    “看吧,我就说我没成婚吧。”

    而后得意的回道。

    哼!

    他还是清清白白的好人家的公子。

    “可你已经入了妖族的族谱,得了天地法则的承认,成婚与否,都不会影响你与妖族的关系,以及,你在妖界的地位。”

    “你不早说……”

    华钰顿时觉得自己二两老血都要吐出来了。

    “你也没问。”

    叶寒渊面不改色,吭气人来,从不会手软。

    “我天”

    华钰顿时有一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

    “怎么办?怎么办?”

    华钰急的再也坐不住了,在雅室内来回的踱着步子。

    来来回回的走了半天了,却也没想出任何切实际的法子来解决此事。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