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番外:see you again (上)
    很多很多年后。

    穿着简单T恤带着鸭舌帽墨镜身材消瘦年龄成迷的男人,站在市中心巨大的电子广告牌前抬头仰望。

    广告牌是城市宣传画,上面笑的灿烂阳光的大男孩看一眼都让人心情不自觉的敞亮,男人怀里抱着超市的环保袋,里面装满了猫粮和糖果,巨大的广告牌下,瘦长的身形略显渺小。

    身后传来嘈杂声,一群稚气未脱的年轻人成群而来,一个身着某团队logoT恤的年轻女孩对着他说道。

    “先生,我们是网络频道的街访,请问可以采访您几句吗?”

    “好。”男人声音很有磁性,而且很随和。

    “好的,你贵姓?”

    “我姓于。”

    女孩笑容可掬的对着摄像头做着开场白。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小pa,我们这期节目的主题是,今天你腐了吗?现在我们随机采访市民于先生。”

    市民于先生,男人玩味的品味这几个字,他有过很多的光环和称号,市民于先生,倒是新鲜的体验。

    “于先生,请问您对网络上腐文化有什么看法?”

    这是人气很高的网络节目,说是街头随机采访,身后还跟着一群打着爱情无罪反对歧视小牌子的少男少女,勇于挑战传统观念这让他们觉得自己非常潮。

    “我个人认为,现在很多网路上所谓的腐女腐文化,大部分都只是跟风和猎奇心理,认为这样很前卫,甚至过度的脑补,只顾着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然而真正对于那个特殊群体,并没有一点帮助。”

    主持人没想到随便访问,就能有如此震撼的观点,她甚至能听到身后尾随来的支持者们那种不满的惊呼声。

    “那,请问于先生,你是直男癌吗?你会歧视特殊群体吗?”

    如果他敢说是,说不定会被身后的腐女团打死。

    “我尊重它人对于爱情的自我选择,只是不喜欢腐女为了自己的趣味对别人的生活说着所谓的支持却误导一些还没有形成适合自我生存价值观的年轻人,也不喜欢道德卫道士用恶心的眼光去看待别人的感情歧视他人。爱谁都是别人自己的事只要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爱本身的行为就与任何人无关。潮或迂腐,都不是对他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的理由,谢谢。”

    女主持人被如此三观正又难得客观的回答震慑住了,她身后那些叫嚣的年轻人也停了下来。

    这男人的声音似乎有种特殊的力量,他的话引来很多人的思考,有人觉得这男人特别眼熟。

    男人对众人笑笑,抱着他的环保袋上了路边的出租车,车开出去了,人群里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尖叫。

    “啊!我想起来了!于淼!淼叔,我男神!”

    车以开远,人群里传来惊呼与惋叹,天啊,与超级巨星擦肩而过,早知道要个签名或合影啊,亏大了!

    身后巨大的广告牌上灿烂的阳光男孩,就是于淼二十年前的照片,大广告牌上,阳光男孩笑的依旧灿烂,没有跟偶像零距离接触的人们发出不甘的抱怨。

    “就应该想到是他啊,除了我的阳光男神淼叔,谁还有这么正的三观!”

    “淼叔已经是国际巨星拿奖到手软,可是他好低调啊,从来没有绯闻,走到哪里都是一缕温暖的阳光,而且他热衷慈善,每年都会捐助很多学校,还有哦,他会做饭,还养猫呢!”

    每个人提到超级巨星于淼,都是一脸的向往,对他的那些过往都如数家珍。

    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于淼绝对特立独行犹如一缕清风暖阳般的存在。

    他影视歌样样精通,国际顶级的大奖他全都拿过,这是国内第一个有如此殊荣的男人,不仅是因为超高的颜值精湛的演技,他阳光的为人,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也被很多人追捧。

    喜欢他的粉丝从几岁的到几十岁的都有,从儿时的小童星到现在的实力演技派,于淼男女老少通杀,是Z国元老级的戏骨,出道这么多年,一丁点的黑历史都没有。

    “淼叔看着好有范儿好年轻~想不出这样的男神应该什么样的女神才配得上,男神一直单身啊,好想窥视男神的私生活。”

    车窗把众人的议论隔绝在外,于淼静看城市的变迁,这么多年变化的不止是城市的高楼大厦现金的高科技以及和平的环境,人们的心境也有了极大的不同,从当初一股脑的反对骂恶心到现在的盲目瞎支持,都不是成熟的表现,但未来会越来越好吧。

    于淼没住豪华别墅,就是很普通的两居室,他觉得这样更有家的味道。

    屋子收拾的干净整洁,灰色的短毛猫是他的好伙伴,这只猫跟春桃当年养过的很像,被于淼养的肥嘟嘟的,看到他拎着东西回来,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趴下继续睡。

    于淼揉揉猫咪软软的毛,然后打扫房间,不慌不忙的做丰盛的午饭,他很会享受生活,没有档期的时候静下来看看书,旅旅行,生活干净的像是教科书的范本,外界称他是最阳光最懂生活的男人。

    他静静的用餐,怀里坐着他的猫咪,老式的音响播放着悦耳的旋律,午后的阳光洒在他身上,逆光的脸却在阴影里。

    “当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却偷走你全部的选择,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好不了的咳。”

    听到这段歌词,他放下筷子,看着窗外愣神,直到怀里的猫咪仰头对着他喵喵的叫,他才伸出手摸摸它的头。

    “蜜蜜,你说,我过的好不好?”

    “喵?”

    “我觉得我过的挺好,用积极向上的心态认真的过每一天,所有人都说我是个阳光的人,你说呢,蜜蜜?”

    “喵猫?“

    于淼有双跟他哥非常像的笑眼,此刻眼睛弯弯的笑,只是有些落寞。

    “算了,跟你这种有猫罐头吃就觉得幸福的不得了的家伙说不到一起去,换首歌吧,这个太伤感。”

    他起身,换了张英文唱片,任音乐流淌。

    静静的午后,慵懒的猫咪,很认真品尝菜肴的男人,安静如哀伤的风景线。

    这些天于淼心情一直很糟糕,常会有若有似无的难过涌上心头,他推开全部档期,安静的守在家里。

    这么多年,他一直用一种很稳定扎实健康的步伐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探索,他一点点的强大,一点点的成长,他没有辜负他哥哥嫂子对他的期盼,成长为一个三观正生活态度积极健康的人。

    他的生活非常充实,而且很认真,正是这样的态度让他的事业封神,二十多岁的时候也认真的谈了几场恋爱,却终究没有牵手走下去,他的几任前女友对他的评价都是他太完美了,完美的让凡人不敢靠近,离他近点就自惭形秽。

    几次恋爱都这样,他也不再勉强,哥哥嫂子那样的爱情谁都想要,可缘分一直没来,他想单身或许比较适合他,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春桃和于海在时对他的终身大事很操心,于淼四十岁那年,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事的于海找他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是不是因为他隐瞒了那人的死讯没有让于淼见到最后一面,所以弟弟才一直不婚。

    于淼却表达了他的观点,并不是那样的。

    萧回暖牺牲的时候,他的确非常伤心。但那段没开始就结束的感情只怪发生的时间不对,于淼现在以成年人的角度看他哥当年的所作所为,如何换成现在的自己,也会跟哥哥当年的选择一样。

    他不婚不是想跟谁对抗表达叛逆,只因没有遇到合适的人,他努力的融入到这个世界当中,努力的做一个所有人眼中阳光灿烂的人,过去那么多年很认真很努力也很快乐充实,只是在几次没有结果的恋爱后,他已经不去想婚姻了。

    嫂子当年说的那个猴子和香蕉的故事,他一直记忆犹新。

    婚姻,这种亘古不变的生活方式也是束缚人类的规则之一,很多人到了年纪就必须要组建家庭,无论是不是爱那个人,也要给自己弄个婚姻的笼子套着,不结婚的人就成了其他人眼里的异类,谁都要喷几句单身狗。

    但,结了婚,就一定会幸福吗?

    哥嫂轰轰烈烈的婚姻对他影响非常大,没有遇到生命中对的那个人,他不愿意让自己刻上谁谁谁的另一半的标签,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还不如一个人养一只猫舒服,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的眼光强迫自己组建家庭?

    年少时,他没有能力抵抗规则,现在的他成熟有担当有事业,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他选择了一条他认为合适的生活方式走了下来。

    这么多年,一直过的不错,只是这段时间,他常有莫名的难过,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他一直是很快乐的人,这到底是为什么。

    所以,放长假来思考,怎样让自己重回快乐。

    唱片缓缓的播放着,一段流畅的钢琴前奏后,一句歌词窜入耳朵,于淼再次愣住。

    “It'sbeenalongdaywithoutyoumyfriend,AndI'lltellyouallaboutitwhenIseeyouagain~”没有老友你的陪伴日子真是漫长,与你重逢之时我会敞开心扉倾诉所有.

    这是一部老电影的片尾曲,叫做seeyouagain,听着听着,于淼觉得脸上痒痒的,蜜蜜伸舌头舔着他脸上的泪珠。

    脑子里浮现了一幕幕他跟哥嫂相处的日子,以前每当他不想工作不想拍片唱歌的时候,经纪人就打电话给嫂子,那是唯一能治他的人,只要春桃吼他一句就好使。

    不忙的时候,他会开车回大院,在二层小楼的大院子的树下跟沉稳的大哥下下棋,聊聊时局。

    大哥在外赫赫战功,在家里非常温和,兄弟俩无所不谈,而直爽洒脱的大嫂却有着极佳的厨艺,他回去就会做好吃的给他补。

    大哥,大嫂,如果你们还在,会不会以我为荣?于淼听着这首歌,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了。

    他想他的哥哥和嫂子,真的很想。

    一年前,退休的大哥领着大嫂出海钓鱼,再也没回来过,连尸体都没找到,大哥的葬礼举办的异常隆重,作为一生战功显赫的将军,很多领导都送了花圈也上了新闻,于淼却哭不出来。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们不在了。

    他努力的生活,让自己忙忙碌碌,却总会不经意的开车回到大哥原来的小院,总想在已经是中年人的龙凤胎侄子侄女身上寻找他父母的影子。

    小霜继承了于海的事业,成了一名作战军官,继承了父亲的意志,守护着海疆的和平,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四十多的小霜却终身未婚,但似乎她又有个神秘的男友,好像叫海桃,但很少有人能看到他。

    小火除了眼睛不像于海其他就是于海的翻版,他性格沉稳话也少,比起彪悍的姐姐,他选择的是研发路线,于淼觉得小火似乎深不可测,虽然他带领团队做出国内第一艘自主航母,但于淼总觉得在小火的平光镜后,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潜力。

    于家的后代非常优秀,从他们的身上,小淼似乎能看到他们父母的影子,但好像又不是,没有人能代替那对神一样的夫妻。

    唱片已经进行到了尾声,高亢的歌声终于让于淼哭出声来。

    “WhenIseeyouagain!”

    好想,好想再见到你,哥,嫂子,我真的,好想你们!

    蓝星,带着白金色手环的男人伫立在大屏幕前,眼带忧伤的看着抱着膝盖痛哭出声的于淼,他身边的女人眼角已经湿润了。

    “我们的离开,让他很伤心。”春桃伤感的看着于淼痛哭,虽然小霜继承了海洋系统,但按着规则,她和于海的下落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两个星球隔的太远,时间也有偏差,她和于海用了快20年才平定了星球大战,而那边才过了一年多而已。

    现在星战虽然结束了,星球联邦之间的秩序却没有建立的很完善,百废俱兴,一切都在摸索建立当中。

    “小淼的时间差不多了,该让小霜把他送过来了。”海神,星战当中的传奇人物,是星际联盟第一个拥有超越金环的白金资格的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外界的杀神在没人的时候会有如此柔软的眼神。

    “小淼能通过星际移民考核吗?要不要给他开点外挂,虽然我们的人都通过了考核,可是小淼跟他们不一样,他不是战斗人员能行吗?”

    “他行,他是我弟。”言语中,充满了骄傲。

    那个年少的少年,早就摆脱了大哥的光芒,真正的绽放出他自己的色彩。

    对于用蓝色逍遥丸存储起来的精神体移民,必须要经过联邦星际移民考核,确定他们有资格在星际生存才能得到特定的躯体300年使用权,因为海神现在是超白金精神领袖,所以他的人可以无条件加入海神家族,过来的起点就是红色手环贵族身份。

    但海神家族的每一名成员,都被于海要求经过联邦星际移民考核,且无一例外的全部通过,piapia的打联邦里那些说海神拖家带口的嫉妒货们的脸,现在联邦30个高级席位里,海神家族占了四分之一,硬是把蓝星地盘扩大了2倍,是,我们是拖家带口过来了,可哪个是庸才?

    春桃默默的看着某人自信的中二脸,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鸟悄的安排个人给小叔子,好不容易移民星际,可不能让他哥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心爆棚给弄糟了。

    屏幕里的于淼似乎哭够了,他起身擦掉泪水,努力的挤出一个笑脸,看的屏幕这边的亲人更心疼,就算在没人的地方,他都在努力的实现对亲人的承诺,要阳光,要快乐,要三观端正。

    “海哥,坦白的说,你有没有后悔自己当初隐瞒小淼他的死讯?”春桃状似无意的问。

    “并没有。”

    “装犊子。”

    放眼全星际,敢跟海神这么说话的,也只有她。

    “如果不后悔,干嘛要把人家的精神体放在蓝色的逍遥丸里带过来?”

    被戳中心事的海神大人眼眸微眯,一回手给她按在桌子上,俯身压下。

    “媳妇,有件大事要跟你商量,你看,这仗也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联邦谈判规则制定就交给老袁两口子和你哥他们去谈判就行,咱们是不是得研究点更大的事儿。”

    “啥大事?”

    “小霜小火还没收集完我们的伙伴们,短时间内过不来,仗也打完了,是不是咱们研究生几个小海神?”

    我......呸!

    色胚挪到星际也不忘那啥本色!

    两位超级大神会议室滚来滚去,有人敲门,春桃红着脸快速起身整理衣服,海神马上恢复道貌岸然脸(●—●)。

    “进来。“

    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进来,欣长的身材凹凸有致,身后的披风上海神家族的标志熠熠生辉,红色镶金边的手环显示着她超越贵族的星球高官身份。

    “海神,蓝星关于兽星贵族内讧的意见发布会明天就要举行了,这是发言稿,你看下,我们的意见是主张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邻星内讧,蓝星对一切暴力行为表示谴责。你要是没意见,我再拿给贝塔特龙总统看,当然,贝塔特龙总统正在闭关研究新发明,他的意见估计又是没意见。”

    发言稿的言下之意,别打到我们地盘随便你们怎么折腾,我们精神上支持你们。

    这是蓝星的外交发言人,春桃看到她眼睛一亮,想谁,谁就来啊~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